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财经-搜狐网站
财经中心 > 产业经济 > 房地产 > 房事新政

上海:楼市冬天

  虽然有人嚷嚷着股市有泡沫,投资需谨慎。但大多数人对未来充满信心。

  当年11月,政府对股市进行调控有了效果,股市开始小幅下跌,到年底,位于5000多点的位置。

第二套房政策的影响也开始显现出来。当年12月,廖霞说:“没事干,完全没有客户。到周末,有三四个人路过,进来瞄瞄看。整个售楼处成交量一个月两三套。这样的日子从12月一直到过年。”

  她以为春节后会好起来。“但没想到还是这个样子。到3月,我们装修房开盘那天,我就卖了一套房,整个售楼处卖了四五套。”其间也有同事想跳槽。结果,还没有去面试,经理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甚至还知道她打算去的是哪几家公司。“其实,这个圈子很小,行情也都差不多,去哪里都一?样。”

  开发商和银行已经开始着急了。股市始终萎靡不振,这影响了很多原本打算上市的房地产公司,他们急切地需要现金。上海房地资源局曾公开否认上海即将放松第二套房的贷款限制,但事实上已经有银行在悄悄实行松动政策了。观望情绪仍然很浓,无论是股市还是房市。

  6月,摩根士丹利开始标售锦麟天地,价格为11亿。同时,Macquarie Ltd.和HKR International Ltd.都将各自的上海住宅项目上市出售。

  就这样挨到了7月。股市指数从5000多点一直跌至2600多点。廖霞眼中的“超淡季”来临,“超淡季就是可能一整天一个客人也不会来。我们就坐着看看报纸,看看新闻、聊天、聊天、聊天……直到下班。”有的时候也有人进来。“问的多买的少。而且张口便问,打折多少。有一个阿姨,前后来了8次。问的问题都一样,降价了么?可是她自己月薪才1000多元,她丈夫月薪好一点,有2000多元。哪怕我们楼盘跌一半,她也买不起。可是她坚持不懈地来问。”

  根据中原地产的调查,全国至少五成以上的购买力遭到削弱,有三成购房者无法取得贷款,剩下七成中即使取得贷款,其贷款总额也普遍下降二至三成。购买力的削弱,直接导致成交量下滑。随之而来的便是待售房屋的数量正在增加,而购房者的热情正在减弱。

  大多数的售楼员都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廖霞和她的同事开始讨论哪里在降价。有人说起正在打折的中远两湾城,结果,另一个人就高声怂恿他去买一套。比起报纸、网络上流传的消息,他们没有什么更加可靠的信息源。“虽然我们在别的楼盘也有朋友,但你不知道那些降价消息是真是假,甚至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价。”

  消息来得很突然。廖霞曾经坚信的九五折大关在9月13日被攻破了。到中秋节,为了刺激销量,开发商一口气拿出15套房来搞为期两天的八五折优惠活动。“降价发生得很突然。前一天晚上才告诉我们说,中秋节这两天,可以拿出15套房来打八五折。”

  廖霞连忙给曾经来看过房的客户打电话,“来了一些,可是真正买房的只有1人。”主要原因仍然在于价格。即使那个唯一成交的客户,也为此足足僵持了3个小时。“她反反复复地问我,折扣还能不能再低一些。后来,发现不行后,她开始要求去掉1.6万元的房款零头。”烦不胜烦的廖霞假装上楼去问专案经理,“实际上,我在上面坐了一会,吃了一块蛋糕,然后走下去跟她说,‘我已经努力过了,真的不行’。”

  这一天过得并不是很顺利。到收工的时候,整个售楼处卖了7套房。廖霞跟着同事一块去吃饭、唱K,“有人卖得很好,一下子卖出三四套。但我们最后还是AA的。”

  廖霞承认,相对她的同事,她是最穷的,“他们都是上海人,有自己的房子,而且家里经济条件都不错。我有一个同事开着本田车来上班。但即使我现在一个月卖掉两、三套房子,收入也只有三四千。”这和她的收入预期相差太远了。“我对收入不满意。我的预期是五六千。这个差距,我觉得很难填满。而且我发现这一行里,销售的收入并不高。我听说我们这的内勤一个月最少的也有三四千,年终奖是三四倍工资,五六倍也有,算起来,一年能有十多万进账。”

  自称“生活在最底层”的廖霞,租住在长宁区娄山关路上一套两居室中。她和她男朋友共同住在其中一间。隔壁一间住的是她的中学同学,在“四大行”工作,月薪1万,目前正打算买房。

  廖霞不知道属于自己的房子在哪里,她和她的男朋友甚至说不清楚自己还能在上海坚持多久。从她一贫如洗的房间里望出去,便是每平方米售价4万元的商品房。相比遥不可及的房价,她更担心房东涨价。自从交易量开始低靡,上海部分地区的房租已经开始慢慢上涨了。“中间,房东来提过一次,说房租要从1700元涨到2500元。我们说了半天好话,房东才同意维持原价。”

  生活的窘迫,让廖霞不再指望售楼能给她带来高额的收入,决定回到原来的生活轨迹中去—先在这个楼盘混到卖完,然后辞职认真复习司法考试。她当初为了男友来的上海,他自始至终都反对她做售楼小姐。随着她收入的减少,他的反对意见也越来越大。况且,两人上班时间也不尽相同,甚至有时候连续两个月都不能在一起过二人世界。

  爱家豪庭的汪伟平则想继续留在这个行业,“虽然它的收入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高”。怀着“市道不好,也能卖房”的想法,他努力用“买房就是买生活”来说服客户。只不过他的生活离他的目标还有些距离。

  2005年夏天,从事物业管理工作的汪伟平往上游走,做了一名售楼员。现在,他决定通过考试成为一名房地产评估师,“听说评估师的月薪至少有一两万”。目前,他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但我迟早要买房,按上海人的结婚习俗,男方必须准备一套婚房。我理想中的房子,是两室一厅,100平方米左右,位于中外环间,交通便利。这样的房子最少也要100万。我现在根本买不起。我根本就没有30万。我想我最早也要到三四年后,才能成功换房。”

  纽约大学的格特勒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如今,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拿出了他自己的剧本,边走边改。伯南克并不是一个人,在他身后还有一大堆正在改写剧本的人。华尔街风雨飘摇,上海地产也没避开这个恶劣的天气。

  (本刊实习记者何晓梅亦有贡献)

[上一页] [1] [2] [3] [4]
(责任编辑:田瑛)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廖霞 | 摩根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