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失百亿的内斗

摘要:上海家化大股东与管理层的内斗已经让公司在二级市场上损失了150亿元市值,堪称A股历史上最昂贵的大股东与管理层内斗。或许,上海家化是一家国企的出身上就注定下了命运——养大“她”的人,对“她”说了不算,而“生父”又不敢把“她”真正给“养父”。引进外人,最终结局都好不到哪去。

葛文耀
葛文耀

  如果当年葛文耀有钱把上海家化买下来,那就没现在的事了。可惜,一来他没钱;二来,他不愿;三来,政府也不敢。

  当年这一二三,让现在各方都尴尬不已。自去年上海家化大股东平安信托与管理层内斗导致原董事长葛文耀辞职后,近日,葛文耀的得力助手、公司原总经理王茁又逼迫出走。在放弃了即将到期的344万元期权后,王茁以一封公开信再次将他与大股东的矛盾公之于众。

  这场持续一年多的内斗,已经让公司在二级市场上损失了150亿元市值,堪称A股历史上最昂贵的大股东与管理层内斗。

  其实,一开始,无论是平安信托还是葛文耀,都没想到会有今天。当年的上海家化改制,是上海市国资委成立后第一次采用市场化方式大规模出售优质资产,国有资本退出,引进外来资本。但所有人都会问“葛文耀为什么不MBO得了?”

  因为葛文耀掌舵上海家化20余年,从1985年接手时400万总资产的小厂,到2012年实现45亿营业收入的日化领域第一民族品牌,上海家化变成了手握9.4亿现金且无负债的“现金牛”,所有人都认为葛文耀功不可没,也都知道葛文耀把公司当一手带大的“孩子”。只是,这个“孩子”不属于他,他最多算是“养父”。

  当时的上海家化是国资背景。在改制期间,葛文耀接受《上海国资》采访时对MBO付诸一笑:“MBO不可能,5年后,家化的价格肯定更高,管理层更买不起。”以当时上海家化几十亿的市值,就算葛文耀和管理团队如何筹钱,也没法MBO(管理层收购)。其次,葛文耀是老派上海职业经理人的做派,更不会刻意把公司做低市值然后趁机低价MBO,这不仅不体面,更是他作为“家长”所不愿意的。同时,国企改革历来是极其敏感的,没有哪个官员敢轻易让管理层MBO。

  所以,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引入新的投资者接盘。能花几十亿接盘的不多,葛文耀和上海市国资委,千挑万挑选了中国平安。当时平安承诺给上海家化和葛文耀的承诺很诱人——70亿注资、大力发展时尚产业集团、为家化集团提供360度保险支持、银行信贷、债券融资等全方位金融支持,并针对家化集团日化产业链延伸、化妆品专卖店、直销品牌、SPA汉方店、精品酒店、旅游项目开发、高端表业等时尚产业拓展支持,等等。

  如今都成了一纸空文。不但如此,平安信托方面已经以3000多万的价格出售了家化集团位于上海机场附近的一块地,并且还希望出售三亚的酒店、办公楼等物业。还有消息称,平安信托曾经计划将家化集团旗下资产包装为信托产品出售,此举遭到了管理层的激烈反抗。

  葛文耀希望引入的是一家“放权给管理层”的财务投资者,却没想到引入的是强势股东,给自己种下了麻烦。

  但在平安看来,葛文耀是一手培育壮大了家化,对企业感情很深,希望把公司拓展成时尚集团。可平安信托作为投资方有自己的“苦衷”,自从采用保险资金收购上海家化的方案被监管方否掉后,平安采用投资上海家化的资金成本就不低,给平安造成了极大的成本压力,就有了收缩战线的想法,希望变现家化集团的一些资产。

  另一方面,平安的投前、投后是两个不同的部门。前平安信托直接投资部副总经理、平安信托操盘上海家化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陈刚就在平安与上海家化管理层内斗爆发不久离职,据传,陈刚很认同葛文耀的理念,并给上海家化不少承诺,葛文耀当时在听过方案之后兴奋得睡不着觉。所以,陈刚对于平安信托没有做到当初的承诺等各种做法多有不满,才导致最终出走。

  平安与上海家化矛盾爆发,葛文耀随后也出走上海家化,两个人就干脆搞了一个基金,主要投资高端表业、化妆品、珠宝及服饰等中国时尚产业及相关行业,志在激活老品牌。在新的平台上捣腾梦想。

  而这一切,或许在上海家化是一家国企的出身上就注定下了命运——养大“她”的人,对“她”说了不算,而“生父”又不敢把“她”真正给“养父”。引进外人,最终结局都好不到哪去。

  这是几十年来国企改制反复上演的闹剧和悲剧。

  中国平安收购上海家化集团合计花了51亿,家化集团持股上市公司1.8亿股,2年多赚了不到10%,估计时间拖得越久,这笔买卖如果不出售,还是个亏本买卖。除非3年手转手卖给外资。

  吊诡的是,平安集团的马明哲也是集团的“灵魂人物”,也没多少股份,也在股权转让中引发了巨大的麻烦。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