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梦:天下寒士俱愁颜

 让天下寒士住不起房、愁容满面的不是别人,而是好心办坏事的政府。

  作者:吕琦

  实现安居的“住房梦”是现代人的最基本追求。对中国人来说,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广置田宅”一直是个人成功和生活幸福的标准。

  假如你30几岁还没有一间房子,还处于租房的蜗居状态,那么众多压力就会纷至沓来。父母会替你着急,四处筹钱给你买房;邻里看你的眼色会很奇怪,似乎你是某种不求上进的loser;而你处对象时就更麻烦了,哪个好姑娘也不愿随便嫁给一个没有房子的穷光棍……总之,在中国,你人到中年还没有房子,这就好像在美国你的小孩对别人说:“我爸爸穷,给我买不起”一样的屈辱。

  本来,你通过兢兢业业工作、踏踏实实做人,毕业后工作个十年,和自己对象合力出钱首付买套适用凑合的房子还是没问题的。可是最近5年来,房价莫名其妙地涨上天去了,北上广等大城市尤其如此。每个月中介的报价都会越来越高,而且他们还努力告诉你,现在如果不趁早买下来,以后会更高。而你收入却基本不变,你拿着几千块钱的工资条,面对着几万块钱的房价,盘算着自己不吃不喝一年还买不起半个洗手间,而你每个月的房租都要占据你收入的四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于是你的梦想坍塌了。在北上广,你慢慢地成为了一个“过客”,逐渐适应了这个蜗居时代。

  房子越来越贵,这和市场经济的经验是相悖的。因为,一种商品越贵、需要它的人越多,那么长期以来,它的生产成本会越来越低,生产量会越来越大。最后,过去只有极少数人才消费得起的奢侈品变成了每一个工薪大众都有能力负担的日常用品了。比如你用的电脑,每一年都在大幅的降价;你家里摆放的家电,不仅价格一降再降,而且质量、功能越来越好。大经济学家米塞斯用一句貌似反常识的话概括了商品经济的这一真相:“我的同事和我一样要一双鞋子,会使我更容易而不是更难得到一双鞋子”。需要的人越多,越刺激了生产的扩大,越刺激了企业家涌进该行业追逐利润,这一过程本身降低了生产成本和产品的价格,最终惠泽了每一个渴求它的消费者。为什么房子就不符合这一规律呢?难道真的因为土地资源有限,导致了房子市场的特例吗?

  当然不是的。房价高—需要大—高利润—吸引更多生产—扩大生产、降低成本—最终实现降低房价,这一链条依然是起作用的。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市场外生的对象在粗暴干预、捣乱这一过程。这个“外生变量”就是政府。

  简单说,政府所有的捣乱和干预最终都会体现在对房价供给和需求这两个方面上。更具体言之,是通货膨胀在人为地“夸大”房子的需求,而另一方面土地制度和各种调控政策在阻碍着房子供应的渠道。

  通货膨胀让本来不具备购买力或者不具备那么高购买力的人“凭空”发财了,这些新钱使得拿到他们的人能够出得起足够高的价格不断把房价炒高。2008年之后,频频而出、被央企炒高的“地王”就是一例。打个比方,通货膨胀好比是一滴蜜糖滴进了整个经济体这杯清水当中,最先接触蜜糖的是房地产,于是,它吸收了大部分新增的购买力—最“浓稠”,而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过程,所有的蜜糖才会充分均匀地溶入在经济体的所有部分里。在这之前,我们只好容忍“浓稠”畸高的房价了。

  土地制度的缺陷主要来源于82宪法中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的规定。这使得所有的土地,名义上都不为私人所有,都是国家的,开发商要拿地必然要经过设租寻租的土地管理部门,等于是在土地市场人为地限制供给、制造垄断。而种种调控政策则是阻碍了价格对供给的及时调整,它让一些“泡沫”稳固化了。让一些本该被调整、本该随行就市调整的市场状况延迟了。

  了解到这两点,你就能明白,我们住房梦的实现,靠得是市场,而不是政府。让天下寒士俱愁容的不是别人,就是好心办坏事的政府。据日前消息,新一届政府对房价上涨的容忍度超过了前一届,不再打算以限制性的调控政策来围堵房价,而是打算通过增加长期的供应来降房价。可以说,这是一条通往“住房梦”的正确道路。

  相关阅读:

  新视角第724期:养老梦?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小伙伴们(年轻人)这下真的要惊呆了。老人们退休越早,年轻人承担的社保压力就越大。

  新视角第728期:食品安全:舌尖上的中国梦

  还有很多食品问题是标准逼出来的。比如,为了达到过高的蛋白质含量标准,在奶粉中添加三聚氰胺。

  新视角第731期:高房价能圆“中国梦”吗?

  如果房价必须成为发展软着陆的缓冲,那只好任由它暂时高企吧,让那些安身立命的、成家守业的梦想都见鬼去吧。

  新视角第732期:中国梦:病有所医当问谁?

  但如果不打破医疗行业的行政管制与行政垄断,“病有所医”的中国梦依然不过是远挂天边的海市蜃楼。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