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唯GDP马首是瞻

  不要被GDP中心主义迷惑、不要被数值本身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而忘记了经济发展的最初动机!

  作者:卜算子

  半年经济数据出炉,上半年GDP增7.6%,但已表现出增速回落的态势,因为一季度的增速是7.7%,二季度下降到7.5%了。工业增加值为9.3%,消费是12.7,生产相比于消费,较为乏力。数据背后所揭示的是,经济结构比经济总量更重要。GDP本身并不能说明什么。

  CPI数据的持续温和上升,显示着上一波通胀压力逐渐蔓延到消费品,但峰值阶段已经过去。结合最近李克强总理关于稳健货币政策的表态,未来的CPI指数将不会大幅上升。但抽紧货币后,首先会告急的是生产行业,以往过剩的产能必须被清算。体现在经济数据上,是连续16个月的PPI的负增长。这表明一些错误、过剩的产能正在逐步被淘汰。

  产能过剩一直是上届政府遗留下来的烂摊子。有多个因素在共同力推生产结构的错配(需求不多的地方产能过剩,需求急迫的领域产能不足):2008年以来的宽松货币政策催生出来的鲁莽投资、政府直接投资地方上马的众多基础建设项目以及部分要素市场的市场化进程不够(比如金融市场和土地市场)。

  这些产能过剩的领域在过去高歌猛进的通胀年代里,是不会暴露出其错误投资的,因为源源不断的新增货币让不良投资在“货币幻觉”之下创造了会计账面上的利润,使其可以继续掩盖错误。截止到2013年一季度,中国货币总量超过103万亿。这些生产结构错配,只有在紧缩货币下,才会愈发显得烽烟四起、狼藉满目。比如三一重工等一系列企业出现的危机,据传其由于盲目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出现危机,就是因为如今不再有宽松的货币环境继续“纵容”它的草率、鲁莽投资所致。

  另一方面,和中国经济奇迹紧密联系在一块的出口成绩也在大幅下降。一周左右之前,李克强总理听闻广西出口港口的生意火爆,曾大为高兴地说:“东边不亮西边亮”。可见往日一向为中国经济骄傲、向欧美输出的制造业出口出现了“不亮”、不灵光的情况。

  幸亏李克强总理停止了饮鸩止渴的通货膨胀政策,否则我们真的不知道要到哪一天才会暴露出更大的麻烦来。

  政府直接投资方面,在未来的几年里似乎仍然不会乐观。这方面导致的国进民退、“挤出效应”似乎会愈演愈烈。最关键的要期待李克强如何给他的“城镇化改革”这一概念定调。因为目前的城镇化完全成为了另一种GDP中心主义的变体,官员们为了业绩,为了新建高楼的数量,而疯狂催鼓,削山造城,目前兰州等地区已经显现出非常糟糕的迹象了。

  在解决经济结构失调方面,中国政府最优主动权的是主动地改革要素市场,尤其是金融领域的自由化改革。长期以来,由于贷款数量管制和牌照管制,使得真正需要融资的优质企业得不到金融输血,而那些坐拥垄断地位的国企央企却可以轻而易举拿到大量贷款。它们拿到贷款后,无处可花,只能用巨资去超高楼价股价,制造的泡沫遍地。比如在生产乏力的今天,全国房地产投资却增长了20.3%。可见生产行业的萧条,完全是结构性的,一边旱得要死,另一方面却涝得不行。

  舆论上,总是关注GDP增速的具体数字。什么“一定要保住7.5%”、什么“不刺激无法保底”,这些把数字本身当作追求目标的建议是缘木求鱼的。数字掩盖了组成这些数字的结构性问题。不要被GDP中心主义迷惑、不要被数值本身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而忘记了经济发展的最初动机!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