金融“国十条”还不如大力减税

  试图强行要求银行把钱贷给谁不贷给谁,除了进一步导致权力寻租和资源错配之外,对中国企业摆脱资金困境毫无助益。

  作者:Fredany

  7月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列举出了执行稳健货币政策、引导金融结构支持重点领域与行业转型调整、支持小微企业、加大“三农”信贷支持、发展消费金融及多层次资本市场等十项措施。该意见被业界与媒体称为金融“国十条”(或“金十条”)。

  6月底的银行“钱荒”暴露出银行系统的种种问题。媒体纷纷猜测,之所以央行没有及时出手,是因为银行连同证券信托等机构为了获取利润,任由大量资金在金融系统中“空转”,而没有流入对资金有着迫切需求的实体经济。而中央对此感到不满。

  此次出台的金融“国十条”似乎印证了这种猜测。但“国十条”中解决银行资金“空转“的方式,却不免令人失望。

  政府要求各金融机构“保证各种在建续建项目的合理资金需求,积极支持铁路等重大基础设施项目。”而针对产能过剩的行业,则号称将采取“差别化”政策。

  对于什么是“差别化”,银监会在金融“国十条”公布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解释称,“各大银行应该支持像武钢这样的大企业”,而对于小型污染企业则应该回避……

  这些引导性的政策要求,看起来计划周密。但本质上却和同样出现在这份《意见》中的“金融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格格不入。仔细观察会发现——要求“扩大基础设施投资”,对所谓产能过剩企业“差别化对待”等字眼,本质上和过去“计划促进增长,政府指导金融”的思维方式并无不同。

  尽管我国金融系统市场化程度还远远不够,但微观上,银行与金融机构自发的借贷行为依然像镜子一样反应出实体经济的种种问题:银行不愿贷款给急需资金的民营企业,而宁可把钱给大型国企,是应为他们认为在现有的经济环境下,贷款给国企显然比贷款给民营企业更有保障;而银行宁可把钱给金融机构运作,则是因为收益更高,回报更快;至于最终大量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则显然是因为在实体经济举步维艰的情况下,投资房地产是最稳妥收益最大的选择。

  “钱荒”事件始发时,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银行的钱最终的确流向了与实体经济有关的领域。我搞不懂哪里出现了‘空转’。”如今看来,这么说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想想如今中国企业的生存环境吧,出口频频受阻,利润越来越低,而想要转入利润更高的行业,却面临各种准入限制和政府管制,越来越高企的税收压的企业转不过气来……试想,那一家银行又会愿意把有限的资金贷给这样的企业呢?

  实体经济自身的问题,毕竟还得从实体经济自身来解决。试图强行要求银行把钱贷给谁不贷给谁,除了进一步导致权力寻租和资源错配,我看不到任何帮助真正有价值的中国企业摆脱资金困境的可能。

  而要解决实体经济自身的问题,通过减税和逐步放开管制,比起政府自己主动去指挥银行的存贷款等商业行为,可能要直接有效得多。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