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将拿IPO怎么办?

摘要:今年IPO开闸以来,每逢证监会核发IPO批文,上证会调整几天,大部分都是第二天下跌,随后还是上涨态势,每月上一个新台阶。作为监管层,一方面怕市场跌,另一方面又要推动注册制改革,还要解决中小微企业直接融资难的问题,情况很复杂。那么,证监会是在注册制改革前让近600家排队企业按现行规定全部IPO,还是等这100家企业都完成IPO后,重新关上IPO闸门,让剩下的排队企业,在注册制推出后,按新注册制的规定完成IPO?证监会在打什么样的算盘呢?

肖钢
肖钢

  12月10日,中国股市继续大幅震荡,振幅近5%,盘中一度跌至2810.58点,随后大幅反弹,以2940.01点报收。

  对于很多股民而言,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天。

  下午17:35,证监会发布了一则通知:今日核准12家公司IPO新股批文,沪市6家,深市6家。沪市的6家是春秋航空、北京高能时代、苏州园区设计、福建南威软件、浙江新澳纺织、宁波高发。深交所中小板3家是国信证券、中矿资源勘探、葵花药业。创业板3家是广东正业、浙江迦南、浙江金盾。

  这是今年第七批新股发行。那么,之后数天的股市,又将走出什么样的行情呢?

  从IPO开闸后来看,6月9日证监会核发IPO批文,上证连涨到6月16日,随着下跌;7月14日核发IPO批文,上证行情走弱到21日;8月19日核发IPO批文,第二天上证下跌0.24%,行情一直走弱到28日;9月15日核发IPO批文,第二天上证指数下跌1.82%,随后反弹;10月15日核发IPO批文,一直都27号,上证都在缓慢回落;11月13日核发IPO批文,第二天的14日,上证下跌0.27%,微跌没几天,到11月20日开始快速上涨。

  也就是说今年IPO开闸以来,每逢证监会核发IPO批文,会调整上几天,大部分都是第二天下跌,随后还是上涨态势,每月上一个新台阶。

  虽然在去年10月份,国信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数个高管因“个人原因”接受公安机关调查。但国信证券此番被核准上市,或许会被解读为利好券商板块,而这段时间的行情里,券商板块上涨颇多。

  “按农历办事”

  在今年5月19日,证监会曾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学习贯彻“新国九条”的相关工作,并提出了“11条”具体措施。据说,11条措施均为证监会主席肖钢主导,可称“肖钢11条”。肖钢在当天会上表示,从6月到今年年底,计划发行上市新股100家左右,并按月大体均衡发行上市。

  截至目前共有78家获IPO批文,离百家相差22家。

  那么问题来了,元旦不是很快就来了吗?这22家还上不上了?

  有券商人士介绍——证监会所说的“年底”,指的是春节前,“第一次听说政府部门按农历办事”。也是醉了。

  IPO开闸曾被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是利好消息。5月19日,股市盘中跌破2000点大关,当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就火速释放这个“重大利好”。随后股市开始止稳回升,并在5月21日上涨了0.84%,以后,就是开启了大家所见到的的大行情。

  目前已过会IPO等待批文的企业,大部分都是盘子较小的中小板和创业板股票,对市场实质影响有限。除了拿到批文的,还尚有565家在排队的企业。

  明年IPO或将提速

  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的要求:“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多渠道推动股权融资,发展并规范债券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如果注册制得以推行,那么发行门槛会降低,此前包含在IPO中的溢价或者隐形担保的因素便可以忽略,新股不会再成为稀缺产品,投资者在面对众多新股选择的时候,也会更加理性,对于市场而言是长期利好。

  证监会要完成《决定》的注册制改革任务,就要完成两个必要前提:一个是证券法的修订,另外还有退市制度的实施。肖钢主席也表示,注册制的实施还需要一个过程,并且要以证券法修改为前提。在肖钢看来,注册制改革简直是一次“二次股改”——“注册制不是登记生效制,不是不要审了,更不是垃圾股可以随便发,而是审核方式要改革。实行注册制需要一系列的配套改革和条件,比如法律的修改、要增强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的责任和能力、司法制度的改革特别是民事赔偿制度改革、加强中小投资者保护等。”

  今年4月,肖钢在出席今年的博鳌论坛时,曾向媒体表示,“预计注册制草案在2014年底前能够完成”。而肖钢说到做到了。在12月3日,在全国政协“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主题座谈会”上,证监会副主席姚刚透露,证监会已经按照中央要求,于11月底将发行注册制改革方案上报国务院,将在讨论完善后发布。他说,证监会还在讨论取消股票发行的持续盈利条件,降低小微企业、创新型企业的上市门槛,进一步推进创业板改革。

  按照证监会此前的规划,拟在2017年放开股票发行节奏,2020年放开股票发行价格,从而真正实现注册制目标。

  现在看来,时间表或许得提前,所以有分析称注册制改革预计最快在2015年得到实质性推动。

  那么,除去今年完成IPO的100家企业,还在排队中的近600家企业怎么办?是让这近600家排队企业按现行规定全部IPO,还是在以后某个时间点重新关上IPO闸门,让剩下的排队企业,在注册制推出后,按新注册制的规定完成IPO?

  有分析人士指出的,证监会很可能在“牛市”期间,加紧IPO节奏,解决“IPO堰塞湖”问题,赶在注册制开始实施前,核准完这近600家。

  那么,时间够吗?

  按证监会在11月的表态:“为稳定市场预期,证监会合理安排新股发行工作,未来几个月仍将按照前几个月的进度发行,年底新股不集中发行。”

  也就是说在春节前还会是会每月11家左右的节奏。发完,大家欢天喜地回家过大年,至于注册制、新股发行方案等等事情,等过完年再说吧。

  以这个节奏,要想消化掉近600家企业,是极不现实的。

  事实上,此前IPO节奏比现在快多了。据数据统计,2010年和2011年这两年发行高峰中,月发行数量分别达29、23家。2012年月均也可达15家的水平。

  所以,明年IPO的节奏很可能将提速。

  “监管层很怕市场跌”

  “监管层很怕市场跌。”这是目前学者和机构对A股市场的共识。据了解,2014年上半年面对A股疲弱的态势,监管层似乎对新股发行的审核更趋谨慎。人为控制发行节奏、发行价格的旧路下,注册制似更遥远。

  自IPO开闸以来,雷打不动的每月12家上下浮动。从7月末起,股市行情迅速看涨,从2000点左右上涨到3000点。

  然而,近期如过山车般的行情,不但股民惊心动魄,证监会也是忧心忡忡。上周A股市场突破万亿成交量,证监会急忙出来表态:希望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敬畏市场,牢记股市有风险,不要被市场上卖房炒股、借钱炒股言论所误导。

  因为压在证监会身上的担子不仅有“注册制改革”,还有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就在注册制初稿推出限期将近之时,11月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抓紧出台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方案,取消股票发行的持续盈利条件,降低小微和创新型企业上市门槛。”

  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题中之意。“一方面要求敢于快速放行股票发行,另一方面又要求市场不能跌。这两个问题叠加,解决方案设计变得复杂化。”有投行人士如此分析。

  在解决这个复杂的难题,证监会就需要一个稳定的市场环境。证监会希望股市是“慢牛”,细水长流,而是一飞冲天,短时间内就耗尽能量,然后又是漫漫熊市,这会打乱中国股市的改革节奏。

  有着种种“利好”的预期,这波行情或许还会向上,虽然伴随着不小的震荡,而由此打下的良好市场趋势,有利于消化掉这近600家企业IPO,也有利于证监会推动的改革措施。

  或许,这才是证监会想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