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 企业
搜狐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财经 > 中国改革论坛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成立20周年庆 > 最新报道
分论坛3:罗平谈金融监管
2003年10月30日17:07   来源:[ 搜狐财经 ]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夏斌:下面请罗平先生主讲。

  罗平:我国的金融监管当局,人民银行和银监会都一再强调加强监管,这个加强监管,不仅仅是说机构审批、人员审批方面的监管,一个核心的内容就是审慎监管,而审慎监管的核心,就是资本充足率,而资本充足率的监管系有实打实的标准的,这就是1988年巴塞尔委员会出的资本充足率的管理办法,简单称为资本协议,就是定一个分子,一级资本,二级资本,一级资本就是股东资本,二级资本还有次级债券、可转债,还有普通准确金。分母又很简单,资产分为几大类,比如说国债、企业贷款,两者相处,核心资本充足率要达到4%。88年的资本协议的出台是1988年,要求发达国家92年以前达标,实际上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所有的发达国家资本充足率都达标了。资本监管现在是两个内容,一个是市场风险,还有一个是信用风险。88年的资本协议,被100多个国家采用,又写入了有效监管核心原则,它已经是国际标准了。而中国的代表参加这个国际标准的制定,对它的出台也表示支持。我国说强调资本监管,到底我国的资本监管是什么状况呢?我国应该说没有一套完整的特别是有效的资本监管制度。95年商业银行法出台,提出一个原则,就是说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最低不能低于8%,既没有定义什么是资本,分子没有定义,分母也没有定义,这里面的灵活性就大了。96年出台了资产负债管理规定,界定了资本,也界定了资产风险的计算方法,这个方法基本上参考了88年的基本协议,但是结合中国国情方面,在许多方面放松了标准,特别反映了在抵押担保方面,承认了20多种抵押担保。学者的角度,把这个国际标准拿来,对照我们现行的标准,设定两套统计报表,算出来之后,就拿国有商业银行或者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公开数据相比,算过之后,就会发现,这个资本充足率肯定要下降一到两个点,或者更多。

  还有一块,我们在国外强调资本监管的前提就是既提准备金,我们现在主要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资本监管当中仍然存在这样的问题,94年商业银行资产负债比例管理,曾经有这么一条,对资本充足率管理指标进行考核,分别对待,逐步过渡,限期不能超过1996年底,但是到了1996年再出台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的时候,这一条已经不存在了,长期以来,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不达标,另外资产大幅度扩张,影响就是,我们监管当局的威信和监管规定的严肃性受到了严重的挑战。88年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还远不达标,现在有新的资本协议出台了,这个新的资本协议应该是针对目前发达国家商业银行风险管理水平的提高和监管理念的转变的新的挑战,包括三大支柱,第一支柱就是资本充足率的计算,引用了很多新的方法,比如标准法下,不是用OECD法,还有内部评级法,商业银行自己对客户和对企业的评级来确定风险的大小,最后确定风险承诺。而且提出一个心的概念,把操作风险纳入了资本监管。

  但是,不是说所有的商业银行都可以使用内部评级法来监管的,内部评级法对数据的要求极高,一般的商业银行要算出客户违约的概率,简单来讲,一家三营企业,像微软这样的公司,一年不能按期还本付息,暂提损失的概率是3%,还要逐笔算出每笔贷款的损失率,五级分类中,专项贷款的既提没有做到逐笔既提,这样无法计算单笔的成本。各国的情况是这样的,美国决定,在八九千家银行当中只对十几家大的银行进行资产协议,欧洲实行新资本协议,提出的新资本协议的理念和做法,但是也没有准备实行,这个资本协议98年修订,历时五年,今年出来第三征求意见稿,7月31日征求意见期结束,刘明康给巴塞尔委员会提出意见,说如果在中国实行,这种方法不会提高所谓资本监管度,因为中国就没有评级,大中型企业评级的只有十几家,所以这种方法缺乏实际的客观条件,而且内部评级法起点就过高。在这种情况下,刘主席提出来,我们不会在2006年新资本协议出台之时就实施新资本协议,主要指的是第一支柱。刘主席讲话上网之后,在国际上硬气了相当大的反响。这些日子提的评论,第一个就是中国,第二就是印度,而把中国放在第一位,可以看出来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国际上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但是媒体有一些报道,有所偏颇,他说中国拒绝实行新协议,大标题,特别是一些华人的报纸上,当时这个问题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陆陆续续之后,各国监管当局给我们的信息都是相当积极的,比如说基金总裁来谈话说,外界的报道至少是莫名其妙、OECC、联储和日本、韩国都认为中国的做法是明智的,最近巴塞尔委员会主席接见路透社的记者,说中国的想法跟巴塞尔委员会是完全一致的,这使我们感觉到,中国在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当中也的确让一些大国听了中国的声音。国际上资本监管的水平进一步提高,我们已经制定了新的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在业内两轮征求了意见,充分借鉴了新巴塞尔的主体框架,我们也提出了三个支柱,但是第一支柱,在计算资本充足率方面,基本上参照88年资本协议的内容,现在有关出台的过渡期问题上,大家还存在着一些分歧,国有商业银行和许多城市商业银行目前的资本金不足,而且筹集资本渠道有限,短时期内要达标有困难,所以我们正在和有关部门积极地探讨,征求把资本充足率的办法推出去,为中国金融监管制度的稳健性作出一点应有的贡献。谢谢大家。

  夏斌:他是真正按照1988年的巴塞尔协议执行监管,我们的资本充足率目前公布的是偏高了,到底高出多少,或者说不足的,正在协调,要求怎么给个过渡期。下面请许健博士给评论。

  许健:谢谢主持人给我这个机会,前面听了几个题目,我很受启发,货币政策,还有国有企业改革,还有资本充足率,我就想到一句话把它联系起来,货币政策要害的问题是,可能是我们原来的货币政策,现在来讲资本需求量过大,地产这一块争议更大一些,地产后面是资本的需求,如果货币的政策再从过去单纯的从货币角度来考虑问题,可能还不能解决问题,因为今年三月份以来,整个情况就很明显了,地方政府上很多项目,实际上都是资本性的项目,这些资本性的项目没有地方融资,就找银行,最后都通过银行拿到了钱,所以贷款上去了。而且,挤掉其他一部分资本金的需求。

  第二个,国有银行改革的核心,刚才谢局长讲得很清楚,产权是关键,产权改革的关键是什么呢?过去国有银行改革思路不清楚,不知道怎么改,现在明白了,要搞股份制,就是把过去国有独资的改掉,那是补充资本。讲得俗气一点,现在的国有独资,无力承担资本充足率,就是刚才罗平讲的88年的资本协定,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刚才讲得特别精彩,实际上就是两个方面,一个非常核心的问题,过去我们国家的中小融资是在外面融资,他缺少的是内部的融资。他没有资本,还是没有资本,现在解决了货币给他,现在讲到巴塞尔协定的核心是什么呢?是资本监管,现在我们的标准可能达不了标,要改革以后才能达标,所以我圈起来讲,中国进程化改革比较缓慢。中国改革二十多年来,现在社会主义监管体系已经基本上确立了,但是资本市场的资本化进程相当缓慢,集中表现在各个方面。如果理解了这个问题,从这个逻辑思路上理解的话,对前面几个问题的理解很确切了。

  另外一个观点,就是巴塞尔协定,是与我们整个国有银行的改革联系在一起的,如果说国有银行的改革不能实施股份制的改革,巴塞尔协定是资本协定的监管是不能落到实处的。现在我们面对国有银行的改革,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刚才大家也谈到了,改革是一个铁三角的成本,国有银行、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如果这个铁三角不打破的话,不把我刚才讲的概念引进去的话,不增加充分多的社会资本和私人资本,然后把这些资本倒来倒去,不断的扩张,我想这样的改革还会经历很长很长的时间。

  钟伟:巴塞尔协议新的时间比较长了。银监会会工作让人非常高兴。他把中文版的全文放网站上了,节约了我们大量的时间。

  第一、银行改革包括产权改革、中小银行发展等等,可能并不能够带来中国银行业的根本的改观。或者是中国银行业的经济状况是社会经济运行的状况的一个缩影。

  第二、即使有产权改革,如果产权改革到位了,产权和人事的安排是不是协调还不一定,有很多地方,金融机构,政府对这些银行,仍然可以委派官员去任职对银行改革而言,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但是必须种在地上,不能种在沙漠里,有很多就是沙漠,为什么中国没有能力采用巴塞尔协议,就是整个经济发展欢迎制约了金融行业难以有大的座位,还有我们对历史资料占有和细分这一块很差,对于数据的处理没有能力,新协议当中外部平均发只适用于有独立机构的大型银行,内部基础法和内部高级法当中规定的办法,都需要银行对其历史数据的占有、分析、归类、模型分析等等大量的工作,巴塞尔委员会为了推出新文本,持续工作了十几年,进行了多次定量调查,最后才推出了这个三个资本充足率的计算方式,对中国来讲,06年都是很乐观的,不清楚什么时候才能进行一个清楚的整理和分类。

  第三、关于监管的技术工具,巴塞尔协议,不管是新老文本都是细化的技术工具,和立法崇拜一样,我们对技术的崇拜也是很厉害的。监管角度来看,有三点是显而易见,值得重视的。第一点,现在的监管本身仍然是比较侧重于事前和事中的,但是对事后这一环是有所忽略的,所谓的事前就是准入,所谓的事中就是宏观和微观的审慎,所谓的事后,只要银行不是长生不死的,必然有可能兼并、倒闭、破产,对于有没有退出环节,好象还不是很清晰。我看到夏所长写了一篇文章,银行要搞重组基金,这是属于事后监管的范畴,更广义的事后监管有多种方式,监管的事前、事中、事后都要有,如果没有退出机制就很不好。资本市场这么多年的建设来看,就是当初忽略了退出机制导致今天的状况,这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在现有的情况之下,通货稳定由人民银行负责,金融机构的稳定和金融风险由监管部门负责,但是公众存款人的利益哪个机构具体负责还不是特别的清晰。一般来讲,公共存款人的利益是靠存款保险公司,对存款人来讲,我个人还是建立一个机构,否则国有大中型银行处于吃亏的状态,因为民营银行和外资银行并不必然享有国家有偿担保,所以正常情况下,他们存贷款的利率都比国有银行来得高,如果现在不推行存款保险制度的话,未来外资和民营银行出了问题,到底谁来负责任,还不是特别清晰。基金组织有一个研究框架,大家可以看一看,认为央行可以把存款分为两类,一类是有保险存款,利息低一些,一类是没有保险的存款。我们不仅要看银行总的吸收存款,净资产收益率等等,还要考察这个银行有保险的存款和没有保险的存款两类村看的比例,把它跟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和存贷款的要求挂起钩来,这一点有点意思,四大银行可以不参加存款保险,其他并不享有国家有偿担忧的民营过程股份制结构的,应当参加存款保险。

  第四,在监管的整个过程当中,监管部门的协调是非常重要的。现在看起来,由于金融创新的出现导致业务交叉,监管部门之间和央行之间的职能的交叉冲突,是不可避免的,总不可能银证保每个事情都分得清楚,在不能分得那么清楚的情况下,监管的理念,银监会强调自己是管风险,管法人,管内控,管信息披露,就说信息披露这一环,银监会未必比人民银行有更多的渠道和优势,银行现在有完整的统计数据库,有支付体系,未来可能还有贷款登记,还有社会征信这一块,所以央行对宏观信息的把握是更准确的,如何做到信息共享和相互协调,框架现在还远远没有出现,所以到现在为止,虽然人民银行跟监管职能部门分离了,但是两者之间怎么样协调和发展,怎么样规避事后风险,还在待定之中。

  提问:有个问题问一下罗平先生,我是来自于中国建设银行的,对资本充足率这一块非常感兴趣,请问你四大银行资本充足率8%的过程中,什么方面是四大银行最难的?技术的问题还是经营的问题?

  罗平: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因为从商业银行法讲,你提出来商业银行必须8%,依法办事,国家作为国有商业银行的所有者,应该带个头补充资本,依法办事。但是中国国情又是这样,中国财政并不富裕,总理就职演说中,有多少妇女在家里生小孩儿不是到医院,这次非典中国出了180亿,教育的预算只有15%,军费只有8%,能拿出国民生产总值很大的资金支持国有商业银行的发展?再有,银行业并不是竞争的行业,国有资金有进有退,是不是退出来?这样把更有限的资金用于公共事业,而不是搞商业性的经营活动?具体怎么做,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

  许健:我个人认为,恐怕还是国家不可能源源不断地补充资本金,几年前我就说过,国有银行这么走下去肯定是没有出路的,不改革是没有出路的,但是改革的话还拿钱,先付成本,以后赚了钱再通过什么方式弄过来,否则的话,再过几年就不堪设想了。还是资本问题,你不过是变了一个角度来问的。

  夏斌:我也评论两句,首先我们讲改革,公司治理结构,我不否定,防止新的不良贷款的产生,现在要提高八个资本充足率,首先是缺了一块钱,谁拿钱?刚才说股份制,卖给人,社会资本也好,外国资本也好,人家要进来,首先跟你讨价还价,每股值多少钱?我们输了很多钱,因此还是要把不良贷款消化掉,还是要把不良资产处理掉,还是要把缺的钱用新钱填进去。所以我就讲,政府很困难,拿不出这么多钱,可能的路子,政府拿一点,发一点债券,债券拿一点,外国投资再拿一点,包括股市上再拿点钱,把不良资产差不多消化以后,按照十六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也是这么写的,首先股份制改造、产权改造,然后化解风险,处理不良资产,最后创造有条件的上市。你资本充足率够不够?你公布的实不实?这是需要我们研究的。刚才钟伟先生讲的,提到邮政储蓄,现在邮政储蓄资金找不到出路,存款利率中央银行下降,在四大银行化解不良资产的前提之下,我们可以考虑有种储蓄,寻找资金用途,组建国有银行重组资金进去投资,寻求长期的回报,解决国家资本比较缺少,补不了窟窿的矛盾。当然我的前提不是坑害邮政储蓄,而是不良资产化解的情况下。

  许健:这个风险太大了。

  提问:如果你的资本充足率这么补充有困难的话,银行资产增长速度非常快,资本永远也赶不上了。

  罗平:资产证券化是把好的资产拿出来证券化,我们经常说的是,资产管理公司把哪些不良资产证券化,这是两个问题。好的资产证券化,国有商业银行有没有这样的积极性?新的资本协议对资产证券化这部分资产也有资本金的要求,而且要对资产证券进行评级,达不到的话,怎么证券化?现在根本就没有评级公司,对你上市的证券化资产进行评价,所以这种操作为时过早。

  提问:改革过程中,我们的不良资产有多少,其中有一段时间贷款不断增加……

  夏斌:当时部里有政策,因为那时候没有宣传说,所以怎么现在剥离了一万多,又有了一万多?

  提问:这就是大家怎么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95年的时候,我们说不良资产有5%,6%。

  许健:你这个铁三角不打破,那是产生不良贷款的温床,那么不良贷款是会不断产生的,这个要从根本上解决。

  提问:我们现在没剥离的是一万四,很多人估计是四万多,当然我没有权威的数字。

  罗平:现在报的口径是国有商业银行19.6%的大量贷款,接下来的口径是,国有主要金融机构,就是国有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加上股份制商业银行,这几家机构是实行了五级分类的,所以它算出来的数据跟国际上是有可比性的,接下来的机构在算,两个数字加一块没有可比性,所以没有算,但是大家都知道,融资信用社的资产质量可能比国有商业银行质量更差。现在算的是贷款,还有其他非贷款的……

  提问:前一段时间,大家息贷,贷款的责任加重了,就不贷了,最近贷款明显增加,我们就考虑,明年后年会不会有更大量的不良贷款出现?刚才许博士提到的,现在讲股份制改造,解决的只是以前的问题,我们有没有信心说,中国的国有银行把这个问题处理完了以后,以后不会继续产生,会不会更大规模的产生?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免费交友,更有机会中大奖!

精彩相册[男][女]
活力社员[男][女]
魅力情人[男][女]
美女 天若有情
帅哥 不帅照脸踢
·和弦铃声:
原来的我 挥着翅膀的女孩
·疯狂音效:
On…个头啊 翠花,接电话…
订阅任何彩信服务
三天内退订不收费!!!

新闻搜索
关键字: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60转6682或6633
Copyright 2003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相关新闻
  • 分论坛3:郭励弘、李扬、张承惠谈金融体制(10/30 17:05)
  • 分论坛3:郭励弘、李扬、张承惠谈金融体制(10/30 17:02)
  • 分论坛3:嘉宾点评与观众提问(10/30 16:58)
  • 分论坛4:高曙光谈市场领域的司法问题(10/30 16:50)
  • 分论坛4:马庆钰谈我国公务员法修改问题(10/30 16:47)
  • 陈锡文:农村改革的回顾和当前存在的问题(10/30 16:28)
  • 分论坛4:赵晓、陈淮点评(10/30 15:45)
  • 分论坛4:毛寿龙谈从以管为本走向以人为本(10/30 15:34)
  • 分论坛3:谢平谈四大银行改革(10/30 15:10)
  • 该作者文章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 新闻自写短信
    对方手机:
    [最多2个] (半角逗号分隔;0.2元/条)
    短信内容:
    署    名  
    手    机  
    密    码  
     


    香遇桃花岛免费交友
    ·找老乡尽在激情老乡会
    ·攒魔法袜子拿圣诞礼物
    ·[] 眉飞色舞
    ·[] 厉鬼再现
    热门词:必杀功 林忆莲
    精彩订阅
    新闻资讯
    因SARS突发而暂缓的公务员加薪计划将从12月起实施。
    订阅 焦点新闻,了解详情




    搜狐商城
    大染坊电视剧原著
    1元图书特卖场
    财富就在你眼前
    股市潜规则
    时尚女性巧理财
    BUS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