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商业
一个大型合资项目的艰难诞生
http://business.sohu.com/
[ 邓瑾 ] 来源:[ 经济观察报 ]

  1995年双方开始谈,1996年3月签意向书,2000年12月拿到了营业执照。5年的谈判不仅是巴斯夫与其中方合作伙伴中石化股份公司及其子公司扬子石化之间利益的讨价还价,同时这5年也见证了中国石化产业进行重组的种种努力

  1988年巴斯夫在上海建立了一个小型的合资企业开始了中国探路之后,整个90年代初巴斯夫考察了中国所有的大型化工厂,希望找到一个长期的合作伙伴共同建立一个投资庞大的一体化石化基地,而这种基地正是巴斯夫相比其他诸如壳牌、BP阿莫科、埃克森等石化公司的优势所在。

  巴斯夫当然更没有忘记要了解政府的意图。“大型项目都需要强有力的政府支持。”巴斯夫(中国)有限公司首席代表伍德克说,“那时我们和国家计委的关系很密切,他们对怎样在中国发展乙烯项目有很清楚的思路。在那个阶段,你必须多了解政府的意向和计划,然后你才能决定你想要什么。”

  根据巴斯夫的了解,当时国家希望南京的扬子石化承担起发展中国乙烯基础产业的重任,该公司是国有大型企业中石化集团(当时叫中国石化总公司)的子公司。“对我们来说,我们想要的和中国政府想要的是匹配的。”伍德克说。扬子石化不仅有很好的财务表现历史、良好的政府关系背景,而且它所在的长江三角洲拥有最大的消费群体,并且能为一体化基地提供很好的物流支持。

  于是,巴斯夫和扬子石化先于1994年在南京合资建立了一家投资额为1.6亿美元的苯乙烯厂,然后开始为争取获准建立一个大型的一体化基地、同时也是中国第一个“百万吨乙烯基地”而共同努力。

  首先碰到的最大难题是谁控股。石化产业是基础产业,而且当时的政府是想把石化当作支柱产业来发展,所以坚持要控股。而巴斯夫也想在这个巨额投资项目上控股,双方僵持不下,谈判艰难。

  这时,对这个项目很支持的副总理朱镕基开口了:“50:50,可以谈,先别因为这个而谈不下去。”

  尽管当时无论是政府、企业还是专家都对50:50有很大的争议,但谈判因此得以继续,并最终锁定在该股比。

  “这在当时是一个突破,原来我们对控股的认识是股比在50%以上。”该项目建议书和可行性报告评估小组的负责人、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石化轻纺项目部石化处处长杨上明说,“怎么认识控股?是股比的绝对控股,还是从原料提供、相关的配套建设等这些概念去考虑?《外商投资指南》后来的提法是,原则上控股,但不一定是股比的控股。”

  投资方案的改变

  从1996年3月签订合作意向书后,又经历了4年漫长的谈判双方才最终于2000年12月签署了投资总额为220亿人民币的合资企业的协议。2001年9月28日,该项目在南京开工建设。

  “在这种级别的项目中,扬巴谈得算快的了。”参与过多个大型石化项目评估的杨上明说。比如,英荷壳牌和中海油合资的、投资额为43亿美元的南海石化项目早在1991年1月国务院就批准了立项,但迟至今年11月1日才在广东惠州大亚湾奠基,谈判谈了11年。所以,在中国目前四大合资石化项目中,扬巴不是第一个谈,但却是第一个谈成的。

  当时启动和推动这个项目的巴斯夫东亚区总裁Jugren Hambrecht博士在谈判的过程中就晋升为亚洲的董事会成员,明年5月又将成为巴斯夫集团的下一任CEO。“所以这个项目帮助他得到了提升。”伍德克说。由此可见这个项目对巴斯夫集团的重要性,这是该集团在海外5个石化基地中最大的一个,计划2005年投产。

  虽然4年已经是同类型项目中谈得算短的,但对参与谈判的双方团队来说,4年有太多的故事。

  项目最初的投资额为499亿人民币,但经过项目建议书评估后,投资额锐减至392亿。可行性研究报告评估后又进一步缩减到220亿。“100亿100亿地减,很不容易的。”杨上明说。

  项目建议书评估后投资额锐减是因为方案的调整。最初该基地包括16套装置,项目建议书评估后取消了4套,其中争议最大的是投资额至少为6亿美元的MDI、TDI装置。

  根据评估组的研究,MDI、TDI的排放物含盐高,如果排到长江去,对长江流域的生态,尤其是渔业影响很大。另外也有安全方面的担忧。由于存在高毒性及腐蚀性的气体光气(一旦泄露,很容易致人于死地),因此在方圆2公里应该没有居民。所以评估组的专家建议在扬巴项目中取消MDI、TDI装置,放到更合适的地方去建设。

  但自认为有足够安全措施的巴斯夫对这一建议很难接受,抵触情绪很大。他们称,MDI、TDI是合资项目的重要基础,如果这个基础不成立,合资项目也不成立。

  “对我们来说分开是很困难的,因为我们的优势就在于一体化。”伍德克回忆道。后来经过政府的引导,MDI、TDI装置最后落户上海的漕泾,即上海化学工业区。

  另外一大改变是从独立于扬子石化到合理利用扬子石化的设施。原来巴斯夫想靠着扬子石化公司单独建这个基地,上下游一体化,“厂址选择想离扬子石化远一点。”杨上明说。但后来专家评估小组建议,像供水、铁路、码头、污水处理、废气处理等,有些基础设施可以合作或公用的,应集中考虑。单独建不仅投资成本高,运营成本也高。

  经过反复磋商,巴斯夫最后接受了调整。

  在可行性报告评估阶段从392亿人民币再降到220亿,杨上明认为中石化和巴斯夫都做了不少工作。双方不断优化方案,包括建设方案、配套方案等。另外,随着技术谈判的深入,专利费也从最开始的一个“高得很”的价格敲定在最后一个中方认为较合理的价格上。

  “最近我了解,双方想在实施过程中控制在200个亿。”杨上明说。

  中方的思想转型

  在进行谈判和评估的90年代后期,也正是政府、企业和学者们经历着思想转型的年代。除了当时50:50有争论之外,还有怎样把握引进世界级生产技术、设施和保护国内民族产业的尺度。例如,对扬巴项目包含的碳1化学产品(甲酸、甲胺、DMF),当时的化工部、计委、中石化和专家都有不同意见。当时国内的化工系统有很多一两千吨的小装置,而扬巴都是三五万吨,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当时很多人担心,扬巴的建起来了,会对国内的小装置造成致命冲击。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你如果本身不具备竞争力,即便合资项目不建,等中国加入WTO(当时叫关贸总协定),关税下降后,仍然抵抗不了冲击。这个问题在项目建议书阶段没有形成统一观点,被要求在可行性研究阶段进一步论证。

  此外,扬巴项目的提出,是在中国南京建设中国第一个“百万吨级乙烯基地”。“评估时扬子石化的乙烯能力是年产40万吨,加上合资的60万吨,就上了100万吨了。”杨上明说,“在我们原来的评估方案中,这是作为一个很重要的一点提出来的。”

  尽管事隔几年后,杨上明对扬巴项目的产品方案仍然记忆犹新。“很有特色。”他说,“碳3(产品),巴斯夫的技术是世界一流,而且国内需求很大,附加值相对比较高。另外乙二醇也很好,因为国内聚酯工业比较发达,它是很重要的聚酯原料,进口量非常大。聚乙烯品种是低密度聚乙烯,其高压聚乙烯装置规模是世界级。这些在世界上都叫得响。像年产16万吨能力的丙烯酸装置,国内只有3万吨左右的规模,这在世界上都是最大的之一。年产25万吨丁辛醇也是世界级规模。”

  谈判与中国的产业重组并进

  90年代中后期,也就是在扬巴项目的谈判过程中,中国的化工产业也在发生着重大变化。“我们最初是和中石化谈,然后大约在1997年,我们又和东联谈。1998年,突然又回到和中石化谈。”伍德克回忆道,“中国也在进行重组。”

  伍德克提及的东联指的是成立于1997年11月19 日、隶属国务院的中国东联集团公司。这个特大型石油化工联合企业由地处江苏的四家特大型国有企业(金陵石化公司、扬子石化公司、仪化集团有限公司和南化集团公司)和江苏省石油集团有限公司组建而成,1996年的联合销售收入高达400亿元。该项目是在中央政府的高度重视下成立的,目标是进入世界500强。

  当时,总书记江泽民、总理李鹏、副总理邹家华和姜春云都为新公司的成立题词。其中江泽民的题词是:“坚持以市场为导向,以资本为纽带,向四跨大企业集团迈进”。

  有人说,在谈判的关键时刻,谈判对象突然从中石化变成东联,这让德国人多少有些愤怒和迷惑。不过,变化还没有结束。

  1998年,中国石油石化行业实现了行业整体第一次变革重组。政府通过组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石化集团公司,以南北地域为界,各自产生上下游一体化的行业集团公司,引入了竞争机制。加上1982年成立的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中国石油石化行业基本上形成了相对垄断的三大集团公司。

  之前高调成立的东联随之自动解体,所属公司并入中石化。

  “那时候我们的合作伙伴正忙着重组。”伍德克说。言下之意是,大家都忙着重组去了,无暇顾及扬巴。事实上,高层谈判一度拖延。但伍德克称低一级的谈判组仍在工作。“我想在某一时候有10到15个谈判小组同时工作。有人在谈融资,有人在谈物流,有人在谈这个产品,有人在谈那个产品。”

  政府支持

  扬巴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得到了中德政府的支持。德国前总理科尔每次来中国的时候,总是提到这个项目,并表示他的支持。“科尔年轻的时候在巴斯夫工作过,而且他住的城市路德维希港就是巴斯夫的总部。这对我们很有好处。”伍德克说,“你看,我们的前总理都为巴斯夫生产过化学产品。”

  但他补充说,因为这个基地在中国,所以中国政府提供的帮助、指导和支持肯定比德国政府的多,“从中国总理到南京市的环保局一路下来都对我们很支持。”

  朱容基总理的50:50可以谈,使当初陷入僵局的谈判得以继续。2000年年中,朱容基总理访德前,这个已谈了4年的扬巴项目获得了中国政府的批准。“当时审批程序非常快,大概就花了两个礼拜。”杨上明回忆道。据了解,这种审批速度在大型合资项目中十分罕见。

  至此,历经四五年的谈判终于尘埃落定.

2002年12月3日10:00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商业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