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股灾说明政府彻底败给了市场

 政府败给市场,并不是第一次,曾经政府不希望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三会一起发力,却依然阻止不了资金通过银行渠道流入房地产市场。

  作者:马克

  今年的夏天有点诡异,干燥的北京下起了绵绵小雨,而上海的梅雨季却迎来了倾盆大雨。中国的A股市场,似乎也像今夏的气候一样不正常,经历了史上罕见的暴涨暴跌。

  股票市场作为一个“零和游戏”,有人赔就有人赚,就在有些人只能关灯吃面的时候,另一群人却买了宝马,买了卡宴,在五星级酒店花天酒地。输掉的人则把责任推到了证监会头上。

  胆战心惊四小时 盘中巨震10%。

  在经历了连续暴跌之后,今日的股市开盘之前,罕见的出现了两大利好:先是央行在两天前宣布降息降准,再是盘前爆出万亿地方社保资金有望提前入市的消息,都为市场注入了一支强心剂,据说有股民被央行举动感动到哭。

  上午9点30分,大盘果不其然高开于4289点,然后迅速回调。很多人都做好了今天高开低走的准备,但恐怕无人能料到今天会出现翻转再翻转的惊心动魄的局面,最后还是收获了一地的鸡毛。

  9:44,到达了4058点,跌幅超过3%,然后迅速拉升。

  10:08,沪指达到了4268点的位置,涨幅达1.79%,然后再度回落。

  11:30收盘时,再度回落到了4035点。

  下午13点开盘以后,大盘迅速下滑,沪指接连打穿4000、3900点整数关。

  13:20,沪指跌到3875点,跌幅达7%。

  13:47,此时,证监会极为罕见的在盘中发布了两融问答,称目前风险仍然可控。受此消息影响,沪指迅速走高。银行股开始托起大盘,据传国家队入场救市。有不少股票群也发出了抄底的声音。

  14:06,然而,沪指达到下午最高点4170点,再度回落。

  15:00,沪指收盘于4053点,跌幅达3.34%,险险守住4000点。创业板跌幅更大,几近8%。

  从盘前央行和社保的消息及盘中证监会的发布来看,无疑决策层是希望今天的股市能够企稳。但市场完全不给面子,在50国签署亚投行协定的当天,使A股市场来了一场大跌,让创业板崩盘。

  对证监会的四大质疑并不成立

  股市在经历了连续暴跌之后,证监会主席肖钢无疑成为众矢之的。就在前段时间还被热捧的肖钢一下子从天堂到了地狱。质疑无非来自四个方面:IPO超发、高管解禁套现、清查场外配资、坐视创业板泡沫。

  每每到了股市大跌的时候,IPO总是被拿来说事。这次证监会加大新股发行力度,每个月上40到50只新股似乎又成了股市暴跌的罪魁祸首。但是,在之前IPO暂停一年多的时间里,也没见股市有何起色。新股上市何罪之有?

  以乐视贾跃亭为代表的高管解禁套现也遭到诟病,今年高管减持套现已达5000亿,破史上纪录。但是高管减持这事,也没违法违规,也轮不到证监会来管。毕竟解禁期过了,高管想怎么做是他们的自由。

  “清查场外配资”被普遍认为是这一轮暴跌的元凶,证监会下午匆忙发布的消息也是针对配资的。批评者认为,证监会在2000点、3000点、4000点的时候不查配资,还放开了融资,开放了个人开20个账户,到5000点的时候却开始查配资,是在给投资者设局。

  在这个事情上,证监会确实有错,但错在不该查处场外配资。高杠杆场外配资并不是今天的发明,很久以前就存在,只是如今利用了互联网新工具浮上了水面。对于高杠杆的风险,融资客心知肚明,愿赌服输。他们觉得自己水平很高,愿意加杠杆,你凭什么不让他加杠杆?从这个角度来说,证监会反倒不该查处。

  很多人还指责证监会对创业板疯狂投机和泡沫熟视无睹,这一点其实也不成立。因为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和科技企业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希望所在,但他们无法盈利,轻资产,无法从银行获取贷款,如果不到股票市场融资,他们就没法发展,中国经济的转型也无从谈起。创业板,则是汇集了相对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和科技企业,股价值多少,投资者说了算,证监会不作为是正确的。

  肖钢真正硬伤是面对造假不作为

  证监会真正的问题是对企业虚假陈述和不实披露的处罚力度过轻。就在一周前,证监会下达了对北大荒涉嫌虚假陈述的处罚结果,只是对北大荒股份给予警告,并罚款50万元。

  证监会在2014年共开出了87份“罚单”,处罚原因包括内幕交易、虚增财务数据、虚假信息披露、非法利用他人账户炒股等等。但是处罚力度普遍过轻,“著名”的南纺股份(600250.SH)自2006年起连续5年虚增利润3.44亿元,这么严重的财务造假行为最终仅获罚50万元。

  和美国、香港的证监会相比,中国的证监会太过仁慈,不痛不痒的处罚几乎是不作为了。面对这样温柔的监管,上市公司为什么不造假,为什么“吃小亏换来大便宜”?由此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般的恶性循环,越来越多的公司造假,证监会束手无策。

  今日收盘前后,四处传来证监会将暂停IPO的消息,这多半是谣言了。如果IPO能够因为股市下跌暂停,那注册制也别搞了。

  随着《证券法》修订程序的进行,注册制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中。但是,中国股市要搞注册制,如果不能解决上市企业的诚信问题,最终结果只能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成为全球资本市场的笑话。

  不过造假这事情真要追究到肖钢头上恐怕也难为他了,谁都知道中国上市公司和地方利益直接挂钩,哪一家都不能轻易得罪。

  6·29股灾说明政府彻底败给了市场

  回过头谈6·29股灾,正如我在前一天的文章中所评价,如果今天股市大跌,那就说明政府彻底败给了市场,将是一个历史事件。

  从周末的央行降息降准,到周一下午证监会发布消息看,决策者是希望股市稳定。从下午13点以后银行股护盘带动大盘回调来看,国家队应该在进场救市。但是,最后的结局恐怕令决策者感到失望,非但没能稳住股市,反而被市场一巴掌拍了下去,而且是在50国签署亚投行协议的大日子里。

  政府败给市场,并不是第一次,曾经政府不希望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三会一起发力,却依然阻止不了资金通过银行渠道流入房地产市场。

  但像如今这样败的这么彻底,是第一次。

  从今往后,作为一个成熟的政府,应该学会对市场有敬畏之心。而作为投资者,也应该知晓股票是场“零和游戏”这个基本道理。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