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崩溃更有利于国人

  楼市降温是制造业振兴的需要,也是经济转型的需要。房产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即便暴跌对普通民众影响有限,大而不能倒才对普通民众最大的伤害。

  作者:安以书

  楼市拐点论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也得到种种信息的确认。继杭州北海德信楼盘率先降价以来,楼市掀起了一轮全国降价潮;房地产企业兴润置业资金链断裂,曾跻身全国百强房地产企业的光耀地产也陷入危机。银行开始有意避开房地产行业,收紧房地产开发贷款,上浮个人房贷利率,某些地方甚至暂停了个人按揭贷款,以至于央行都出来力挺“个贷”。

  上周“127号”文出台,规范银行同业业务,剑指同业变相贷款,通过影子银行渠道向房地产行业提供流动性,再次遭到打压。这让本来就已近资金紧张的房地产市场雪上加霜。

  房地产市场风声鹤唳之时,总有些专家出来驳斥“崩溃论”,他们的观点是:楼市如果崩溃,中国经济将硬着陆,失业率暴增,对普通老百姓的伤害更大。

  事实真是如此吗?笔者是断断不敢苟同,列出观点如下。

  楼市降温是制造业振兴的需要。

  近些年沿海城市“招工难”的现象频繁见报,折射出中国人工成本上升的事实,这让曾经辉煌的“中国制造”优势不再。很多东南亚国家以其成本优势,渐渐吸纳了发达国家本该在中国投资的制造业。我们难道只是劳动力成本失去优势了吗?

  笔者觉得大家还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中国的土地太贵了。曾经便宜土地和廉价的劳动力是我们吸引制造业的优势,近些年,地价与房价相互作用中,不断攀升。高额的土地价格,让制造业望而却步。

  中国的富余劳动力还是得依靠制造业和服务业吸纳,高企的地价,让企业初期投资成本增加,直接降低了投资净现值,拉长了投资回收期,打击了企业家的投资热情。昂贵的租金,也浇灭了创业者的心中的创富之火。

  只有房地产泡沫破灭,中国制造业才能真正得到振兴。我们希望走德国那样的制造业强国之路,而不是效仿美国,发展泡沫经济,最后社会财富都埋葬在钢筋水泥里。

  房产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即便暴跌对普通民众影响有限。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极其诡异,就是房产都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开发商经常嚷嚷的刚需的确存在,中国的城市化率确实还有空间。但是,目前存量房与在建房已经相当多了,笔者曾走访过很多城市,放眼望去,无不是在建的楼盘。房产总量甚至可能已经饱和了,买房的人大量存在,同时,空置的房产也大量存在。

  如何解释这样的现象,笔者觉得可以用最近比较热的一个词来解释,就是“窖藏”现象。中国投资渠道本来就狭窄,股市跌跌不休,做实业干不过搞垄断的。相比之下,投资房产回报就大多了。记得几年前,流传着一个很经典的段子:媳妇炒房收入远比丈夫干实业来的钱多,来的快。市场上,炒房的大有人在,而且,笔者估计炒房的人远远超过了买房的。

  再加上藏在房产里的腐败资金,笔者有理由相信,中国的房产持有者最多的是投机者和贪官腐败分子。即便房价崩盘,对普通民众的影响也不会太大。相反,普通民众可以在房价崩盘之后“轻装上阵”,实现自己的中国梦。

  经济转型的需要,中国经济更需要轻装上阵。

  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主要靠投资拉动。但投资拉动经济诸多弊端,越发膨胀的地方债务,已经将全部希望寄予房地产行业,地方政府沉溺于土地财政不能自拔,而土地财政需要高房价来维持,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投资拉动经济的边际效率在降低,这是不争的事实。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向是内需拉动经济,高房价、高地价是是阻碍经济转型的第一大拦路虎。高地价打击了企业家的投资热情;高房价,让居民勒紧了裤腰带不敢消费。

  楼市只有来一次彻底的崩溃,中国经济才会真正的转型,才会重现经济活力。楼市崩盘,中国经济的确有硬着陆的风险,但对普通民众的伤害远没专家们说的那么严重,甚至可能利大于弊。

  大而不能倒才是对民众最大的伤害。

  07年美国次贷危机全面爆发,逐渐传染至全球,演变为全球金融危机。当时处在风暴眼的财政部长保尔森为救助华尔街的金融机构在国会和政府积极奔走。“闯祸”的正是这些金融机构,而因为它们都太大了,以至于不能让它们倒下。

  再回到中国,如果因为楼市崩盘,牵扯面太大,相关部门就要出来“维稳”吗?大而不能倒是多么荒诞的逻辑,是既得利益集团对民众的恐吓,是对整个社会的绑架,更是对普通民众的伤害!

  作者系前瞻网分析师)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