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访谈,秦晓
  (文字经受访问者修订) 策划:汪华峰 采访者:单秀巧 编辑:马爱利 美编:余芳芳  分享到:

财税改革要解决的是公共资源的获取和运用

  • 改革的总体目标是推进市场化进程,这涉及到政府功能转变和市场制度安排。价格是市场的第一要义,如果是价格是管制的,是由政府定的,就不是市场经济。价格错了,资源配置就会扭曲。三十多年的改革之后,商品市场的价格改革已基本完成,但是能源、矿产资源、土地、劳动力、资本等要素市场价格改革还不到位,这其中资本价格就是汇率和利率。当下改革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把价格改革从商品市场推到要素市场。【内容全文

要素价格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可以同步进行

  • 政府要判断改革的成本和风险。进行改革的话,社会、企业能不能承受,财政能不能承受?我们的课题报告通过测算认为价财税配套改革有利于提高经济效益,改革的成本是可以承受的,风险是可控的。模拟分析显示,这些改革在三年内对GDP的增长的影响基本为中性,一些部门行业所受的冲击基本可为其他行业的受益所对冲。【内容全文

房产税应该征,但前提是不能重复征税

  • 宏观税负指的是税负的总量水平,而结构性减税指的某些产业税种、税率的调整。据测算,中国的宏观税负达到35%(分子是政府收入,分母是GDP),高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这说明我们税负还是太高了。而税负高,主要是在各种“费”的征收。降低宏观税负,首先应从规范、清理各种“费”入手。“税”的部分,有些税种的税率也有降的空间,此外还可以进行结构性减税。【内容全文

地方债是近忧,社保、医保是远虑

  • 我们现在还没有官方的国家资产负债表,财政预算只是当年的收支账,或称现金流量表,它不能反映资产和负债状况。国家资产负债表一方面可以揭示财政的资源,如矿藏、土地、国企等,另一方面可以计算出财政未来的潜在债务,比如社保、医保、环保的欠账。【内容全文

财政投入民生领域的比例要大幅提高

  • 如果将改善一次分配差距的钱去搞重化工投资,就会造成新一轮的资本和劳动力收入分配差距,形成二次分配的逆向调节。公共事业不一定要政府直接做,也可以通过外包,让市场来做。【内容全文

超脱利益的“改革委员会”才能推动改革

  • 此轮经济改革方案将在年底召开的三中全会上提出,目前中财办主导这项工作,方案形成后的实施、监督和持续推进应由政府负责。从体制上讲需要一个常设的、超越部门利益的机构来承担此项工作。【内容全文

在合适的场合,讲合适的问题

  • 我想每个人都要扮演多种角色,我当政府官员并不意味着我不是一个独立的思考者,我做国企领导并不意味着我不是一个学者。但不能以学者身份做国企,不能以国企身份做学者,应能分清不同身份所应扮演的不同角色。【内容全文

策划| 搜狐财经 2013.06 采访地点| 北京 采访者| 单秀巧 

| 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