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爆炸可能是环保引起的安全事故

  我们目前知道三个事实,第一,2012年该厂原有8个布袋除尘机;第二,江苏省环科院当时建议只保留1到2个布袋除尘机;第三,2014年《新京报》记者在现场只看到1个布袋除尘机。如果这三个事实成立,那很可能,这是一场由环保引起的安全事故。

  作者:马克

  云南地震、郭美美卖淫、发改委突击搜查奔驰上海办事处,大众的注意力游走在一件又一件重磅新闻里。然而笔者依然最为在意发生在上周末的目前已致75死的昆山中荣抛光车间爆炸事件,因为这是一件完完全全可以避免的人祸。

  国务院调查组也已经总结事故5大原因:1. 企业厂房没有按二类危险品场所进行设计和建设,违规双层设计建设生产车间,且建筑间距不够;2.生产工艺路线过紧过密,2000平方米的车间内布置了29条生产线;3. 除尘设备没有按规定为每个岗位设计独立的吸尘装置,除尘能力不足;4.电器设备未按防爆要求配置;5. 安全生产制度和措施不完善、不落实,没有按规定每班按时清理管道积尘,造成粉尘聚集超标;没有对工人进行安全培训,没有按规定配备阻燃、防静电劳保用品;违反劳动法规,超时组织作业。

  由于新闻的虚虚实实,笔者写于昨天的《火药桶上的中荣怎能不出事》一文,在工厂的作业流程、除尘工艺的判断上存在诸多失误之处,由此得出的结论也较为匆忙。不过,今日笔者查阅了网上流传的一份江苏省环科院在2012年给该厂出具的《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环保整改方案》,在查阅了这份整改方案后,对这个爆炸的车间终于有了清晰的印象,但同时也有了新的疑惑。

  根据《整改方案》,中荣其实是一个电镀厂,其工艺流程为:抛光——前处理——镀锌——镀铜——抛铜——超声波除油——电解除油——中和活化——镀半光镍——镀铬。电镀是一个重污染高能耗的行业,环保方面的要求一直十分严格,当地环保局绝对不敢对一个电镀厂网开一面。从其工艺流程看,污染源主要是电镀废水和各种酸性废气,相对而言,粉尘污染并非是环保方面的主要关注点。从《整改方案》中当地环保局的批示中也能看出这点。

  企业对粉尘的重视程度并不低。从《整改方案》中我们看到,企业有含尘废气处理设施8套。抛光、抛铜过程中产生的金属粉尘都采用喷气式布袋集尘机收集处理。“喷气式布袋集尘机采用高压空气喷射,瞬间震落粉尘的外面过滤式集尘机:采用超级文氏管和分级效果良好的上部入气方式,可加长粉尘震落循环时间。大幅度提高集尘性能和过滤速度。”

  然而,笔者有两个地方感到十分困惑。

  第一,根据《整改方案》中的粉尘废气收集示意图,分明是每个工位都有集气罩收集粉尘,那为何在调查组总结的原因里,会赫然出现“没有按规定为每个岗位设计独立的吸尘装置,除尘能力不足”一说。难道说,有些工位上并没有集气罩吗?如果这样,那这份示意图又是如何出现在江苏省环科院出具的这份方案里的,省环科院的现场调查和此前环保局的验收工作又是怎么做的?

  第二,中荣发生爆炸的抛光车间原本有8个布袋集尘机!但是,江苏省环科院在《整改方案》里居然称“抛光和抛铜车间粉尘污染物产生量较小,现有8套处理设施处理量过大,造成不必要的能耗损失”。同时建议“每个车间使用一台或两台高效喷气式布袋除尘机”。

  如果企业确实采纳了省环科院的这个建议,我们便可以理解《新京报》记者到现场采访时为何只看到一个直径两米、高三米的积尘罐了。

  事实证明一个布袋除尘机远远不够用,因为工人只要一进车间,就会感到呼吸困难,胸闷。干上一上午活,工作台落的粉尘就有一枚硬币厚。

  按照江苏省环科院的算法,一个布袋除尘机确实够用,因为《整改方案》里称抛光废气的产生量为5000m3/h,而一个布袋除尘机的集气能力为30600m3/h,完全能满足需要。8套除尘机确实太多了。

  但是,这个5000m3/h的抛光废气产生量的数据究竟从何而来?江苏省环科院是否应该给公众一个说法。如果废气量如此之小,那为何企业在一开始就要安装8套布袋除尘装置呢?有没有可能当时企业为了降低环保运营成本,而故意在环保整改时少报废气量,那作为环评机构,确认数据真实是你的职责所在。

  如果这个《整改方案》最后经过了专家组评审和环保局的批复,那专家组成员是否应该也站出来交代一下。

  发生在周末的昆山爆炸事件无疑是一次安全事故,但我们目前知道三个事实,第一,2012年该厂原有8个布袋除尘机;第二,江苏省环科院当时建议只保留1到2个布袋除尘机;第三,2014年《新京报》记者在现场只看到1个布袋除尘机。如果这三个事实成立,那很可能,这是一场由环保引起的安全事故。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