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消费广场 >> 天天“315”
中国学校可颁美国文凭?--揭穿洋“野鸡大学”
http://business.sohu.com/
[ 李虎军 黄晨 吴晨光 ] 来源:[ 南方周末 ]

MBA骗局
 

中国学校可国文凭?
洋大学未学历认证?
 “野鸡大学”准中国市?

部分未获美国教育部授权机构认证的大学

中文译名 英文原名 注册地点 注册时间 国内合作机构
美国加州太平洋大学 ACP UNIVERSITY 加利福尼亚 2001/7/26 美加教育集团(北京)
美国大西洋大学 ATLANTIC NATIONAL UNIVERSITY 加利福尼亚 2001/10/10 北方工商管理研修学院(北京)
美国西南国际学院 SOUTHWEST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加利福尼亚 1999/9/6 北京水木燕园企业管理研究院等
美国伯尔克利国际大学 AMERICAN BERKELY UNIVERSITY 加利福尼亚 2001/10/17 北京清大燕园企业管理研究院
美国圣迭戈大学 AMERICAN SAN DIGO UNIVERSITY 加利福尼亚 2001/6/12

北京学习村教育集团

美国奥斯汀大学 AMERICAN AUSTIN UNIVERSITY 加利福尼亚 2001/6/14 东方职业经理人研修学院(沈阳)
美国牛顿大学 NEWTON UNIVERSITY 夏威夷 2001/12/18

牛顿大学中国联络中心(上海)

    “我发现了一所骗子大学!”今年6月下旬,有读者投书《南方周末》愤怒地指出:60年前钱钟书在《围城》中描述的“克莱登”大学,如今重现北京。她指的是一所名为美国西南国际大学的学校,正与北京水木燕园企业管理研究院联合“骗学”。

  暗访“水木燕园”            

    7月5日,记者以咨询入学事宜为由,敲开了北京水木燕园企业管理研究院的大门。“水木燕园”位于清华园宾馆3120室,紧邻素有“水木清华”之称的清华大学,与别名“燕园”的北大相距也不过数里。

    一位姓陶的女士热情地接待了记者,并递上一份MBA班招生材料:“为培养中国式的CEO,北京水木燕园企业管理研究院与美国西南国际大学合作……由清华、北大等著名教授组成授课团……毕业后可向西南国际大学申请MBA学位证书。”

    从招生材料上看,办学双方对学员可谓“体贴入微”。不懂英文吗?这里采用全中文授课。工作太忙吗?每两个月才集中授课一次,每次六天。且一年后即可着手撰写毕业论文,再过半年即可答辩,申请西南国际大学MBA学位。此外,学员还可用工作资历、相关证照———诸如地方政府颁发的获奖证书换取学分,从而“在较短的时间内拿到美国学位”。

    一份授权书挂在“水木燕园”办公室最明显的位置上。大意是西南国际大学授权“水木燕园”在中国内地从事MBA(工商管理硕士)、MPA(公共管理硕士)及DBA(工商管理博士)的招生和教学工作。但有些滑稽的是,这份授权书中的“DBA”竟被写成了“BDA”。

    “西南国际大学是一所坐落于加州的美国知名学府,并得到了该州政府的认可。”陶女士介绍说,“毕业以后,学员可亲自到国外参加学位授予仪式,还可到国外使馆及国内公证机关申请学位公证。”

    陶女士同时介绍说,“水木燕园”特聘的著名教授有经济学家魏杰教授、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伟等人。为证实自己所言不虚,她还出示了教授们与“水木燕园”学员的合影。

    这时,一位中年男子插上一句:“魏杰教授还是这里的名誉院长。”然后,他从书架中抽出一本名为《企业制度安排》的新书,展示其中的“魏杰编著”、“水木燕园企业管理研究院主要教材”等字样。

    据介绍,“水木燕园”的MBA中文班已招收了两期学员,第一期于今年年初开学,最近一期将在7月底开学。

  学校未获“认证”             

    如果真如陶女士所说,只花一年半时间、且不必脱产,就能获得“美国知名学府”的硕士学位,可谓机会难得。然而,今年3月7日《参考消息》刊登了一篇《国外冒牌大学盯上中国》的文章,毫不客气地将西南国际大学划归“克莱登大学”———钱钟书笔下花钱就能买到学位的骗子学校。

    据记者调查,西南国际大学的校长名叫叶堂宇。20世纪90年代中期之前,叶堂宇曾在美国纽约闯荡多年,1994年回到台湾中兴大学做副教授,1997年再度赴美并创办西南国际大学。

    2001年,叶校长又将西南国际大学的注册地点由加利福尼亚改为夏威夷,同时在加州设立“管理及办事总部”。此后,“为了嘉惠中国大陆地区的莘莘学子”,西南国际大学还在中国大陆开设了研习中心。

    《参考消息》文章见报后,“水木燕园”网站随即宣称:“西南国际大学校长3月21日亲赴美国驻中国使馆办理了有关合法文件”,“西南国际大学并非您花钱即可买到文凭的‘克莱登大学’”。

    西南国际大学的真实面貌究竟如何呢?对这个问题,记者采访时,“负责监管西南国际大学在中国地区的教学情况”的“水木燕园”始终避而不答。此后,记者多次提出采访要求,陶女士均以研究院负责人杨德昌出差在外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7月9日,记者直接给西南国际大学发去电子邮件,询问其办学历史、师资力量、学生人数,以及中国大陆学生所占比例等情况。

    次日,记者收到了该校国际事务部主任VincentJ.Voltaggio的回信。他回避了记者的问题,并大谈“就读西南国际大学,学员不必辞去工作,远赴异乡,付高昂学费,在自己的故乡即可取得美国的大学学位”,“我们在中国的合作伙伴,既包括私立机构,也包括公立学校,都具有很强的教学实力”等等。

    记者再次发去电子邮件,希望西南国际大学公布所有中方合作伙伴的名字,但至今没有收到回信。

    那么,西南国际大学这个堂堂“备案注册的学校”,其颁发的学位含金量究竟如何呢?

    业内人士介绍说,在美国注册一所可以颁发学位的大学非常容易。但一般说来,这个学校的学位和学分不被正规大学承认,也不被社会和市场认可,除非它得到了美国教育部授权机构的认证。由于美国相关法律有规定,西南国际大学不得不在其英文网站上以醒目的文字给出一条十分关键的信息:“西南国际大学并未得到美国教育部授权机构的认证”。只不过,如此重要的信息到了其合作伙伴“水木燕园”的网站上,便被“过滤”了。

    这样的学位,更未得到中国教育部的认可。曾在“水木燕园”工作的张先生对记者说得明白:“那些学位没什么用。”

  “水木燕园”曾被查处          

    张先生向记者透露了国外大学 MBA中文班的生财之道。

    首先是注册一个机构,给它取个响亮的名字。“水木燕园”这个名字,就有借用清华和北大名气的考虑。

    其次是找一个外方合作伙伴。今年1月,“水木燕园”与西南国际大学谈好合作后,开始打广告招收学员,并在其网站上列出魏杰、刘伟等著名教授的名字。

    “水木燕园”MBA中文班的每个学员需要交纳报名费、学费、教材资料费19800元,申请西南国际大学MBA学位另需13000元,共计人民币32800元,一次付清。大概在1个月前,这个价钱涨到了36800元。

    从学员手里把钱收上来以后,每两个月就得开一次课了。“办一个MBA班,主要成本在聘请老师,”张说,“以1万元一天的价钱请教授,不是一般关系根本请不动。”

    但“水木燕园”一个MBA班的招生规模是60人,自然有利可图。眼看这个行当有着巨大的商机,张先生想自己做老板。两个多月前,他终于自立门户,创办了“北京清大燕园企业管理研究院”。

    从“清大燕园”这个容易使人联想到清华和北大的名称,以及其网站上列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张维迎等许多著名教授的名字,到与所谓的“美国伯尔克利国际大学”联合招收MBA学员,张几乎克隆了“水木燕园”的运作模式。

    然而,“清大燕园”网站上列出的那些教授,与“清大燕园”并无瓜葛,清华大学校方以及张维迎等教授也先后找到“清大燕园”,要求停止侵权行为。记者找到张先生的时候,忙得焦头烂额的他,干脆吐出了“水木燕园”的一些实情,并希望记者笔下留情,放“清大燕园”一马。

    记者后来了解到,“水木燕园”和“清大燕园”都是个人注册的企业,并未获得社会力量办学资格,更谈不上获准与国外大学合办MBA学位班。

    今年4月26日,中关村工商所曾对“水木燕园”进行了处罚,并责令其停止超出经营范围的办学活动。“水木燕园”接到处罚决定后,交纳了3.6万元非法所得和1.4万元罚款,但办学活动仍在继续。

    而“清大燕园”正在等待中关村工商所的处理结果。

  谁为“水木燕园”授课?            
如何识别“野鸡大学”?

1.是否具有最后之后缀为edu之网站?

  “edu”网站为美国教育部控管的网站,在美国要申请以edu为最后缀之网站必须同时具有两个基本条件:

   ①机构必须注册为大学而非其他商业机构;②该大学的
注册时间必须在一年以上。具备后缀为“ edu”之网站是一个美国大学起码和最低标准的标识。

2.是否具有颁发MBA、DBA的资格?

   在美国,不是所有的大学都具有颁发MBA、DBA学位证书的资格,该大学所在州的教育事务部,必须对该大学可以颁发 M BA、DBA学位证书的资格出具证明。

3.是否通过美国教育部认可机构的评鉴?

4.在州政府是不是已经注册?

“野鸡大学”多产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美国加州政府网址h ttp://kepler.ss.ca. gov/。在该网上搜索栏目中键入学校全称,即可以搜索到该校之注册时间、注册地址、联系人等原始注册材料,并可以进一步用email等方式向美国加州政府核实。

5.是否具有足够的历史?

   最少要五年。

6.该大学所在州本地是否已经有学员和毕业生?

   该大学所在州本地必须具有学员,至少500名学生以上。

7.该大学所在州本地是否有教学校区?

    决不能仅仅是美国州教育部门最低要求的25平方米。

8.该大学所在州本地是否有全职的教职员工?

    就算一个网络大学,其全职教职员工也至少35人以上。

9.是否举行隆重公开的毕业典礼?

    在“水木燕园”网站上,有这样的课程通知:6月1日上午魏杰教授讲授《公司制度安排》,当天下午刘伟教授讲授《中国未来经济发展》,“魏杰教授上期授课内容已整理成册”。

    魏杰、刘伟在国内可谓大名鼎鼎。那么,他们与“水木燕园”究竟有没有关系?

    7月9日,记者给刘伟发去要求采访的传真。刘伟很快回了电话。他承认自己去“水木燕园”讲过课,但辩解道:“我不清楚他这个班是什么性质,关于这些问题,你最好去问清华大学的魏杰教授,是他邀请我去的。”

    记者在说明水木燕园的性质后问:“你以后还会去‘水木燕园’讲课吗?”

    刘伟:“假如我有时间,他有学员,我还会去。”

    他说,“我只管上课。老师之间互相推荐、邀请去讲课的事情,几乎天天都在发生,我也经常给别人推荐。我们校内也经常办班,请外边的教授来讲课。”

    7月10日,记者给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书记陈章武教授打去电话,他表示要向魏杰了解情况。半小时后,记者再次拨通他的电话。

    “我找过魏杰了。”陈章武称,“他说没有给‘水木燕园’做过任何事情,也没有邀请刘伟。他非常支持《南方周末》打假。水木燕园如果说魏杰怎么怎么样,请他们拿出合同书来。”

    最后,他劝记者不要再找魏杰了,“反正你就当完全没有这回事”。

    7月13日,记者突然接到了魏杰教授的电话。他有些激动地说:“我和水木燕园根本没有关系,我不清楚他们什么时候办过MBA班,我也根本不知道西南国际大学这个学校。”

    记者:“水木燕园说你那本《企业制度安排》是他们的指定教材。”

    魏杰连声说:“书是我的书,书是我的书,但我正在查这个事情。”

    记者:“刘伟教授承认自己去‘水木燕园’讲过课……”

    记者的话还未说完,魏杰突然打断了:“刘伟教授?你找到刘伟教授干嘛?刘伟教授去讲课的根本不是MBA中文班。‘水木燕园’肯定是一个依法注册的机构,这是一回事。‘水木燕园’和西南国际大学合办MBA中文班,又是一回事。如果刘伟教授真去给MBA中文班讲课了,那刘伟教授也被骗了。”

    记者:“刘伟教授说是你邀请他去讲课的。”

    魏杰:“我的印象中,有人找过我找刘伟教授讲课,好像不是这个MBA中文班。”

    记者:“是谁找你的?”

    魏杰:“人民大学的一个人,说什么地方办一个研究生……办一个研讨班,刘伟教授去讲的课,这和MBA班根本没有关系。”

    接下来,他的语气有所缓和:“教授在外边讲课的确很多,朋友关系嘛,都有人找去讲课。结果你一写,把刘伟教授也扯进来。他不知道这是MBA班呀,稀里糊涂讲课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经常有这种事。”

    “我想哪一个教授都不会和他们一起行骗,教授这点公德还是有的。这类机构,大部分乱七八糟,结果人跑了,损伤的是教授。你可以问‘水木燕园’,他们说我是名誉院长,那他们给过我什么?有没有签约?不会有这种事的,你放心吧,我对商界的认识还是很清楚的,从来不会上什么当。”

    结束与魏杰的通话后,记者翻出了被称为“水木燕园主要教材”的《企业制度安排》。

    在这本由中国发展出版社2002年4月出版的书的后记中,有这样一段话:“本书的出版得到了水木燕园企业管理研究院的大力支持,该院要将此书及以后出版的几本书作为自己的教材……在这里一并表示感谢。魏杰2002年3月25日于清华大学。”

    “水木燕园”网站列出的已授课教授名单中,还有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院长曾某等多位著名学者。记者暗访时,“水木燕园”陶女士出示的教授与学员的合影中,就有曾的身影。

    曾教授承认,他今年曾去“水木燕园”讲过课,也曾和学员拍照合影。但他说,没有想到“水木燕园”会利用他的名义招揽学员,更不知道“水木燕园”没有办学资格,“我现在出去讲课已经特别慎重了”。

    “我以为魏杰是水木燕园的名誉院长。讲课那天中午,和水木燕园负责人一起吃饭时,我们还和魏杰通了电话,”曾说,“不过,当时我还奇怪,不学英语怎么能拿美国大学的MBA学位?学员们似乎不好意思,让我不要问这个问题。”“比我们大的有的是!”

    7月22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水木燕园”,陶女士仍然说负责人杨德昌出差在外。

    当天晚上,一位自称姓周的先生,拨通了记者的手机。这位周先生,先是说杨德昌不便和记者联系,后来又说他可以代表杨德昌。

    记者于是问他,魏杰是不是“水木燕园”的名誉院长?他回答说,以前是,现在不是了。但他随即来了一句,“你老追着魏杰干嘛?”

    接下来,周先生不再回答记者的问题,而是连珠炮似的追问:“‘水木燕园’到底哪里得罪了你?那么多做得比我们大、做得比我们久的,你不去调查,老盯着‘水木燕园’做什么?你找了魏教授又找曾教授,听说你的信还写到西南国际大学去了,你费那么大劲调查到底想做什么?!”

  招生广告诱惑十足               

    对于每一个关注MBA教育的人来说,类似的广告恐怕并不陌生。当进入一些大型网站,或者翻开报刊,它就会跳入你的视线——

    ××大学MBA、DBA工商管理学位班,打造中国金领阶层。课程设置与国际MBA接轨,并结合中国国情;教学模式与哈佛等名校同步,采用理论讲授、拓展训练、案例研讨、实战模拟等多种方式授课;全部课程由清华、北大、人大及美国、香港、新加坡知名教授组成,同时聘请国务院、中央党校、人事部知名人士联合主持专题讲座……

    但比上述词语更能打动人心的,是这些学校“不出中国便能留洋拿学位”的宣传。招生者并非中国本土高校,而是来自国外的大学。据《南方周末》统计,经常在纸媒体广告中“抛头露面”的洋学校有数十家,它们中95%以上来自美国,如美国杜鲁大学、美国纽波特大学及美国大西洋大学等。另外,还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的一些高校。这些学校在广告中承诺:他们招收的中国学生,只要在国内修够一定的学分,就可获取“在国际上备受承认”的洋学位。

    每所洋大学都有其伸入中国的触角———大多数是国内的教育培训公司。中国学生的招生、培训、管理以及聘请老师、广告宣传,都由中方合作者全权操办。

    为扩大影响,洋大学的中方代理机构大多设于名校附近。在毗邻清华大学的清华(园)宾馆一层,便有两家招生点。而在整个清华南路,此类的机构不少于五家。代理机构的名称同样耐人寻味———“清大”、“燕园”、“水木”、“光华”、“北方”……几乎是中国名校的翻版。

  洋“野鸡大学”不完全名单         

    “如果你相信在这样的大学就读后,便能拿到真正的MBA文凭,那就大错特错了。”教育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这些在中国大肆招生的美国高校中,充斥着大量无本土教学场地、无师资、无教学经验的“三无”学校,以及未经过美国教育部认证机构认可的学校———业内人士称之为“野鸡大学”。

    在美国,注册一所大学可谓轻而易举。人员只需要三个博士、一个律师、一个美籍会计师;办公室有25平方米就可以。在一个以上的股东提出申请后,交纳2000美元代理费,找一家中介机构代办即可。而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判断一所大学的教育质量,是根据其是否得到了美国教育部认证机构的评鉴。对于MBA来说,评鉴有其专门机构———“高等商学院联合会”,即AACSB(网址为www. aacsb.edu)。目前,全美共有300多个MBA学位课程得到了该机构的认证。

    作为主流教育之外的补充,没有得到认证机构认可的大学在美国可以合法存在。但为了避免法律纠纷,此类学校在其宣传材料中都会作相应的说明。然而,如此重要的内容,在其招收中国学员的网站上却往往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学校是国际知名高校,历史如何悠久,××国领导人都曾在此就读……

    与它们的中国合作者相同,这些洋高校的名字取得也颇为“艺术”:美国加州西部大学、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这很容易让人想起加州著名高校———加利福尼亚大学;美国杜鲁大学和以理工科著称的耶鲁大学只有一字之差别,美国圣迭戈大学———这个刚刚在加州注册的大学,极有可能被误解为美国著名的大学圣地亚哥大学;美国大西洋大学,则自称与英国名校大西洋大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南方周末》记者经多方查证,获悉了部分未获美国教育部授权机构认证的大学名单(见附表)。另据调查,在招收“中国MBA”的广告上,这些学校也是出现频率最高的。

    业内人士称:自1996年(20世纪90年代后期)洋高校登陆中国之后,曾在中国招收学员的“野鸡大学”不下200家。目前仍在频繁活动的,有100家左右。

  美国驻华使馆:                  
  我们从未认证过任何大学

    “本校授予的学位,可经美国驻华使馆认证。”这也是“野鸡大学”广告中招揽学员的方式之一。那么,使馆的认证又意味着什么呢?日前,就《南方周末》提出的有关问题,美国驻华使馆予以书面回复。

    问:一些美国大学,利用美国使馆给它们办理的文件公证,抬高自己的身价。其中西南国际大学称,该校校长于3月21日到美国使馆办理了有关合法文件。请问,美国使馆给它们办理文件公证的作用是什么?中国学生应该如何看待这些证书?

    答:美国使馆不负责对大学进行认证,我们从未认证过任何一所大学。我们所做的公证工作与大学项目无关,只是证明这张证书确实是该校颁发的。一个大学项目是不能被公证的。

    问:为了避免中国学生受骗上当,美国使馆有何建议?

    答:中国学生应尽量谨慎对待他们在网上了解到的项目。学生们应特别小心那些宣称由美国使馆支持的项目,那些项目很可能使用伪造文件,或宣称曾得到美国使馆的认证,但事实并非如此。

    针对在网上进行宣传的项目,学生应查询该学校或项目的有关资料,在汇款或填写申请表之前对该项目进行彻底调查,以确认项目的合法性。多方确认学校的地址、电话号码,以及学校的声誉。对于任何项目,学生都应通过因特网、教育顾问,以及通过我们可以提供的渠道进行彻底调查。

    我们使馆网页上提供的信息, http://www. usem bassy - chi na.org.cn/ acce/edad-vis ing. html,对正在寻求赴美学习机会的学生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开端。这些信息包括专业顾问咨询、参考资料及网络链接。此外,我们使馆的信息咨询中心也可提供一些参考资料,其中包括美国已经认证的大学名录。

  暴利与功利                    

    对所谓的“野鸡大学”进行道德评价是容易的:一群合法或不合法的人卖了一些没有什么用的文凭。问题的另一面是,一群明白或不太明白的人花钱买了一些没什么用的文凭。那么,让人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花这么高的价钱买了一些没什么用的东西?洋 M BA为何能在中国大行其道?事实上,向中国人兜售文凭已经成为那些在美国注册的“空壳大学”的主要业务。吴征获取博士学位的“巴林顿大学”,其负责人小贝廷格就曾对记者说,中国教授向学生推荐巴林顿大学的学位,可获学费的一半作为回扣。

    一位教育学者向我们提供了某洋MBA班的学员身份录,其中60%以上学员为国企或国家事业单位的中高层管理人员,20%是形形色色的干部,年龄普遍偏大。这与一般MBA院校中私企老板占大多数的学员结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自1991年中国高校试办MBA班,中国的MBA教育已经历了11年风雨。截至2001年7月,已有62所中国高校开设了MBA班,毕业生总数超过1.5万。

    “15000这个绝对数字不小,但与目前对MBA的需求相比,仍不过杯水车薪。”一位教育界人士称。

    据国家经贸委的调查,在国有大中型企业的高层领导中,厂长、经理、监事会主席中大专以上学历的占85%,然而真正学过管理的不足1/5。其中,大部分企业领导出身于工程技术专业,或由党政干部转型而来。而从用人单位的宏观数字来看,中国国有企业目前有28万多家,三资企业也超过30万家。朱镕基总理就此评论说,中国最缺乏的就是管理人才。

    考取中国高校的正规 M BA并不容易。1999年,全国硕士录取比例为22.5%,而MBA为16.8%;2000年及2001年,MBA的录取率均在15%左右徘徊。

    对于那些在国有企业和政府机关工作了一定年限,正需要MBA文凭为自己的升职提供助力的人来说,要考上正规院校的MBA就更加艰难——他们普遍业务忙,应酬多,学业已荒废多年。

    这时候,不用学英语,不用出国,不用脱产学习的洋MBA就犹如天上掉下来的一块馅饼。

    拿到洋文凭得不到教育部门承认,这也难不倒这批手里掌握着相当资源的学员:他们只要让自己单位的人事、组织部门承认就可以了。

    事实上,文凭交易中的腐败现象并不只存在于洋MBA班。近几年来,官员攻读学位已逐渐形成一种风气。请人代读甚至请人代考,已经不是新闻。《人民日报》2002年6月11日评论文章称,“少数领导干部把市场经济等价交换原则带到干部在职学习中来,利用权力和职务之便,或多交一些钱,或提供某些赞助,或办几件事情,一纸文凭就到手了。”与这些人比起来,洋MBA班中的学员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教育部门清查“野鸡大学”

    根据中国教育部有关规定,凡境内教育机构与境外机构开展的合作办学活动,均须获得省级以上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批准。涉及在中国境颁发境外教育机构学位的,须报国务院学位办公室批准。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举办授予境外学位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的中方教育机构,必须已经获得相应的学位授予权———要给学员颁发国外的硕士学位,中方合作者自身必须有硕士学位的授予权。未经核准,合作办学项目不得授予境外学位。已经授予的学位,国家不予承认。

    截至今年4月,被批准授予与国外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合作的办学项目有71个。其中,中方合作单位几乎全部为北大、清华、中山大学等高校,没有一个类似于“水木燕园”的企业。

    有关教育专家认为,一些国外高校潜入中国,与国内的各种培训公司合作办班,随意颁发文凭,严重冲击了中国高等教育的秩序,必须严肃整治。

    自今年5月下旬,清理洋文凭的活动已在上海等地展开。6月21日,上海市教委向北京途锦学园教育发展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北京途锦学园教育发展有限公司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北京途锦学园公司上海分公司停止办学。此前,该公司在沪招收美国纽波特大学MBA、DBA班学员。

    发稿之前,《南方周末》已就规范中外合作办学的问题,致函国家教育部。有关负责人称,他们将就此事作进一步调查。

2002年7月25日11:44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美国MBA满街走
  • 月薪2000元 MBA是否就值这个价?
  • 实力阶层的俱乐部:中国EMBA新贵圈
  • 企业家教育家形成共识 MBA不该再被神化了
  • 观点碰撞:MBA是精英还是水货?
  • 人才聚焦:中国MBA离CEO有多远?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消费广场 >> 天天“315”
    打假专题
  • 黑心棉
  • 瘦肉精
  • 黑心月饼
  • 毒狗肉
  • 砸大奔
  • 产业价值链
  • 农、林、牧、渔业
  • 采掘业
  • 制造业
  • 电力、煤气及水
  • 建筑业
  • 交通运输、仓储业
  • 信息技术业
  • 批发和零售贸易
  • 金融、保险业
  • 房地产业
  • 社会服务业
  • 传播与文化产业
  • 综合类
  •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