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卫平和他的江湖约定

摘要:孙宏斌与宋卫平,他们之间的互相称谓充满了江湖味道。绿城与融创之间的协议,也更像是一纸君子协定,一种典型的江湖处理方式。兄弟大碗喝酒吃肉之时把酒言欢;反目之后,也可能就会上演一场明火执仗的公开决裂。

绿城创始人宋卫平
绿城创始人宋卫平

  180天以前的宋卫平和孙宏斌,仍然似同手足。然而半年之后,兄弟阋墙,各执一端。

  今年5月,孙宏斌的融创中国以63亿港元的价格购得绿城24%的股权,成为绿城中国的并列第一大股东。7月,融创高管团队正式进驻,创始人宋卫平逐渐引退。10月底,这宗原本正常的股权并购案却剧情大逆转,宋卫平重归绿城呼声渐重。11月的几个寒夜,宋卫平和孙宏斌开始紧急谈判,至今仍无确切结果。

  绿城,这个在地产界如雷贯耳的名字,正在经历雄风远去的失落。而为之耗费20年心血的宋卫平,就在不远处徘徊。

  套用一个流行词语,56岁的宋卫平在中国的房地产圈子里是一个有情怀的人,从头到脚都带点理想主义的影子。多数人正是如此评价。他执掌下的绿城,对项目品质有一种近乎偏执的挑剔。当然也因为这点,宋卫平和他的绿城从当初的籍籍无名,一度成为可比肩业内翘楚的另一山头。

  但理想主义需要付出代价。这种不计成本追求品质的做法,使得绿城项目的售价往往高于竞争对手,但财报上的利润数字却不免尴尬。在房地产狂飙突进的时代,宋卫平和绿城的这种特质可以运作无虞,但每当业界严厉的调控降临,就为后来绿城资金链中的问题埋下了隐患。

  宋卫平是个商人,商人重利,宋卫平也重利,但他似乎也同样重文。这里面包含了他的理想,一个文人气质裹身的商人的经商理念,这个理念曾经支撑他所向披靡,但当寒风乍起,同样的理念也几乎让绿城面临覆灭之灾。

  我不太同意“宋卫平不会做生意”的评判。这只是弱者的一种酸腐腔调。毕竟宋卫平的绿城起于草莽,日后站到了一个令业界刮目相看的高度。评论的弦外之音其实意在表明,宋卫平面对变迁的时势,他缺乏一个善于变通者应有的姿态。在这个名声并不是上佳的圈子里,理想主义的招牌稀稀落落。宋卫平因此就显得有点特立独行。

  在过去的20年中,宋卫平的绿城随着楼市政策的调整,起起伏伏。2008年初房地产市场调整,绿城高负债的资金链骤紧,不得不卖地求生;2008年底金融危机后信贷大松绑,又将绿城从生死边缘拉回;2009年楼市的一波高潮之下,绿城再次大幅扩张,在土地市场一掷千金;但2011年随着限购、限贷政策出台,声势浩大的调控终于让绿城进入最艰难的时刻。

  在这样的大起大落中,他饱尝商海凶险的滋味。而对这些政策,宋卫平亦颇有微词。他曾说自从2010年的调控以来,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就一直不正常,市场不像市场、行业不像行业、企业不像企业。前任住建部长下台,理应放鞭炮来庆贺。

  一个商人这样措辞严厉的抨击,可能真的是把宋卫平逼到了一个死角。

  外界把绿城的受困原因之一,归于宋卫平的“好赌”性格。宋卫平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赌博是一件高智商的事情,我挡不住这样的诱惑。于是,他在赌场豪掷千金的传言便不绝于耳。赌场之外,绿城也一意频频负债融资,大举拿地。但显然,至少就现今而言,宋卫平在这场赌博之中并未获得想要的胜利。

  随着绿城业绩的持续下滑,原来略显孤傲的宋卫平开始急了。他不得不频繁地往来于全国各地,和自己曾经“最反感”的资本打起交道,以争取绿城摆脱当下的困境。2014年,有意淡出的宋卫平开始为绿城物色接盘人选。5月,孙宏斌的融创便出现在了本文开头的一幕之中。

  一切本应该按部就班地进行,宋卫平在明年3月会正式退出绿城。但不同于他的温和、严厉、执拗为人所共知一样,没有人想到在180天之后,他会矢口否决掉自己与融创之间的股权并购协议。宋卫平有自己的理由,但无疑这样的出尔反尔,已经伤及他的声誉。

  孙宏斌与宋卫平,他们之间的互相称谓充满了江湖味道。绿城与融创之间的协议,也更像是一纸君子协定,一种典型的江湖处理方式。兄弟大碗喝酒吃肉之时把酒言欢;反目之后,也可能就会上演一场明火执仗的公开决裂。

  过去的三个月,宋卫平悠闲了不少。位于杭州郊区的九溪玫瑰园门前,车马似乎已不复往日之盛。但平静之下,执拗的那个宋卫平可能马上就要再度归来了。

  作者:郭儒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