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国内财经
信用刀锋
http://business.sohu.com/
  有人说,现在这年头,信用不值钱了;有人却信誓旦旦,要把信用变成钱:一个民营性质的公司,一介研究经济学的书生,要玩玩--信用这把双刃剑。

  北京金融街通泰大厦C座4层,新近迎来一个叫"金诚信用"的个人资信评级公司。偌大的办公区里散落着四十多个职员,更多的办公桌还是空荡荡的。搬运工人还在络绎不绝地往里搬着桌椅、电脑,空气中弥漫着装修残留的粉尘味道。透过办公区后方的玻璃墙望去,是一套近千平米的机房,数排机柜林立排放,虚位以待服务器堆上去。

  "我们正在购置设备,建立数据评级中心,到时候这儿就象一个IDC中心。"董事长王艺一脸自信,"我们直接接到楼下网通的主干机房,宽带接入,高速上网。"

  按照王艺的描述想象开来,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相当数量的个人资信相关数据,比如银行个人借贷记录、保险公司的投保赔付记录、个人从业信用记录等等方方面面,不一而足,将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这里,然后按照一定的数据评级模型,根据相应的评级需求,出具一份相应的个人资信评级报告,拿着这份经过市场竞争的考验,而被其他广大授信机构相信、认可的报告,老百姓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去银行贷款买房、买车,进行信用消费。其实,这一切在上海正逐步实现。早在两年前,上海资信有限公司就已经成立,承担着上海市个人信用档案信息数据中心的建设和管理工作,开展个人信用信息咨询、资质认证和风险评级业务。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华夏银行上海分行等在上海的所有国有、股份制银行上海分行以及中国移动、联通通信公司纷纷入囊,具有强烈的政府背景。在广东、山东等省份,地方联合征信机构也在萌动之中,呼之欲出。一度埋藏中国人心底或流传于口头的"信用"二字,如今摇身变成一道财富大餐,引得各方挣食,政府的、行业的、民间的力量初见端倪。回到眼前,金诚信用这双略显稚嫩的民间的手,玩的动信用这把双刃剑吗?

  "我原来做研究和做杂志总编辑,基本上不考虑具体的经济问题。现在公司在运作,花钱的问题上,我都非常谨慎,毕竟花的是股东的钱,要有回报的。那种社会责任感的东西,是鼓励你在这个行业中继续往前走的的力量,同时,这也预示了我们巨大的市场,没有形成市场的市场才是最大的市场。"

        书生与商人

        一不留神,王艺被推上了金诚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位置,"我的经历很多,但一直在围着经济学方面转,应该算作书生,现在也是从事经济方面的工作,做公司,已经是个商人了。"

  王艺198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系,由于当时武汉大学经济系从事西方经济学研究与教学的名师云集,从而大学的教育,为王艺后来经济的敏锐触觉和缜密思路的形成打下了伏笔,也是今日他开拓性的创建金诚信用的坚强基石。

  1982年大学毕业后,王艺分配到部队工作,军队的大熔炉铸就了王艺的坚韧与执着。此后,王艺又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做《管理世界》杂志的记者编辑,接着到《管理现代化》杂志社做总编辑。这几本学术性的杂志在国内的政府机关、研究机构和大专院校有相当的影响,王艺从记者到总编辑的几年里一直继续其经济学方面的研究。"原来在学校很外向,但经过了部队、政府机关后,变得沉稳了。尤其是当杂志总编辑那阵,与社会各界有了广泛的接触,积累了一定的管理经验,对社会经济问题也形成了一些自己的见解。"

  其时,王艺也在大学做兼职教授。95年以后,国内的三角债问题变得很严重,王艺敏锐的嗅到这里面有东西可挖,从而开始着手研究市场经济的一些基本问题,并从97年开始把信用问题研究作为主攻方向。从97年到99年,王艺一直保持和和政府主管部门的接触,并就建立中国个人信用服务体系问题,向央行主管领导作了汇报和演示。王艺意识到这里面有很多的机会,但没有形成成熟的想法。而且当时的市场前景也很不明朗。"那时候,讲个人信用评级,别说是老百姓,就是政府主管部门都只有一些初步的概念,所以说这个行业还不具备讲故事讲概念就能建立公司的条件。现在环境大不一样了,你一说信用,多少有人能明白,尤其是1999年7月上海资信公司获准成立,做了一些初期概念的普及推广,大大加强了老百姓的信用知识。"

  有了讲故事的条件,又有数年从事经济学的研究和对经济问题的敏锐触觉,王艺抓住了到前台来"操刀",变理想为现实的机会,成立了金诚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致力于创建与中国国情相适应的个人信用指标体系和评级模型,为客户提供全面的个人信用评级服务。

        记者:对于从事信用评级这么一个全新的行业,个人有多大的把握?
        王艺:作为民间力量,我们这些人应该是鼓吹信用概念的第一批先行者。但先行者在市场培育、在相关法律、配套设施成熟建立的过程中,要背负很大的行业培育责任,这会给企业带来很大的行业培育成本,同时企业在具备对产业发展模式和行业操作规范的先发优势和趋势把握的同时,也要根据政府未来从全局出发建立的相关法律规范,不断调整自己的前进步伐和发展战略,这都使得企业的运做之路更加曲折迷离,难度颇大,但是我们相信面包会有的,同时我们的心态也很正,我们充分的估计了面包到来之前的这个饿肚子的过程,现在我们会踏踏实实的逐步解决相关的难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充分的借鉴国际先进的技术和评级方法,同时充分结合中国的国情,建立一套中国特色的评级体系和评级模型。

        记者:您比较强调社会责任和价值,但你要变成商人。
        王艺:我原来做研究和做杂志总编辑,基本上不考虑具体的经济问题。现在公司在运作,花钱的问题上,我都非常谨慎,毕竟花的是股东的钱,要有回报的。那种社会责任感的东西,是鼓励你在这个行业中继续往前走的的力量,同时,这也预示了我们巨大的市场,没有形成市场的市场才是最大的市场。

        记者:有没有考虑将来自己的退路问题?
        王艺:这个行业,我是作为一个毕生的事业来做的。不是说将来行业起来了,这个公司做好了,我就打包把它给卖出去了。我们都是非常执着的。

  "客观、独立、公正是资信公司的特性,我们想完全按照市场化运作的方式来做事情,可是,在中国,哪里有完全市场化的行为呢?没有政府的支持和关系,很难把事情做起来。所以,现在的情况很尴尬"

        顺从与独立

  "我们是按照国际惯例独立运作的第三方机构,而且从事个人信用评级公司,我不想过多涉及我本人原来的经历。"王艺再三强调这一点,表明公司的独立性。在他看来,做资信业务,一些东西似乎是应该回避的。而作为一个民营公司在中国做资信评级,首当其冲的,便是和政府以及政府掌控的金融、工商、税务等机构的关系问题。关系靠近了,"第三方"会变味;没关系,几乎开张都开不了,寸步难行。

  既然是玩双刃剑,王艺就要做双手准备。提交报告、影响上层、提供决策参考对王艺来说是拿手好戏。在上交给有关部门的报告中,王艺主要提出了5点建议:

        第一建议成立"国家信用管理局(或国家信用管理委员会)",他不附属于任何部门,独立出来,负责制定行业的法律法规,管理整个国家信用市场,包括企业信用和个人信用市场。通过促进数据可得性、组织民间协会进行自律管理、协助建立失信约束和惩罚机制、认定从业资格和注册公司、核发培训执照等方面促进和监督行业的规范发展,建立起一种协调的市场环境。

        第二要防止垄断,因为垄断就不能做到独立、公正、科学,从而必须建立一个民间性质的"中国信用管理协会"来约束从业人员和企业;

        第三成立"评级专业委员会",负责如何界定从业人员的素质、评级技术、评级标准等等;

        第四成立全国性的个人信用信息数据交换中心,使各征信公司可以通过交换互相有偿用对方所掌握的有关信息,达到在低成本下实现资源共享;

        第五设立"中国信用基金",作为一个产业孵化器,整体推动我国个人信用体系的建立及行业管理机制的健全。

  这5点建议,大致勾勒出了王艺头脑中的信用评级框架的上层结构,毕竟个人信用评级行业是与金融、保险、工商、税务、公安等社会各方面密切相关的服务性行业。在中国的国情下,如果政府不推动他的发展,各行业不配合,难以建立这个庞大的一发牵动全身的工程。由于中国特殊的市场环境,个人资信评级行业必须有政府的支持和参与,才能解决信用信息源分散、割据、相互屏蔽,部分数据不透明,难以征信等等的难题,此外,相关的法律、配套设施、操作规范也都有待于出台。

  王艺对政府寄予厚望,同时在揣摩自己公司的生存空间,力推"独立第三方"概念。他认为,信用评级的工作应该由第三方来承担,他属于中介机构的性质,像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机构。只有由第三方独立进行市场化运做,才能在市场的指挥棒下,通过行业竞争,保证评级结果的公正、科学、真实、权威,实现社会成本的降低。

  王艺的另一个论据,则是借鉴信用评级体系发展比较完善的西方国家模式。在众多的模式中,美国的操作被证明是最为成功的,他就是由作为"第三方"存在的个人信用评级中介机构独立进行操作的,150多年的发展历史证实了其强大的生命力。这样行业的运做模式才最符合市场运做规则,一方面可以突破行业相互封闭的信息壁垒,另一方面,它实现了社会成本的最小化,同时,这种模式不是一种政府行为,也不是公益行为,是一种商业行为,可以给各方都带来利益,所以具有顽强的生命力。此外还可以通过市场竞争,使个人资信评级行业的发展符合市场运作规律,从而更具有适用性和操作性,所以由民间做这个行业要比政府做更可行,运做成本也更低。

  其实,这可能也是长时间以来,一些看到个人资信评级行业发展的巨大空间却又顾虑重重,不敢进入者的共同的顾虑:就是政府如何定位的问题,毫无疑问,在中国建立信用体系,必须靠政府,在这方面政府的推动、规范、监督、服务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特别是在建立信用体系的初期。同时,在建立信用体系中,又有可能会遇到政府的行政垄断--行业垄断和地区垄断所设置的障碍。这种行政垄断是借助政府的行政权力来建立和维持的。信用体系要能正常发挥作用,促进市场经济的规范运行,必须使用信用体系能按市场的规则来运作,这就是必须在信用服务机构间开展公平竞争,只有在公平竞争中,信用体系的活动才能适应市场经济对它的要求。以信用评级来说,那些能公正评级的信用评级公司不仅有一套科学的评级方法和评级标准,而且能客观地评级,使其评级结果符合评级对象的真实信用状况。只有这样的评级机构才能取得社会的信任,才能有越来越多的生意。而另一些不规范运作的、不讲信用的评级公司,自然而然会被淘汰。这才是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

        记者:影响政府决策是不是公司操作上的一个思路和策略?
        王艺:我理解的政府政策的方向应该是对这个行业的支持,而不是单独支持我一家。现在政府对国家信用政策的制定也在考虑之中,如果匆匆忙忙就出台一些政策,我想也是可怕的。在这个问题上要有慎重的态度。比如说最近一些政府有关部门领导到上海资信公司考察就是非常可喜的事情,可以看得出政府已经充分意识到了建立个人资信评级行业的重要性,但是这也衍生了很多的问题,一些地方已经把他作为一种政策导向,作为政绩来抓了,他们试图建立政府直接介入的信用评级机构,但在一没有强大的投入,二没有专业从业人员,三没有评级模式和评级方法,四没有使用者,五没有监管,再加上没有竞争的情况下,这样的信用评级机构生命力就变得非常脆弱。所以我呼吁业内应该稳健、有效、扎扎实实的推进信用体系的建设,不能做坏了这个行业。

    "资信评级在发达国家已经发展了一百多年,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评级体系和数据模型,但我们不能照搬。由于国情不同,中国居民的消费习惯和行为也不同,因而各个涉及因素的权重也大不一样。比如手机欠费在国外要扣很重的分,但中国由于交费系统不健全,不方便、服务不齐备等原因,客观上影响了人们的资信行为,所以应该在大量的调查研究分析的基础上,建立科学的符合中国国情的评级体系和评级模型。"

        数据与模型

        相对于政策不明朗、操作困难重重的行业前景来说,建立一个中国特色的的个人资信评级体系和评级模型这些技术层面的问题要相对简单的多,可操作性也强的多。"在进一步加强对行业具体操作规范的研究基础上,我们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形成一个产品,即在借鉴国际规范的评级技术和方法的同时,对中国人的消费行为和习惯,展开大量的调查研究,建立一个符合中国国情的评级体系和模型。这是一件浩瀚的大工程,最短也要2、3年的时间。"王艺说。

        个人资信评级是对包括金融、保险、工商、税务、公安、政府等社会各方面的信息源进行汇集、加工和储存,运用科学严密的评级体系和操作规范,对个人及家庭的资产状况,履约各种经济承诺的能力和信誉程度进行全面的评判与级价,并以一定的符号表明其资信状况。而银行或其他授信机构如果自己来调查个人的信用情况,费用非常高。比如银行为了某个人一笔5千元的贷款去调查他的资信情况,来去的车费都比所获的利息高,不划算。如果利用第三方专业机构的信息平台,他们就可以省去这部分成本,规避风险,同时整个社会、机构、个人的交易成本都会降低,因此银行和保险公司等授信机构也迫切需要信用评级公司的协助。

        由于行业数据的特殊性,获取金融、保险等这些机构的已有数据并非易事,而且这些数据本身就是一笔独特的资源,各机构画地为牢,敝帚自珍。金诚国际正在筹建中的大型机房,如同饥饿的胃口,正在等待这些数据的填充。

         吸纳这些数据的不仅只是硬件设备,还要有一套完整的评级体系和评级模型,这看上去更象一个数理统计学问题。这个模型首先需要大量的数据和信息,比如一个人在银行里有没有存款,有没有信用卡,有没有透支,这个透支是恶意的还是别的,你有没有注册公司卷款逃走,你有没有遗漏个人所得税,遗漏的具体因素有哪些,各个因素的权重分别多大,等等。在国外有现成数据统计和计算模型,但无法在中国原搬照用。比如,手机欠费行为影响你整个信用的权重是多少?会影响几分?会影响几年?在国外,这是一个非常恶劣的行为,要扣很重的分,但在我们国家不见得也是这样。因为现在手机交费点还不是那么多,交费方式还不是很便捷等等因素客观上造成了一些欠费行为。即使先建了一个模型,对一定数量的人进行了调查分析,但是你要把它放在全国来,同样有问题。用同一个模型,在不同的城市,不同职业的人身上也是不一样的。

        记者:白手起家的金诚信用将来如何获取资信数据?
        王艺:作为民营资信企业要来做这样的事情,第一,我们没有这样的地位,第二,我们也做不到。我们建议政府先做把联合征信的事做起来,因为这些资源是一种社会资源,企业有偿使用这些资源,进行整理、加工、评级,提升这些信息资源的价值,再提供给银行、保险公司和各方面的客户。我想这才是一个正确思路。


        记者:金诚怎么做数据模型?是自己做的吗?
        王艺:
我们的基本思路就是在联合征信、建立个人信用记录库的基础上,分析数据资料各方面的权重,再通过大量的人口数据调查,分析中国人的消费习惯,针对中国的具体国情,做出科学的评级标准和模型。我们会和国外的评级公司进行技术合作,但是一定会建立在中国的国情基础上。

        记者:国内有成型的信用评级模型?
        王艺:基本上没有。哪家公司现在说我可以提供信用报告了,那肯定是有问题的。因为这些公司只是提供信用咨询和一些基本数据,建立一个完整的评级模型尚待时日。


       
记者:即使金诚拿出了自己的评级模型和报告,如何被其他相关机构和个人认可呢?
        王艺:目前来看,真正有战略眼光的,投入大量人力来做这件事的还不多,更多的人的方向是争取政府更多的支持,争取更好的环境,给一些倾斜政策和资金支持。我们公司先把建立评级模型作为一个战略重点,有了这些东西再把它往前推。建立的模型和他所产生的评级结果必然在市场的竞争中不断的成熟完善,正确的不断的被验证,错误的不断被修正,只要东西出来了,好不好没关系,总归是有一个靶子,不断打它、修正它,那么以后我们公司在做的时候就有一个说服大家的依据了。同时这个过程会比较长。


    "资信评级在发达国家已经发展了一百多年,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评级体系和数据模型,但我们不能照搬。由于国情不同,中国居民的消费习惯和行为也不同,因而各个涉及因素的权重也大不一样。比如手机欠费在国外要扣很重的分,但中国由于交费系统不健全,不方便、服务不齐备等原因,客观上影响了人们的资信行为,所以应该在大量的调查研究分析的基础上,建立科学的符合中国国情的评级体系和评级模型。"

        急与不急

        虽说做资信的想法已经酝酿了好多年,但公司成立还是去年9月份的事情。找投资,一度是王艺心中的急事,很多投资方都是在企业里摸爬滚打过的,对企业间的信用问题非常清楚,很多东西一点就到,然而你要说服他投资,却是难上加难。"幸好,我们的投资方都是战略投资家,他们对信用市场具有很敏锐的判断力,一方面他们充分认识到当前严重的社会信用危机和巨大的信用评级的需求市场,考虑到这个行业具有长期的、巨大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他们也看到了这个行业需要介入、培育,而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投资挣钱的概念。所以我们非常尊重投资方,杜绝任何烧钱的行为。"

        王艺现在怕的是,自己在花大钱花大力气,辛辛苦苦做数据模型的筹建工作,而其他的机构和公司也进入到这个行业来,花点钱先注册一个小公司,然后去要政策要支持,姑且不论可不可行,关键是把市场搅乱了,把行业做坏了。"信用公司没有信用可言,那谁还会相信你?资信公司毕竟不象律师行,不象会计师事务所,而更象在城市中建自来水网,所以不可能同时有很多人都来做。"王艺说,"这样的公司一旦过多过滥,市场就乱了,会缺乏公正性,一些公司为求生存就可能为五斗米折腰,你给钱就帮你评级的好一些。美国也经历过这样的时候,最初有500多家公司,竞争淘汰下来就只剩几家最大的公司。只有做大了,才能把分散的信息资源集中起来共享。同时太大也不行,容易形成垄断。所以,在美国,政府也不容许它进一步兼并。"

        但是,"就此一家别无他店"也是让王艺着急的事情。金诚只是一家民营店面,而现在有国家背景和行业支持的授信机构已经有超市的规模了,其他的第三方机构不进来,形不成竞争,行业也就很难建立,相关的法律体系、配套设施也就很难形成。王艺自然不想做一个可忽略不计的代表,从心底上说,希望多出来几家象金诚这样性质的公司。"多了,说明这个行业有前景,会有更多的机构和部门来关注这个事情。否则,一直只有你一个公司在做,说明你的判断有问题。"

        记者:一些地方资信机构和公司开始起来,你急不急?
        王艺:现在很多地方政府开始意识到这个概念,纷纷要把它做成工程,一旦当工程和政绩来做,一两年之后这事就差不多砸了。现在你光在这想着成立征信中心,而没有考虑它的投入是多少,投入之后怎么产出。现在大家都在做,不怎么测算,即使测算了也很乐观,而不认真考虑真正的赢利模式在哪。赢利模式一定是企业在做的,企业的上游产品这么大的一个规模,成本是不是太高,下游是不是接受的了,都没有考虑清楚。所以我要呼吁这件事不能急,不能盲目。


        记者:呼吁其他人不要急,是不是让自己占先机?
        王艺:
倒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怕大家一哄而上,把这个行业做垮了,我们也就没戏了。当然,我们更希望有实力的公司也来做这样的事情,推动这个行业健康地往前走。同时也希望国家在考虑这事的时候,拿出一个整体的规划出来。这个行业需要"小火慢炖。

        记者:这些投入产出的模式您考虑清楚了吗?
        王艺:首先我们是在做宏观的理论分析,在微观层面上做数据模型,同时等待2、3年的市场成熟期,这个等待不是消极的,同时好多事情在齐头并进地做。我们组建公司就是要花时间把这个模型建立起来。2、3年以后这个市场一定非常好。当然,现在这个蛋糕还处于种麦子的时候,我们在磨刀准备将来的收获。


来源:[知识经济]


来源:[知识经济]
2002年4月7日16:33

我来说两句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国内财经
视 线 聚 焦
  责任——搜狐财经视线以历史的责任感为国家经济的振兴奉献青春和智慧;

  声音——搜狐财经视线关注财经热点,倾听百姓心声;

  反思——对过去的反思意味着清醒、提高和进步,成功需要反思的烙印。

   征稿启事

专 栏 作 家
仲大军 张国庆
魏海田 马方业
一叶秋 王英霞

精 彩 回 顾

重磅砸向了中美贸易这根敏感而脆弱的神经,中美贸易摩擦再次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

一场看不见的竞争已经在东北的黑土地上悄悄展开,沈阳、大连、长春谁引领东北起飞…

针对孙大午案,各路专家呼吁改善民营企业融资的法律环境。更有法律人士要上书人大…

一份最新的统计资料把浙江民营经济的巨大“魔力”彰显得淋漓尽致……

往 期 回 顾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