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消费广场 >> 天天“315”
太原制药厂竟制毒贩毒
http://business.sohu.com/
来源:[ 京华时报 ]
  6月中下旬,在公安部的直接指挥下,山西省警方与广东、北京等地警方联合作战,成功破获一起有太原制药厂参与的国际特大贩毒案件。警方已初步查明,这起特大贩毒案涉及港澳台地区和多个国家,而厂领导在高额利润的驱动下竟置国法于不顾,同意生产K粉。到案发时,警方共查获已生产出的K粉300公斤。目前,该厂有关生产车间已被警方查封。由于此案还在侦破阶段,警方对案情守口如瓶。7月1日,山西公安厅宣传处杨长安副处长肯定地对媒体说:“这件事(指太药涉嫌制毒)绝对不冤枉他们!”

  太原制药厂是我国“一五”计划156项重点工程之一,以前主要生产磺胺噻唑、磺胺眯氨苯磺胺等原料药,被定为我国磺胺药基地。从1979年开始,太原制药厂开始研制精神类药品氯胺酮,1980年试生产,1993年获国家正式批准文号投入生产该药。然而,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太原制药厂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走了下坡路,生产和销售陷于困境,后被华北制药(相关,行情)集团兼并,但企业依然举步维艰。在这种情况下,国际贩毒集团主犯曹永江趁虚而入,诱使太原制药厂利用现有的生产设备生产国家严格控制的氯胺酮(K粉),然后向香港地区及境外进行贩卖。可悲的救命稻草

  3月27日下午,根据此前在广州落网的跨国毒贩曹永江的供述,山西警方派出40多名荷枪实弹的武警突然包围了太原制药厂(以下简称太药),太药陷入一片恐慌之中,无人确知到底发生了何事。数十人被警方传讯,零星得到的消息让人震惊:太药可能参与制毒贩毒,毒品就是他们合法生产了20多年的氯胺酮!

  氯胺酮在工人们的眼里原是寻常之物,太药早在1980年就按照国家批准文号合法生产它。以前工厂形势好,这个不起眼的小药种,每年产量一般300公斤。1997年因为产品质量出现问题,曾经停产过,1999年又恢复了生产。2001年5月,国家对氯胺酮加强管制后,太药向国家药监局申报下半年生产计划为7吨,6月得到国家药监局批准。此前的2001年11月,太药向国家药监局申报2002年的生产计划氯胺酮12吨,国家药监局2002年3月15日予以批准。由一年300公斤攀升到一年12吨。但是没想到,这些正规的生产批文,却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做了暗度陈仓的招牌。此时的太药工人们已经累计13个月未领到工资,在其他项目停产之际,唯有氯胺酮还能够为厂里创造一点效益。案情疑云密布

  2002年1月和2月,太药分别接到氯胺酮购买订单1吨和2吨。订单者为何人,太药副总经理李作恕和总工程师童冬旺说法不一。童冬旺说:“可能是天津医保吧!”李作恕当时未表态,后承认“凌老板”,即毒贩曹永江今年初下过3吨订单,至于是不是1月与2月的那两张订单,他没有予以确定。据李作恕讲,从2000年起,太药就因资金紧张寻求过合作伙伴。2001年初,一家名为长治物保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企业找上门来,要求合作。但资金一直不到位,到2001年11月,该企业说是筹到了几个亿的资金,双方又坐到了一起。

  2002年1月16日,该企业来考察,“凌老板”首次露面,他被介绍为从香港来的大老板,是该企业的大股东。考察完后,“凌老板”甩手就是10万元,说是太药困难,春节将至,给工人们发点慰问金。两天之后,双方签订合作协议。协议规定长治公司一年内投入4000万元资金,但不承担合作前太药的所有债权债务,长治和太药六四分成。厂里从10万元中分出4万元给工会,买油买粮送给贫困的工人,剩下6万元存到银行里。工人们很高兴,以为救星到了,但工会副主席刘葆兰想,天上不可能掉馅饼,于是召开了职工联席会来讨论此事。当时厂里资金严重缺乏,绝大多数职工的意见是死马当活马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缘起一场购并案

  1998年,是太药一个重要的年份。那时太药明显地在市场竞争中落败了,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的评估结果显示,太药净资产为负9408.17万元,严重资不抵债,已够破产条件。但太药不愿意破产:破产了,5000多名职工到哪里吃饭?山西省政府也不愿太药破产:破产了,政府怎样去安置那么多没饭吃的职工?如果安置不妥,工人们势必天天去政府门口静坐,社会稳定就成问题。

  7月2日,山西省经贸委副主任张诚回忆当时的情况时说:“我们当时考虑到,如果能救活太药,不仅盘活了国有资产,而且工人有饭吃,政府也无需为稳定问题担心了,可以说是一举多得!”而在此前,在山西省政府的努力争取下,经全国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领导小组批准,太药被列入全国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1997年工作计划,为1998年被兼并企业。

  此时寻找兼并方迫在眉睫。放眼全国,当时能够“吃下”太药的企业寥寥无几。华北制药集团(以下简称华药)进入视野。同为国家“一五”期间苏联援建的156个工程之一,曾比肩做过“药界四大家族”,如此的共同经历拉近了异地相望的两大药厂的距离。当然,华药作为股份制企业,光谈“阶级感情”远远不够,潜在的利益回报才是决定因素。据华药一位中层干部透露,当初在华药董事会讨论兼并太药事宜时,大多数董事并不赞成,后来得知山西省政府做出了种种承诺,才最终同意。在诸多优惠承诺的诱惑下,华药于1998年4月19日以“资产划转,债务承担”的方式兼并了太药,并承担了太药的银行贷款债务1.7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当时华药是同山西省医药总公司签订兼并协议的,山西省政府在此前的1997年12月8日已经委托山西省医药总公司作为太药资产运营代表。所以,2002年7月5日,华药董事长吕渭川向中国《新闻周刊》承认,兼并自开始就不是市场行为,而是政府行为,后患由此埋下。资金难筹致翻脸

  1998年6月,华药向太药派去管理人员,全面接管太药。

  兼并之初,华药也曾雄心万丈,踌躇满志:用自己投入的新产品求发展,用太药的老产品保稳定,力争实现1998年止亏,1999年脱困,2000年盈利。但雄心马上遭遇资金瓶颈,华药要在太原建一个年产100吨头孢五号车间,需投资5000万元以上。华药的如意算盘是将太药的一号厂房稍加改造,投资1700万元就够了。但其后经过建筑专家鉴定,由于厂房年久失修,必须重建。结果老厂房在1998年10月便拆掉,旧设备也变卖了。

  旧的已去,新的却没来。为筹措资金,兑现自己的承诺,当时的山西省副省长杨志明于1999年3月5日和3月30日两次召集相关部门和银行开会,进行专题研究。会上落实资金情况:华药出资2000万元,山西省经贸委安排1000万元,银行贷款5000万元。但最后,一分钱都未到位。今年7月2日,当时具体协调此事的山西省经贸委投资规划处处长郭树峰解释,主要是银行的那5000万元到不了位,华药和省经贸委也就没把自己的那份钱掏出来。“也不能全怪银行,那时银行正向商业银行转变,对贷款控制得很严格,太药本身就欠银行1.7亿多贷款没还,资信太差,银行不贷给它是可以理解的。”郭树峰说。

  1999年10月,华药董事长吕渭川向上级有关部门面提华药太原子公司的贷款难问题。最后,山西省工行同意异地担保贷款4000万元,但只给了短短的8个月期限。到期不还就从上市公司———华药股份公司划走。考虑到上市公司担保贷款必须履行信息披露制度,还得由董事会研究通过,另外贷款期限太短,等于从上市公司划走4000万元,华药不得不放弃这笔贷款。

  从此,银行的大门对华药太原子公司彻底关闭了。华药先后向太原子公司投入了2000多万元的启动资金,但由于缺乏承继资金的支持,几乎没能起到什么效果。跨省兼并如此艰难,贫血的太原子公司眼见就要成为华药越来越重的拖累了,华药决定退出。无人看护自寻生路

  华药去意已定,虽然有早先的兼并协议约束,一时难以脱身,但此后它对太药不闻不问。太药一下子成为无娘的孩子,面临断炊的危险。太药工会在2001年11月曾向上级有关部门上书,痛陈企业艰难:职工连续数月拿不到工资、累计拖欠工资十个月之久,养老保险无力上缴,保险公司提出警告将停发退休养老金,生产几乎全部停工,冬天采暖用煤以及水、电、煤气因欠费面临停供。更有甚者,由于WTO协议的签订,医药行业GMP改造提速,能否与华药脱钩已成为太药再生的关键。因为华药去意已决,不会再投一分钱,而太药因为华药的存在也不能再寻新的合作伙伴。

  华药、太药都迫切需要解除“婚约”,获得新生。但决定权却不在他们的手里。这也是他们合并时将自己的命运托付给政府所要付出的代价。于是太药在没有经过政府和华药明确同意的情况下,私下寻找合作伙伴,以至最后铤而走险,上演2002年3月27日的涉毒风波案。兼并案何时休

  太药出事后,当年的兼并案再次受到关注。

  华药董事长吕渭川2002年6月赶赴山西再提退出兼并一事,山西方面也表现积极。据吕渭川讲,2002年7月4日,有关部门在华药召开了一次会议,专门讨论华药兼并太药一案如何解决。吕渭川说,大家都在寻找解决方案,估计今年内总会有结果。但在方案出来之前,太药该怎么办,所有人都很茫然。现在太药因涉毒风波雪上加霜,生产完全瘫痪,每日领导办公室里来寻求救济的工人络绎不绝,债主也催债火急。

  2002年7月1日,太药副总经理李作恕在接受媒体采访期间,接到太原市中级法院送来的一纸金额达280万元的执行书。他说,今年来,已有数家债主将太药告至法院,金额共计1000余万元。李作恕无奈地叹息:“就是把厂子都卖了,也还不起这些债啊!”本报综合报道小资料

  氯胺酮作为精神类药品,具有良好的镇静、麻醉作用,多用于战地救护。但是,国际制贩毒人员却把它当作制毒原料。2001年5月前,国家对于氯胺酮的销售没有特殊要求。2001年5月9日,国家药监局下发235号文件,规定氯胺酮列入国家精神类药品二类管理,销售采用严格的“准购证”制度,目前我国允许生产氯胺酮的厂家很少,太原制药厂是其中之一。

2002年7月31日14:17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无抗奶报告告白天下 乳协大呼“放心喝”
  • “制假一家”庭上互相袒护
  • 北京一知假买假者索赔未果 假派克只能退货
  • 温州:沾火就着的插销座也有合格证?
  • 两大协会联手说明真相 无抗奶属商业炒作
  • 新版有奖发票明日亮相北京 机打发票难造假
  • 喝牛奶无需谈“抗”色变 抽检显示大部分合格
  • 四部委联手整治保健品市场 十三种保健品被撤
  • 114查号台挣钱有点黑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消费广场 >> 天天“315”
    打假专题
  • 黑心棉
  • 瘦肉精
  • 黑心月饼
  • 毒狗肉
  • 砸大奔
  • 产业价值链
  • 农、林、牧、渔业
  • 采掘业
  • 制造业
  • 电力、煤气及水
  • 建筑业
  • 交通运输、仓储业
  • 信息技术业
  • 批发和零售贸易
  • 金融、保险业
  • 房地产业
  • 社会服务业
  • 传播与文化产业
  • 综合类
  •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