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林案中的关键人物

摘要:宋林之所以能够暂时脱身,得益于某高层人士的帮助。王文志举报宋林后,高层领导批示严查,但调查遇到阻力,但搁置了将近一年时间。中央政府曾两度调查华润山西并购案,前中央领导也曾亲自下批示,但最终被某高层人士“人为制止”。

  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自去年遭遇记者实名举报后,深陷舆论漩涡,一度因贵人相助而暂时摆脱麻烦,但最终未能逢凶化吉。

  宋林案背后的两位看得见的关键人物,则是一个被捕,一个疑似消失;另外一个看不见的关键人物,则见证着自身影响力的衰落。

张新明
“第二组织部长”张新明

  受益人:张新明

  宋林案的关键,即是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举报的百亿收购案。而这次收购案的最大受益人,即是被高价收购资产的山西金业老板张新明。

  张新明是山西的风云人物,据第一财经日报援引一位与张新明有接触的人士的话称,“张新明但在整个山西的能量非常大,当年娶第二任老婆的时候,山西省众多高官参加了他的婚礼。”

  张新明曾在2005年被胡润评为“山西首富”,在被民间则被冠以“煤炭大王”、“太原市第二组织部长”、“山西赌王”的头衔。他不断的陷入麻烦,但却总能逢凶化吉。

  2009年6月,山西省展开煤焦领域反腐败行动,张新明被调查,限制出境。次年7月,公安部接到张新明涉黑举报材料后,派专案组赴山西调查。此后,该案件被由山西省公安厅移交至太原市公安局调查,调查结果则是“与举报内容不符,无涉黑行为等事实”,张新明仅因举报中的一起非法拘禁案件而被罚款500元(没错,500元,不是500万)。

  2010年10月22日,这上述百亿收购案中的资金到手后,张新明因伪造护照、非法越境,被河南省公安厅通缉。次年11月,张新明向警方自首。

  张新明此后一度淡出公众视野,但半年后的2012年5月,张新明在北京登报痛斥网络谣言,称自并没有“跑路”“失踪”“被抓”。

  此后,张新明在舆论中接近消失,很多人都在谈论他,但却没有知道他在哪里。

煤老板邢立斌
煤老板邢立斌

  中间人:邢立斌

  如果说张新明是上述百亿收购案的最大受益人的话,因7000万嫁女事件而出门的山西联盛老板邢立斌,则很可能就是第二大受益人。

  搜狐财经在去年8月即指出,邢立斌很可能是百亿收购案的中间人。如今,众多媒体援引举报者和知情人的报道,证实了上述判断。

  在百亿收购案中,华润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华润电力通过旗下山西华润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同金业集团签订《企业重组合作主协议》,约定华润联盛、中信信托、金业集团以49%、31%、20%的比例出资,成立太原华润煤业有限公司。太原华润则与金业集团签订了资产转让协议,出资117亿元,买下金业集团相关资产。

  华润联盛即是华润电力和联盛集团共同出资成立的合资公司,其中华润电力占比66%。此外,双方还有大量合作,2009年6月,华润电力控股联盛集团煤炭板块的70%股份;2010年6月,华润水泥收购联盛旗下的福龙水泥,华润水泥控股福龙水泥72%的股份。

  据第一财经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百亿收购案就是邢利斌牵线搭桥的。

  如今,随着联盛重整案的搁浅,邢立斌已于今年3月被警方带走。

背后的人
背后的人

  背后的人:某高层

  9个月前的2013年7月17日,王文志第一次向中纪委举报宋林。一天后,中纪委公开表示,已经收到该举报,正在程序处理中。

  但在一个星期后的7月25日,宋林高调现身,领取由国资委授予的“业绩优秀企业奖”。国资委称,“华润在积极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不断加深的严重冲击下……较好地落实了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责任”。

  宋林的这次公开亮相,也被外界解读为他已从举报风波中脱身。

  但据新京报援引消息人士称,宋林之所以能够暂时脱身,得益于某高层人士的帮助。新京报称,王文志举报宋林后,高层领导批示严查,但调查遇到阻力,但搁置了将近一年时间。

  另据华尔街见闻援引《山西晚报》记者李建军消息称,早在四年前的2010年,审计署在调查另一起跟华润有关的煤矿收购问题时,就已掌握了关于华润和宋林大量证据。李建军称,“但是被某高层介入强行压制了下来”。

  华尔街见闻报道称,李建军去年8月4日在香港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央政府曾两度调查华润山西并购案,前中央领导也曾亲自下批示,但最终被某高层人士“人为制止”。

  (综合《第一财经日报》、《华尔街见闻》、《新京报》等报道)

  作者:尹守革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