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望】五矿信托违约未平仓止损 投资者千万本金化乌有   

摘要:搜狐财经《潜望》独家获悉五矿信托发行的五矿信托—朝阳一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以下简称"朝阳一号"), 因五矿信托未按合同约定擅自操作股票买卖、净值跌破止损线时未平仓止损导致夹层投资者本金巨亏累计7千余万,多个本金超过千万的夹层投资人血本无归。

  记者 张玮 责编 刘宇翔

  2016年5月30日,北京艳阳高照、热浪滚滚,在位于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7号五矿广场C座5层的大会议室里,气氛却降至冰点。

  这是五矿信托高管与十多位夹层投资者代理人的沟通谈判,争论激烈、态度强硬、针锋相对,一场五矿信托受益人大会演变成维权会正在激烈上演。

  搜狐财经《潜望》独家获悉,两方争论的主角是五矿信托于2015年3月至5月分21期陆续发行的五矿信托—朝阳一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以下简称"朝阳一号"), 争论的核心点是:五矿信托作为受托人,未按合同约定擅自操作股票买卖、净值跌破止损线时未平仓止损导致投资人本金严重亏损。

  投资者代理人李红(化名)称五矿信托违约操作导致夹层投资者本金巨亏累计7千余万,多个本金超过千万的夹层投资人血本无归,这一数据在搜狐财经《潜望》独家获取的内部数据中得到证实,该数据截止到5月26日前后。

  优先级资金提前撤出未通知投资人,跌破净值未平仓止损,不及时卖出却买入,违约操作导致客户本金严重亏损,五矿信托高层在受益人大会上似乎也默认了这一点。

  “你们算吧,带来的相应的损失我们来承担,但是不是你们说了算的。”在当天的会议上,五矿信托副总经理何其联对投资者代理人抛出这样一句话。

  委托代理人何军(化名)向搜狐财经《潜望》表示,五矿信托高层在会议现场承认了违规操作给投资人造成的损失,两方情绪都很激动,态度并不友好,协商未果后,多位投资者走进五矿信托总经理徐兵的办公室,试图理论,甚至一度惊动公司保安,随后,委托代理人在拿到部分投资交易数据后,大家不欢而散。

  据悉,参与该会议的五矿信托高层除了五矿信托副总经理何其联、朝阳一号项目负责人以外,还有总经理助理刘永和。蹊跷的是,此前,刘永和此前一直负责与委托代理人的沟通联络,在6月初多次致电刘永和均关机联系不上后,副总经理何其联对投资者代理人称“刘永和回老家了”。

  6月8日,搜狐财经《潜望》拨通刘永和手机,他并未正面回应,只是表示不再负责此事,不方便接受采访。而副总经理何其联也表示,采访要与公司相关部门接洽,对外有统一口径。

  同一天,五矿信托回应搜狐财经《潜望》称,朝阳一号清算分配工作安排已于6月3日书面告知受益人,五矿信托会与投资人直接沟通妥善处理。

  搜狐财经《潜望》发现,所谓的书面告知,即五矿信托发给投资者委托代理人的关于朝阳一号清算分配工作安排的通知,通知显示,朝阳一号各期投资组合已于2016年5月26日到期,因信托财产尚未全部变现,无法按信托文件规定完成清算分配。

  缘起 一年前的那场股灾

  以为躲过了股灾就能笑到最后,投资信托产品照样让这些高净值投资者欲哭无泪。

  距离2015年A股“股灾”满一周年之际,记忆虽远去,伤痛依然在,当股民们在纪念炒股巨亏一周年之时,在去年此时购买五矿信托朝阳一号产品的十多位夹层投资人迎来的是产品到期,本金巨亏的噩耗。

  事情还要追溯到一年前。

  2015年3月至5月,21位夹层投资人购买了五矿信托分21期发行的朝阳一号产品。该产品为结构化产品,按照受益权类型分为优先、夹层、劣后,其中优先资金方为兴业银行,劣后资金方为象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每期的夹层资金则来自上述投资者,夹层投资者预期年化收益率为10%。

  然而该产品在历满一年到期后,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收益率,产品延期且投资者本金也出现巨额亏损,有个别夹层投资者本金损失超过1000万。

  按照合同,该产品的净值预警线为0.95—0.96(每个子单元略有不同,下文均以0.95为准),T日触及预警线,T+1日13:00前补仓使计划净值高于预警线,否则降仓至50%—60%;同时,止损线为0.93,T日触及平仓线,T+1日10:30前补到预警,否则10:30开始变现全部资产,通过止损的设置保障客户的本息。

  此风控模式,简单说来就是双方约定项目净值为1计,设0.95—0.96为预警线、0.93为止损线,当跌破止损线,信托公司应强行平仓。

  搜狐财经《潜望》查阅朝阳一号产品合同了解到,合同规定若B类一般委托人(劣后资金方)未在T日10:30之前追加资金使该投资组合信托财产净值超过该投资组合的预警线0.95之上的,无论未来证券市场走势如何以及该投资组合信托财产净值能否恢复到该投资组合的止损线之上,受托人不需征求任何人的意见,必须对该投资组合所持有的股票等有价证券全部予以清仓(卖出或赎回),该清仓操作不可逆,在所持全部股票卖出前不可停止。

  2015年6月中旬,沪指最高触及5178.19点后,上证指数呈现断崖式下跌的态势,这恰巧发生在朝阳一号成立不久后。

  2015年末,证监会救市政策之一的大股东减持禁令到期再度引发恐慌,A股再度暴跌,此时,离朝阳一号陆续到期不足半年。以第八期子单元为例,交易数据显示,第八期产品净值在2015年11月底仅为0.2,此后越来越低。

  优先级资金早已撤出,夹层投资者却蒙在鼓里,没有看到任何交易数据的他们当时并不知道,想要该产品如期兑付有多难。

  违约 跌破净值未平仓

  搜狐财经《潜望》在朝阳一号的交易明细数据中看到,该产品1-20期在2015年6月-7月先后跌破止损线。据了解,五矿信托当时既没有通知投资人,也未能照合同要求及时进行平仓,在优先级资金提前撤出后,五矿信托并未通知夹层投资者。

  数据显示,在穿透止损线后数月内仍有大量买入行为,单期产品累计有多达数百笔的买入。

  在投资者代理人看来,五矿信托在产品跌破净值时未强行平仓扯损,赌行情期望在后市反弹时进行卖出,违反了合同条款。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律师向《潜望》表示,跌破净值时,信托公司要严格按照合同约定,采取补仓、减仓等措施。当达到平仓条件时,要进行平仓,尽量控制风险,减少投资者的损失。如果信托公司没有履行合同职责,造成损失扩大的,信托公司要承担赔偿责任。

  普益财富研究员范杰在接受《潜望》采访时指出,信托产品跌破净值,在没有召开受益人大会、获得受益人允许的情况下,如果继续买卖股票,属于违约。朝阳一号跌破净值,五矿信托有义务通知所有受益人,包括夹层投资人。

  以朝阳一号(第八期)为例,该项目成立于2015年4月26日,存续期一年。五矿信托发起设立该项目,募集资金6000万,按照优先:夹层:劣后=9:1:2的形式募集。优先资金4500万,来源于兴业银行上海分行;投资者白丽(化名)作为自然人投资夹层,本金500万;五矿信托指定象泰资本作为劣后方出资1000万并担任投资人代表,进行证券投资。

  按照合同约定:当净值低于0.95的预警线,持仓应减仓至50%,然而,五矿信托并未按合同约定操作,目前第八期清算后残值为零,投资人本金全无。

  搜狐财经《潜望》调查发现,在2015年7月27日,该产品净值0.9274,跌破止损线,根据该项目的交易流水,在跌破净值后,劣后方未按照合同约定及时补足资金到预警线0.95以上,且五矿信托作为受托人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特别交易权”,即单向、不可逆、不可停止的卖出所有股票。

  事实上,根据交易记录显示,五矿信托最迟在2015年8月24日还有买入股票的操作。

  搜狐财经《潜望》注意到,朝阳一号证(第8期)应于2016年4月26日到期,但根据交易记录,在2016年5月25日,五矿信托才卖出游久游戏(15300股,市值213938.68元)和江西铜业(11股,市值140.69元)。

  业内有分析人士指出,因期间游久游戏并没有停牌等事项,不应延期卖出。

  普益财富信托研究员范杰则称,延期卖出属于信托公司违约。

  再以朝阳一号(第三期)为例,搜狐财经《潜望》查阅交易数据发现,在该产品穿透平仓线后,受托人五矿信托并未及时卖出动作。

  例如:文化长城(300089)合计持股50500,复牌时间2015年9月18日,复牌价格37.78,按合同约定履行卖出股票应得1907890元。实际成交在2015年10月8日在23.4元、23.34元、23.36元、23.7元的价格分别卖出5000、5000、6000、34500股,实际成交总额1191510元,差额716380元。

  中央商场(600280)合计持股50000,复牌时间2015年11月02日,复牌价格11.79元,按合同约定履行卖出股票应得589500元。实际成交在2016年4月19日以7.53元的价格卖出50000股,实际成交总额376500元,差额213000元。

  海航创新(600555)合计持股9200,复牌时间2015年11月19日,复牌价格12.24元,按合同约定履行卖出股票应得112608元。实际成交在2016年5月26日以5.46元的价格卖出9200股,实际成交总额50232元,差额62376元。

  仅此三股,给该期投资者的损失就合计达991756元。其他期产品均有类似情况。

  在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律师看来,因为信托公司原因迟延卖出股票,风险和损失要由信托公司承担。

  巨亏 千万本金化为零

  搜狐财经《潜望》了解到,截止到5月26日,在21期朝阳一号产品中,有三期已经清算,其他未清算的子单元中,多位投资人出现500万以上的本金亏损,而每期夹层投资人投入本金300万——1500万不等,在21个夹层投资人中,仅个别期投资人拿回本金,其他十余位投资者累计亏损七千余万。

  据悉,6月初,五矿信托对21期子单元陆续进行清算,夹层投资者陆续收到残值,本金严重亏损,当然也有个别投资者没有收到残值,本金归零。

  以朝阳一号第1期为例,该期优先级亏损超过一千万,夹层投资人本金投入1500万,产品已到期数月,在其他子单元陆续清算后,该投资人仍没有收到残值。

  同样,朝阳一号第8期,夹层投资者投入本金500万,4月26日到期,产品清算后,本金化乌有。

  朝阳一号第13期,2015年4月29日成立,夹层投资者投入本金700万,账户上只剩下股票,大约1474183万。

  6月6日,搜狐财经《潜望》致电五矿信托项目经理宋某,对于朝阳一号项目出现的严重亏损,宋某指出原因是多方面的,“市场出现剧烈波动导致流动性的缺失,是造成亏损很重要的因素”。

  在“关于朝阳一号投资组合的事务管理报告”中,搜狐财经也发现了关于巨亏的只言片语:本投资组合运行期间,由于证券系统性风险集中持续爆发,致使投资组合出现严重亏损。

  5月30日会议当天,五矿信托副总经理何其联向投资者代理人介绍项目的现状,在此之前,五矿信托项目经理一直告诉他们“大可放心”“可以如期兑付”。

  在五矿信托发给投资人“关于朝阳一号清算分配工作安排的通知”上写明,自本通知发布之日起五个工作日内,就本信托计划各期投资组合现金类信托财产按以下顺序进行分配——支付保管费——分配优先级受益人信托本金——分配优先级受益人预期信托收益——分配一般A类受益人(夹层投资者)信托本金——分配一般A类受益人预期信托收益,直到各期投资组合现金类信托财产分配完毕;一般B类受益权暂不参与分配。

  “优先级资金都已经亏了两百万,所有夹层、劣后肯定都没有钱可分了。”八期夹层投资者白丽(化名)无奈地表示,如果按照以上的分配顺序执行,夹层投资者拿回本金的概率非常小。

  图为朝阳一号产品21期子单元投资金额与亏损情况表(数据截止至5月26日前后)

  信息披露不透明

  上述朝阳一号投资者委托代理人李红告诉搜狐财经,在2015年下半年,他们就发现净值波动剧烈,在2015年10月份左右和今年上半年,优先级资金就逐步退出,但五矿信托并未通知夹层投资者。

  4月1日,投资者收到五矿信托的净值表发现,净值大幅波动,随后五矿信托称净值计算有误。

  4月12日,当投资者代理人咨询项目经理宋某时,宋某对多位代理人表示,回去给委托人说,不要担心,安心等待,要相信五矿信托,五月底会给投资者一个满意的答复。

  当被问及“对于延期这部分的利息怎么算,能不能出延期公告?”时,宋某表示,延期公告能出,延期利息按合同约定利息支付。宋某称公司不是在赌大盘行情,有很多种方案可以使该产品的兑付工作得到圆满解决,大可放心。

  然而,5月的市场行情在震荡中萎靡,从月初接近3000点的高位一度跌至2800点,5月行情的波动让投资者们无法淡定,投资委托人李红再次致电宋某时,发现他语气迟疑,与之前坚称如期兑付的态度大相径庭。

  对于众多投资者的质疑、紧张,5月24日,五矿信托向21名夹层投资者发去召集开受益人大会的通知函,通知函极其简单,没有议程,只是通知夹层投资人在5月30日到指定的地点召开受益人大会,在此之前,投资人并不知道自己所投本金惨遭血洗。

  有投资人向搜狐财经《潜望》反映,他认购的五矿信托产品已经延期三个月,关于延期五矿信托公司没有出具任何公告,具体延期到何时也未接到通知。

  在杨兆全律师看来,信托公司对延期和推迟兑付,要事先和投资者沟通。投资者可以主张信托公司违约,当信托公司出现兑付困难时,一方面要和投资者沟通,做好沟通,取得投资者理解。另一方面,要严格履行合同约定的职责,该补仓的要补仓,该平仓的要平仓,尽量减轻损失。

  普益财富研究员范杰也表示称,这种情况属于信息披露较差。但是在这信息披露差的背后,应该看到是五矿信托作为受托人,对自身义务的漠视,对受益人权益的粗暴侵犯,在这背后,可能是经营思路和内部控制有较大问题。

  搜狐财经《潜望》了解到,据不完全统计,有多家信托公司发行过类似的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如西藏信托汇泽、晶辉系列产品,华融信托荣泽系列产品,新时代信托发布的龙腾系列产品,四川信托,中融信托也有类似产品,全部提前或如期兑付本息,没有出现夹层投资者损失的现象。

  在股灾一周年里之际,股灾余震仍在继续。对于该事件后续发展,搜狐财经《潜望》将持续关注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