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成钢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芮成钢这样的主持人,姿态很高调,可是这种高调也不仅仅他一个人有。中国的主流经济学界不高调吗?中国的官员不高调吗?经济高速发展了,姿态肯定比过去贫穷时更高调。但这种未加深思的高调,往往会搞错真实世界的复杂因果。

  作者:邓新华

  媒体报道,央视财经频道著名主持人芮成钢被检察院带走。微博上无数人在兴奋地谈论此事。不少人表示喜闻乐见。另一些人谴责这些人落井下石。喜闻乐见者说,我们不是现在才讨厌芮成钢,而是早就讨厌他了。

  芮成钢是否“出事”、出多大事,现在还无定论,但是他的形象的确早就充满争议。很多人看不惯他“代表亚洲”,他高调的“爱国”,以及爱说“我的朋友克林顿”。但是,他们也承认芮成钢是个特色的主持人。

  但通过芮成钢的主持案例,可以看出,芮成钢可能有自己的主持风格,但从财经专业的角度看,他实际上只是一个随大流的主持人。

  在去年9月的一个论坛上,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和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裁李正茂就垄断话题展开辩论,主持人正是芮成钢。李正茂认为,中国移动并非垄断,因为移动、联通、电信三家运营商的竞争已白热化,微软才是垄断。张维迎则说,垄断是看是否存在行业准入。只许一些企业做,而不许其他企业做,即便有多家企业竞争,也是垄断;谁都可以做的行业,哪怕只有一家大企业,也不是垄断。

  芮成钢此时以会议时间太紧打断了张维迎的话。但尽管“时间紧张”,这也没有妨碍芮成钢在打断张维迎之后阐发自己的观点。他的偏向性很明显,就是不认同张维迎的看法。

  当然,主持人可以有自己的偏向。芮成钢的偏向也很正常,主流经济学界大都持有同样的观点。作为国有主流媒体主持人,芮成钢也只能是主流经济学的产物。尽管央视平台大,芮成钢也常自诩见多识广,但“见多”是实,“识广”则未必。

  中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引得世界瞩目。芮成钢颇受国外政经要人重视,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受益者。但他和许多受益者一样,并不知道自己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他只是被动地接受主流经济学的看法。他的自信来自于他的位置,而非来自于他的专业造诣。这样的姿态,见再多也不能识广。

  不知道自己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这不是芮成钢一个人的问题。

  前不久,林毅夫和张维迎发生了一场争论。林毅夫认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是因为中国政府做对了。其他转型国家没有取得同样的成就是因为政府没有做对。林毅夫的结论是,政府干预经济是对的。

  中国当然做对了很多。问题是,中国究竟做对了什么?一方面,政府在很多领域退出,交给市场;另一方面,政府干预仍然存在。这两个因素和经济高速发展同时发生,期间的因果究竟是什么?在林毅夫看来,政府干预的因素是经济高速发展的原因,或起码是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以市场派的观点看,政府退出市场的那一部分,才是经济高速发展的原因。

  芮成钢和林毅夫,他们之间看起来似乎没有太多共同点,但他们在姿态上是一样的,那就是用主流经济学的视角来看中国的发展。他们都是中国经济奇迹的受益者。主流的成功者都是这样:中国经济如此成功,我们只要相信政府做对了就可以了。就像成功的企业家,只要相信自己是英明的就可以了。

  芮成钢这样的主持人,姿态很高调,可是这种高调也不仅仅他一个人有。中国的主流经济学界不高调吗?中国的官员不高调吗?经济高速发展了,姿态肯定比过去贫穷时更高调。但这种未加深思的高调,往往会搞错真实世界的复杂因果。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