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财经中心 > 国内财经 > 宏观经济 > 新视角2009搜狐经济学人年会--玫琳凯特约 > 2009搜狐经济学人年会最新报道

分论坛二:高房价与新土改

来源:搜狐财经
2009年12月19日13:32

  赵晓:经济困难时政府拿钱烧经济 房价暴涨是泡沫

  赵晓:其实我今天很大程度上真的是冲着铁军来的,因为我知道铁军要参加这个会就特别高兴,而且我也知道他在土地问题上的观念,但是有一个机会能够听到他当面讲是特别好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相交很多年,我对他的人品和他的学识都非常的敬仰。而且我知道他要说一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思考,而且是做很多调查、跟很多人接触,他会得出一些结论,这个结论很难用标签去贴,用标签去贴他也不理你、他也不跟你争,你说他怎么样他也不理你,但是会很值得我们去理解。所以我很高兴有一个机会,我会了解这种观察和思考。

  我做点解读,刚才听到我觉得有几点是非常重要的。

  第一点,铁军强调了整个全球在进入到资本化的过程,就是我们以前说帝国主义,帝国主义高级阶段是金融帝国主义,现在已经不是到列宁的那个时候,这是一个全球的背景。中国自己现在也走上了这条路,经济不行可以放货币,你看去年,全中国的人民,我看参加任何一个会,大家讲的最多一句话就是现金为王,大家有通缩的预期,投资者有钱也不会投资,消费者有钱也不会去消费,短短半年现在还有人讲通缩吗,没有,大家都在讲通胀,大家都在讲我要不要赶紧买房子,因为你不花钱的时候政府拼命的印钱、拼命的花钱。花钱到一定的地步,你再不花钱你的钱会像冰一样变成水,而且钱可以随便的印,钱可以很随便的印,得出的东西,那些稀缺的资源他的价格会上涨,其中土地是其中之一。所以不要光看土地,要看什么东西在追逐土地,那个东西是怎么被控制的。而且这个东西我百分之百的支持铁军。

  第二点,其实铁军讲了一个观点,我认为也非常重要,当产业资本不行的时候你会知道所有的资本会去追逐资本,日本什么时候大泡沫了,日本根本就没增长潜力了,人均GDP已经到2千美元,经济再也增长不上去了,所有的钱已经不再去从事任何资本,资产就出现日本最大的泡沫,今天中国变成这个样子,今天中国放了30%的货币供应,M2接近30%的增长,中国GDP增长只有8%点几,意味着只有不到1/3经济增长的货币被经济吸纳,一部分跑到银行睡觉去了,一部分跑到资产里面去了,当经济差的时候发现所有的资金跑哪去了,全跑到资产里面,这可以解释今年为什么房价暴涨。前面我讲了两句看似很矛盾的话,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中国房地产最辉煌乃至最疯狂的一点,这里面是有逻辑关系的,就因为经济困难政府拼命拿钱烧经济,最后在经济里面打了一个转,这个跟前面还是有关系,资金在追求这个东西。我们讲了,当经济困难的时候要注意,你的泡沫可能越高的时候,因为经济越不值得投。

  第三点,因为现在大家都在讲土地,我说一定要了解铁军他的东西的时候,除非确切的把握铁军说我已经了解了我是错的我才说,否则就打住。07年、08年讲了很多土地私有化的问题,铁军写了一篇文章,今天我听到他讲的一个东西,现在第一,谁在提出土地变革的诉求,是城市的中产阶级,城市中产阶级为什么要提出这个诉求呢,因为他想买房子,想改善生活,他觉得房子太贵买不起。第二,他的资金有更多的投资渠道,而且更能够自由的去投资,他要改善他的生活,买更多的房子,或者他觉得将来投资更有一个自由市场的土地的条件,他都会提出土地变革的要求,是城市中产阶级为主的人在提,而不是房地产商在提,房地产商现在赚的很舒服,他不提,银行业没提,政府也没提,农民好象也没提,因为铁军是观察农民的,所以我相信他说的一定是对的,我相信他对农民的了解,虽然我是农村出身,但是我相信没有他更了解。当我们说土地变革你们就可以不用住90、70,你们可以住大房子,他们就很高兴。

  第四点,铁军可能强调很重要很重要的,无论是经济危机也罢,经济危机需要到时候硬着陆,硬着陆变成软着陆其实有一个缓冲的地带,这是从整个宏观经济的角度来讲,从城市宏观冲击的角度来讲,农村以及目前的农村土地制度方式,是为中国宏观经济能够免于冲击,或者从硬着陆变成软着陆这样一个制度基础。从农民角度来说,如果在城市里边有风险了,能够避回去的保险方式。所以从这两个角度来讲,实际上我们看到目前的农村土地制度,我们超越私有化和国有化,不用这个标签去贴,我们看到第一,对中国宏观经济是缓冲的地带,能够形成缓冲的宏观基础,第二,对农民来说,是他在城里面活不下去了,是他的一个避险的基础。所以从这个角度,我理解大概铁军是主张,目前土地不要去变,可以缓步调整,但是不要大的变革。

  前面的两点我都同意,但是第三点我提出一点点问题,我理解你说的这个,而且都很对,我们避开那些政治私有化、公有化,谈到这是很现实的东西,宏观经济的冲击的确我们是要考虑的一个问题,特别作为发展中国家,你可能不像发达国家那么成熟,有承受风险的能力。对农民来说,其实就是一个保险的问题,现在我们是用土地的方式来承担保险,大家注意到,在城市里边我们对城市市民的保险是通过国企,国有企业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就是一个保障制度,在中国没有建立规范的保障制度之前,我们用国有企业来保障城市的一部分的利益,所以国企这个东西有它合理性,它提供一个保险制度。在农村的土地制度方式,也是在国家正规的规范的保障体系没建立之前它业提供一种替代的保险方式,但是我觉得这两种制度成本可能都不会太高,我们有没有可能,我们也到了人均GDP3千美元,中国人已经开始初步的进入发达国家的门槛了,我们有没有可能建构起一个覆盖全社会的规范的低成本的社会保障体系,无论是国企也可以放开了,无论农村土地制度也可以放开了,我们不再需要把它作为农村的居民或者城市的工人的,我们觉得成本比较高的避险的一种方式或者保障的一种方式,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董丽玲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股票行情行情中心|港股实时行情

  • A股
  • B股
  • 基金
  • 港股
  • 美股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财经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