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民营医院短视真的有理由怪体制

  一家医院能不能办好,涉及多个方面,需要各方配套支持。行业门槛的准入管制需要松绑,银行放贷不能歧视民营,医生的自由执业,医保覆盖一视同仁,公立医院改制及整个医疗体系的市场化等,都是刻不容缓的变革。

  作者:周郁琦

 7月13日下午@俞敏洪转发了一条微博,并评论道:据说玛丽亚医院是一个做地产的老板在做,医疗事故常年爆发,全国连锁。口碑极差,去过的骂声一片。很多城市都有。几乎没有任何像样的驻院医生,主要依靠临时外聘其他公立医院医生走穴为主。请大家以后千万别去这样的医院了。

  原博述说了新东方员工在玛莉亚医院生小孩而不幸死亡的消息。俞敏洪的转发及评论由此点爆了网络舆论,对民营医院,尤其是在曝光该医院背景后对莆田系民营医院的讨伐声浪此起彼伏。不可否认,一直以来民营医院的医疗事故高于公立医院,只不过没有真正地进入到公众视野。在这桩事件当中,分娩很容易发生突发的紧急状况,显然该医院的应对措施和紧急救治的条件都很不够。

  近些年,关于莆田系民营医院的创业神话广为流传。然而网络舆情对莆田系的评价并不利,其中缘故恐怕与民营医院提供的劣质服务不无关系。尽管如此,我们依然需要提问:为何中国的民营医院声名狼藉?是不是民营医院一定做不好医疗服务?

  据卫计委网站显示,截至2013年10月底,民营医院共10877家。在全国各地从事医疗产业的莆田人达到6万多、举办的民营医院有8000多家。占80%左右的莆田系俨然成为了中国民营医院的国王。

  莆田是一个地理资源贫瘠的地方,当地务农不多,只能靠走出去才有活路。莆田系的祖师爷是江湖游医,靠治疗性病与皮肤病发家。说起当年,公立医院不屑于治疗性病,再加之病患顾忌到去公立医院救治有所不便,这就给莆田的游医抓住了机会。

  但是莆田系是如何打造出民营医院王国的呢?

  由于政策管制和歧视,莆田老板几乎不可能从银行贷到款。于是,曾经一段时间莆田老板做起了承包科室的生意。当这些行径被严令禁止时,他们又转而与部队医院合作。部队有自己的一套系统,卫生部管不着。至今,莆田系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承包制科室,另一类是自营或被托管的医院。

  不少人说起民营医院就感到愤慨,不是自己曾经上过当,就是看到相关负面新闻颇多。虽然莆田系打通了医疗器械和药品等上下游链条,但也只能在特殊专科上做做文章。为了让消费者接受,铺天盖地的广告比比皆是。明明没有那么好,却把自己吹嘘得很厉害,这也是消费者深恶痛绝的一点。

  在中国,民营医院为何普遍短视?

  由于公立医院的垄断优势,民营医院很难得到优良的医生人才资源。去民营医院“飞刀”的医生毕竟少数,这决定了莆田系民营医院的医疗水平普遍低下。俞敏洪认为的医生走穴情况在莆田系民营医院并不多。莆田系的医院模式大部分采取的是雇佣制,只是在医生资质上要比公立医院差。

 其实医生走穴反而有益于提高民营医院的医疗水平,最后是患者得到实惠。近日国内著名血管外科专家张强医生的一申医院投资管理事务所开业。张强定义的自由执业是离开体制,签约医院,自建团队,多点执业,建立自己的专科品牌,最终形成医生集团。这无疑是给国内的民营医院提供了一根救命稻草。尽管医生自由职业被一再提上日程,我们也不知道从多点执业到真正的自由职业还需经历多少时间,张强等人的号召显然具有深远的意义。

  另外,为了获得办医院的牌照,走正常途径几乎是不可能办出来的。在高昂的寻租下,贿赂腐败是莆田系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所以我们看到,今天的莆田系民营医院为何短视,为何坑蒙了许多消费者,是有根源可寻的。

  一家医院能不能办好,涉及多个方面,需要各方配套支持。行业门槛的准入管制需要松绑,银行放贷不能歧视民营,医生的自由执业,医保覆盖一视同仁,公立医院改制及整个医疗体系的市场化等,都是刻不容缓的变革。

  归根结底,一个坏的制度让好人也变成坏人;一个好的制度让坏人也变成好人。民营医院除了要靠行业自律之外,外部政策环境的改变将有助于他们的“洗心革面”。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