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搜狐首页 > 搜狐财经 > 产经新闻 > 商业媒体 > 《新财富》杂志 > 最新文章

刘永行缔结产业链 巨资投入电解铝、赖氨酸产业

BUSINESS.SOHU.COM 2004年7月4日15:51 [ 曾学成 ] 来源:[ 《新财富》杂志 ]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理财为什么有人富了 而有人不行 银行还款是怎么算出来的 老公有钱 女人就高人一等吗
股票中国股民一定要活下来 托起的千点能走多远 “国九条”成了谁的道具
评论马英九胜利得太窝囊了 中国人应该感激格林斯潘 “买椟还珠”与商品过度包装
  发送GP到6666 随时随地查行情

  实达期货公司吕海柱、平安证券研究所马北雁博士、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方波、惠锋对此文有重大帮助。

  位居2003年度“《新财富》400富人榜”第5位的刘永行,以生产饲料起家,拥有35亿元的身家。近年来,由于饲料业利润率下降,刘永行一直在寻找第二主业。2002年,其任董事长的东方希望集团,开始大规模投资铝业,构建从氧化铝生产、火力发电到电解铝生产的完整产业链。同时,东方希望向饲料原料之一的赖氨酸产业拓展。目前,相关项目正在内蒙古包头、河南三门峡运作。

  未来,企业之间的竞争将升级为产业链之间的竞争。究竟如何通过整合产业链,获得竞争优势?本刊对东方希望集团的产业链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并对刘永行作了独家专访。我们发现,刘永行介入电解铝和赖氨酸行业,目的在于通过火力发电的链接,将这两大产业整合为产业群,将产业经营提升为产业链经营,以培育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低成本。

  从合资成立并控股山东信发希望铝业、东方希望三门峡铝业,到独家投资东方希望包头稀铝,刘永行投资铝业的举措,近两年接踵而出。

  在当前众多企业家热切盼望对某一产业进行整合的时候,刘永行的铝业帝国,版图已经扩展到对产业中全部链条的整合。而通过投资赖氨酸产业,其雄心甚至有超越单一产业链整合而求配套整合两条产业链之势。

  巨资投入电解铝、赖氨酸产业

  刘永行整合产业链的标志性举措,主要包括两个:其一,是2002年10月,成立东方希望包头稀土铝业有限公司,建设年产量为100万吨的电解铝项目,并配套建设272万千瓦的火力发电厂,项目在2008年前全部完工后,该公司有望成为我国单一的最大电解铝生产企业;其二,是东方希望包头生物工程公司将建设国内最大的赖氨酸生产基地,其一期工程计划今年3月动工,10月底投产后,可年产赖氨酸2万吨,项目全部建成后,生产规模则可达20万吨。

  这两个产业的链接点是能源:配套火力发电厂可向电解铝生产项目供电,也可为生产赖氨酸提供蒸汽和电力。由于电费占电解铝成本的30-40%,自备电厂将使电解铝的生产成本大大降低。电厂产生的蒸汽,也将满足赖氨酸生产的需要。

  由此可见,将赖氨酸项目和铝项目通过火电有机结合,培育低成本这一核心竞争力,打造具有价格竞争力的铝电一体化产业链,是刘永行的主要目的。

  此外,为了解决电解铝的主要原料—氧化铝的供应,东方希望在河南三门峡投资建设了年产105万吨的氧化铝项目,该项目建成后,可以解决东方希望包头稀铝公司生产需要的约一半的氧化铝。

  投资规模:150亿元

  刘永行为东方希望选择的第二主业—铝业,同其赖以起家的饲料加工业相比,投资门槛不可同日而语。加上赖氨酸生产也需要很高的技术与大量资金,其四个主要项目的总投资高达180亿元。依照投资比例计算,东方希望集团未来几年总计需要出资的金额将高达150亿元。

  山东信发希望铝业:作为刘永行投资铝业的试点,山东信发希望铝业的产能为每年16万吨电解铝,配套31万千瓦火力发电厂,总投资15亿元,东方希望持有该公司51%的股权,需要出资约8亿元。

  东方希望包头稀铝:这是东方希望经营第二产业的重头戏,项目产能为每年100万吨电解铝,配套272万千瓦火力发电厂,分四期建设,每期产能25万吨,总投资100亿元,目前为东方希望集团内部筹集资金投资。

  东方希望三门峡铝业:氧化铝的产能为105万吨,总投资为46亿元,东方希望持有51%的股权,需要出资约为23亿元。

  东方希望包头生物工程公司:赖氨酸产能为每年20万吨,一期工程产能2万吨,投资2亿元。项目总投资约20亿元,目前是由东方希望集团内部筹集资金进行投资。

  年产值:275亿元

  以上的这些项目如果全部顺利的建成投产,产值将会有多大?依照目前氧化铝、电解铝、赖氨酸的市场价格进行测算,每年总产值将会高达275亿元,毛利润将高达77亿元。

  —电解铝年总产能为116万吨,目前电解铝市场价格约为每吨16000元,116万吨电解铝产值为185亿元。依照目前电解铝行业平均18%的毛利率水平计算,毛利润将高达约33亿元。

  —氧化铝105万吨,按目前国产氧化铝市场价格每吨3700元计算,总产值约为39亿元。依照国内氧化铝生产企业山东铝业(600205)41%的毛利率水平计算,毛利润高达约16亿元。

  —赖氨酸20万吨,按目前赖氨酸市场价格约每吨26000元计算,总产值为52亿元,按照大成生化(809.HK)赖氨酸53%的毛利率水平计算,毛利润高达约28亿元。

  巨额资金从何而来?

  目前,除山东信发希望铝业的16万吨电解铝项目已竣工投产外,东方希望包头稀铝公司的一期工程已经竣工投产,二期正在建设之中;三门峡铝业的一期工程也在建设之中;包头生物公司的一期工程亦即将开工。这些几乎同时进行的项目,所需要的巨大资金究竟从何而来?

  吸收其他投资主体。在山东信发希望铝业16万吨电解铝项目和三门峡铝业105万吨氧化铝项目中,都吸收了其他投资主体的资本,东方希望只是控股,而且持股比例都是51%。这样,东方希望的投资规模就从60.9亿元减至31亿元。

  而在包头稀铝项目中,所有资金都来源于东方希望集团内部。刘永行表示,到一、二期工程产生效益时,才会考虑吸收外来投资。因为这样可以溢价出售部分股权,远比现在吸收外来投资合算。

  自有资金。东方希望苦心经营饲料产业多年,积累了数十亿元的家底。由于饲料产业从2000年开始已经基本停止扩张,沉淀下来大量的资金,是其投资铝电和赖氨酸产业的核心资本。

  银行授信。东方希望集团在扩张的过程中,获得了多家银行的授信额度,规模约为30亿元。由于刘永行多年来一直坚持依靠自身积累滚动发展的策略,即使全部用完这些额度,负债率仍然不会太高。

  靠自身积累滚动发展。以包头稀铝为例,可以靠一期工程产生的现金流来补偿或支撑二期工程的投资,待二期工程投产后,一、二期工程再以自身产生的现金流,补偿或支撑三期工程,从而大大减少资本投入。

  项目建设坚持“多快好省”原则。以上项目均选择了自行设计、自行施工的建设方式。刘永行认为,中国劳动力相对便宜,可以同时雇佣大量的工人进行施工,提高建设速度,缩短工期。而且在可能的情况下,大量使用国产设备,也会降低投资成本。

  六年备战赖氨酸 饲料业风光不再

  以饲料为第一主业的东方希望集团,拥有“希望”、“强大”、“金豆”、“永行”、“红门”等十几个饲料品牌,产品涵盖猪、鸡、鸭、鱼、虾、牛饲料等六大系列。其在全国有60多家现代化的饲料加工企业,在越南也有2家饲料加工企业。2002年,东方希望集团销售收入超过30亿元。

  东方希望的崛起,在于抓住了20世纪80-90年代中国饲料业成长的黄金机会。目前,这一行业的高峰期已过,生产能力总体上已饱和。由于投资规模较小,进入门槛较低,国内饲料生产企业至今已近13000家,产量从1978年的60万吨增加到2003年的8700万吨,仅次于美国。但是,相当部分企业长期开工不足,行业利润率也大幅下降,进入了整合期。

  2003年,饲料行业遭遇了更为严峻的现实:主要原料玉米、大豆和豆粕等大幅度涨价,辅料赖氨酸等价格也大幅上涨,而饲料价格却上涨有限,甚至出现下跌。在利润本来已经微薄并且过度竞争的情况下,饲料行业2003年度将出现全行业亏损。以新希望(000876)为例,该公司由刘永行的兄弟刘永好经营,2002年度,新希望的饲料业务毛利率大幅度下降至13.6%,2003年上半年又降至11.5%。

  今年初,亚洲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爆发大规模的禽流感。由于禽饲料是最主要的饲料品种之一,对于饲料行业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赖氨酸成新宠

  与饲料行业不景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饲料添加剂尤其是赖氨酸价格的大幅上涨。2003年初,每吨赖氨酸价格约为23000元,2003年11月,上涨至46500元的高峰价,目前已经调整至26000元左右,比2003年初上涨了约13%。

  中国的饲料添加剂工业发展滞后于饲料加工业,用量较大的添加剂品种如赖氨酸、蛋氨酸、维生素、矿物质微量元素和防霉剂、抗氧化剂等,虽然大部分国内厂商能够生产,但产量上距市场需求还相差甚远。

  在这种背景下,向饲料上游发展成为刘永行的第一选择。实际上,从1996年开始,刘永行已经开始为生产赖氨酸作准备。

  试验生产三部曲

  由于生产赖氨酸的投资规模和技术门槛都比较高,刘永行在6年的准备期内,顺利完成了实验室研究和工厂中试环节,目前已进入工业化生产阶段。

  1996年,刘永行在成都建立了赖氨酸实验室,聘请了十几个人,开始进行赖氨酸生产的实验室研究。两年后,实验室生产试验成功。

  1998年,他以约1200万元的低价收购了北京市科委下属的一个投资8000多万元的发酵厂,并追加投入1000多万元,将之改造成为生产赖氨酸的中试厂。2002年,中试取得成功,东方希望终于攻破赖氨酸生产技术,并培训了一支约150多人的技术队伍。

  但到目前为止,市场上并没有出现该厂生产的赖氨酸产品,主要是因为东方希望的饲料生产企业内部消耗了中试产品。刘永行透露,东方希望在该厂的投资已基本收回,由于北京不适合发展高耗能产业,北京的赖氨酸试验工厂最终将被关闭。

  目前,刘永行大规模投资的东方希望包头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已经完成注册。根据计划,该公司将建设一项年产能达20万吨的赖氨酸生产基地。其中,2万吨生产规模的一期工程计划今年3月开工,如果项目进展顺利,预计将于10月投产。对于赖氨酸的市场前景,刘永行非常看好,因为“目前国内非常紧缺,而政策又支持开发”。

  核心竞争力就是低成本

  刘永行决定大规模进入赖氨酸产业的信心,来源于市场对赖氨酸的强劲需求,更来源于生产成本可以大幅降低的前提—赖氨酸生产需要的大量蒸汽和电力,他都能够以极低的成本自给自足。

  据刘永行介绍,每生产一吨赖氨酸要消耗20吨蒸汽和2400度电,蒸汽的市场价格为每吨近百元,而他的生产成本估计只有10元/吨,因为蒸汽是火力发电的副产品;电力的市场价格一般在每度0.3 元以上,他估计,自己的成本可以控制在0.1 元以内,这两项将决定东方希望赖氨酸生产的低成本。

  “中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低成本。” 刘永行认为,他在铝业所做的诸多努力如建立配套火力发电厂、投资氧化铝项目,也都是为了降低生产成本,培育核心竞争力。

  玉米利用形成新产业链

  在刘永行看来,赖氨酸生产与电解铝有一个较大的区别,电解铝的原料氧化铝是控制在别人手里的垄断产品,他必须自己进行投资,以避免受人操控的命运,而赖氨酸是由玉米淀粉发酵制成,玉米属于大宗农产品,价格不会轻易被人操控,而且中国是第二大玉米生产国,包头及其相邻的华北、东北都是国内主要的玉米产区,赖氨酸生产所需要的玉米可以获得充足的保障。

  除此以外,刘永行认为自己生产赖氨酸还有一个优势,就是生产赖氨酸后的玉米废渣,经过浓缩加工处理后,可以作为奶牛饲料,而目前内蒙古正大力发展奶牛产业,在这方面有大量的需求。

  “100万吨玉米能生产20万吨赖氨酸,剩下的80万吨废渣可以用来生产饲料,东方希望集团在内蒙古拥有包头希望饲料有限公司和赤峰永行饲料有限公司两家企业,而且其中一家就在包头,可以就地生产、销售,提高产品的竞争力。”

  “这是最符合生态科学的方式:收购农民种植的玉米来生产赖氨酸,大量的废渣利用来生产饲料,饲料用来喂养奶牛,奶牛的牛粪是种植玉米的肥料,这其实也是一条产业链。”刘永行则控制了这条产业链上最为赚钱的环节。

  铝电复合 三位一体

  准备投资赖氨酸的同时,东方希望集团也在寻找第二主业。刘永行一开始就为此确定了一个方向:产业规模比较大,发展走势是向上的,行内企业构成是国企或外企,以避免同众多的民营企业竞争,又能在竞争中充分发挥民营企业的优势。

  从赖氨酸想到电解铝

  在对赖氨酸的生产工艺进行分析后,刘永行获知,赖氨酸属于高耗能产业,生产中需要大量蒸汽和电能。蒸汽购买价格很高,如果购买蒸汽生产赖氨酸,非常不经济。“很自然地就开始探讨生产赖氨酸能不能和电及蒸汽挂钩的问题,由此想到大型火电厂发电过程中产生的蒸汽可以用来生产赖氨酸。但赖氨酸不能消耗掉电厂所有的电力,如果让剩余的电上网卖掉,受电网调度的影响,效益不是很高。”

  电解铝就这样进入了他的视线。电解铝是最耗能的行业,生产过程需要大量电力。为了获得低成本的电力,必须建立配套的火力发电厂,而火力发电厂的副产品蒸汽,刚好可以用来生产赖氨酸。赖氨酸、火电和电解铝三个产业,在刘永行手中被整合成了两条相关的产业链。

  “要实施这一设想,必须寻找一个合适的地区。这个地区最好具有适用于火力发电的低硫煤炭资源,还属于或者接近玉米的主产区。”刘永行最终将项目选址在包头。

  小试牛刀“信发希望”

  由于铝电一体化项目投资巨大,2002年,刘永行进行了尝试投资。山东信发希望铝业有限公司,充当了这个试验品。

  在山东聊城,东方希望投资的饲料厂旁边,有一家信发热电厂。该厂同时建有一家1万吨的小规模电解铝厂,并准备将其扩建为规模达15万吨的铝电一体化工厂。由于资金有限,该厂所属的信发热电集团期望东方希望能投资入股。

  刘永行意识到,这是他切入铝电一体化项目的良好机遇。2002年1月,经过半年多的考察论证,东方希望在山东茌平与信发热电集团正式签下合资协议,成立山东信发希望铝业有限公司(下称“信发希望铝业”),共同建设年产16万吨电解铝的铝厂,总投资15亿元,东方希望以51%的股份控股。

  信发希望铝业拥有31万千瓦的热电厂,其蒸汽没有用来生产赖氨酸,因为热电厂周围的几十家刨花板厂,需要借此生产密度板,如果再上马赖氨酸项目,势必形成“争气”的局面。

  2003年11月28日,信发希望铝业生产出了第一块铝锭。不过,其命运却可以用生不逢时来形容。虽然具有多年的火力发电经验,信发希望铝业的发电成本被控制得非常低,但去年煤价上涨,火力发电成本上升,氧化铝价格亦由不到2000元上涨至3700元。信发希望铝业不得不面对巨大的成本压力。

  但是,从这一项目的运作中,东方希望掌握了铝电行业的特点,为以后的大规模投资积累了经验。

  一掷百亿“包头稀铝”

  2002年10月,在包头稀土高新技术开发区,东方希望集团成立了东方希望包头稀土铝业有限公司,建设电解铝生产能力达100万吨、自备电厂装机容量达272万千瓦的铝电一体化项目,总投资达100亿元。

  该工程配套的自备电厂,于2003年4月开工建设装机容量为31万千瓦的一期工程,计划2004年5月建成并网发电;装机容量为31万千瓦的二期工程,计划于2005年7月开工建设。据测算,电厂投产后,每度电的成本有望控制在0.1元以内,远低于同行业平均价格。其电力除供电解铝需求外,还将并入华北电网,电能若有剩余,可以上网竞价销售。

  做氧化铝垄断的终结者

  作为电解铝的主要原料,氧化铝的费用占电解铝成本的30%。为此,东方希望在建设电解铝项目的同时,开始酝酿向上游的氧化铝生产行业扩张。

  2003年6月19日,东方希望集团与河南黄河铝电集团、美国杰德金属公司、先锋全球投资有限公司签署合资合同,在河南三门峡市渑池县共同建设年产105万吨的氧化铝项目,总投资45.9亿元。在合资企业东方希望三门峡铝业公司中,东方希望占股51%,黄河铝电占股24%,杰德金属和先锋投资分别占12%和13%的股份。

  这一项目已于2003年7月动工,总工程分两期进行,一期产能70万吨,总建设工期为3年,主要是利用当地丰富的铝矾土资源,生产氧化铝,其产品可以解决包头稀铝对氧化铝一半的需求。

  但是,在国内,氧化铝生产由中国铝业(2600.HK)独家垄断,民营企业的大规模闯入,阻力自然极大,三门峡铝业项目曾经多次传出被有关部门叫停的消息。2004年1月7日,中国铝业主席郭声琨称,正考虑参股东方希望集团在河南的氧化铝项目,但尚需进一步商谈。中国铝业参股,无疑会减少这一项目遇到的强大阻力,但东方希望终结这一行业垄断局面的效果将大打折扣。

  成本及政策风险不容轻忽

  目前在国内,打通了电解铝上下游产业链,旗下同时拥有火力发电、氧化铝、电解铝生产厂的企业,只有东方希望一家。三位一体的境界,令刘永行能够通吃产业链上的大部分利润,其电解铝企业的毛利率更可达55%(详见《铝业链条解构》)。而刘永行投资手笔虽大,但前路也非一帆风顺,不仅进入一个全新行业会产生管理难题,诸多问题也需要面对。

  电解铝成本压力大大增加。电解铝的生产成本中,电与氧化铝的费用分别占35%和30%左右。目前,国内能源供应紧张,许多地区频频拉闸限电,电价也随之上涨。即便铝厂自备火力发电厂,也因煤价上升,发电成本相应增加。至于氧化铝,由于国内产量供不应求,去年价格连续7次上调,涨幅高达102%,成本节节上升,令各电解铝生产企业不得不面对巨大的压力。

  出口退税率降低,增加出口成本。今年起,国家将原铝的出口退税率从原来的17%降为8%。受这一政策影响,原铝出口成本增加,电解铝厂家的利润率、国产原铝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都会降低,出口速度可能减缓,这等于增加了国内原铝的供应,将对国内铝价造成一定的压力。

  电解铝项目审批难度大。电解铝被国家列入过度投资行业,有关部门近年一再发文,要求地方政府停止审批扩大电解铝生产能力的建设项目,对新建项目,则一律要报国家有关部门审批。因此,东方希望包头稀铝二期工程虽已在建设之中,仍然要面对项目审批问题,三、四期工程能否顺利上马,也存在不确定因素。

  环保要求更为严格。电解铝属重点污染行业,国家环保总局对生产企业的环境保护审查力度不断加大。2003年9月,国家环保总局等六部门通报了10家违法排污被查处的企业,东方希望包头稀铝公司因25万吨电解铝工程未经环保审批即开工建设也在名单上。

  资金来源将更为困难。中国银监会称,将对发放给铝业的贷款进行审查。刘永行投资电解铝的资金相当一部分来源于银行贷款,虽然有几十亿的授信额度,但在此背景下,能否持续获得银行资金支持也存在不确定性。

  虽然面对种种风险,但从投资规模、回收周期等方面衡量,电解铝行业仍堪称蓝筹,将近20%的利润率也算很高,一贯稳健的刘永行,当能妥善处理其中问题,获取丰厚回报。

  铝业链条解构

  铝业投资过热竞争激烈

  铝是广泛使用的金属材料。由于极少发现铝的自然金属,工业上要先从铝土矿中提取氧化铝,然后将氧化铝经电解得到金属铝,即原铝。

  受到中国高速成长预期和国际铝价上涨的刺激,许多企业近年纷纷投资铝业,有统计称,到2010年,中国铝行业将吸纳近1100亿元热钱(详见《新财富》2003年11月号)。过去6年,我国电解铝企业从70家猛增至130多家。2001年,中国以344万吨的产量成为世界第一大原铝生产国。2003年,我国原铝产量高达550万吨,据预测,2004年可能达到650万吨。

  虽然国家发改委多次发文,要求制止电解铝行业的重复建设,但各方投资热仍是不退,铝业的竞争日趋白热化。

  得氧化铝者得天下

  这是电解铝行业中的一句“行话”。电解铝的主要原料是氧化铝。氧化铝目前属于垄断产品,国内生产由中国铝业(2600.HK)垄断,进口由中国铝业、中国五矿两家公司垄断。

  由于中国电解铝产能飞速增长,氧化铝也需求大增,但行业垄断者中国铝业的产量增长远不能满足市场所需,氧化铝进口遂迅速增长,1997年进口量约为109万吨,2002年已高达457万吨,2003年前11个月又增至515万吨(图1)。

  国际氧化铝产能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和加勒比海地区,世界铝业巨头美国铝业、加拿大铝业、BHP-比利顿、嘉能可、力拓等公司,通过参股或控股方式掌握着这些地区氧化铝的生产和销售。国外氧化铝贸易的通行做法是,电解铝厂同氧化铝厂签订长期的供货合同,将氧化铝价格同伦敦金属交易所期铝价挂钩,上下浮动。这样就确保了电解铝厂或者贸易公司的采购成本及销售收益相对稳定。

  中国进口氧化铝,则以现货贸易为主,目前,中国已成为国际氧化铝现货市场最大的买家。我们通常谈到的氧化铝价格,也主要指现货氧化铝,这部分市场份额只占总供应量10%以下。

  国内氧化铝需求的增长,也抬高了国际市场氧化铝的价格。而中国铝业在定价上采取紧跟国际市场的做法,2003年,其连续7次调高国产氧化铝的价格,成为这一市场上最大的赢家(图2)。到去年底,国产氧化铝价格达到3700元/吨,与2002年底的1830元/吨相比,涨幅高达102%。进口氧化铝的价格上涨更加惊人,2003年初的每吨约2500元到年底已升至每吨4800元。氧化铝在2003年度成了暴利的代名词。

  氧化铝价格疯狂上涨,促使电解铝的价格也有所上涨,但涨幅远远落后于氧化铝(图3)。2003年底,每吨电解铝的成本比2002年底上升3740元,而同期铝价却只由年初的每吨13400元上涨了约3050元。

  成本大幅上升,几乎让电解铝企业透不过气来。其影响可以从兰州铝业(600296)增发招股意向书的分析中看到:在2002年的基础上,如果其他条件不变,氧化铝价格每上涨或下跌1%,对公司利润的影响高达528万元,占2002年度净利润的3.16%。

  但是,火热的氧化铝想“退烧”颇为不易。由于2003年国内电解铝产能大幅增长,预计2004年电解铝产量将高达650万吨,按生产1吨电解铝需要2吨氧化铝计算,国内对氧化铝的需求约为1300万吨,而中国铝业2004年度氧化铝的产能预计约为660万吨,扣除部分介入这一领域的民营企业的产能,今年氧化铝的进口量预计为600万吨,继续保持增长,氧化铝价格也仍会保持较高的水平。

  氧化铝价位高企,为生产企业带来了成倍的利润增长。山东铝业(600205)是我国惟一从事氧化铝生产的国内上市公司,其母公司中国铝业虽然没有正式公布2003年度经营业绩,但利润大幅增长已是众所周知,中国铝业的股票价格已经由2002年度最低点时的每股0.72港元涨至6.7港元,最大涨幅达830%。

  2003年,山东铝业的氧化铝产量为93万吨,同比增长了9.5%;实现净利润52271万元,比2002年增长233%,其中,冶金级氧化铝毛利润从2002年的12.9%增至41%,成为山东铝业利润大幅增长的源泉,化学品氧化铝的毛利率从2002年的30%增至33%,而其电解铝产品的毛利率从2002年的21%降至19%。由于氧化铝利润比电解铝丰厚,山东铝业2003年度的电解铝产量甚至出现了20%的下降。业绩表现出色,使山东铝业股价2003年上涨了128%,2004年初甚至上涨了173%,成为大牛股之一。

  在这种示范作用下,越来越多的资本想方设法冲破中国铝业的独家垄断,试图分享氧化铝生产的丰厚利润。

  南川先锋氧化铝厂率先投产。重庆博赛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下属的南川先锋氧化铝厂2003年8月底正式投产氧化铝。其一期工程投资2.5亿元、设计规模为年产7万吨,预计今年产量在5万吨以上。该厂还计划在2005年前完成二、三期工程,并将产能最终扩大到每年35万吨。

  鼎泰拓源氧化铝有限公司开工建设。位于重庆的鼎泰拓源氧化铝有限公司,由重庆鼎泰电力公司等多个企业联合投资,目前已开工建设年产5万吨左右的氧化铝生产项目,可能在2004年底或2005年初投产。

  东方希望三门峡项目开工。2003年6月,东方希望集团成立合资企业东方希望三门峡铝业公司,在三门峡市建设年产105万吨的氧化铝项目,以打通铝业产业链,降低电解铝的生产成本。

  电解铝的竞争实际就是电价的竞争

  这是电解铝行业的另一句“行话”。如果没有能源企业的支持,电解铝企业几乎没有竞争力。2003年,我国834万吨的电解铝产能中,与煤炭、电力相关的达到422万吨,占一半以上,当年新增的284万吨产能中,更有220万吨产能具有能源背景优势。

  电解铝属高能耗产业。每生产一吨电解铝平均约消耗15000度电,国内平均每度电价在0.3元以上,按此计算,每吨电解铝仅耗电一项成本就将高达4500元,约占总成本的30-40%。为降低电力成本,电解铝企业通常须与能源企业结盟以获得优惠电价,或建立配套的自备电厂。

  电解铝企业经营模式对比

  目前来看,电解铝生产企业有三种经营模式:单纯电解铝模式,铝电联营或铝电复合体模式,氧化铝、火力发电和电解铝产业链经营模式。鉴于电力、氧化铝的价格对电解铝的成本具有的巨大影响,将这一产业链的上下游打通的第三种模式,被看作极具优势的低成本经营方式。

  单纯电解铝模式。在国内电解铝上市公司中,关铝股份(000831)、兰州铝业(600296)、云铝股份(000807)均采用这一经营模式。由于企业必须从电网购买电力,电力成本占生产成本的比例过高,因此,这三家公司2002年度的毛利率水平,均与电价呈现高度的负相关(图4)。

  关铝股份虽然处于煤炭资源丰富的山西省,但没有自备电厂,购电成本为每度0.35元。其生产一吨电解铝的电力成本高达5250元,这导致其2003年毛利率相对比较低,为15.64%。

  兰州铝业所需电力全部从西北电网购买,原来每度电价接近0.3元,其12万吨电解铝新项目的电力在降价之后仍达每度0.285元。在其电解铝成本构成中,电力约占40%,远高于约23%的世界平均水平。为降低电价,兰州铝业公司目前正努力与西北电网达成战略合作关系。2002年,其毛利率为19%。

  云铝股份在2002年的每度电价为0.235元,其毛利率为23%。

  铝电联营或铝电复合体。焦作万方的经营模式为铝电联营。它向焦作爱依斯万方电力公司和河南金冠电力有限公司购买电力。这两家公司都是其关联公司:焦作万方在爱依斯万方电力公司中参股30%,金冠电力和焦作万方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而且焦作万方的高管人员在金冠电力有任职。

  因此,焦作万方的电价比市场价格低,平均每度仅为0.248元(不含税)。焦作万方2003年度电解铝业务的毛利率为18.16%,比2002年度的19.4%略有下降。

  中孚实业(600595)则是一家集火力发电和电解铝生产于一身的铝电复合企业,其竞争优势就主要体现在电力成本上。中孚实业公司的两台发电机组属坑口电站,电力生产成本低廉,2000年公司内部电价为每度0.145元,这大体相当于美国电解铝生产企业的平均电价。

  中孚实业2001年的电解铝成本构成中,氧化铝占40%,电力占27%。其2002年度电解铝的毛利率为22%,高于购买电力企业18.55%的平均水平。由于氧化铝成本大幅上升,中孚实业2003年度电解铝的毛利率下降为20%。

  氧化铝、火力发电和电解铝产业链。刘永行投资三门峡105万吨氧化铝项目、建设有自备火力发电厂的包头稀铝,意图正是构建这样一个三位一体式的完整产业链。如果氧化铝和火力发电以成本核算,其电解铝企业的毛利率有望达到55%。

  氧化铝的盈利水平可以参考山东铝业。2003年,受惠于氧化铝价格暴涨,其冶金级氧化铝毛利润高达41%。按照电解铝成本中氧化铝约占40%计算,自己生产氧化铝可以降低电解铝成本约16%。

  火力发电成本差别很大,主要与煤炭价格及运输成本有关。如果在煤炭原产地建立火力坑口发电站,可以大大降低成本。自备火力电厂发电的中孚实业,煤炭发电成本约为0.145元,比以最低价格购电的云铝股份(所购电力价格2002年为每度0.235元,2003年升到每度0.26元)约低45%,两者每度电相差超过0.1元以上。

  而中孚实业的火力发电成本并非最低的,据刘永行介绍,经过测算,东方希望在包头发电的成本有望控制在0.1元以内。按每吨电解铝平均15000度电的水平计算,每吨电解铝仅仅由于电力因素,可以降低成本2250元。因此自备火力发电厂,有望降低20%的电解铝成本。

  以此计算,刘永行的电解铝企业,毛利率有望达到55%(图5)。

  然而,打通上下游产业链的模式并非每个电解铝企业都可以克隆的,因为氧化铝行业有很高的技术壁垒,并且处于垄断地位,进入并非易事。而且,其投资规模相当大,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元,一般企业根本没有资金能力。建立火力发电厂虽然可以降低生产成本,但投资规模也将大大增加,不是规模普遍偏小的中国电解铝企业都能够做到的。

  刘永行VS顾雏军

  截然不同的扩张

  刘永行在东方希望集团的扩张中,选择了纵向的扩张方式,即向上、下游打通产业链。而格林柯尔在制冷行业的扩张中,顾雏军却选择了将竞争对手变成合作伙伴的横向并购方式,大规模收购竞争对手。二人的风格可谓截然不同。

  顾雏军1988年开始创业,1989年在英国创办了顾氏热能技术(英国)有限公司。1995年12月,顾雏军回到国内发展,利用一笔神秘的“拥有国际背景”的资金在天津投资建设非氟制冷剂生产基地。2000年,格林柯尔在香港创业板上市,一举融资5.5亿港元,并由此开始收购,建立庞大的制冷王国。

  2001年末,格林柯尔收购处于困难时期的广东科龙。2002年9月,他收购了原吉诺尔电器有限公司的全部资产。2002年12月,收购了上菱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和远东阿里斯顿公司的全部冰箱生产线。2003年5月,与杭州西泠集团签署了控股合资协议。2003年5月,以20.03%的份额控股美菱电器,成为第一大股东。至此,顾雏军手中握有美菱、科龙、容声和康拜恩等四个冰箱品牌,其中的科龙和美菱,与海尔和新飞并称国内冰箱业的“四大天王”。顾雏军因而成为中国冰箱行业的领军人物。

  合纵连横无分优劣

  横向扩张,涉及对从事相同业务企业的并购,此举不仅可以满足企业扩大生产规模和市场份额的需要,有助于规模经济效益的产生,而且有可能通过收购方高效管理服务的输出,提高被收购方的管理效率。

  纵向扩张,主要是通过上、下游企业间的并购,达到节约交易成本、获得生产要素内部化收益以及扩大产品链、增强抗风险能力等目的。

  横向扩张和纵向扩张都是常见的扩张方式,并无绝对的优劣之分。台塑集团就是典型的纵向扩张。王永庆因打通了塑胶和化纤行业的上、中、下游经营环节,得以独步台湾。而国内知名的“青岛啤酒”和“燕京啤酒”则选择了横向扩张,大举收购国内啤酒生产企业,在短期内实现了产量和销量的快速增长。新疆屯河通过收购“新疆华新番茄”、“新疆玛纳斯番茄”、“新疆凯泽番茄”等企业,在两、三年内成为亚洲最大的番茄制品生产企业,也属于典型的横向扩张。

  此外,还有一种扩张方式为混合型扩张,是从事不相关业务的企业间的联合。混合扩张可以满足企业多元化经营的需要。在国际上,大型企业在某一领域已奠定领导地位、发展余地已不太大时,会选择混合型扩张方式。在国内,企业虽然大多规模很小,却也常用混合型扩张,通常一家资产只有几十亿甚至几亿元的企业,就涉及诸多行业,曾经一度,几乎每个集团都有房地产业务。国内目前较为典型的混合型扩张案例中,复星集团是一个。以制药起家的复星集团,目前涉及了制药、房地产、钢铁、商业、金融等诸多领域。资本市场颇有影响力的德隆集团也采用了典型的混合型扩张,涉及汽车及零配件、电动工具、食品饮料、金融等领域。

  附文

  刘永行与东方希望集团

  刘永行,男,1948年6月生于四川省新津县。1982年,与刘永言、刘永美、刘永好三个兄弟先后辞职创业。1986年,刘氏兄弟创办专门研究饲料的希望科学研究所。两年后,刘氏“希望”饲料试验成功。1991年,刘氏兄弟在成都组建希望集团,刘永行任董事长。

  1995年,刘氏兄弟明晰产权,刘永行利用分得的十多家公司组建了东方希望集团,任董事长。1999年4月将东方希望集团总部从成都迁至上海浦东。

  东方希望集团注册资本2亿元,公司成立时,永行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其51%的股权,刘永行之女刘相宇持有39%的股权,刘永行同妻子郑彦初分别持有5%的股权。

  2002年11月,东方希望集团股东发生变更,刘永行及其家人通过东方希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东方希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东方希望集团60%和40%的股份。其中,注册在上海浦东的东方希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4亿元,刘相宇持有80%股权,刘永行和郑彦初分别持有10%的股权。东方希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份也主要由刘永行及其家人持有(如图1所示)。

  东方希望集团依靠自有资金滚动发展,20年来积聚了巨大的财富,现拥有资产数十亿元,员工近万人,饲料板块有68家相关行业的子公司分布在中国16个省、市、自治区,在越南,也有2家饲料加工的子公司。

  东方希望集团以饲料加工业为主,涉足面粉、食品、生物工程、化肥等领域,在金融和实业领域也进行了一些的股权投资,金融领域涉足民生银行、民生保险、光大银行,实业领域投资了光明乳业、中韩合资BBQ西式快餐、北京南山滑雪场等。2002年,东方希望开始介入电解铝产业和赖氨酸产业,投资规模将远远超过100亿元,这些项目投产后每年有望创造超过200亿元的收入。

  中国赖氨酸企业崛起

  赖氨酸是饲料生产中重要的添加剂。我国由于养殖业快速发展,目前已是世界第二大赖氨酸消费国,赖氨酸的年需求量达8-10万吨,预计今后年均增长率将维持在16%左右,2005年,我国赖氨酸需求量将达15万吨左右。

  国际赖氨酸市场处于高度垄断状态,价格主要由美国DM公司、日本味之素公司、日本协和发酵公司、巴斯夫公司等控制。目前拥有全套成熟赖氨酸生产工艺的只有美国、日本、中国等少数国家。中国虽然掌握了赖氨酸生产技术,但受国外赖氨酸产品倾销的影响,国内厂家一直不能正常生产。

  2003年,尽管世界范围内赖氨酸生产能力略有增长,达到80万吨,产量近65万吨,但由于需求十分强劲,还是出现了供给不足的情况,价格一直在高位震荡,最高到了每公斤50元,达到1997年以来的历史高位。

  2004年,随着协和在美国、墨西哥工厂的关闭,全球至少存在10万吨的供应缺口,这给国产赖氨酸企业带来了一个很好的机遇。

  随着国内生产企业的不断增加,进口赖氨酸所占比例正逐年下降,由2001年的71%降至2003年的54%。海关总署的最新统计显示,2003年全年累计进口赖氨酸75487.836吨,比2002年度减少了约7000吨。而国产赖氨酸则由2001年的29%升至2003年的46%。其中,大成生化的市场占有率明显增加,由去年的约20%上升为30%,成为国产赖氨酸第一大品牌。

  大成生化。大成生化(809.HK)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目前是亚洲最大的赖氨酸生产厂家,拥有年产8万吨赖氨酸的产能。2003年度大成生化出口了约5000吨赖氨酸,预计2004年将出口25000吨。

  由于玉米是生产赖氨酸的主要原料,大成生化同时是全国最大的玉米提炼商,年处理玉米的产能已经由120万吨提高至180万吨。玉米淀粉除用于生产赖氨酸以外,还用来生产甜味剂和变性淀粉,大成生化也是全国最主要的玉米甜味剂生产商。

  由于赖氨酸价格坚挺,赖氨酸成为大成生化毛利率和利润贡献率最大的业务。2003年中期,大成生化赖氨酸创造的销售收入和毛利润分别为2.77亿港元和1.47亿港元,生产赖氨酸的毛利率高达53%。大成生化的股票价格在过去12个月由最低的1.65港元上涨至最高6.1港元,涨幅高达270%。

  其他厂家。1987年,广西赖氨酸厂(现广西桂元赖氨酸有限公司)投产,这是我国第一家利用国产技术的千吨级赖氨酸企业,目前该厂赖氨酸装置生产能力已扩至1万吨/年。

  同年,福建泉州大泉赖氨酸有限公司与泰国正大集团合资开始了赖氨酸的生产,1999年生产能力已扩至6000吨/年。

  1996年,中日合资川化味之素有限公司产能为1万吨/年的赖氨酸装置投产,这是国内第一套万吨级赖氨酸生产装置,2000年其产能扩到1.3万吨/年。

  此外,国内赖氨酸装置还包括山东沭化集团公司2万吨/年赖氨酸装置、牡丹江绿津生物实业有限公司1.5万吨/年赖氨酸装置、山东巨能金玉米公司3万吨赖氨酸装置、沙县麦丹生物工程公司设计产能为2万吨的赖氨酸装置。

  今年,东方希望在包头建设赖氨酸生产基地。根据计划,该基地最终产能将达每年20万吨,是世界最大的赖氨酸生产基地之一。

  中国铝业无从回避的对手

  刘永行介入氧化铝行业,将不得不面对一个强劲的对手—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铝业”)。

  在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的氧化铝生产国度,中国铝业是惟一的氧化铝生产商,同时也是国内规模最大的原铝生产商。2002年,其氧化铝产量高达541万吨,原铝产量75万吨。

  中国铝业的母公司为中铝公司。中铝公司于2001年组建,拥有并运营12家生产和销售氧化铝、原铝、铝加工产品及其他产品的国有实体。中国铝业是中铝公司的核心企业。

  中国铝业组建后,中铝公司向中国铝业注入几乎全部与氧化铝和原铝的生产、销售相关的业务和资产,以交换中国铝业的股份。中国铝业2001年12月12日在纽约交易所及香港交易所上市后,中铝公司作为中国铝业最大的股东,持有44.4% 的股份。

  中国铝业的主要运营资产包括四家一体化的氧化铝和原铝生产厂、两家氧化铝厂、一家电解铝厂和一家研究院。中国铝业氧化铝厂及电解铝厂所在的地区与丰富的铝土矿资源相邻,分别位于河南、山西、山东、广西、贵州和青海等省份。

  2004年初,中国铝业进行再融资,成功从资本市场获得30亿元的资金,其中约20亿元计划用于扩建山西铝厂氧化铝项目,将产能由每年120万吨提升到200万吨。剩余约10亿元将用于收购国内电解铝企业。

  2003年,中铝公司已将包头铝业纳入旗下。根据不进行竞争的原则,包头铝业最终将注入中国铝业。另据市场人士介绍,中国铝业有意收购上市公司兰州铝业。

  目前,中国铝业下属的山西铝厂是兰州铝业的大股东之一,持有兰州铝业800万股流通股。兰州铝业于2004年初顺利完成增发新股,从证券市场筹集了10亿元资金。

  刘永行恪守三项投资原则

  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都有其独到之处。在采访刘永行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他的特点在于恪守三项基本原则:专业化经营原则,稳步扩张原则,向上游扩张原则。

  专业化经营原则

  刘永行认为:“可以多元化投资,但绝不多元化经营。”他坚持专业化经营,虽然在金融、快餐等领域进行了一些股权投资,但并不参与这些项目的日常经营管理。即使在决定投资铝电产业、赖氨酸产业后,刘永行仍然认为没有“违反”专业化经营的原则,只是将专业化经营提升到了产业群经营的高度,因为铝电和赖氨酸并不是两个孤立的产业,它们通过火力发电链接起来,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

  稳步扩张原则

  东方希望在发展过程中,重大投资极少使用并购等资本手段实现。刘永行甚至排斥企业上市,而是坚持稳定扩张原则。

  这一风格使他与弟弟刘永好差异极大。刘永好在金融和乳业方面的投资,大量运用购并手段,尤其以乳业最为明显。而刘永行在饲料、铝电、赖氨酸产业都没有大规模的并购活动。铝电产业先通过投资山东信发希望铝业,获得经验后再在包头进行大规模投资。赖氨酸产业更是如此,实验室研究和工厂中试成功后,再在包头进行产业化投资。

  对于不选择并购的原因,刘永行认为,自己建设可以坚持“多快好省”的原则,做到质量更好,成本更低,因此更合算。

  向上游扩张原则

  刘永行认为,向上游扩张不用做市场,自己下游的产业就是上游的市场,而且向上游扩张需要更多的资本、更高的技术门槛,因此竞争对手少。

  在饲料产业中,东方希望从加工业向原料业进行扩张,除玉米、大豆等农产品坚持自己不生产外,绝大部分原料已经能够自己生产。铝业也是如此,从电解铝向氧化铝进行扩张,建立自备火力发电厂,保证了下游产业的低成本运作可能。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链接
该作者文章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2726113或62726112
Copyright©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短信内容:
手 机
自写包月5分钱/条 更多>>
搜狐天气为你抢先报! 魔力占卜姻缘一线牵!
金币不是赚的是抢的! 爱情玄机任由你游戏!
猪八戒这样泡到紫霞! 帅哥一定要看的宝典!
你受哪颗星星的庇护? 萨达姆最新关押照片!
精彩彩信
[和弦]两极 一分钟追悔
Forever Love
[音效]天下无贼主题曲
GoodFeel铃声
[原唱歌曲] 夏日恰恰恰
桃花流水 一直很安静
[热门排行] 要爽由自己
向左走向右走 飘移
精彩短信
[和弦]快乐崇拜 江南
[音效]情人 猪(搞笑版)



搜狐商城
vip9.5折免运费
暑期特惠总动员
爱车清洁用品大检阅
小家电低价促销
哈利波特现货发售
玉兰油超低惊爆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