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炎的资本败局

摘要:2009年,由于号称斥资一亿美元并购悍马品牌,名不见经传的四川民企腾中重工一时大出风头,李炎也在这次收购案中因幕后金主身份进入公众视野。而5年之后,他成为成都市政府一纸文件上的“主要问题”、“实际控制人无法联系”。

  在离开媒体视线近5年后,2014年5月5日晚间,有媒体爆料称,2009年曾因宣布收购悍马(未成功)而名噪一时的四川富豪李炎,涉嫌诈骗、非法集资、恶意逃废债务、伪造金融凭证等多项罪名,更有消息指出,当地政府以及员工都已经联系不上李炎本人,或已携数十亿巨款跑路。

  李炎,又名索郎多吉,1968年出生。

  不过他不是藏族人,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四川内江人,不折不扣的汉族。

  做为“华通系”掌门人,旗下包括华通路桥、腾中重工以及全球第二大芒硝生产商旭光资源(00067,HK)等产业。2009年,由于号称斥资一亿美元并购悍马品牌,名不见经传的四川民企腾中重工一时大出风头,李炎也在这次收购案中因金主的身份进入公众视野,而5年之后,他成为成都市政府一纸文件上的“主要问题”、“实际控制人无法联系”。

  据媒体报道,华通系通过入股将腾中重工和得阳化学做为抽取资金的水管,融得的资金并非用于自身经营,而是将资金抽走。报道显示,腾中重工融资和对外担保额度达到28亿元,得阳化学负债15亿元,民间借贷金额皆不详。其中在腾中方面涉及的银行有农行、工行、华夏、恒丰、浙商、乐商、渣打、重庆银行等。目前由公安厅等部门组成的专案组已经进驻腾中重工,相关财务和管理人员已被控制,涉案金额在100亿元人民币以上。

  重新回顾李炎发家史,坎坷历程与一般的民营企业家并无二致,只是以实业起家的李炎早已厌倦了艰辛。不管是机械重工还是化工新材料,在李炎看来,那只是产业躯壳,他更加倾慕于资本的力量。

  下海,败走自贡

  从养路段的一名技术工人辞职下海,在通过道路、桥梁施工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后,李炎通过复杂的资本运作,形成了“华通系”,主要包括旭光高新(00067)、腾中重工和得阳化学,主营业务涉及聚苯硫醚(PPS)、路桥机械、和资源行业等等。

  80年代,李炎和妻子欧晓梅,从资中调到四川省养护段荣县段工作,时任李炎领导的张段长至今回忆起来还记忆犹新:“他(李炎)是八几年来的,当时就有娃儿了,在我们段上班的时候,搞的是技术工作,每次都会干得巴巴适适的。(注:四川话,意为”干得很好“)用他自己的话说,工作要踏实,干就要干好。干好了,别人说好说坏都无所谓了。”

  在荣县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李炎停薪留职,下海经商,创办了华通路桥公司、金威茶坊、以及金威装饰公司。

  鲜有人知道的是,李炎在自贡曾遭遇到生意上的失败。这也是他最后出走自贡,向德阳、眉山、成都一带发展的原因之一。

  其中有这样一个故事。90年代中期,华通路桥公司承包了荣竹路一段公路建设。李炎亲自拍板,投资几百万,从德国进口一台摊铺机。但是由于荣竹路坡度大、弯度大、路面窄,而摊铺机又比较狭长,转弯调头都比较困难,很难发挥它的作用,再加上驾驶员对这种国外的新机器操作不熟练,短短几公里的道路施工都没怎么派上用场,工程进展非常缓慢。

  “本来李炎的报价就比较低,我就说你这样根本赚不到钱嘛,李炎说不赚钱没关系,有名气就行。”当时的一个知情者说,“我觉得他有点冒进,可能是处于创业阶段,很想做一些事情来扩大自己的名气。”从荣县发展到自贡市之后,李炎还兼并了当地一家企业,据荣县公路段的张段长介绍,李炎一次性买断了这家企业一千多个退休职工的医保,每个人大约是3.5万,一共花了三千多万。“自贡市委找他来投资,他收了个大包袱,在荣县,在自贡市,李炎应该说都没有赚到钱。”

  华通模式,娴熟的政府关系

  李炎一位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回忆道,当初李炎要做金威茶坊,主要是为了结交朋友。“他确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喜欢结交各种人物。他经常说今天用不上,不排除明天后天用得上。我记得94年左右的时候,他身边就有几个香港老板,金威装饰好像就是和香港老板联合投资的,荣县工商银行就是他们装修的。”

  种种迹象表明,发迹于四川自贡的李炎,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迅速将产业做大,与其对政府关系和产业政策的熟练运用不无关系。在走出自贡之后的兼并扩张和产业腾挪中,使得李炎能得心应手、进退自如。

  2001年左右,李炎开始将产业的重心向德阳转移。在德阳市招商引资的招引下,李炎凭借PPS(聚苯硫醚)项目成功地吸引了德阳方面的注意力。此前,这个项目由自贡一个濒于倒闭的化工厂惨淡经营,之后李炎将技术人员全部引进,并将该项目投产到德阳。腾中重工的这一举措甚合德阳市政府的心意。为此,德阳市政府无偿提供了400亩地,水电路“三通”全部由德阳承担。另有一说法认为,除了土地之外,德阳市政府还给了李炎一部分的启动资金(约2000万)。四川省发改委和省科技厅也给他一部分资金和政策的支持。

  天时地利人和,李炎似乎没有停下脚步的理由。一路下来,华通系版图先后横跨路桥(华通路桥)、木业(华通木业)、化工(芒硝、PPS)、机械(腾中重工)等领域。而几乎每一个项目的运作,都能享受到当地政府一定的优惠。

  而在这个实业王国的背后,李炎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资金的诉求。显然,腾中重工也是其着力打造的另一个资本平台。这个平台目前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扮演好“御马”的角色,以实现华通系向其它产业的延伸。

  曾有媒体报道称,在李炎的公司,年薪六万以上员工每人配一辆汽车,年薪20万以上的就有一百多个,知情者说,“他自己坐的车都是150多万一台,牌照是空军部队的。”

  发迹,资本运作

  在熟知的人看来,与踏踏实实做实业相比,李炎明显对资本更为热衷。这种热衷,或许源自于国家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的金融体制改革。与其他的民营企业家一样,李炎同样无法逃脱国家金融政策调整带来的伤筋动骨。1999年,国务院下令全国统一取缔农村合作基金会,非正规的金融受到严厉打压。彼时,李炎旗下的华通路桥顿时陷入绝境。

  “我从来没有想到会这么缺钱。”李炎曾对自贡一位相识如是感慨。最困难的时候,李炎的办公室里连开水都没有,一片霉气。在资金寒流呼啸而至的前夕,1998年,李炎开始着手推动旗下的华通木业(一家生产楠竹地板的木业公司)赴港上市。结果证明,李炎为此交了一笔昂贵的学费。不仅上市未果,华通木业的经营状况也日渐低迷,终以关门告终。李炎因此元气大伤。有人估计,彼时李的损失可能上亿。

  而后来,与地方政府逐渐娴熟的政商关系、广泛经营各种人脉,成为李炎能在产业并购中翻云覆雨的护身符。“李炎早在2000年以前,就跟香港、英国、法国的很多老板有来往,经营的项目很多,房产很多,德阳有,成都有,眉山有,双流也有。”知情人士透露,李炎后来能够业务扩张非常迅速,尤其是在资本运作方面屡屡得手,是因为有高人指点。

  2001年,李炎完成四川大学企业管理研究生课程,自2003年,李炎开始担任政协四川自贡委员,2005年出任自贡海外联谊会第三届副主席。

  在李炎一手打造的华通系版图中,可谓人才济济。2004年8月,李炎看上国企改制机遇和四川芒硝资源,借势拿下四川眉山芒硝公司,彼时,担任行政总裁的张大明曾经担任四川省体改委主任;独立董事张颂义,曾担任过摩根士丹利亚洲高级顾问、新浪董事,在加入芒硝之前曾担任摩根士丹利亚洲并购分拆组董事总经理兼任亚洲资源及纪检组的联席主管,以及美国美邦律师事务所律师,等等,李炎人脉广众可见一斑。

  经过系列海外运作,使得注册于开曼群岛、主体业务位于眉山的旭光资源最终于2009年6月成功登陆香港股市。旭光资源作为国内最大的聚苯硫醚(PPS)生产商,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达50%以上,是全球7家主要生产商之一。时任9名董事当中,囊括了来自投资、融资、并购、银行、法律、政府等各个部门都有着相当份量的超豪华成员。

  2014年3月下旬,已经更名(2011年)为旭光高新的上市公司被曝出财务造假,美国做空机构格劳克斯质疑旭光高新材料的招股说明书和财务年报涉嫌造假。格劳克斯的报告指出,旭光高新材料的销售收入可能较对外公布的少90%,应收账款、现金余额和固定资产都存在造价。另据媒体报道称,旭光高新仍拖欠扬农集团2000万元货款,而扬农集团是旭光高新的主要供货商,为其提供原材料二氯苯,是A股公司扬农化工(600486)的大股东。与此同时,瑞士嘉盛银行正在香港高等法院起诉李炎为其旗下企业担保的6000万港币贷款。

  “虔诚佛教徒”,“讲义气”

  李炎离开荣县之后,带走了不少老部下。有人说李炎之所以对荣县有感情,一是因为他曾经在这里工作过,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妻子是荣县过水人,“李炎这个人很重感情,凡是荣县去的,现在大多已经发了大财,但是他在用人上还是按照能力大小用。”现在华通系里的重要人物张志刚、张大明、李旭东等人,都是李炎从自贡带出去的左膀右臂。

  李炎对待朋友“很耿直”,“讲义气”,“说话算话”不只被一个人提起。这或许从一个细节可以看出。2005年6月,四川富斯特公司向李炎以90%的股权间接控股的川眉芒硝提供220万元人民币免息贷款,但并没有订立书面协议,2008年3月,川眉芒硝偿还了这一贷款。

  “我以前跟李炎做生意,从来没有打借条,签合同,基本上凭口头。在他经济不困难的时候,从来没有欠过帐。”李炎旧日的生意伙伴说。

  李炎信佛,他在四川荣县斥资数千万兴建了白云寺。经商之余,世界各地搜罗文物也是他的爱好之一。

  取名索朗多吉也跟他信佛有关,“索朗”是福气、幸运的意思,“多吉”,代表金刚,寓意坚韧、坚强。李炎的事业从荣县、自贡,到德阳、成都,再到香港,或许与这个法名有关。“李炎善于资本运作,喜欢结交朋友,随着朋友越交越多,公司也是越做越大。”一位曾经和李炎有过交往的人士这样总结道。不过这一次,长袖善舞的资本游戏走到了尽头,公开资料显示,华通系通过腾中和得阳化学担保所抽取的资金,缺口就高达43亿元。

  在内江荣县的父母,并没有住在李炎身边,李炎给他们配了专车,有专门的保镖、司机和厨师。熟悉李炎母亲的人说,倪居士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在白云寺住几天,有专车接送,没事的时候就跟司机打打牌,从来是只输不赢。

  (综合中国企业家、华夏时报、东方早报、经济观察网、网易汽车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