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贸大王也撑不下去了?

摘要:在刺激政策的作用下,行业一片向好,银行和钢贸商都能获得巨额收益。但2011年开始,政府收紧货币政策并加强对房地产和融资平台的调控,钢材滞销,钢价大跌,银行迫于风险紧急抽贷,并排队起诉钢贸商。钢贸商一时哀鸿遍野。

上海钢贸大王肖家守
2009年,意气风发的肖家守在福建周宁县接受媒体采访

  在挣扎了一年多后,来自福建周宁的上海钢贸大王肖家守,看样子还是撑不下去了。

  2月7日,上市公司新日恒力发布公告称,由于涉及银行诉讼,公司实际控制人肖家守持有的4.66亿元资产被查封,为期两年。

  关联交易

  肖家守是上海钢贸圈响当当人物,现任上海松江钢材市场、苏州长三角钢材市场、宁夏新日恒力、上海新日股权投资等公司的董事长。上海松江钢材市场是全国最大的钢材市场之一。

  肖家守是在2010年9月获得新日恒力实际控制权的。通过5.6亿元现金买壳,肖家守成为了新日恒力的实际控制人。当时,正是其钢贸生意如日中天的时候。有意思的是,在这笔交易过程中,因为内幕交易,肖家守及其妻子还被证监会分别罚款15万元。

  两年后,钢贸危机爆发,肖家守也深陷上海钢贸圈的连环担保和借贷黑洞等问题。

  2012年12月,在肖家守资金链极为紧张的时期,新日恒力还进行了三笔关联交易,斥资6400万元和9000万元,购买肖家守旗下的经营资产和房产,以及将旗下虎山机械作价4700万元转让给与肖家守关系密切的另一位上海钢贸商。媒体后来质疑称,新日恒力的三笔买卖“买的牵强卖的可惜”。

  可惜的是,这些小动作仍然未能帮助肖家守扭转困境、转危为安。

  钢贸大王

  肖家守于1969年2月出生于福建省宁德市的周宁县。

  周宁地处闽东北山区,山高土薄,不靠海,交通不便,经济落后。为了谋生,很多周宁人都会到外地打工或者做生意。

  1994年,25岁的肖家守来到上海,并开始从事型材钢管现货交易。据说,在来到上海的第一年,肖家守就赚到了两三百万元。但直到2000年前后,肖家守的钢铁贸易才开始出现较大的起色。

  2000年12月,肖家守出资300万元,获得了上海西本金属材料有限公司30%的股权;2002年6月,肖家守联合两名自然人出资500万元,成立了上海新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肖家守出资425万元并获得85%的股权;2003年10月和2004年5月先后成立了两家公司,专门负责上海松江钢铁市场和苏州长三角钢材市场的运营;2004年12月,肖家守出资设立了上海新日钢结构公司,该公司总资产达7.35亿元。

  很快,在上海这个全国钢材贸易最发达的地区,肖家守被称为上海钢贸大王。

  连环担保

  上海一度有两万多家钢贸企业,福建人是其中的主角,占据了上海钢贸市场70%的贸易份额,周宁人则又控制了其中的70%的贸易份额。在上海及周边,一度有6万周宁人从事钢材贸易及相关行业,而周宁县全县人口尚不及20万人。

  分析称,周宁人之所以在上海钢贸圈如此强势,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地人比较团结,喜欢依靠裙带关系发展,一旦资金不够就可以找到老乡先垫付。

  比如,像肖家守这样资金雄厚的钢贸商,喜欢组建担保公司,为缺乏资金的同乡企业提供担保以获得贷款,并进一步扩大自身的融资渠道。

  在上升周期,这种方式能加速发展。“四万亿刺激计划”推出后,钢贸商迎来了最繁荣的时期,周宁的钢贸商们也赚的盆满钵满。

  此时,周宁人几乎就成了钢贸商的代名词,周宁县的身份证则价值50万,因为凭着这个身份证,就能有办法从银行贷出500万。

  但在经济不景气的时期,这种方式也存在着巨大的风险,一旦资金周转出现问题,连带影响将极为广泛,甚至造成多米诺骨牌的全面倒塌。

  借贷黑洞

  银行对钢贸商的贷款原本一直很谨慎,但2005年以来,通过创新担保和质押方式给钢贸商放贷的方式逐渐活跃。特别是“四万亿刺激计划”推出后,在银根放松背景下,银行纷纷通过互保联保和仓单质押等创新方式,对钢贸商进行融资。

  为了获取更多银行贷款,部分钢贸商则串通起来,用重复质押的方式骗取银行贷款。

部分钢贸商通过仓单重复质押的方式骗取银行贷款
部分钢贸商通过仓单重复质押的方式骗取银行贷款。图片:南方周末

  在刺激政策的作用下,行业一片向好,银行和钢贸商都能获得巨额的收益。

  此时,钢贸大王肖家守也开始涉足金融和地产行业了。

  在福建老家和苏州成立了两家担保公司,肖家守开始涉足金融行业。2009年,肖家守又踏入房地产行业,在江西、内蒙、上海和江浙等地进行商业地产开发。

  尽管涉足领域庞大,但当钢贸形势转冷后,肖家守依然损失惨重。

  2011年开始,政府收紧货币政策并加强对房地产和融资平台的调控,钢材滞销,钢价大跌,银行迫于风险紧急抽贷,并排队起诉钢贸商。钢贸商一时哀鸿遍野。截止2013年,全国有10多位钢贸商自杀。

  作为钢贸大王的肖家守,更是债务和诉讼缠身。去年5月,据媒体报道,肖家守至少有5个涉及到钢贸合同纠纷的官司要打,且涉及金额庞大。

  上海法院的最新讯息则显示,平安银行、民生银行和工商银行等多家银行起诉肖家守的金融借款纠纷案件,已达到11笔之多,排期从2月10日到3月。

  钢贸触底?

  业内人士估计,全国20万家钢贸商中,在本次钢贸危机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将中出局。一位钢贸从业人士则分析称,“连肖家守这样的大佬也被起诉了,可见该暴露的都暴露了”。

  或许,这场起于政府刺激、终于政府调控的钢贸盛衰周期,确实到了告一段落的时候。

  (本文作者尹守革,综合中国证券报、21世纪经济报道、第一财经日报、南方周末、新华网等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