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雪珥:相忍为国行万里(07/15 17:21)

万里、以及他的那一代同事们,用他们的忍,构筑了一道最容易被忽略的风景线,这大约才是前十年改革开放中真正的价值所在。[查看详细]

盛清反腐:从“打老虎”到“养老虎”(08/18 18:11)

法制上的放任,导致了最后底线的失守,大清国终于成为“老虎”们的天堂:即便被发现查处,无非是退赔赃款;即便无法退赔赃款,无非是坐牢而已。苦了我一个,幸福全家人;坐上几年牢,享用一辈子。从“打老虎”到“养老虎”,这个政权也就开始逐步走入虎穴……[查看详细]

雪珥:福特汽车改变了中国国运(06/04 22:14)

被中央拒绝后,这家公司的高层才决定发动所谓的“保路运动”,用政治上的运动逼中央政府就范,这就是“保路运动”的真相,其实质就是一个既得利益集团绑架政府、绑架人民、通过“离间官民”而火中取栗的过程。[查看详细]

雪珥:清朝大米靠进口(下)(05/14 10:03)

从明到清,世易时移,但公权力通过扰民、甚至残民而寻租的欲望却坚定不移,数百年不动摇,天朝总是要诞生“走私天堂”的。而清代相比明代,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地方,在于政府对进口粮食的渴望,成为走私、尤其是鸦片走私的最好掩护。[查看详细]

雪珥:清朝大米靠进口(上)(05/07 15:10)

尽管大清国的领导核心们在口头上宣称天朝无所不有,不需要与任何蛮夷贸易,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从康熙年间开始,天朝就不得不从海外进口大米,以缓解东南沿海因人口剧增及商品经济发展而造成的“产米不敷民食”的严峻局势。[查看详细]

雪珥:贸易顺差也似刀(04/10 16:53)

被后世当作盛世标志的贸易顺差,不仅对普通民众的生活并无改善,相反倒是推动了物价的飙升。而银贵钱贱的结果,又导致使用制钱的主力军——草根阶层,在购买力上更趋弱化,催化了贫富差距的扩大。[查看详细]

雪珥:康乾盛世毁生态(下)(04/02 21:03)

在吃饭问题压倒一切之下,任何理性的改革都难以推行,何况,这些改革还只能依靠一台并不靠谱的国家机器去推行呢?[查看详细]

雪珥:康乾盛世毁生态(上)(03/27 15:59)

在中国特色的农业"内卷化"过程中,过快增长的人口不能有效地向非农业部门转移,只能过量地投到农业生产中,靠深化耕作增加产出以维持生存。其增长不是通过技术改进、制度变革而提高劳动生产率实现的,却伴随着单位劳动力边际报酬的递减,是一种"没有发展的增长"[查看详细]

雪珥,澳大利亚华人,太平绅士;独立学者,中国改革史、战略史研究者;著有《国运1909》、《大国海盗》、《帝国政改》、《辛亥计划外革命》、《天子脚下》、《李鸿章政改笔记》、《改革都有红利吗》等书。

Email:snowsword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