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搜狐财经夏季峰会
    莫干山:1984的创新和动力
  • “谁改革谁是英雄”,茅于轼等建言
    经济学家说对了什么,说错了什么?中国的下一个30年该怎么做?
  • 张维迎:不赞成现在的刺激政策
    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接受搜狐财经独家专访
  • 吴晨光:改革需要经济界企业界的睿智想法
    搜狐网总编辑吴晨光代表搜狐网做开场致辞
  • 2014搜狐财经夏季峰会现场
    钓鱼台国宾馆,现场座无虚席
  1. 1
  2. 2
  3. 3
  4. 4
  5. 5

  • 茅于轼 人文经济学会理事长
  • 石小敏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
  • 刘永好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
  • 茅于轼:价格双轨制导致“官倒”问题 延续至今

     在国有制的企业中,承包规定的生产任务按照计划价,超产部分按照市场价。市场价比较高,市场价普遍高于计划价,所以将计划内的产品改换成市场产品,可以获得溢价利益,官倒的出 现提出了双轨如何并轨的问题。这是莫干山会议没有想到的,双轨的问题一直延续至今。

  • 茅于轼:公有制不能产生正确的价值

     不管中国、东方、西方,不管将来100年以后,正确的价格是需要的,所以我们叫价格万岁。首先出现价格必须明确产权,所以公有制不能产生正确的价值。由于价格扭曲,市场就做不了。 公有制企业在价格上搭私企的便车,公有制企业可以利用私企所创造的合理价格,作出有效的决策。

  • 茅于轼:国企不与政府脱钩 有混合所有制也没用

     在所有权的问题上,现在没有完全彻底解决。国企问题从根本上讲它产权是不明确的,企业所有权是谁?是厂长和经理吗?不是的,是全体人民,全体人民,谁是全体人民,不明确的。

茅于轼精彩观点

发达国家像新加坡、法国都有很成功的国企,但是它的条件使私企形成一个价格系统,国企搭便车,利用他们的价格系统做决策,而且这个国企运行方式完全跟私企一样,那就要政府完全脱钩 。我们现在国企是政府的一个部门,它脱不了钩,你再有混合所有制都是没用的。关键问题你要脱钩,政府不委派任何人,没有权力指挥他,那问题谁来指挥他呢?那就靠一个另外一种制度就是,在社 会中间选一些胜任的人。

虽然所以不能完全否定中国的国企,尽管国企对经济贡献巨大,但经济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过去缺什么人们都知道,政府也好判断,未来只能靠市场来判断才能搞好经济。

  • 姚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
  • 张维迎 人文经济学会理事
  • 陈志武 人文经济学会理事
  • 姚洋:产能过剩的地方都是政府干预得多的地方

     比亚迪电动车现在即使政府补贴12万还要付12万到16万,还是非常贵,老百姓不会买。但是在没有补贴情况下,而特斯拉却打开了市场。中国政府做得越多的地方,实际上产能过剩,大家 稍微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产能过剩主要多的地方,大概是政府干预比较多的地方。

  • 姚洋:地方政府搞经济建设成本和收益是不对称的

     地方政府搞了经济建设成本和收益是不对称的,地方政府官员任期大概只有3到4年,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市场主体愿意为3年还款负责。这样不计成本搞经济建设,收益不大。

  • 姚洋:今天的改革异常艰难 几乎每一条都涉及到制度底线

     在80年代改革,几乎都是自下而上的改革,小小的改动几乎全社会都会受益。在莫干山会议上出现了自上而下的改革,而且改革比较成功。我们今天改革异常艰难,原因是几乎所有的改革 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到制度底线,80年代、90年代的改革,很多情况都是被迫的改革。

姚洋精彩观点

我们应该承认政府在过去30年里扮演了一个非常积极的角色,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政府在这段时间之所以能成功,是我们这个时候经济比较简单,只要你按照我们改革,不会有大的错误。 但中国到了今天它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经济体,而变得异常复杂。

企业越做越难主要原因中国经济在经历一个转型,中国已经进入了拐点,如果没有这次金融危机,中国经济还能增长一段时间,金融危机使制造业拐点提前到来,政府提出来,提出来创新型社 会,我们经济要变得更加复杂,而不是像我们前期一样,只要你要搞低附加值的工业就行。这种情况下,政府来推动经济发展,是会有很大的问题。

  • 卢 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 梁建章 携程创始人
  •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 卢锋:把储蓄变资本 下个30年中国GDP将是美国2倍

     中国当前一个基本事实是国民储蓄非常高,用市场汇率每年来衡量大概4.34万亿,是美国和欧洲加在一块的总量,而人均储蓄,很可能已经接近美国和欧洲或者旗鼓相当。不过高储蓄若不能很好的变成资本,变成高效生产能力,就不能很好的推动经济发展。

  • 卢锋:行政审批减少了60% 可是社会和企业感觉捆绑得更厉害

     很多行政部门干预,往往都是在宏观调控急风暴雨之际顺势推出。在2003年到2015年,中国有关部门行政审批减少了60%,可是社会和企业感觉捆绑得更厉害,研究十年红头文件发现,在风暴以后,有关部门顺势推出非常强大的产权结构目录,如果要进行新的审批,核准比审批还审批。

  • 卢锋:中国民企的资产回报率是国企的2.2倍

     从我们看到的工业企业资本回报率,数据来看,民营企业投资回报率显著高于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高峰的时候2010年达到了31.5%,最近几年波动下降,仍然大概有25.6%。中国民营企业资产回报率是国有企业的2.2倍,这个关系是非常稳定的,他们稳定的走势很接近。

卢锋精彩观点

伴随着高储蓄一系列的结构调整,把储蓄变成资本,相信在下一个30年,中国的GDP有可能是美国的两倍,中国人均收入也有可能达到美国的三分之一,也就是一半。

很多行政部门干预,并不是做意识形态的一个铺垫,然后发了一个红头文件,它往往都是在宏观调控急风暴雨之际然后顺势推出。

国营企业的石油,2000年石油为基础你把过去十几年国有企业的石油产量通过价格变动、成本变动对比一下,你就会发现,石油通常要占200%,它的利润来源于价格上涨的因素。你把这个扣掉,国营企业的利润会大大下降。国营企业要想承担,把中国巨量的储蓄变成高效资本的历史使命可能还需要做很多的事情。

  • 张维迎:当年能去莫干山开会运气太好

    社会的变革就是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中国改革中,凡是比较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这些事,它就容易成功。双轨制本身是水到渠成的事。

  • 柳红:莫干山会议真相

    “莫干山会议”作为“经济改革思想史的开创性事件”一再被提起,然而,一直被遗忘、忽略或隐去的是,莫干山会议是怎么开始的?谁搭起了这个台子,捧出各路青年登台亮相、脱颖而出?但愿这篇文字能够加深人们对于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会议的了解。

  • 致敬1984:柳传志对话王石

    柳传志和王石分享了自己对1984年的特殊情怀,一同回顾了企业自1984年创立以来的经历,积累的管理经验和方法。相同的年代,不同的环境,铸就了联想与万科在各自行业的领先地位,但风格和发展方式完全不同的企业。

莫干山会议

  1984年9月3日至10日,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上召开了第一次全国性的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讨论会,史称“莫干山会议”。短短几天的会议,不但为中央决策提供了有力的智力支撑,某种程度上成为促进计划经济转向商品经济的最大功臣,还对20世纪90年代乃至21世纪前期的经济学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批当时的中青年精英,在这次会议之后,走上了中国的历史舞台:王岐山、马凯、周小川、楼继伟、周其仁、王小鲁、张维迎……

  莫干山会议召开的同时,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后第一波创业高潮。联想、万科、海尔这些今天耳熟能详的名字,都发端于1984年,源自于那个令人热血沸腾的年代。

张维迎:谁改革谁就是英雄

(80年代)大家改革的动力比现在大。好多人在跃跃欲试,每个人好像都想当改革家,比如研究经济学的、研究其他学问的人、当官的、做企业的,谁改革谁就是英雄。

茅于轼:1984年致富不靠拼爹

1984年的情况跟现在非常不同。那个时候的企业成长起来都是靠本事。又没有关系,又没有资本,就是你的眼光,你的冒险精神,你的技术,靠这个上去。

黄有光:30年前没想到改革如此成功

有些人认为中国经济上高速的成长,连续几十年,是中国的奇迹,谁能解释中国的奇迹,谁就能够获得诺贝尔奖。我认为我大体上明白,当然不是百分之百明白。

张军:中国的改革以“双轨”为特色

我们要不断靠体制外做工作,让新的体制逐步的做成长,不是马上取代旧体制,而是让旧体制慢慢失去它的优势和吸引力。

13:30-13:35 主持人开场 史 彦   搜狐财经中心总监
13:35-13:40 主办方致辞 吴晨光   搜狐网总编辑
思想市场与改革动力
13:40-14:00 开幕演讲 茅于轼   人文经济学会理事长
14:00-14:20 主题发言 石小敏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
14:20-14:40 主题发言 刘永好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
14:40-15:00 主题发言 姚 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
15:00-15:20 主题发言 张维迎   人文经济学会理事
15:20-16:00 联合回答观众提问 有改革才有中国梦
中国下一个30年
16:00-16:20 主题演讲 陈志武   人文经济学会理事
16:20-16:40 主题演讲 卢 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16:40-17:00 主题演讲 梁建章   携程创始人
17:00-17:20 主题演讲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17:20-18:00 联合回答观众提问 哪些改革迫在眉睫
18:00-18:10 闭幕致辞 张维迎   人文经济学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