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工作4天?俄罗斯人太容易被当猴耍

  表面上看,在职员工减少工作时间,工资还不变,而失业者还得到了工作岗位,这岂不是很完美的方案? 但是何不问一问:如果真的这么美好,议员们为什么不干脆规定把工作时间缩短到3天、2天、1天?

  作者:邓新华

  前苏联有个政治笑话。问:“计划经济是科学还是艺术?”答:“是艺术。如果是科学,他们会先拿狗做实验。”

  不管俄罗斯人在对外扩张上具有多大的野心和杀伤力,看起来有多难招惹,但有一点无法否认:俄罗斯人是一个很容易被忽悠的民族。毕竟,俄罗斯是是世界上第一个做全面计划经济实验的国家。中国虽然也因为计划经济遭受了巨大的灾难,但毕竟,时间上被俄罗斯人抢先了。

  据媒体报道,国际劳工组织向俄罗斯建议实行4天工作制,俄罗斯杜马劳动委员会主席称将审查这个建议,并称很有必要讨论在维持工资不变的情况下引入4天工作制的可能性。如果建议落实,这大概是计划经济全面奔溃后,俄罗斯人为世界贡献的另一个忽悠典范。幸运的是,俄副总理认为每周4天工作日的建议无法在俄落实。

   “(俄罗斯的)议员们认为,缩减工作日可以促进增加劳动岗位,增强员工健康,对周围环境发展产生积极影响。”

  俄罗斯议员还真是善于算账。先砍掉在职人员五分之一的工作时间,然后增加失业人员的工作岗位。实际上,砍掉在职人员五分之一的工作时间,即相当于让五分之一在职的人失业,只不过这失业是均摊到所有人头上的,看起来好像谁都没有失业。这不是增加工作岗位,而是让在职者腾五分之一工作岗位出来给失业者。

  问题是,这腾出来的五分之一工作岗位,失业者是否就能胜任呢?也许,有部分岗位可以胜任,但大部分岗位将发生混乱。因为就现有工作岗位来说,失业者之所以失业,很多人本来就是效率上竞争不过在职者。

  减少工作时间能否增加工作岗位?这牵涉到对工作的理解。大部分人直觉上同意,减少工作时间可以增加工作岗位,但这个直觉其实是错误的。

  什么是工作?工作就是甲为乙提供产品,乙为甲提供产品。也就是说,甲的工作依赖于乙的工作,乙的工作也依赖于甲的工作。如果甲失去工作能力,就对乙的产品失去购买力,那么,乙为甲服务的那部分工作就没有了。两个人之间是这样,一国、全世界也是这样。

  俄罗斯在职员工如果都减少五分之一的工作时间,那实际上是减少了俄罗斯的工作岗位,因为每个人都少了一天的产出来购买别人的产品。

  日常生活中,人们看到某个工作岗位很多人抢,就以为工作岗位是越抢越少,但实际上,工作岗位是互相提供出来的,是越提供越多。俄罗斯议员是说反了。人们不会涌到地广人稀的沙漠里找工作,因为人们知道,那里没有那么多人拿产品来交换自己的产品。

  至于解决失业者的问题,本来应该是让市场更活跃,让更多的人提高效率,才能为失业者提供更多岗位,俄罗斯议员却想通过压低在职员工的效率来分享工作岗位,这只会进一步降低效率。

  一句话,只有让人们有更强的购买力,才能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除此以外的办法都是把人当猴耍。

  俄罗斯人的忽悠并不停留于此。俄劳动委员会主席安德烈?伊萨耶夫说,工作时间的减少应该在保留工资不变的前提下进行。

  很显然,通过减少五分之一的工作时间这种压低效率的方式来“增加”工作岗位,即便维持名义工资不变,但工资可以购买到的产品也必然下降。也就是说,即便名义上工资不降,人们的实际工资也是必然下降的。所谓的“工资不变”,是再明显不过的忽悠。

  表面上看,在职员工减少工作时间,工资还不变,而失业者还得到了工作岗位,这岂不是很完美的方案?

  但是何不问一问:如果真的这么美好,议员们为什么不干脆规定把工作时间缩短到3天、2天、1天?

  中国古代有个寓言,说养猴人给猴子早上3个栗子晚上4个栗子,猴子们意见很大要造反,养猴人说那就改成早上4个栗子晚上3个栗子,猴子们欢呼。这个寓言里,栗子总数好歹没变。而在俄罗斯的现实里,议员们比养猴人做得更绝。

  我不是反对工作的人们休息。只工作不休息也会降低效率。但休息时间应该让市场来决定。有的人欲望更多,需要多工作,有的人则不需要工作很长时间,他们愿意花更多时间休息、旅游,这些,让企业和员工自己协商就好了。政府强制规定工作时间完全是多此一举。当然,就算政府规定了工作时间,企业肯定要安排员工加班的,但这又要受到各种约束,增加了无谓的交易费用。用“工资不变、就业增加”来忽悠人则更是无耻。

  俄罗斯议员敢于在俄罗斯提出这样的议案,那只能说明,在他们眼里,俄罗斯人太好忽悠了。假如俄罗斯人最终真的推行了这一方案,那也不算奇怪。毕竟,俄罗斯是地球上第一个推行美丽的计划经济的地方。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