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权钱变现手册

摘要:时代在变,官员们捞钱的方式也在与时俱进。那么,怎么“送礼”和“收礼”才显得“文雅”、“安全”呢?从这段时间无锡周氏、樟树姚家、胶东宋氏三家的贪腐案中,本栏目整理出了三种“权力变现”的方式。

宋林
宋林

  30年前,王石为了弄个车皮,都知道要给管事的主任送两条烟。现如今,哪有找官员办事送烟的道理——这不是“侮辱”人家嘛。

  时代在变,官员们捞钱的方式也在与时俱进。那么,怎么“送礼”和“收礼”才显得“文雅”、“安全”呢?从这段时间无锡周氏、樟树姚家、胶东宋氏三家的贪腐案中,本栏目整理出了三种“权力变现”的方式:

  “姚家”股市

  中国的股市上,散户大抵是亏钱的,但总有“股神”出现。

  前段时间被带走调查的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看上去两袖清风,到下面视察架子虽然比较大,但不收红包,连烟、酒、土特产都很少收,不仅自己不收,连随行工作人员也不准收。但此公不是不收钱,而是瞧不上小钱。盛传他和妻子有几千万存款,十几套房产,其中有一套上海的别墅。

  姚木根的妻子叫易安萍,曾担任江西省质监局法规处处长。但在中国资本市场,也有一名叫易安萍的自然人。易安萍在中信建投证券吉安市井冈山大道营业部开过户,在深交所和上交所账户状态均显示正常。这个易安萍,曾是江西两家上市公司联创光电与洪城水业的十大股东之一。从交易记录来看,易安萍在股市上的资金超过1500万。

  股市上的易安萍,是否就是姚木根的妻子,目前还有待查证。但联创光电旗下子公司江西联创贝晶光电有限公司的“半导体照明光源用功率型LED产业化项目”确实是在2010在江西发改委备案的,那时候江西省发改委主任正是姚木根。

  姚木根在发改委主任任上握有审批大权,哪个项目能不能获批立项,何时能批准,很大程度上由他说了算,他要是让老婆先买股票,然后批了相关项目,股价飙涨,转手就能赚大钱。那些有求于他的上市公司,也极有可能通过股市进行利益输送。

  有证券业相关人士分析,自然人易安萍持有上述股票的时机颇为可疑,往往是低价吸入,逢高抛出。不排除其利用内幕消息,炒作某只股票套利的可能。

  如果传闻属实,也只能说姚木根有恃无恐——连个代持人都不用。

  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有很多神秘的“大股东”,名不见经传却持有亿万的股份,到底有多少的官员的老婆、儿子、女儿、七大姑八大姨就不得而知了。

  “宋氏”工作

  除此之外,安排“自己人”或者儿女进入大型金融机构,不但能让他们捧上金饭碗,更可以学到资本运作方式以便日后广阔天地大有可为,现实点来说,也可以帮忙转移资产嘛。

  在前段时间震动市场的“宋林案”中,记者王文志就举报“宋林包养江苏籍情妇杨丽娟多年。宋林认识杨后,利用职务影响将她安排到华润的合作方瑞银集团香港和上海的分支机构上班,杨丽娟成为宋林收受贿赂和洗钱的重要渠道。”

  王文志的这一举报目前还没得到有关部门查实。

  但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杨丽娟加入瑞银后,华润就开始和瑞银有业务往来。在此之前,华润的主要业务是通过瑞信和摩根士丹利进行。2012年6月,杨丽娟加入瑞银后,瑞银获得了华润两单业务,包括华润和英国超市集团乐购的合作以及后来失败的华润电力和姐妹公司华润燃气去年7月的合并计划。据说,杨丽娟把所有跟华润有关的事务都看得很重。自从她加入瑞银以来,总是自己亲手打点华润的业务而不假手他人。

  或许杨丽娟是因为出色的工作能力而获得华润的“赏识”也不一定。

  去年还有这么一件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反贪腐部门就对投资银行摩根大通是否以聘请中国高官子女的方式来赢得巨额商业利益进行调查。涉及这起调查的僱员包括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的女儿,以及一个金融高层的儿子。两人已先后从摩根大通离职。

  纯粹从业务上看,原铁道部从未聘用过摩根大通,但原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于2007年改组成中铁股份公司,就是由摩根大通负责筹备在上海与香港上市。其后,据媒体报道,铁道部曾聘请摩根大通等投行为京沪高铁筹备上市,但因2011年7月温州动车组追撞事故发生而胎死腹中。

  2013年9月10日9时30分,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涉嫌受贿一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张曙光共获赃款折合人民币4755万余元。张曙光当庭认罪,对指控没有异议。

  事实上,大型金融机构普遍喜欢聘用官员子弟。一来,人家确实是名校毕业,学历和见识都很出色,另一方面,他们的亲人手握大权,多少是潜在的客户。除了前面这三位主儿,还有不少官员之后遍布高不可攀的金融机构、投行。

  他们当然不是为了“区区”百万年薪和体面的工作,而是混个资历和职业背景,然后从事另一个更赚大钱的事业。

  “周氏”保护费

  高段位的主儿,不会为人打工,更不屑于在二级市场混的,都奔一级市场了。做做投资,要么以“代持”方式让人持股,以便IPO之后进行套现。要么就是自己整个“投资公司”,然后牵头数家大企业投资炙手可热的科技公司,等它上市后,就能获得巨额收益。

  当然,还可以这么玩,进入一家大公司,从事政府关系维护,帮公司“保驾护航”,避免各个垄断部门剿杀,由此因为“业绩出色”而获得高薪和股权,股价飞涨期间,稳获上亿收入。

  在中国做生意,的确需要这样的“保护人”,在他们的“保护”下,其他“阿猫阿狗”都晓得这是谁的“地盘”,不再敢造次,之前的喊打喊杀都自觉退下,否则在中国,动了电信、金融这两个垄断行业的“奶酪”是什么下场,不言而喻。

  人家帮你保住“船票”和“宝贝”,那岂能是给钱就能了事的?还不赶紧送股权拉入股东行列,拜入门下,一荣皆荣一损皆损。

  此外,还可以给转让资产、公司的形式做“投名状”。

  周滨案中,周滨就以岳母“詹敏利”的名义和四川商人吴兵合作,组建的“中旭系”先是投资四川的水电站,“意料之中”战胜了众多资质、实力雄厚的国企,将大渡河上的龙头石水电站揽入怀中,该电站每年的发电收入为8.99亿元,甚至项目不动工,马上转手就可以获得10亿元。其后,又进军房地产行业,与港商花样年、佳兆业进行合资,土地储备据说上千亩;控股成温邛高速公司51%股权;参股成都银行。

  川中黑老大刘汉还转让一个极好的项目,让人赚了22个亿,然后他的“死对头”袁宝璟三兄弟就因雇凶杀人和杀人罪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这种高逼格的赚钱方式,才是“大哥”级。

  作者:刘宇翔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