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航班

摘要: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370航班的神秘“消失”,一夜之间改变了数百个家庭的命运。8个分别来自意大利、奥地利、伊朗、中国、马来西亚的男人,也神秘地联系在了一起。一个深藏在泰国的护照黑市、一个疑似敏感的名字、几张与金发美女合影的照片,让他们曾经都被怀疑过。然而,随着调查的深入,地下护照黑市逐渐浮出水面,名字也得以澄清,香艳的照片似乎也说明不了太大问题。人们在寻找MH370航班,也在不断寻找新的怀疑对象。

迈赫达德、雷扎
迈赫达德、雷扎

  一个国家在倾全国之力寻找229名生命,以及查找事件背后日渐扑朔迷离的真相。

  假护照

  2013年7月,36岁的意大利男子卢伊奇·马拉尔迪(Luigi Maraldi)在泰国普吉岛度假,在一家出租汽车公司租车时抵押了护照,等他还车时,护照已经被人冒名拿走,为此,他不得不重返意大利重新办理新护照,至于那本被盗用的旧护照,马拉尔迪并没有放在心上。很多欧洲游客都遭遇了马拉尔迪一样的“泰囧”。就在马拉尔迪的护照被盗的前一年,在泰国普吉岛国际机场,奥地利人克里斯蒂安·科泽尔(Christian Kozel)的护照也丢失了 ,他是一名退休按摩治疗师,护照丢失后,他几经辛苦才取得紧急护照回国,事后,他也慢慢遗忘了那本丢失的护照。

  每年有1000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蜂拥到泰国,纵使护照被盗、丢失是小概率事件,但庞大的基数也使得在泰国存在了一个护照黑市——在那里,游客们被盗、丢失的护照将和伪造的护照一起,被心怀各种目的的人购买、冒用,甚至被用于洗黑钱、发动恐怖袭击。这两本普通的被盗护照将和无数的假证被当做“商品”一样买卖。

  没人能确定买家是谁。

  2014年2月末,距离普吉岛969公里的泰国芭堤雅,“Grand Horizon”旅行社的老板颁佳芃(Benjaporn Krutnait)女士接到了老顾客伊朗人“阿里先生”(Mr Ali)的电话,“阿里先生”是她的一位长期客户,她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一开始,阿里要求她为两名“欧洲男子”预订3月1日飞往欧洲的便宜机票,于是颁佳芃为这两人分别预订了卡塔尔航空公司和阿提哈德航空公司的机票。

  然而,直到机票预订失效,阿里也一直没有回音。3月6日,阿里再次与颁佳芃联系,她重新为这两人预订了经由北京飞往欧洲的航班,因为这是最便宜的。颁佳芃通过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系统购买了机票。她也不知道那两个名叫“卢伊奇·马拉尔迪”、“克里斯蒂安·科泽尔”的欧洲人到底是谁,她和阿里已经合作三年,对她来说,这不过又是一次稀疏平常的生意。在芭堤雅,人们通过像阿里这样的中间人来购买机票,中间人进而从中收取佣金,很常见。

  这是一次复杂的跨国旅程——三段的联程机票具体是:第一段从吉隆坡飞往北京,实际乘坐马航MH370航班,南航代码共享航班号是CZ748;如果他们能到达北京,等待约10小时后,还将乘坐实际由荷兰皇家航空公司承运的航班前往阿姆斯特丹,在那里两人才分道扬镳,“马拉尔迪”继续前往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科泽尔”前往德国法兰克福。

  阿里的一位朋友通过现金的方式付了钱,机票价格2万多泰铢(约合3837元人民币),机票为连号。

  颁佳芃没想到的是,“卢伊奇·马拉尔迪”、“克里斯蒂安·科泽尔”是被冒名顶替的,手持着假护照的是两个伊朗人,分别是30岁的德拉瓦·赛义德·穆罕默德·雷扎、19岁帕利亚·诺·穆罕默德·迈赫达德。

  这两人的目的很明确——到欧洲去。特别是迈赫达德,他的母亲居住在德国,他想尽快过去与母亲团聚。

  东南亚俨然已经成为全世界人口流动最复杂的地区,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来此度假、经转,白人、黑人、印度人、马来人、泰国人、印尼人、中国人混杂在各个半岛、小岛。从泰国到欧洲可能已经存在这样的一种偷渡链条:在欧洲游客比较多的泰国偷护照,在安检比较松的马来西亚上飞机,到了北京,持有欧盟国家护照的人无需获得中国签证,也不用接受出入境检查,可以直接搭乘预定的航班中转到欧洲。今年1月13日,北京首都机场,边检人员就曾破获过冒用他人护照试图偷渡欧洲的案子。

  2014年2月28日,迈赫达德和雷扎用不知从哪里获得的马拉尔迪、科泽尔的护照飞抵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顺利地通过了马来西亚边检口,期间未引起签证官的任何怀疑。到吉隆坡,通过远在泰国的“阿里先生”在泰国芭达雅订到机票。

  在登机的前一天,迈赫达德带着雷扎来到他高中同学马拉艾比瑟那里借宿,当天还逛了街,看了电影。之后,两人凭着酷似欧洲人的中东长相,混过了安检松弛的马来西亚边检,登上了马航MH370航班。

  第84号乘客

  2月21日,35岁的买买提江·阿布拉离开新疆喀什,留下妻子和9岁女儿,前往北京。

  到北京后,3月1号,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摄像库尔班江·赛买提接到买买提江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要去马来西亚,我们还约好他回来以后见面吃饭。我们大概有一年多没见了。”

  3月2日晚,买买提江登上了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的航班。7小时40分钟的飞行时间不算短,买买提江反复查看机舱内的飞行航线图。小飞机图标后面拖拽着长长的绿色飞行线,不断远离北京、靠近吉隆坡,他用13张照片记录了这次飞行,发在了他的QQ空间里。

  3月3日早晨近8点时,买买提江抵达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航班号MH0361,座位26H。

  据照片,他在吉隆坡出席公开活动时,头戴维族小花帽,合领短袖衬衣的领口、胸前、袖口都绣有十字花图案,下身则是一条蓝色牛仔裤。

  买买提江是一位画家,毕业于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美术教育专业,新疆美术家协会会员,喀什师范学校美术教师,中共党员。他去吉隆坡是参加“中国梦丹青颂”书画交流笔会的,同行的还有23位来自北京、上海、山东、江苏、四川和新疆等省市的画家。今年是中马建交40周年。买买提江在吉隆坡收获颇丰,在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拿下了“第四届中国书画名家赴马来西亚作品邀请展”的大红花奖,还接受了媒体采访。

  马来西亚东方艺术馆董事廖伟成安排员工单独陪同他,根据他的民族习惯安排行程。买买提江很高兴,临别前还送了一幅画给廖伟成。

  3月7日,活动结束,买买提江没多做停留,就赶往吉隆坡国际机场。在临上飞机前,他还和妻子努尔古丽通了电话,说“明天就能到北京”。

  7号深夜,廖伟成亲自送机。飞机起飞前,廖伟成仍与搭客之一的中国国联资源网市场总监侯波电话联络,嘱咐他们小心。

  谁也没想到,无论是库尔班江、努尔古丽还是廖伟成都没能再次拨通买买提江的电话。

  买买提江是MH370航班上的第84号乘客。

  驾驶舱的金发美女

  飞行,对于53岁的马来西亚人艾哈迈德•沙(Zaharie Ahmad Shah)来说再平常不过,因为他是资深飞行员,从1981年加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后,驾机飞行总纪录为18365小时,在上世纪90年代初荣升机长,不断升迁后,负责监督飞行员的训练以及马航波音737窄体客机机队的运营,还是获得马来西亚民航监管部门认证的考官,获准对飞行员进行模拟测试。

  他对波音777-200ER也很熟悉,马航当前这批波音777-200ER飞行员中有很多都是他培训出来的。他对这型飞机是如此热爱,以至于在他位于吉隆坡一小时车程的富裕郊区的两层小楼家中,他还用购买的计算机零部件和软件自制了一套波音777飞行模拟器。

  从吉隆坡至北京的航线,他也很熟悉,一直执飞。

  据他的同事们说,艾哈迈德•沙是“个很快活的家伙,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喜欢他”、“一个为人和善、热爱飞行的怪才”。

  该趟航班副机师为哈米德(Fariq AbHamid),27岁的马来西亚人,飞行总纪录2763小时,于2007年加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他似乎也是一位不错的飞行员,曾在2、3周前,被马航选为CNN拍摄旅游节目的机组成员。

  但和艾哈迈德•沙不同,哈米德似乎更热衷于社交。

  2011年,哈米德曾作为副驾驶,驾驶由泰国布吉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的航班,在那趟航班上,哈米德和另一位机长曾邀请两位澳洲金发姑娘鲁斯(Jonti Roos)、默里(Jaan Maree)参观驾驶舱,在最紧张的起飞及降落阶段,两位姑娘还被允许留在驾驶舱里。鲁斯后来回忆说,该段航程中,哈米德和另一名飞行员在驾驶舱内抽烟,又不断和她及默里聊天,飞行途中和她们俩在驾驶舱合照。鲁斯说看起来这两位驾驶员经常邀请旅客到驾驶舱,他们看起来相当自然。在飞行过中他们转头交谈,甚少看着前方,并抚摸默里的手,赞赏她们的指甲油很漂亮。

  鲁斯甚至还声称——哈米德和另一名机师当时“询问她们是否能改变行程,留在吉隆坡住一晚”。

  虽然她出示了数张照片,但无人能确定鲁斯说的是否是真实。

  两个性格迥异的飞行员和另外10位空乘组成了机组,其中5名是谙熟汉语的华裔。

  据一段流传到互联网上的视频,3月8日深夜,在接受不到10秒的安检后,艾哈迈德•沙和哈米德登上了MH370航班驾驶舱,在安检口摄像头留下的最后身影。

  Lost

  3月8日凌晨,MH370航班载有227名乘客一同消失在凌晨夜色中,凌晨2点40分,航班最后1次与越南空管联系后,就从雷达中消失,直到现在,再也没有人见过它。

  MH370航班的神秘“消失”,除了让乘客家属倍感痛苦,还在全世界引发了强烈关注,种种传闻、猜想迅速泛滥在网络、舆论中。

  3月1日昆明火车站恐怖袭击事件的惊惧未散,一度让买买提江的名字成为焦点——在失联乘客名单上,他的名字被打上了马赛克,引发了猜测与怀疑。

  很快,买买提江的身份就被证明。

  3月9号,8天前再次来泰国度假的马拉尔迪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失联名单”后,他打电话给母亲说:“我还活着”。随后,他找到了泰国警方,告知了其旧护照去年丢失。此前,失联名单曝光后,奥地利警方去科泽尔家,科泽尔对自己在失联名单上深感惊讶。

  有人拿着“假护照”登上了MH370航班的新闻,迅速传遍世界,于是,全世界都在猜测MH370航班是否毁于恐怖袭击。两位酷似欧洲人长相、手持假护照的男子,昆明火车站恐怖袭击者曾经试图去境外打“圣战”,种种蛛丝马迹联系在一起,让整个网络弥漫着诡异恐怖的气氛。

  3月11日,马来西亚警察总长哈立德·阿布·巴卡尔称,已确认冒用他人护照登上马航失联客机的一名乘客为伊朗籍男子普里亚·努尔·穆罕默德·迈赫达德,调查显示他不太可能与任何恐怖组织有联系,并称其试图偷渡到德国。国际刑警组织在当天傍晚举行记者会,宣布确认第二名持被盗护照者是伊朗人德拉瓦·赛义德·穆罕默德·雷扎,国际刑警组织称,航班失联跟恐怖分子不太可能有联系。

  除了恐怖袭击,还有传闻是机长艾哈迈德•沙蓄意制造的事故,有网友翻出1997年新加坡胜安航空公司MI185航班事故的往事。当时美国调查方坚持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机长楚伟明因欠债太多走投无路,驾驶着飞机带着103人撞向印尼的热带丛林。

  但马来西亚博客作者Dylan Tan整理了可从公开渠道获得的艾哈迈德•沙照片以及关于他的事迹,并发布在他的Sharelor网站,试图驳斥艾哈迈德•沙自杀的阴谋论。艾哈迈德•沙的朋友Goh说,他没有遇到任何财务上的问题,也没有仇敌。

  恐怖袭击的疑云逐渐消散,“自杀航班”的疑云并未获得新证据,“被击落”的传闻成了新的焦点,沿岸诸国纷纷成了怀疑对象。

  就在中国的图154电子侦察机获准进入越南领空搜寻MH370航班时。CNN援引马来西亚空军一位要求匿名的高级官员称MH370航班在飞越马来西亚城市哥打巴鲁上空后改变航线,高度降低,进入马六甲海峡空域,最后追踪到航班是在马六甲海峡霹雳岛附近。

  随后,马来西亚官方又否认了这一消息。

  飞机上的239人,就这样“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上空。

  (综合新华社、人民网、中国网、新闻晨报、博客天下等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