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亿 求合伙炒股”

摘要:3000点破了!股市创44个月来新高。众多分析师唱多了半年的“大牛市”行情真的来了?各个微信群、QQ群开始流传各种求合作的信息,诸如“某深圳老板,有实业背景,资金量1亿以上。寻投资理念、风格匹配的投资合作伙伴”的消息。短短数天的“疯牛”行情,让所有人的躁动起来了。进场还是观望,都倍感纠结。

股疯
股疯

  “我有一个亿,求合伙炒股”

  11月16日,在一场联谊会上,某知名券商分析师对近百位听众大喊:“赶紧把你们的房子卖了,投入股市。房市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大牛市来了”

  此前的11月14日,周五交易日,上证指数收于2478.82点,一周内上涨了2.51%。

  当时在场的很多听众对此不以为然。因为无论从哪个指标来看,都很难让人完全信服“大牛市”来了。

  然而,短短几天后,股市大盘加速狂奔,周涨幅高达7.88%、9.50%,日成交额突破万亿,极速飘红的大盘,让很多还没进场的人后悔不跌,从一开始的怀疑,到谈论“大牛市下要买哪只股票”。很多人要么重启自己的“僵尸账户”,要么急忙跑去开新户,证券公司营业网点出现了多时不见的热闹景象。

  甚至不乏有做实业的企业家。各个微信群、QQ群开始流传各种求合作的信息,诸如“某深圳老板,有实业背景,资金量1亿以上。寻投资理念、风格匹配的投资合作伙伴,一定要有操盘经验,在牛市中大展宏图。”

  这并非段子。无独有偶的是,据南都报道,一个机械行业的企业主几乎放弃实业,从9月起陆续将货款和变卖房产的资金投入股市,资金已经达到了1.5亿元。

  有钱人筹钱进场,而“一朝被蛇咬”的人还在观望,又惊又喜,进和不进都纠结。有人在朋友圈说,“2008年被老婆勒令强行平仓,今后不准再炒股。现在行情这么好,该怎么劝说她呢?”

  投资的躁动是如此强烈,以至于监管层也不得不出来表态。12月5日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邓舸说:希望广大投资者特别是新入市的中小投资者理性投资,尊重市场、敬畏市场,牢记股市有风险,量力而行,不要被市场上卖房炒股、借钱炒股言论所误导,不要盲目跟风炒作。

  卖房进场或许倒不至于。因为纵使指数行情这么好,涨的也是大盘股,大部分股票还是不温不火,早年的一些投资者还是解套无望。上周五收盘时,就有2/3以上的股票是下跌的,而在本周一,上证中,1/3的股票是下跌的。

  但随着今天沪指午后涨逾2%再创44月新高,现报3000.39点。

  所有人的肾上腺素都被激发了。

  “踏空行情的逃兵”

  最激动的莫过于券商们。

  漫漫熊市,曾一度让很多券商从业者多少有些心怀意冷。特别是中国经济进入结构调整期后,原本受益于上一轮经济刺激的行业,纷纷从“香饽饽”变成了鸡肋。以至于钢铁、有色、煤炭、水泥等等诸多“传统行业”被基金经理们称之为“僵尸行业”。券商研究员的收入,与推荐股票给基金所产生的效益直接挂钩,熊市之下,这份生意愈发难做了。

  有些负责“传统行业”的券商研究员转岗了,奔着医疗、TMT等新兴行业而去,“新兴产业个股数量多,领域新,三天两头冒出一个没听说过的概念,需要经常出差勾兑,多点人手也无妨”,有研究员直言不讳地表示“这些新产业大家都不懂,跳大神更容易些,估值翻个翻也别嫌少,宁可高估也别踏空”。有些则另谋出路了,投奔“广阔天地”去。

  就在中国股市波澜不惊的时候,中国的互联网创业异常火热,互联网金融、移动互联网、O2O等概念层出不穷,新兴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一旦在纳斯达克、纽约、香港、创业板上市了,立马市值以十亿、百亿美元甚至千亿美元计,阿里巴巴的上市更是将这场资本盛宴推向高潮。

  人人都在谈论创业,只要是号称做“移动互联网”的,就算仅仅只有一个“概念”,估值就有千万,各路投资者纷纷表示投资意向。中关村的各个“创业咖啡馆”,无数创业者在找投资人,无数投资人在试图发现下一个李彦宏、下一个马云。简陋的咖啡馆已经俨然资本圣地。

  不少研究新兴产业的研究员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情澎湃,时刻准备投身从这场创业大潮分杯羹。有的研究员从金牌券商跳槽到创投基金,也有的准备投身知名的创投机构,还有跳槽到创业公司的,甚至不乏干脆出来创业的。

  有的研究员曾直言:“互联网将革新一切,再在传统券商里混是没有前途的。”

  一波券商研究员“大逃亡”才刚有小小苗头,谁也没料到,“牛市”就将这个小苗头给掐灭了。

  在本轮行情中,券商股一马当先,成为当之无愧的最牛板块。上周,除西南证券外的18家上市券商均发布了其11月财务简报。据统计,18家上市券商母公司及子公司11月共实现净利润46亿元,同比大增329%。

  最赚钱的中信证券,11月份的净利高达8.86亿元,而去年11月份仅0.78亿。第二名的海通证券获利也高达7.33亿,去年同期则只有0.86亿。真是赚钱赚到手软。

  这还产生了“正向激励”——行情好,券商赚的多,市场就越看好券商股,交易越活跃,券商就赚得更多。

  以至于申万分析师何宗炎分析称,在大牛市下,券商行业收入保守预测将达4400亿元,而由于行业税费总成本相对比较刚性,大部分均转化为净利润,预计行业净利润将达3000亿元。按照15-20倍的市盈率推算,券商对应市值为2.5—3.5万亿元,而当前上市券商总市值为1.27万亿元,还有约200%的上涨空间。

  距离过年没几天了,“翻身了”的券商从业者们都在祈求好行情继续,今年的年终奖就大大地有了。前两年,因为IPO暂停,券商投行部门苦不堪言;固定收益也在2013年大幅缩减投资额度。最“艰难”的时候,各大券商纷纷裁员、削减奖金。2013年初,某金牌券商甚至准备裁掉投行部门的10%。

  阴霾了几年的券商从业者们终于在金融圈里扬眉吐气了一回——想漫漫熊市期间,信托、资管、同业的朋友们大赚特赚,年奖金高达上千万,现在风水轮流转,《43号文》后,信托业被勒住了脖子,行情大跌,都快“揭不开锅”了,以前被信托、资管、同业的“高富帅”们认为是“穷屌丝”的券商从业者终于“咸鱼翻身”了一把。

  事实上,就是券商内部,在熊市期间也是“同人不同命”。研究、投行部门半死不活,但融资融券业务却异常火热。就在去年,某券商的融资融券部门“刚毕业、工作仅仅4个月的小姑娘,拿到的年终奖就超过20万元,部门老总的奖金超过300万元,直逼公司副总裁。”

  2013年,融资融券利息收入排在券商的第二位。年前业内曾预计,2014年这一收入能达到300亿元。本轮行情中,融资融券被视为是重要推动力,两市融资融券余额不断攀升,11月27日A股融资买入余额突破8000亿。目前券商的“两融”规模做得都非常大,券商也都在想办法继续扩大融资规模。

  就在市场躁动之时,那些放弃了奖金,曾“一无反顾”逃离券商的人们,自嘲说“踏空行情了”。

  “党给我智慧给我胆,5000点不是梦”

  汹涌澎湃的行情还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几天前,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还为没入围“新财富”评比而懊恼。短短几天,他就从被人“嗤笑”的“吹鼓手”,变成了传说中的“预言大神”。

  2014年9月3日,在A股反弹新高之际,他发出的《论对熊市的最后一战》宏观经济研究报告,迅速成为资本市场的重要谈资。

  此前,他的《偷欢之后,各回各家》一文就“广为流传”。任泽平喜欢将古诗、小说素材写进研报,读过的人都大呼“醉了”。但他的立场相当鲜明——坚定“唱多”。并且直言“处在大时代转折点上,我们作何选择?我辞去公职来到金融街。”

  11月20日,任泽平接受采访,他开门见山说了三个理由:一、“2014年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市场观察并确认了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在打虎反腐、锐意改革等方面的勇气和决心,恢复了对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提升了风险偏好。”;第二,自2季度开始的房地产长周期拐点到来,标志着中国经济步入增速换挡期的下半场,房地产长拐点到来,无效融资需求导致无风险利率趋势性下沉、居民大类资产配置从商品房和理财市场转战股市,这也是牛市的重要基础。第三,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宽松,无风险利率进一步下降,降低融资成本,也是牛市最重要的因素。

  “这是一个 转型宏观的王者时代。股市走牛核心看企业利润,而企业利润取决于破旧立新无风险利率下沉。”任泽平认为,中国经济长期底部看到5%,经济增速到5%,无风险利率降一半,股市走牛可上5000点。

  他写道:“股市走牛了,增速换挡成功了,居民生活改善了,政府威信提高了。”

  而几乎所有的唱多分析师(详见《今日主角第347期:牛市预言家》)都坚定地认为——政府的改革、“国家队进场”是开启本轮行情的最大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