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贿的王石为何做不了马斯克式的创新?

摘要:30年,中国最优秀的企业家很大一部分精力就是与“计划指标”、官员等等体制打交道。稍不留神就得罪人,轻则项目被耽误,重则很可能就被人整得倾家荡产。走得远会被穿小鞋,走得近也没好下场,刘汉、邓鸿曾经因为是封疆大吏的红人而显赫一时,但背后的权贵一倒台,自己也马上锒铛入狱。

马斯克
马斯克

  中国有不贿赂官员的企业家吗?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创新企业家?

  这两天的两场对话或许能给出一个答案。

  一场是“绿公司”年会上王石对话柳传志,两位中国商界领袖巅峰对话;另一场是极客公园创新者峰会上,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对话联想集团CEO杨元庆,马斯克以特斯拉电动汽车震动世界,联想集团贵为中国最大的IT企业,业界颇为瞩目。

  前一场对话的主题是纵论“三十年”,早已经是商界领袖的王石、柳传志回顾风风雨雨三十年,其中,王石再次讲起了他的一次“送礼”经过,虽然这个故事,王石这30年里已经讲过无数次了,但不妨碍这个故事再次引发热议。故事是这样的:

  1983年,万科做饲料生意,需要倒车皮。当时车皮是计划分配的,王石想到送两条烟给管车皮的货运主任,执行送烟的小伙子礼没送出去,拿了回来,说人家不要。王石很生气,说:“让你挣钱不会,花钱花不出去。”

  王石就自己骑自行车去了,到人家那也很尴尬,就把烟放到桌上。那个主任笑了问,是不是计划外车皮的事?人家那么直接,王石答是也不是,答不是也不是。

  那个主任笑了笑说,“你把烟拿回去,车皮我给你”。王石一愣——怎么这样车皮就给了呢?

  主任说:“我实际上早就注意到你,我从北方来,带着农民工卸货的时候,我和他们一块扛,早就看到你了,一个城市人打扮,你不像一个犯了错误惩罚劳动,看你干活干得挺欢实,觉得你这个人想做事,想帮你,不知道怎么帮你,送上门了,我的权力就是计划外车皮,计划内不是我说了算,我能给的就是这样,明天让小伙计来,或者自己来都行,不就两个吗?我给你。”

  王石一听就挺高兴走了,临走时候,主任问王石:“知道不知道计划外车皮红包是多少。”王石说不知道。主任伸了两个指头,王石说20块钱?主任笑了说:“两百块钱,你根本不知道行情,你走吧。”

  而王石拎过来的香烟十块元一条。王石回去之后,那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琢磨人家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是嫌送少了还是真的那么诚恳。想来想去,王石琢磨着明天还得去。到了人家那,主任打了个电话,指了指桌子上的两张填报单,王石填好了之后,主任说只要一个月不超过十个车皮,一个电话来,我就给你解决了,超过十个车皮,至少提前两个礼拜我给你打招呼,我给你准备。

  这是王石重复了无数次的故事。幸亏,那个主任没收下王石的两条香烟,否则为了两条香烟被人说了30年,太不值了。在这个故事里,似乎是王石的勤奋、认真感动了货运主任,人家感动于王石的创业艰难,啥报酬也不要就给批车皮。

  从王石讲的故事,似乎当时的王石很懵懂。但其实,王石当兵复员后就到郑州铁路局的水电段做锅炉大修车间工人,然后又被推荐上兰州铁道学院,毕业后又分配到广州铁路局工程段工作了3年。王石可以说是“老铁路”。怎么能不知“道上”的行情呢?

  当时王石的父亲是柳州铁路局局长,他的岳父在20世纪80-90年代更是广东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不知道那个货运主任是不是早已耳闻王石的家势了,只是王石不知道人家早已清楚自己的背景而已呢?

  如果确实是,那么,王石当然不需要亲自送礼,送了人家也不会收。王石一直宣扬“不行贿是万科的底线”,这话是需要底气和实力的。

  王石老是说“我们从不行贿”。有时候,其他的大佬也会拿此开涮。在某次活动上,王石又说“不行贿”时,柳传志接过话,意味深长地说,自己把自己端起来就没意思了。另一个房地产大佬、“段子王”冯仑更是说起了一个段子——“大家都在夜总会,你说自己是处,除非从不出台。”

  柳传志现在是中国企业家的领袖级人物,当联想集团草创时,纵使有中科院这个“好婆婆”,也一样颇为艰难。

  柳传志也讲了一个故事:“1988年的时候,我在香港建了一个小作坊,后来香港房子贵人工贵,就搬到了深圳。生产完了再拉回香港卖。由于深圳的同事得罪了海关的人,给了我们一个很重的不合适的惩罚。少不更事的我们就到海关总署去告状,告状的结果就是,海关总署到深圳去做了解,最后没有给我们处罚。过了几天,我们从香港运货到深圳,排队一个多钟头,海关一看是我们就要检查,检查完了就让我们回到队伍尾部重新排队。从此我就懂了——不能告状。”

  柳传志苦心经营联想30年,联想虽然是高科技企业、大股东是中科院,但遇到的刁难还是不少,殚心竭虑。这或许就是柳传志“坚决不当谭嗣同”、“在商言商”的表态的缘故——人家一个小小办事员就能给你制造巨大的麻烦,你弄不倒人家,就老实低头。

  30年,中国最优秀的企业家很大一部分精力就是与“计划指标”、官员等等体制打交道。稍不留神就得罪人,轻则项目被耽误,重则很可能就被人整得倾家荡产。走得远会被穿小鞋,走得近也没好下场,刘汉、邓鸿曾经因为是封疆大吏的红人而显赫一时,但背后的权贵一倒台,自己也马上锒铛入狱。

  做人难,做中国商人更难。

  任志强在接受采访,当谈到政商关系和行贿时,心直口快的他直言“有时候为了生存,有些企业家不得不去换取,但不要以为行贿是商人主动或愿意的,而且行贿未必就是邪恶的。抗日战争时,我们为了抗日部队过日本人的关卡,是不是也得塞钱?你能说给日本人行贿是罪恶吗?不是,它是换取更高尚目的的一种手段。即使从法律上说是不好的,但不等于是罪恶。”

  是啊,“换取更高尚目的的一种手段”,可是中国的现实是——在敌占区活动的“地下党”后来都被自家清洗了。无论怎么做,最后都是自身难保。

  如今,有德高望重的柳传志坐镇,杨元庆起码不用过多周旋于复杂的政商关系,只需要做好产品战略。所以,当柳传志在南宁回忆30年风雨历程时,杨元庆得以在北京开着特斯拉去与马斯克畅谈“科技改变世界”。

  马斯克是当今世界响当当的创业家,他先后做过Paypal,特斯拉,还是空间探索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技术官,那是一家私人火箭公司,正在用无可匹敌的低廉价格发射太空飞船,终极目标是载人,在太空和地球之间搭建廉价的捷运快线。43岁的他,已经用三家公司分别创造、颠覆了三个行业——支付、汽车以及航空,以一己之力改变了世界。

  牛不牛逼?当然牛逼。据说《钢铁侠》的导演就从马斯克那里得到了不少灵感,就连好些镜头也是在特斯拉的工厂拍的。马斯克用一个巨大的“硬件”在改变世界,引得诸如周鸿祎这样的中国互联网枭雄也乖乖在台下聆听。

  马斯克甚至被视为是乔布斯的接班人。

  但马斯克显然没有乔布斯那么霸气。乔布斯生前的2010年秋季,奥巴马曾经在旧金山召集一些科技企业精英们座谈,乔布斯在餐桌上直接对奥巴马说,“你这么走下去,只会做‘一届’总统”。乔布斯向奥巴马抱怨美国的管制和不必要的成本开支使做事困难多了,希望白宫政府应该“对企业更友好”一些。他举例说,与美国相比,在中国建工厂要更容易一些。

  奥巴马说的有的事情解决不了的理由,“激怒”了乔布斯,所以乔布斯认为奥巴马“不过如此”。

  或许正是因为乔布斯的痛骂,奥巴马政府在任期内做了产业政策调整,马斯克的特斯拉电动车、SolarCity太阳能,都顺势拿到了环保属性的商业补贴和来自美国能源部的贷款扶持,SpaceX航天获得了美国宇航局的订单,马斯克和他的创业项目们,成了美国“制造业回归”计划的最大收益者。

  企业家可以痛斥总统,还能满世界宣扬总统“不过如此”,这样的国家,或许就用不着讨论“行贿”的问题了,大概也只有权力老实了,企业家才能做原创性的创新吧。

  作者:刘宇翔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