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强经济学如何被经济学家误导

  这帮呼吁降息降准的经济学家最大的才华就是把经济政策往最错、最灾难的方向引导。

  作者:唐濛

  据统计局公布的数据,7月CPI同比上涨2.7%,PPI同比下降2.3%。从这两个数据来看,中国还是继续着过去几个月温水煮青蛙似的“滞涨”状态。物价在缓慢的上升,生活成本越来越高,而生产却始终乏力。这都要赖之前狂打通货膨胀兴奋剂,出来混始终是要还的,现在就必须忍受这种持续的低谷徘徊。

  而且李克强总理的经济学思路似乎也正要打算“还”前任的债。为经济政策设定了CPI上限和增长下限。等于说,力控通胀,但决不让经济大幅下滑、硬着陆。力控通胀很简单,只需要管紧货币闸口就行了。由于超发货币距离物价上涨有一定的时滞延迟,所以现在收紧货币相当于是为未来的CPI稳定打好基础。但如何不让经济大幅下滑,如何不突破下限,这里面就有所分歧了。

  比如说,7月经济数据一公布,许多证券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和政府官员、外媒就在鼓吹道:从数字上来看,通货膨胀问题不大,但企业仍然面临很大压力,央行应该降息和降准。降息和降准只是通货膨胀、票子毛了的技术性说法,包装在这些工具性、技术性很强的词汇里,通胀的建议会不那么刺眼。现代的经济词汇完全被搞乱了,人们在谈到货币刺激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时,不知不觉地就认为经济体必定随时会在通货膨胀的深渊和经济下滑的灾难之间左右摇摆。不是通胀太高,就是增长乏力。而政府,尤其是央行,成了力挽狂澜的舵手,以货币政策带领着经济体小心地驶过二者之间狭小的道路上。央行的政策内容以及所谓的分析师的话语被搞得非常数字化、科学化、专业化,似乎经济体在这些“工程师”手中是一个反应灵敏的电子元件,必须极为小心、微妙地对其施加适量的刺激,才会两全其美地完成宏观政策的目标。

  其实,经济并不必然会要么屈服于通胀要么屈服于经济减速。完全有另外一个方法激励增长,那就是继续大力改革,盘活现有存量。李克强总理所搞的减少审批、建立自贸区……就是这样的一些改革保增长的好政策。而通货膨胀只会让问题延后并进一步加深问题。一个企业卖不出去货物,或者卖不出一个好价钱,并不是因为该企业面对的消费者口袋里的钱不够,也不是因为企业本身的钱不够。而是因为这个企业进行了一些错误的生产,或者说,进行了一些价值不够经济的生产。正确的方法是企业自身调整,去适应最新的市场状况。放大到整个宏观经济也是如此。应该做的是去让它自身调整,解开那些束缚它调整的桎梏,而不是一点点地去喂这个病人吃兴奋剂来掩盖自己的病症。

  这帮呼吁降息降准的经济学家最大的才华就是把经济政策往最错、最灾难的方向引导。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