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火烧身”的张育军

摘要:有接触过张育军的市场人士称,张育军去某基金视察,在和基金经理开会时说:“未来犯罪分子就坐在这房中间。”“开会的时候都是半躺在椅子上发号施令”。如今,这位52岁的“明星官员”已再无此排场。有知情人士表示“张育军在离任审计时候就碰到过麻烦”。据悉,他曾被查出虚开发票报销,金额不大,但“很丢脸”。

  据新华社消息,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随后,搜狐财经多次拨打张育军的电话,已无人接听。

  据接近证监会的有关人士对搜狐财经表示,张育军的专业水平不错,但也有人说他“好排场”。

  有接触过张育军的市场人士称,张育军去某基金视察,在和基金经理开会时说:“未来的犯罪分子就坐在这房中间。”“开会的时候都是半躺在椅子上发号施令”。

  在此之前,搜狐财经获悉张育军或将调任央行担任副行长,甚至“任命书都盖印”了,但在今天,他的仕途急转急下,这位52岁的“明星官员”已再无此排场。目前尚未从官方途径获知张育军被调查的原因。

  “明日之星”曾因离任审计“丢脸”

  在获得西南财经大学学士学位后,张育军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获经济学硕士学位;在北京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是证监会体系中无数不多的“双料博士”。

  在人民银行金融管理司、国务院证券委时,张育军便著有《美国证券立法与管理》,其后又出版了《中国证券市场发展的制度分析》,在2007年又出版了《投资者保护法研究》。

  在调任证监会后,张育军成了证监系统的“明日之星”。1995年,32岁的张育军调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5个月后就调任深圳证券交易所任副总经理,2000年出任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此时深市刚停发新股,上级主管部门要求张育军着力筹建创业板。始料未及的是,同年美国科技股泡沫破灭,随之,创业板议题也被搁置数年。

  在深交所的8年里,张育军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筹建创业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说“认真地研究了创业板基本的市场准则,包括创业板的发行上市准则、信息披露准则、交易准则、投资者的准入等其他准则的研究。”

  2009年9月13日,中国证监会宣布,于9月17日召开首次创业板发审会,首批7家企业上会。5年后,创业板带动起的行情将使得张育军再次置身风口浪尖,负责“灭火”的他,最终“引火烧身”。

  但当时的张育军已经调任上海证券交易所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张育军是证监会唯一一个担任过沪深两个交易所总经理的官员,仕途看涨。

  2012年升任证监会主席助理后,张育军同样是热门人物。一年之后,他还曾被派往美国哈佛大学进修4个月。2014年,曾有传言张育军将升任证监会副主席。因为时任副主席的刘新华、庄心一都将在2015年到退休年龄。在今年8月,更是有媒体报道张育军将调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当时搜狐财经也从接近证监会人士处了解到张育军正在做“离职审计”。

  离任审计,或称任期终结审计,是指对法定代表人整个任职期间所承担经济责任履行情况所进行的审查、鉴证和总体评价活动,包括三个方面:财务责任、管理责任和法纪责任。

  在多个机构任职的张育军曾经历过多次离职审计。有知情人士表示“张育军在离任审计时候就碰到过麻烦”。据悉,他曾被查出虚开发票报销,金额不大,但“很丢脸”。

  负责清理两融配资 股市高位“急刹车”

  张育军在证监会分管大资管业务,主要负责机构部、基金部、期货二部等部门。在本轮暴跌行情前,张育军负责的大资管是业务“创新”最多的领域,其中就包括两融、配资。在两融业务最兴盛的时候,余额曾突破两万亿元,其中融资余额达1.97万亿元,还有约1.4万亿的配资,巨量的高杠杆资金,在当时推动了股市的暴涨。

  随着股指突破4000点大关,当时的监管层也看到了风险,并逐步收紧相关业务,并由张育军负责。

  事实上,张育军曾多次提示过风险。据证监会网站,2015年4月16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召开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情况通报会。张育军出席会议,并对证券公司开展融资融券业务提出了七项要求,提出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等活动,不得为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提供数据端口等服务或便利。

  在5月下旬参加银河证券庆祝H股IPO上市2周年座谈会上,张育军又表示,证券公司始终要把风险管理放在首位,尤其是在当前日益火爆的市场情形下,更要提高警觉、未雨绸缪。他表示,最近一段时期,最重要的就是要关注融资融券业务风险以及随之带来的流动性风险。

  然而,当时张育军将重点放在了治理券商的两融业务,杠杆更高的配资盘也因此随之受到影响,5000点高位的“急刹车”,引发了一连串的效应,资金的恐慌性出逃,股指雪崩式下坠。

  面对严峻的局面,7月8日,张育军召集多家券商负责人开会,对维护市场稳定提出五点意见。此后,从7个方面提出了反思意见:一是第三方信息接入;二是总结反思程序化交易;三是清理两融业务,完善两融机制;四是结构化资管业务中的杠杆过高;五是受益权互换的关联交易和风控;六是解决客户风险适当性;七是做好队伍管理。并要求券商券商在9月10日前将反思报告交到机构部。

  据悉,张育军还在某次会议上批评券商工作不力,要求券商加大护盘力度。

  在整个救市期间,张育军是露面最为频繁的官员。

  “总得有人要为市场大跌负责”

  证监会正处于人事大变动之时。9月15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李超正式调任证监会出任副主席,接替现年60岁、担任证监会副主席长达十年之久的庄心一。

  除了高层的变动,证监会发行部三处处长刘书帆、原证监会处罚委主任欧阳健生涉嫌内幕交易和伪造公文印章被警方要求协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处长李志玲因配偶违规买卖股票被开除,因涉嫌职务犯罪,已被移送司法。

  处于证券监管核心位置的证监会不但要承担维护市场稳定的重任,还着面临人事调整。金融街19号的富凯大厦并不平静,工作人员也不愿多谈,“总得有人要为市场大跌负责”。

  虽然不清楚张育军事涉何案,但在此前的“救市”中,张育军扮演了重要角色,随着他被调查,监管层急需推出新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