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三省不良资产:如何在喧嚣中重生? 财经聚焦第三十二期
财经聚焦汇总
财经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财经首页 | 滚动新闻| 专题 | 沙龙 | 国内 | 国际 | 产经 | 金融证券 | 经管 | 理财消费 | 在线兴业 | 互动商务 | 道琼斯 | 酒城 |会展
财 经 聚 焦
  责任——以历史的责任感为国家经济的振兴奉献青春和智慧;

  声音——关注财经热点,倾听百姓心声;

  反思——对过去的反思意味着清醒、提高和进步,成功需要反思的烙印。

   征稿启事

专 栏 作 家
仲大军 张国庆
魏海田 马方业
一叶秋 王英霞

精 彩 回 顾

一个灰色交易市场被激活。“叫卖”北京户口已堂而皇之地走进大学校园…

继中行、建行、工行、南方证券等等之后,国家还要为多少金融企业买单…

重磅砸向中美贸易这根敏感而脆弱的神经,贸易摩擦再次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

一场看不见的竞争已在黑土地上展开,沈阳、大连、长春谁引领东北起飞…

一份最新的统计资料把浙江民营经济的巨大“魔力”彰显得淋漓尽致……

你现在的位置:财经首页> 财经聚焦       栏目策划:紫陌  联系信箱:sunnyjia@sohu-inc.com
东北三省不良资产:如何在喧嚣中重生?

  巨额的不良资产已成为东北三省经济发展的沉重负担。目前,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亏损面仍在40%左右,辽吉黑三省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资产平均负债率超过了50%,相当一部分是超过100%的“壳企业”。

  具有地说,不同省具有不同的特点。第一,从吉林省看。吉林省有282户企业急需实施政策性破产,需核销呆账230亿。省四大国有银行已经剥离不良资产433亿元,但不良资产率仍为35.2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5个百分点。第二,从辽宁省看。全省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1507户,其中资不抵债企业308户,平均负债率超过100%。近期对空壳企业进行了一次清查表明,企业基本无有效资产,无偿债能力,冗员和债务包袱沉重,实际资产负债率100%以上的空壳企业总数为416户,负债总额259.8亿元。第三,从黑龙江省看。全省6326户地方国有企业2001年底国有净资产358.4亿元,而不良资产及潜亏挂账高达750.1亿元。另外,黑龙江省2001年底对353户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统计显示:连续三年亏损或资产负债率实际超过100%的特困企业172户,占48.7%。

搜狐时评:<第五伦>如果失去闯劲 东北人只会剩下悲哀>>>
搜狐专访:<紫陌>东软总裁刘积仁:东北企业必须二次创业>>>

不良资产成因:都是计划惹的祸?

  东北三省不良资产的形成有着复杂的历史原因。计划经济时代,这些省份一直是中央政府的重点投资对象,资源丰富,工业基础实力雄厚,企业员工素质也比较高。但受原有计划经济体制的影响,国有企业占相当大的比重,因此,这些省份被认为是受原有计划经济影响最深的“重灾区”。

  其特点是经济增长率低,银行不良资产率高。

  主管东北三省金融的“大区行”为人行沈阳分行,该行早在2000年就东北三省“一五”时期57个重点项目企业技术改造等问题的专题调研。2000年的调研报告显示,东北国企的“资金危机”已经迫在眉睫。2000年上半年,东北三省国有工业企业盈亏相抵实现利润217亿元,与其拥有的5000多亿元固定资产和1000多亿元流动资金贷款相比很不相称,除少数效益较好的大型和特大型企业之外,相当一部分企业甚至难以维持简单再生产。(右图为大连美丽滨海路,每年吸引大量游客)

  另外,工业基础设施落后,技改资金投入不足,国有大中型企业平均45%的设备超期服役或接近报废,近十几年来东北三省的固定资产投资增幅平均增长15.9%,一直低于全国19.6%的平均水平;更为严重的是企业自有资金严重不足,偿债能力低下,其中未上市融资的大中型国企的长期借款几乎全部为银行贷款,截止到2000年3月,东北地区在工商银行开户的4100户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流动资金合计3607.2亿元,流动负债合计4268.1亿元,流动负债已超过全部流动资产660.9亿元,比例为118.3%,高于全国15个百分点。

  据辽吉黑三省经贸委负责同志介绍,有的国企机器一开,煤、电、水等费用进去了,可职工工资、贷款利息和税后利润几乎一样也干不出来,只好冲减净资产维持职工生存;有的通过贷款支付职工工资和银行利息,有的设备、厂房等逐渐贬值,账面统计实际成了“虚拟资产”了;有的企业利润率只有1%至3%,与5年期的国债收益率基本持平,有的甚至还低。黑龙江省省长助理胡祥鼎说,现在部分国企的好转实际上是由资源垄断、价格及国家给予的贷款等各种政策带来的。基层之所以不愿意碰国有资产而宁可让它化掉,是因为弄不好可能造成流失和引发职工上访,行政管理层、厂长和职工利益会受到损害,巨额改革成本无人支付。

巨额改革成本 全部政府买单?

  “东北需要核销不良贷款多达几千亿元,但是国家每年用来核销不良贷款的总额却仅有500亿元,即使国家将核销的指标全部用在东北,对东北来说也是远远不够用。”人行沈阳分行的一位资深人士无奈地说。东北是全国不良资产最高的地区之一。对于不良资产的具体数字,人行沈阳分行讳莫如深。

  东北老工业基地的现状造就了当地银行严峻的经营环境。“一五”时期,在东北地区落户的57项国家重点建设项目,这些企业曾经为国家的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截止到上世纪90年代末,国家对其中45家企业累计投资572.77亿元,其中国家直接投资504亿元,补充资本金44.9亿元,核销呆坏账23.2亿元,累计贴息0.67亿元,同时,这45家企业累计向国家上缴利税1225亿元,扣除国家的投资,企业净上缴利税652亿元。但是,为国家做出巨大贡献的老国有企业,却日益陷入经营的困境中。(右图为位于长春的第一汽车厂)

  “如果说不良贷款是由于政府干预或者是政策性提令批示形成的,只要有足够的证据,中央都会认帐。”温家宝总理的一位随行人员当场对要求核销贷款的当地官员做了具体承诺。

  然而东北三省的困难不仅仅集中在不良贷款方面。

  2003年初开始,吉林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针对老工业基地改造问题进行了调研,事后形成的《吉林省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研究报告》提出,吉林省国有企业改造进展不快、职工安置、企业债务、企业办社会等历史沉重包袱沉重,积累下很大改革成本,地方无力全部承担,迫切需要国家家大支持力度。

  《报告》还希望中央逐步加大无偿资金和有偿投入力度,率先在东北老工业基地进行产业发展基金试点,专项用于东北老工业基地的结构调整,新产品研发和发展连续产业;通过减持部分国有资产,筹集资金设立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专项基金;实行国债资金的倾斜政策,增加对东北地区的国债资金的投入;支持重点企业、重点产品的改造升级,特别是有市场前景的优势产业、产品和企业,可采取增加财政对国债贴息的办法予以支持。

  东北三省的账单,实在不好买啊……

新“辽沈战役”如何开战?

  有知情人士透露,为了尽快落实老工业基地的发展政策,发改委、国资委、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人民银行等有关部门都在东三省进行了深入的调查,报告已上交国务院。目前各项支持老工业基地的改革措施正在全面酝酿之中。

   有消息显示,在国有资产层面的改革总体思路是,以市场为导向进行资源配置,有重点地发展重大装备、石油石化、钢铁等优势产业,加强国有企业的改制、改组和改造,同时在企业人事制度上发展“核心企业”和“核心企业家”。为此,在政策上,国务院有关部门建议统一编制老工业基地改造规划,加速启动一批重大体改项目并出台一揽子财税优惠政策。知情人士披露,相关政策正在协调之中。(左图为日益现代化的沈阳)

  东北企业的历史包袱,也就是“钱从哪来、人往哪去”的问题是进行改革的焦点。有地方代表提出,企业的发展可以由市场来解决,但冗员和债务中央政府要承担一部分。另外,在企业政策性破产方面,国家要继续支持,同时解决目前拖欠严重的养老保险金问题,解决医疗保障覆盖面低的问题。企业代表形成的一致建议,在支持老工业基地的改革上,要中央形成“一个决定”、“一个规划”,“确定一个机构”并“制定一套配套政策”。

  对此,中央官员作出了回应。在资金支持上,有人士透露,目前正在考虑由中央和地方共同出资,建立专项基金解决企业的历史包袱。另有人士透露,人民银行针对企业债务问题提出了债务重组的方案,其中包括债转股,债务减免息,债务延期以及债务挂帐等处理手段。在人员的解决问题上,有官员指出,下岗职工的成本问题中央会有一定支持,同时,在东北三省的改革基础上,新的《社会保障试点办法》将从今年开始启动,辽宁的社保政策将同时拓展到吉林、黑龙江两省,在养老保险金的问题上,企业的承担比率将相应降低。相关人士透露,相应的财政拨款将于明年到位。

  发改委一位官员提出,东北三省的发展还要重视内外两个市场,一方面强调东三省之间的协作,另一方面要重视与日、韩、俄等国家的区域合作,充分利用整个东北亚市场。

主线为调整所有制结构 创新要大于改造
  国家发改委综合改革司司长范恒山指出,对东北的扶持政策毕竟是过渡性的、时效性的,可以解老工业基地的燃眉之急,但不可能解决老工业基地长期积存的问题和包袱,也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提出,在老工业基地的改革中,体制创新是核心问题,要用体制创新的办法解决产业结构调整、历史包袱问题和城市发展的问题。

  在东北三省,国有成分偏高,产权不明所导致的直接结果是:企业办好了,经营者难以获得相应的利益;企业亏损了,经营者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而不被追究。一个企业没经营好,在不改制的情况下,更换经营者,结果是只要换人就出窟窿。据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这种过高的国有比重导致了两个强烈反差,一是国有与民有的反差。例如黑龙江省地方规模以上非国有工业企业每百元资产创造的销售收入、增加值、利税和劳动生产率均比国有高出一倍以上,而亏损面只有国有的一半;二是地方大、中、小企业的反差,企业规模越大,投入越多,效益越差。(左图为哈尔滨夜景)

   国有企业比重居高不下,企业效益又不见起色,一直是困扰地方政府的一道难题。他们也认识到,如果不改变所有制形式单一的国企体制,企业的前途就是死路一条。

  因此,在企业的制度改革上,产权多元化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只有避免独大,才能建立真正有效的法人治理结构;在区域经济的发展方面,民营企业的力量不容忽视,在审批制度不能快速改革的前提下,发展民营企业不仅是最有力同时也是最有效的措施。但问题的另一面是目前我国的民营企业平均资本只有76万元,融资问题亟待解决;在市场准入方面,民营企业还存在很大劣势。由此,将民营企业的投资审批权下放到省或省以下一级是当务之急。

  对此,黑龙江省政府提出要在自我发展、自我积累、自我融资方面探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良策。黑龙江省发展计划委员会工业处处长乔培说,本次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应该以调整所有制结构为主线,改变过去把改造看得过重的思维主观念。国有企业不改变所有制形式,一味地改造,国家投再多的钱也是“打水漂”。中央和地方只有携起手来,共同承担改制成本,将来才能共享改革成果。

东北的未来 把握在谁的手中?
  外力:中央能给东北多少支持 从东北来看,当然希望将不良贷款尽可能多的核销,以减轻当地企业的负担。然而,从中央来看,财政已经不可能拿出太多的资金来核销不良贷款,如果将资金用来核销不良贷款,那么其他方面的支出将不得不进行削减。人行沈阳分行的一位人士分析,如果中央给予东北一定的特殊政策,势必引起其他省份的意见。“如果东北可以核销100亿元,别的省份就可以要求中央给核销50亿元,这样的问题是中央不得不仔细考虑的。”这位人士说。而事实上,重庆、成都、兰州、包头等地已经开始向中央要求与东北同等待遇。如果对东北的振兴导致全国各地都把“包袱”推给“历史”,那么,中央对东北的支持能有多大?会有多久?

  内力:东北怎样才能尽快地自己造血 政府政策扶植、资金支持毕竟是外力,而一个地区经济的真正繁荣和发展是不能只依靠政策来“关照”的。因此,如何在国家给予输血的基础上,恢复自己的“造血”功能,是东三省必须要面对并积极解决的问题。对于政府来说,要踏实勤勉,搭建最佳平台,拒绝政绩工程;对企业来说,要转变思路,积极创新,焕发新的活力。那样,我们美丽富饶的东北,才能实现真实而不是泡沫的繁荣,这才是老百姓最最关心的问题。

  东北的未来,毕竟应该掌握在东北人自己的手中。

给本期聚焦打分
请您给本期聚焦打分(5分最高):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637/6835电子邮件 e-finance@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