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人“死不起”?让农村人来帮你!

  在中国古代,有钱人还会雇专人守墓,经常休整墓地环境,保持墓地不要荒草丛生。如果农村的山地可以用作城里人的墓地,农民也可以帮助城里人看管墓地,这是双赢的事。

  作者:邓新华

  媒体报道,“内地殡葬第一股”福寿园重庆白塔园墓地最高售价40多万。福寿园“躺着赚钱”的背后,是很多城里人大叹“死不起”。

  清明前夕,我的一个朋友提前回老家扫墓。他说,他每年都给爷爷奶奶扫墓,但今年仍然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在树木草丛间找到他爷爷的墓。

  而与此同时,县城里的老人去世,则要去公墓花几万元买墓地。

  不用担心墓地问题,这大概是农村人比城里人极为少有的几项好处之一了。

  我想到的一个问题是,那位朋友的爷爷的墓地,如果能让城里的老人也埋在那里,扫墓的人多,不就不至于荒凉到墓碑难寻了?

  实际上,我的一个同事就这样问:为什么你们县城的老人不葬到农村去,非要买公墓呢?

  我回答:你忘了,城里人是不允许买农村的土地的?

  这就是一个怪现象:农村有大片适合做墓地的青山,却不允许卖给城里人使用;城里无数老人想死后葬在一个绿水青山环绕的地方,却只能去挤指定的钢筋水泥公墓。公墓地方有限,好位置人人去抢,价格自然抬得很高。

  城里人不能买农村的土地,不仅影响到了城里人的生,也影响到了城里人的死。可悲的是,很多城里人还反对土地归农民个人所有,反对农村土地自由流通。他们不是农民,理解不了土地,却又喜欢自以为是地“替农民考虑”。他们自己没有土地,日常生活中感受不到对土地的管制给农民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他们也不懂得,其实他们自己也受到损失。

  如果放开农村土地流通,农民的集体土地产权具体到个人,很多农村土地都可以用来经营墓地,农民可以增加收入,城里人可以选择心仪的墓地,价格还会大幅降低。

  在中国古代,有钱人还会雇专人守墓,经常休整墓地环境,保持墓地不要荒草丛生。如果农村的山地可以用作城里人的墓地,农民也可以帮助城里人看管墓地,这是双赢的事。

  当然,阻碍农民帮助城里人“死得起”的,不仅是土地管制,还有殡葬业其他方面的垄断,比如火化等等。这些领域都应该完全放开。一方面让农村土地、人力闲置,一方面却又让城里人“死不起”,这不符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的精神。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