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的困境

摘要:如今,面对支持率的下滑,如何为明年初开始的全国地方性选举拉来选票,成为志在实现长期执政的安倍晋三不得不考虑的难题。推迟上调消费税,可能正是其迎合部分民众的不得已手段。

  安倍晋三迎来了他第二次就任日本首相之后的多事之秋。

  18日,安倍晋三宣布将于21日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大选,如果选举失利他就选择下台。同时,其还表示将推迟上调在国内饱受争议的消费税。按计划,消费税率本应该在明年10月再次上调。

  据日本经济新闻和东京电视台上个月的一项调查显示,目前安倍内阁的支持率降至48%,相比9月底的调查下降了5个百分点,跌至其第二次担任首相以来的最低水平。安倍政权在9月刚刚进行了内阁改组,但2个半月过去,形势似乎并未出现明显好转。

  有着“安倍经济学第四支箭”之称的消费税,在今年4月曾有过一次上调。但最新的经济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日本经济萎缩1.6%,继二季度大幅收缩7.3%以来连续两季度出现负增长。有分析指出,日本经济在金融危机以来,第四次陷入衰退。而消费税上调对个人消费的抑制作用明显,如果按期继续提高消费税,将进一步加大个人消费的下行压力,可能导致日本景气复苏夭折。

  消费税对民众消费增长的抑制已经不是第一次显现。日本上一次增加消费税的1997年,当年增税造成的冲击波甚至导致时任首相下台。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也指出,上世纪80年代日本资产泡沫破裂后的那次增税延长了日本经济的低迷期,这也是日本领导人为何时隔这么久才再次考虑增加消费税一事。

  如今,面对支持率的下滑,如何为明年初开始的全国地方性选举拉来选票,成为志在实现长期执政的安倍晋三不得不考虑的难题。推迟上调消费税,可能正是其迎合部分民众的不得已手段。

  但是此次消费税推迟18个月上调,长期来看带给安倍政权的负面风险更难以忽视——或者首相本人已经有所察觉,但能做的其实有限。

  安倍晋三之所以当初同意在其经济计划中加入上调消费税的内容,目标之一是抑制庞大的政府债务。目前日本政府的公共债务总额占其GDP的比例为240%,这在工业化国家中情况最为严重。

  分析人士认为,推迟上调消费税,这有可能让金融市场感到非常不安,会令人担心日本到底能不能兑现对控制日益膨胀的政府债务的承诺。在庞大的债务之中,占到相当比例的正是社保资金的支出。随着日本人口迅速老龄化,这使得平衡预算变得难上加难,所以控制债务是日本政府亟待解决的任务。

  因此,日本财政部和多位商界领袖此前均公开表示应该如期将消费税从8%上调至10%,以避免日本财政状况出现进一步的恶化。IMF 10月发布的报告同样声称,鉴于日本公共债务高企,进行第二轮增税对建立财政纪律的良好纪律至关重要。

  但安倍晋三周二的一番表态,显然已经使得这一愿望落空。

  现今而言,当初推出消费税计划,安倍政权想要同时实现经济增长和财政状况的改善,这本身就充满了矛盾,从而也使得安倍晋三进入一个两难的尴尬境地。

  当然,安倍晋三已经明确表示,内阁绝没有在财政改革面前投降的意愿,因此不会第二次延迟上调消费税。能够支撑这一举措的,可能就是日本央行的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以此来缓冲上调消费税的不利影响。而这一点,在日本央行今日下午举行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已经得到了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