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莫急 放开民间金融就OK

  所谓“大力发展”这,“大力发展”那,其实只要大力发放牌照、大力解除金融管制就可以了。别以为放开民间金融会带来这问题那问题,要明白的是,不放开民间金融,问题更多,而且更加不可解决。

  作者:邓新华

  7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多措并举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商业银行要想办法为小微企业、特别是新创业的科技型小微企业服务。”

  总理替小微企业融资难捉急,令人感动。但如果连总理都急了,问题都不能解决,那就令人感慨了。但是总理不要急,办法总是有的。

  以下是对会议减轻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十条意见的部分点评。

   “一要继续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信贷总量合理增长,着力调整结构,优化信贷投向。加大支农、支小再贷款和再贴现力度,提高金融服务小微企业、‘三农’和支持服务业、节能环保等重点领域及重大民生工程的能力。”

  ——稳健货币政策没有问题,但优化信贷投向则还是相信政府的手可以比市场配置资金更优,而这种信念其实正是全社会融资难的原因。

  “二要抑制金融机构筹资成本的不合理上升,遏制变相高息揽储,维护良好的金融市场秩序。”

  ——“遏制变相高息揽储”搞反了方向,应该放开揽储、放开利率。只有允许高息揽储,才能增加储蓄的供给。利率是资金使用的价格,而价格是由供求决定的。管住了高息揽储,看起来似乎管住了融资成本,但那只是管住名义价格,由于供给减少,实际价格反倒上升。

  “三要缩短企业融资链条,清理不必要的环节,整治层层加价行为。理财产品资金运用原则上应与实体经济直接对接。”

  “四要清理整顿不合理收费,对直接与贷款挂钩、没有实质服务内容的收费,一律取消。规范担保、评估、登记等收费。严禁‘以贷转存’、‘存贷挂钩’等行为。”

  “五要优化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管理,采取续贷提前审批、设立循环贷款等方式,提高贷款审批发放效率。对小微企业贷款实行差别化监管要求。”

  ——不必要的环节、不合理的收费是政府金融牌照管制造成的。在现有的牌照管制下,那些环节、收费其实是“合理”的。假如不放开牌照管制而清理所谓不必要的环节、不合理的收费,将进一步减少资金供给。只有放开牌照管制,减少成立商业银行、小贷公司、互联网金融企业的阻碍,才能既增加供给,又降低收费。

  李总理对互联网金融的宽容态度是有利于降低融资成本的。互联网金融大幅度地减少成本,这不仅因为技术进步,也因为互联网金融突破了金融业严酷的牌照管制。但大家担心的是,李总理是否能一直遏制住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的干预冲动?

  “八要完善商业银行考核评价指标体系,引导商业银行纠正单纯追逐利润、攀比扩大资产规模的行为。”

  ——商业银行不追逐利润,又何来动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社会资本又怎么肯进入?商业银行又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

  “九要大力发展支持小微企业等获得信贷服务的保险产品,开展“保险+信贷”合作。积极发展政府支持的担保机构,扩大小微企业担保业务规模。”

  ——前面层层设限,到这里又由政府接过银行的风险,而如果没有前面的层层设限,政府本来就没有必要替银行接过风险的,因银行可以自行消化的。自己制造问题然后又背上新的问题,这是要干什么?

  “六要积极稳妥发展面向小微企业和‘三农’的特色中小金融机构,加快推动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促进市场竞争,增加金融供给。”

  “七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支持中小微企业依托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开展融资,扩大中小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及规模。”

  “十要有序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充分发挥金融机构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作用,增强财务硬约束,提高自主定价能力。综合考虑我国宏微观经济金融形势,完善市场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

  ——这几条才是真正有助于解决融资难的。正如董明珠前不久对李总理说的,民营企业要的不是补贴,而是要好的竞争环境。融资行业也是如此。多少资本摩拳擦掌要做民营银行、小贷公司、互联网金融,只是在政府设的铜墙铁壁前不得不退下来。政府不需要对金融企业扶持这个、扶持那个,对这个行业定向支持,对那个行业定向宽松,只要大力削减政府自己推出的管制就好了。

  不要指望行政命令国有大银行去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那本来也不是它们的长项。小微企业的依靠主体只能是民间金融。

  所谓“大力发展”这,“大力发展”那,其实只要大力发放牌照、大力解除金融管制就可以了。别以为放开民间金融会带来这问题那问题,要明白的是,不放开民间金融,问题更多,而且更加不可解决,这一点,连叶檀等财经评论员都能想明白,相信总理更不可能想不明白。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