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真正拯救发改委

  发改委不要事无巨细,像八爪鱼一样妄图把整个中国的经济活动都抓在手上。你抓不住,也抓不好。

  作者:马克

  谁也不曾想到,十八大过后,2003年成立,迄今才走过11年的发改委会经受如此腥风血雨般的洗礼。在习近平的这一轮反腐风暴中,从中央到地方的众多发改委系统官员纷纷落马,前几天被带走的原价格司司长曹长庆已经是第八个了。

  让我们再盘点一下发改委系统落马的官员,他们分别是:发改委财金司前任司长张东生、发改委下属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梁波、能源局副局长许永盛、能源局核电司司长郝卫平、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此外,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祝作利、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河北省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学库,都是相关省份发改委主任,其出事都涉及担任发改委主任期间的行为。

  发改委系统成为习近平反腐的重灾区,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因为这个当年脱胎于计划经济委员会的部门其权力委实太大。这个全称为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的部门近些年更有只计划、不改革的态势,俨然变成了另一个计委。而绝对的权力必然带来绝对的腐败。

  这个部门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除了军队以外,国内生产金融性事务都归它管。它的权力大体分为项目审批、各种定价、资金安排、产业政策制定、区域规划等。重大工程项目由它审批,基本药物目录由它制定,石油定价机制由它公布,等等。谢国忠曾经说过:“在中国,从微观的油价、电价、火车票价、电影票价和各种项目审批,到宏观的5年规划、区域发展规划和GDP数据等,都有发改委这只看得见的手。”

  副省长级别的人物在发改委某司的一个处长面前就像孙子一样不敢辩驳,因为“一反驳项目就没有了”。当发改委核准广东湛江钢铁基地项目动工建设后,湛江市长王中丙在发改委门前难抑激动亲吻批复文件的一幕震动全国。这一吻是发改委显赫权势的真实写照。

  就在前些日子,发改委更是开出了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反垄断罚单,对汽车零部件行业的12家日本企业罚款12亿人民币。它连反垄断也要插一脚。

  它还和其他部委争夺权力,曾和证监会争夺私募基金的监管权。

  它还特别有钱,财政部每年拨给它几千亿的资金,任其自由安排,外人不知去向。这在国务院直属的25个部委中是独一无二的。

  它还特别辛苦,中编办副主任王峰曾称发改委官员天天加班加点,很累。

  正如《中国企业报》总编辑李锦所说,发改委是计划经济的最大堡垒,这番表述毫不为过。而它目前的遭遇正印证了当下十分流行的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既有权又有钱,从定价到公司到行业,什么都想管,还和其他部委争权夺利,唯恐自身权力不够大,而所有事情都攸关经济利益,那最后具体到相关负责人和经办人怎能不出事。除非发改委里个个都是孔孟般的圣人。就算圣人,揽下那么多活,也得累死。

  在此,笔者想冒昧地给发改委支个招,很多事情,该放手就放手吧。或者一步到位,趁着落马了这么些官员,也不用费尽心思提拔填补空缺了,解散得了。

  譬如产业政策为什么需要你来制定,难道市场不能自己决定吗?家电行业年年产能过剩,也没见对整个行业产生什么负面影响。你为啥要插手家电维修价格,为啥要对产品的节能问题指手画脚。格力的董明珠前不久就大胆提出“不要国家产业政策扶持,只要有公平竞争的环境”。李克强连连点头称赞。发改委诸位,连老大都点头了,你为何还不考虑放手?

  再譬如像事关国计民生的各种商品和服务,现在基本上都由国企或民企来提供了,那价格干脆就让他们自行决定吧。铁路票价由铁总决定,油价由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决定,电价就交给国电系统来决定。价格定得糟糕就让他们挨百姓骂去,如果国企干不好就让民企来干,与你何干。你更不要连电影票价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都管。不要事无巨细,像八爪鱼一样妄图把整个中国的经济活动都抓在手上。你抓不住,也抓不好,前苏联计划经济的失败早就是前车之鉴。

  发改委真正应该用心对待的是改革,而非计划,比如琢磨怎样为企业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如此,不仅能挽救发改委的名声,还能拯救无数发改委系统的官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