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骏第一击
http://business.sohu.com/
[ 刘晓希 ] 来源:[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南方都市报 ]
  我希望微创能成为一个样板,这是我的理想。至少对于外包业务我就非常有信心,因为我已经在做了,微软在上海的全球技术中心全是中国人,而且做的外包业务几乎是全球最好的,也许人家说是微软做得最好,但是,今天的我不是代表微软,而是代表微创,给我两年时间,我可以做出一个最好的样板来。

  ————微软中国公司总裁兼微创CEO唐骏

  4月11日,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与微软公司共同宣布成立一个合资企业————上海微创软件有限公司。这是微软中国继今年1月份宣布与北京市政府合资成立“中关村(相关,行情)软件”之后,选择在上海成立的第二家合资公司。

  在微创成立的仪式过后,微软中国公司总裁唐骏(同时兼任微创CEO)代表各方非常认真地回答了记者的相关提问。

  将建更多合资公司

  记者:微软在中国有10年了,截止今天成立了两个合资公司,不知道微软现在是不是在中国市场上做调整战略,有的人说微软是在补课,解释一下?

  唐骏:微软公司在中国十年,头三年是建立行销渠道,定位于产品开发。从1997年开始我们加大了在中国的投资,微软中国研究院、微软中国研发中心、上海微软全球技术中心。从去年开始,微软中国进入了第三个阶段,一个全面合作的阶段,和中国政府进行广泛的合作,特别和中国软件企业的合作,成立合资公司,与许多跨国公司不同的是,我们已经把软件开发到售后服务的整个价值链都搬到了中国。

  至于是不是在补课?我的回答是:不是。如果五年之前做一个合资企业的话,成功的概率会非常小,因为对知识产权的尊重和保护,我们做得并不是很好,但是从去年开始,国家上至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下到一般的消费者,大家都已经开始意识到知识产权重要性,这可以给我们的投资带来一个比较好的前景,同时我们觉得这也是中国软件企业腾飞的时机到了。

  记者:是不是还有计划和其它地方政府成立更多的合资公司?

  唐骏:我们希望在中国进行更多的合作合资,在我们现在看好的几个领域里,包括软件和其它的领域都有这方面的举措,我相信如果时机成熟的话,我们还会有一系列的合资合作计划。

  专注软件相关企业

  记者:具体在什么领域的合作?

  唐骏:主要与软件相关的企业,包括行业应用软件,包括一些兼容式的,比如电信行业软件应用商、开发商,这些都是我们合作的伙伴。

  记者:是以投资合作为主还是收购为主?

  唐骏:投资合资为主。微软不是进行行业运用软件的开发商,我们不会做电力系统的开发应用软件,微软发展的方向的模式非常固定,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提供开发工具,用了我们的平台和开发工具开发什么样的产品,由我们合作的软件开发商自己定位。

  记者:怎么理解你们所说的战略投资式的第三阶段?投资原则会是什么?

  唐骏:最大的原则考虑是,合作能够给中国的行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并不是在做风险投资,我们微软做的是战略投资,比如像今天的微创,希望可以通过微创建立一个成功的运作模式,比如技术外包,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如果做成功,软件界也许就可以效仿,因为国外的软件市场很大,我们希望借此能够带动整个中国软件产业结构的变化。

  另外方面,比如在应用软件方面,如果我们成功了,基于中国自身这个巨大的市场,我们的整体的目标就是带动整个软件产业水平的提升。因此,你们可以看出,我们选择合作伙伴是基于一种长远的规划。而从全球业务来看,微软几乎都是独资,惟独在中国是合资,这是比较特别的。

  新公司已获首张订单

  记者:怎么理解你兼任微创公司的CEO?

  唐骏:我现在已经身兼几职,最重要的职位就是微软中国公司的总裁,我出任微创公司CEO,是希望可以形成一套管理体系,寻找新的业务模式,建立一套完整的企业文化,微软总部对这家合资公司非常重视,虽然我已经被任命为微软中国区总裁,但是他们还是非常希望我继续留下来。

  记者:听说新公司已经获得第一个软件外包订单?

  唐骏:第一份订单是微软公司自己的业务,以往我们很少把业务外包给别的公司来做,这是第一次外包给我们的合资公司。

  记者:这个公司有什么近景和远景预期?

  唐骏:近景是在未来两年当中产生盈利。公司第一天运作就已经有120名员工,这是任何一家软件企业在刚刚成立的时候很难达到的规模,我们第一希望就是做规模。第二希望确立标准化软件业管理模式。我个人希望,5年后,微创公司能够发展成中国最大的软件企业之一,达成一个产业化、规模化优势。

  记者:为什么才400万的投资额?

  唐骏:投资额是根据业务模式来定的,我在给投资方定业务模式的时候,就确定第一年收支平衡,第二年实现盈利,并不需要太多资金,业务报告书是我一个人写出来的,如果当时我写一千万美元,我相信双方也会毫不犹豫投入。

  记者:那400万美元怎么用呢?

  唐骏:主要是硬件设备的投资,还有作为一定的运作资金。

  记者:说这么多,能够感觉到您认为中国软件做外包服务的时代到来了。

  唐骏:是的。可能你们对我的背景不是很清楚,来中国之前,我曾经在微软总部做过三年多真正的软件开发,我是一个软件程序员,WindowsNT我参加过开发,我带领我的部门开发了中文版的WindowsNT3·51、Windows2000,我对整个软件开发应该是比较了解的,包括对大型软件开发的业务模式。

  我的背景告诉我,为什么中国人也可以做软件外包,作为外包业,所有的设计都已经想好了,业务模式是很简单的,就是加工———只要有熟练工人就可以加工。

  做软件最重要的是人才,中国在人才市场上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强。我去过印度,对他们的软件外包做过一个比较详细的分析,他们的优势更多的只是语言优势,而中国人在未来的五年也很难建立这种优势,但是在上海的微软全球技术中心已经证实了————中国人可以做好网上的技术支持,而且做的技术指标比美国、印度都要好。

  软件外包市场很大,印度是全球最大的软件外包商,但也只占了全球的30%,还有70%的业务空间,如果中国能占到其中5%、10%,就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了。

  我希望微创能成为一个样板,这是我的理想。至少对于外包业务我就非常有信心,因为我已经在做了,微软在上海的全球技术中心全是中国人,而且做的外包业务几乎是全球最好的,也许人家说是微软做得最好,但是,今天的我不是代表微软,而是代表微创,给我两年时间,我可以做出一个最好的样板来。

2002年4月13日13:32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唐骏的人才观
  • 微软中国新总裁唐骏:我要打破两年宿命论
  • 吴士宏干两年 高群耀干两年 唐骏能干多久
  • 微软公司正式任命唐骏博士为微软中国总裁
  • 作者相关文章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