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财经中心 > 深度阅读

三聚氰胺奶粉受害父亲因“敲诈”获刑

来源:南方网
2010年03月24日17:11

  消费者“敲诈”

  检方指控郭利有预谋的勒索,称郭利以其女儿食用施恩生产的含三聚氰胺的奶粉导致双肾出现问题为由,以向媒体曝光为要挟手段,向施恩和雅士利勒索300万元。

  奶企“钓鱼”

  郭利律师指责施恩和雅士利钓鱼:“施恩、雅士利花费了如此之多的精力,并不是为了给郭利‘赔偿’,而是用‘谈判’的形式勾引郭利与施恩公司‘对话’,然后处心积虑地将‘郭利敲诈勒索案’加工完善到符合犯罪的要求。”

  从“索赔”到“敲诈”

  2006年郭利和高红的女儿小涵出生,七个月后断母乳,一直只食用施恩奶粉。

  2008年9月毒奶粉事件席卷全国,小涵在北京海淀区北太平庄医院进行筛查B超,查出“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但没有去卫生局指定的二级医院确诊。

  2008年9月-2009年3月郭利与出售奶粉的物美大卖场新街口店、施恩驻北京客服代表交涉,希望办理退货和赔偿。但对方认为小涵所吃奶粉不在国家披露的有毒批次内,拒绝赔偿。

  2009年3月-4月郭利向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送检了2批小涵之前食用的施恩奶粉样品。该检验中心证实此奶粉中三聚氰胺超标,最高的超标百倍。

  2009年4月郭利与施恩总部接触要求索赔。施恩提出“买一赔十”,郭利提出索赔58万元。谈判无果。

  2009年6月郭利接受媒体采访,质疑施恩是“假洋品牌”。全国媒体跟进,对施恩及其控股公司雅士利的质疑一片。

  6月10日,施恩发表声明反击,指郭利拒绝带小涵复检,并索要高额赔偿,而其奶粉,均符合国家对三聚氰胺的规定。

  6月13日,施恩与郭利达成私下和解协议,同意向赔偿郭利40万元。郭利所写的“事件说明”中提到,“不再起诉并放弃赔偿要求。”

  6月15日,施恩董事会发布道歉声明,称施恩公司、包括施恩品牌完全由华人拥有。同日,雅士利集团向广东省政府报告,预计今年产值可达40亿元以上。

  6月25日,北京电视台播出节目,介绍了郭利维权的过程。施恩当即派其北区总监段庚惠再次找郭利谈,但郭利在国外出差。

  6月29日,早上,段庚惠通过电话找到刚回国的郭利,主动提出要谈谈。下午,高红的朋友张琳找到段庚惠,称高红不想索赔,并建议施恩起诉郭利敲诈。晚上,段庚惠及施恩、雅士利工作人员出发去找郭利,在车上称要“凯旋而归”。郭利在会面中提出要索赔300万。理由是高红因此事流产,以及孩子的后续医疗费用和保险金等。

  6月30日,雅士利于公司所在地潮安报案。张琳秘密录下与高红的对话,高红表示反对再次索赔,并说自己流产与此事无关。

  2009年7月郭利与施恩、雅士利谈了19次,其中面谈4次,而这些会面双方均偷偷录了音。郭利还给雅士利总裁张利钿打了电话,表示如不满足要求,他将联系联合国、世卫组织等,进一步扩大升级事件。

  7月22日,郭利在杭州出差期间被潮安县警察带走。

  9月,雅士利获两大私募资本注资,重启上市之路。

  11月20日,郭利涉嫌勒索一案在潮安县法院一审开庭。

  2010年1月8日一审判决,郭利犯敲诈勒索罪,获刑五年。9天后,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迅速做出了维持原判的二审判决。家人表示将上诉,继续做无罪辩护。

  拍到“未销毁问题奶粉”引发的“前员工敲诈案”

  就在郭利被以敲诈罪判处5年有期徒刑之前2天,今年1月6日,潮安县人民法院以同样的罪名分别判处4人2年至3年6个月不等的徒刑,他们以偷拍到的未销毁问题奶粉仓储和拆封现场为挟,假扮记者,要求雅士利支付350万元“封口”费。4人中有一名是雅士利前员工。

  自2008年9月问题奶粉事件集中爆发以来,三聚氰胺似乎一直阴魂不散。去年年底,频频有媒体曝光三聚氰胺乳品卷土重来,如上海熊猫的中老年高钙奶粉,辽宁五洲食品公司和河北凯达冷冻厂的冰棒,陕西的金桥奶粉和乐康奶粉等,它们都使用了2008年本应销毁的问题奶粉。人们不禁追问,这是个案还是普遍现象?

  有统计显示,去年前11个月,规模以上乳业收入近1457亿元,同比增长约14%。国人对中国乳企的信心似乎在快速恢复,但稍有风吹草动,随时可能再次跌倒谷底。

  案中的雅士利前员工或许正是看到了这种信心的脆弱,偷拍被退问题奶粉的仓储情况和拆封现场,窃取退货清单,假扮记者开出高额勒索费。在雅士利报案后,“作案者”迅速落网。然而令人深思的是,那些被用来要挟的证据———前员工拍到的所谓“大批未销毁的问题奶粉”———究竟是怎么回事,它们最终的去向又如何?

  “记者”的敲诈

  翻开“员工假扮记者敲诈雅士利”一案的卷宗,事情要从潮州市潮安县庵北派出所民警对雅士利董事会秘书吴晓南的一次询问说起。

  询问笔录中,吴晓南详细讲述了雅士利被敲诈的起始过程。

  2009年5月15日,雅士利收到一封快递,收件人是公司总裁办公室。吴晓南打开邮件,发现里面装有84页退货单据和85张照片。照片所拍,是三聚氰胺奶粉风波后雅士利被退货奶粉的存储情况和拆封现场。另外还有一张用A4纸手写的信,称这些资料都是雅士利的,“本站”保有底片。“本站”指什么,并未具体说明。

  快递来自深圳,发件人是“万先生”。吴晓南立刻将这一情况上报。

  5月31日,雅士利又收到一封快递,收件人是公司总裁张利钿。吴晓南拆开邮件,里面内容与第一封快递基本相同,称雅士利为节省成本,将几十万件本应销毁的问题奶粉重新包装后上市,希望雅士利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站”计划在月底向互联网、各大媒体和国家相关部门上传这些资料。后面留有一个固话号码和一个手机号码。发件人署名“中新社”。

  吴晓南立刻拨打那个手机,一自称姓韩的男子接了电话。吴问,寄这些资料过来是什么意思。“韩先生”说,资料是中新社记者“万先生”从雅士利员工手中购得,他是“万先生”的助手,受“万先生”之托与雅士利联系,收人钱财,奉命行事。吴问,有什么想法。“韩先生”说,记者花了一些费用,有什么想法,大家都清楚。

  第二天,即6月1日,吴晓南再次与“韩先生”联系。“韩先生”说,中新社记者的意思是,雅士利不付出一定的代价,就不可能摆平这件事,记者曾调查过国内某知名食品公司,收集到一些材料,但至今没有将其曝光,背后原因可想而知,这些照片和退货单一旦上网或见诸媒体,对雅士利的伤害非常大。

  几经周旋,“韩先生”终于亮明底牌:三五开头,7位数,具体讲,是350万。吴晓南说,数额太大,他得先向公司董事会汇报。“韩先生”表示同意,但限期在第二天下午之前给明确答复。

  当天下午,吴晓南走进庵北派出所报案,做了询问笔录。雅士利怀疑是刚刚离开公司的临时员工孙取剑所为。退货单据和退货仓储情况,只有仓储部的人能接触到,孙曾在仓储部工作,4月底辞职,辞职后回过一次仓储部,试图拿走一些退货单,未果。

  前员工被抓获

  员工假扮记者敲诈雅士利一案的卷宗内,对吴晓南的询问笔录只有一份。6月1日以后的事情,可在另外几个人的讯问笔录找到答案。

  报案后,吴晓南继续与“韩先生”周旋,他要求直接对话“万先生”。很快,他们在QQ上见面了。

  网上商谈时,吴晓南希望把金额降低到几十万,“万先生”坚决不同意,一再要求尽快解决此事,否则会将手中资料曝光。

  6月6日下午,吴晓南打电话给“万先生”,说可以汇一些钱过来,但得先寄一些材料过去。

  6月7日,一封装有一张光碟的快递从深圳出发,寄往雅士利。与此同时,吴晓南收到“韩先生”的短信,对方要求他必须在第二天下午3点30分之前至少汇180万元过去,不然就给他们公司好看,随后附有3个银行账号。

  6月8日,消息传来,潮安警方在深圳抓获“韩先生”和“万先生”,“韩先生”正是孙取剑。而“万先生”,实为孙的老乡田连雨,并非中新社记者。

  面对警方的讯问,孙取剑和田连雨交代了敲诈雅士利的过程。本小节的内容,除个别明确标注消息源的,其余均来自孙与田的讯问笔录。孙取剑,贵州六盘水市盘县人,原本在深圳打工,在老乡的邀约下,2008年年底前往潮安县打工。适逢雅士利招人,孙成功应聘,进入仓储部工作。

  工友的无心之语,让孙取剑萌生了敲诈的念头。去年3月10日前后,即将从雅士利离职的王某和孙取剑闲聊时说,后悔以前没有对退货奶粉拍照,不然就可以用相片吓唬雅士利,搞点钱来用。几天后,他领工资后买了部手机,在宿舍玩手机拍照时,突然想起王某的话。于是,从3月24日起,他在存放问题奶粉的仓库,乘人不注意,陆续拍照、录像,并且偷走多张退货清单,直到4月27日主动辞职,共拍照80多张,录像40多分钟。

  4月29日,孙取剑重返雅士利的仓库,冒称奉领导之命来清点退货奶粉数量,试图多拿一些退货单走,工友说向领导汇报后再定。孙怕露馅,迅即走掉,到汕头休息一晚后,乘车前往深圳。

  孙取剑还未寄出照片和退货单时,雅士利已有察觉。孙父告诉记者,孙辞职后几天,有名自称是雅士利工作人员的女士打电话给他,称还有几百元工钱没给孙结清,但联系不到孙,请转告孙尽快去领。

  孙取剑找到做耳机生意的老乡田连雨,拿出退货单和手机说,雅士利可能没有将含有三聚氰胺的问题奶粉销毁,还要卖给消费者,用退货单和照片可以向雅士利要钱,希望两个人一起合作。田将信将疑地表示同意。

  孙取剑将手机里的照片洗出来,又把退货单复印若干份,另外雇人用A4纸写了封信。5月13日左右,孙取剑和田连雨的工人孙自礼一道给雅士利寄出第一封快递。5月25日左右,两人寄出第二封快递。

  当吴晓南要求与“万先生”直接联系时,孙取剑便让田连雨冒充中新社记者,到网吧申请一个QQ号后,与吴在线联系了一次。

  当吴晓南打电话告诉“万先生”,可以汇些钱过来,但需再寄些资料过去。孙取剑立刻把手机中的录像刻成光碟,让孙自礼给雅士利寄出第三封快递,然后用手机短信给吴晓南发去3个银行账号,让其至少先汇180万过来。这3个银行账户,其中两个是孙自礼和田连雨的叔叔田有刿的,另外一个是孙取剑用早先捡到的一张身份证开的。孙取剑向孙自礼和田有刿许诺,钱到账后不会亏待他们,会给点酬劳,具体是多少并未说定。至于和田连雨怎么分钱,也没有说好。

  2009年6月8日凌晨四五点钟,正在睡梦中的孙取剑和田连雨一起被抓,同时被抓的还有孙取剑的弟弟小帅(化名)。小帅说,他对哥哥所做的事知道一点,但从来没有参与,警方对他严加审问一番后,很快把他放了。

  当天,孙自礼和田有刿在另外一处出租屋被抓。自此,敲诈案的4名嫌疑人全部落网。令人不解的是,去年6月17日,《潮州日报》援引警方的说法称,该案仍有部分涉案人员在逃,警方正加紧抓捕。

  本应销毁的

  对于敲诈计划,孙取剑一度很自信。接受庵北派出所民警讯问时,他几次讲到为什么要假扮记者敲诈雅士。他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雅士利很多奶粉被退货,损失巨大,那些照片和退货单一旦传到网上,估计会造成严重影响,雅士利肯定害怕,如果以记者身份来威胁,更加容易勒索到钱,可以大捞一把。

  问题奶粉的后事,的确极易刺激公众的神经,今年年初曝光的三聚氰胺奶粉重返市场风波便是明证。陕西的金桥乳业和乐康乳业,宁夏的天天乳业和熊猫乳业,上海的熊猫乳业,辽宁的五洲食品……不算短的名单不能不令人担忧,问题奶粉卷土重来是不是普遍现象,乳业专家王丁棉估计,保守地说,还有10万吨问题奶粉在市场上流通。

  早在2008年10月,国家工商总局等9部委曾联合发文,就三聚氰胺乳制品的处置明确表态:生产者和销售者要在有关部门的监督下进行销毁。至于时限,未作要求。国家质检总局网站显示,销毁行动集中于三聚氰胺事件曝光后两三个月。

  有媒体报道称,9部委发文之前,即当年9月19日,在潮安县质监局、食药监局、工商局等部门的监督下,雅士利销毁了全部不合格产品和原料,包括1万多箱成品奶粉和60吨问题原料。国家质检总局此前通报的全国婴幼儿奶粉抽检结果显示,雅士利共有两个批次的奶粉三聚氰胺超标。

  2008年10月,张利钿接受《潮州日报》采访时说,雅士利调动全国2万多名员工回收不合格产品,短短两天时间内,不合格产品全部下架,邻近潮安的,运回总部销毁,远离潮安的,在当地质检局等部门的监督下就地销毁,保证不合格产品100%不流入市场,保证婴幼儿奶粉100%优质安全。但时隔半年后的2009年三四月份,孙取剑却在雅士利仓库中拍摄到大量问题奶粉。

  三聚氰胺事件曝光后十多天,即9月23日,雅士利获广东省质监局和潮州市质监局同意,恢复生产,成为全国22家被责令停产整顿的乳企中,第一个重新开动生产线的厂家。

  询问笔录显示,吴晓南报案时说,雅士利绝对没有把问题奶粉重新包装上市,销毁时有工商、技监等部门在现场。

  孙取剑在接受警方讯问时表示,他并不清楚雅士利有没有把问题奶粉重新包装上市。

  雅士利,350万,不论从敲诈对象还是敲诈金额看,都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但孙取剑似乎并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小帅说,哥哥曾把照片、录像和退货单拿给很多人看。孙计划勒索雅士利一事,不光亲戚好友知道,一些非亲非故的也晓得一鳞半爪。

  孙取剑的几名亲朋说,从照片和录像看,仓库很大,像大商场一样,堆满装有奶粉的袋子,地上到处都是奶粉,整体感觉,仓库里乱,脏,但这些并不能证实孙所说的“雅士利将问题奶粉重新包装上市”。

  田连雨的弟弟小强(化名)说,他曾提醒过孙取剑,说那些照片、录像和退货单价值不大,但孙执意不改。

  孙在接受警方讯问时坦言,“想钱想疯了,”“搞到两三百万,以后的生后就不用愁了。”

  在田连雨眼里,突发横财的日子一度很近。田的女友小灵(化名)说,田曾表示很快就有钱买房买车了。

  几个80后的年轻人,都梦想着一夜暴富。

  如果雅士利不就范,孙取剑和田连雨并未计划真的把照片、录像、退货单传到网上。按照他在讯问笔录中的说法,“我们知道,一旦将资料上传到互联网上,对雅士利的损害很大,雅士利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两个“敲诈者”

  去年11月10日,孙取剑等人涉嫌敲诈雅士利案在潮安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小灵和小帅等前往旁听。小灵说,法庭上,孙取剑和田连雨表示,敲诈雅士利是他们两人谋划实施的,与孙自礼和田有刿无关。

  但潮安县人民法院认定,只有田有刿是从犯,其他三人均为主犯。今年1月6日,法院一审宣判,以敲诈勒索罪判处孙取剑3年6个月有期徒刑,田连雨3年,孙自礼2年6个月,田有刿2年。4人均没有提起上诉。

  对孙取剑等宣判2天后,潮安县人民法院同样以敲诈罪判处北京男人郭利5年有期徒刑。郭利“敲诈”的对象是和雅士利有“血亲”关系的施恩(广州)婴幼儿营养品有限公司(详见AⅢ02-03版)。

  被关在潮安县看守所时,郭利曾和田连雨谋面。郭根据田所说,将田“假扮记者敲诈雅士利”的简要过程写在信纸上,并让人捎出来,“作为雅士利集团生产伪劣产品的证明材料”。两个“敲诈者”在此有了关联。但同样被判敲诈的两人“作案”情形却大相径庭,耐人寻味。

  三聚氰胺奶粉卷土重来后的今年2月份,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工作办公室主任、卫生部部长陈竺强调,要限期查清2008年未销毁的问题奶粉,摸清底数并彻底销毁,确保所有食品企业不存放、不使用、不藏匿问题奶粉。

  新一轮清剿问题奶粉的行动席卷全国,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工作办公室称,截至3月15日,各地共报告发现问题乳粉2.51万吨,除极少量作为司法证据保存等特殊需要外,其余已全部采取高温焚烧、生活垃圾填埋场填埋等方式予以销毁。这些问题乳粉,绝大多数是2008年由地方政府和相关监管部门封存的2008年9月14日以前生产的过期乳粉和未经三聚氰胺检测的乳粉。

  至于孙取剑所拍摄的问题奶粉去向何处,记者在雅士利官网、当地质监部门网站和公开报道中,没有找到答案。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克伟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股票行情行情中心|港股实时行情

  • A股
  • B股
  • 基金
  • 港股
  • 美股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财经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