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证券要闻
54亿黑钱操纵股市庄家吕梁梦断中科
http://business.sohu.com/
[ 王芳 ] 来源:[ 北京青年报 ]
Stock Code:000048
  中科创业(相关,行情)股价操纵案惊曝做庄内幕

  中科创业股价操纵案主要涉案人员

  吕梁:检察院起诉书中名为“吕新建”,即策划和指挥中科创业股票炒作的“庄家”总指挥,目前下落不明。

  45岁的吕梁经历颇丰,早年写过小说、剧本,还干过新闻记者,最早报道过股份制改造,近不惑之年才步入“投资生涯”,曾以“K先生”的名义在媒体谈论股市。这位文人气质颇浓的人物不仅亲手导演了“中科系”从大牛股到大崩盘的股市世纪悲剧,又成为头号从幕后跳到前台“自曝内幕”的超级庄家。可以说,文人性情帮助他迅速成长为超级强庄,也导致了他“中科之战”的惨败。

  朱焕良:深圳著名的个体庄家,与吕梁联手炒作“中科创业”。
他不喜欢抛头露面,愿意在幕后策划操纵,所以名气不大。但其一直在牢牢控制着0048,后与吕梁发生内讧,提前套现,是造成0048大崩盘的主要原因。目前下落不明。

  (吕梁和朱焕良另案处理)

  6月11日北京市二中院正式立案审查的主要被告:

  丁福根:吕梁首席操盘手。做过机构研究员的丁福根非常痴迷股票,他的最大追求是研究股票投资价值,成功操作新股。他对吕梁的投资技巧极为佩服,心甘情愿为吕跑前跑后,没想到,技巧没学到,却成了吕操纵股价的主要执行者。

  董沛霖:上海华亚公司法定代表人,曾在国家计委任过职,有着广泛的财路关系,正是这一点被吕梁看中。董是在向吕梁追讨2000万债务的时候被吕拉下水的,被吕梁的投资理念所吸引的董不仅为他直接间接融资近8亿元,还将大学同学何宁一、李芸一同带进这场危险游戏。

  何宁一:杭州华亚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通过董沛霖介绍进入0048融资运动的,可悲的是,为吕梁送去3.3亿元的何宁一,既不认识吕本人,也对做庄之事一无所知,直到中科即将崩盘,他还在认真分析中科创业的基本面,期待着中子刀、苜蓿草等项目能成为炒作题材。

  庞博:年仅27岁的庞博一直追随吕梁,当过吕梁大户室操盘手,到中科后则负责向120家营业部、1500个股东帐号下达吕的指令,不折不扣地执行着吕梁做庄的计划。随着中科崩盘,庞博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主动投案自首,揭露吕梁做庄的真相。

  中科创业大崩盘,庄股集体跳水,人们对那场发生在世纪之交的悲剧刻骨铭心,这是投资者无法忘记的痛,虽已时过一年。由此,第一只上演从84元到6元大崩盘悲剧的中科创业出名了,第一位自诩庄家的吕梁出现了,一场五大经济学家的“股市赌场论”开战了。

  但中科事件却忽然没了下文,庄家吕梁神秘失踪,风光一时的中科创业又重操旧业,当回原来的养鸡专业户康达尔,而那崩盘之谜做庄之谜持续了一年之久。今年6月11日,中科创业股价操纵案正式立案审理,7位被告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从7名当事人或平静或激动的陈述中,这场用54亿黑钱,在20多个省市、120家营业部秘密展开的做庄真相被第一次全盘托出。

  ■吕朱合谋

  “做庄”故事从1998年起,两位主角是吕梁和朱焕良。当时吕梁有两个身份——吕大户和K先生,据认识吕梁的人说,他有1000多万资金,盘子不算大,但他的“K先生工作室”名气很大,可能是当过记者和作家的原因,吕梁说起话来极负号召力和煽动性,他不断推出一些超前投资理念,并宣扬要创造大投资大并购神话,于是周围出现了一帮忠实的追随者,后来他们不知不觉成了吕股价操纵的忠实执行者。

  而人称“朱大户”的朱焕良也是在股市浸淫多年的高手,当时控制了深市上市公司康达尔(0048,中科创业前身)90%以上的流通盘,是深圳出了名的个体庄家。但香港一场“禽流感”使得“养鸡专业户”康达尔几近崩溃,股价暴跌,他的几个亿资金难以自拔。1998年中期,走投无路的朱焕良慕名亲赴北京找到K先生,希望他充当康达尔的“救世主”。不甘纸上谈兵的吕梁正急需施展,于是双方一拍即合,共同签订了一个“战略投资五年计划”,关键内容有两条,一个是3至5年的长期投资;一个是将康达尔从养鸡专业户重组成高科技新贵。一场史无前例的庄家神话开始了。

  吕是激情文人,喜欢出头露面;朱是理性商人,擅长幕后策划,当时被视为最佳搭档,其实这也为最后的内讧埋下了伏笔。

  1998年12月,长期追随吕梁的丁福根和庞博突然接到一份从深圳中煤信托转托管的277万股0048股票,吕正式告诉他们,要做0048的庄。丁福根在庭审时交待,这277万股就是54亿资金链的开端。当然吕梁还要更多地拥有0048,方法很简单,朱抛吕接,从1998年年底到1999年5月,吕以13元的价格从朱手中接过3000万股流通股,这就完成了做庄第一步——盘面控制。

  但就是这第一步的运作经费已经超过6亿元。钱从哪儿来?吕梁的确是圈钱高手,“钱生钱,股生钱”的把戏玩得出神入化。据说,吕梁精心创作了一份洋洋洒洒的“长期投资”项目建议书,其中“甘做善庄,与中小股民双赢,引入美国做市商理念”等新生事物颇具吸引力,再加上那更具诱惑力的15%融资中介费,一批券商和机构乐此不疲地为吕找钱,无论股票质押,还是银行借款都十分顺利。充当主要“提款机”最后坐上被告席的董沛霖、何宁一、李芸,本来是吕梁的债主,为吕所欠的2000万债务而来,可最后心甘情愿成了吕梁的“财神爷”。据检察院调查,三个人共为吕梁融资8亿多元,成了他做庄的直接帮凶。据说,董沛霖在1999年还宣布:“今年我不干别的了,专为老吕找钱。”但现在坐上被告席的何宁一和李芸拒不承认为吕梁做庄提供了帮助,李芸在法庭上讲“我的融资行为是正常的公司业务。”

  即便作为家底的277万0048也是吕梁不花一分钱运作来的,仅这一点就令号称首席操盘手的丁福根心服口服。

  一位行内人感慨,证券市场是个暴利行业,多少人绞尽脑汁地圈钱,多少人削尖脑袋挣中介费,但做成的寥寥无几,吕梁能玩得这么大,是有董沛霖这样财路神通的人物相助,又有丁福根这样精通技术的专家操盘,这足以证明吕梁的能量和才干。

  ■入主康达尔

  做庄第二步是做大股东。1999年5月,吕梁以北京燕园投资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参加股权转让谈判。他收购了康达尔34.61%的国有股,这样再加上朱焕良原有的2.53%股份,已超过康达尔第一大股东深圳龙岗区投资管理公司36.1%的股份,名正言顺地坐上0048头把交椅。吕梁又迅速将自己人派驻董事会,占11个席位中的7席。对公司实施全方位监控。

  饱受苦难的养鸡专业户视吕总为大救星。一方面,吕要重塑康达尔,“中科创业”的新名字、“高科技+金融”的新形象掩盖了0048的混乱和假账,一方面,吕又用心良苦地杜撰了中子刀、中网及苜蓿草等所谓高科技项目,这既可成为影响二级市场的利好题材,又能作为融资的抵押筹码。

  尽管吕梁事后也承认此次重组“像一个骗局”,“康达尔已烂得无药可救,到处是谎言”。但事后的冷静代替不了当时的狂热。

  在1999年那个炎热的夏天,超级庄家操纵超级庄股的游戏开始了。据丁福根在庭审时交代,吕梁当指挥官,丁福根具体执行,全权负责操纵0048的各个环节。先是去各地与出资方、证券公司签合同,再分别打入由券商提供的股东帐号中,而后,吕梁与朱焕良商议后下命令或做开盘价,或对倒,或自买自卖,丁和庞博迅速将指令传达到各个营业部操盘手,这些操盘手同时敲价格,同时成交。0048在这样的金字塔式操纵下,股价自然是“满堂彩”,从1998年秋冬季的17元左右扶摇直上,到1999年7月已稳稳站在40元以上,全然一个高科技大牛股。

  那时的吕梁还在媒体扮演了“大话市场”、“先知先觉”的K先生。“3·17国债事件”、“人民日报评论员事件”、“5·19行情的预测”,从风险投资大讨论到国企大盘股行情,这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人有着翻云覆雨的能量。他的战略投资理论被炒得火热,“与K先生对话”成了左右大势的信号。

  其实,翻开“与K先生对话”的内容,K先生的每次高谈阔论均与二级市场操作处在同一时间段,发展到1999年5月22日的对话,K先生终于在文章中公开点了康达尔的名。“比方说合金、湘火炬(相关,行情)、康达尔,这是试金石,它们的走势完全摆脱了大市下跌的纠缠,构成了对传统市场分析方法的嘲笑。”

  宣扬战略是为更好地操纵市场,到1999年5 19行情时,入主康达尔的吕梁及其统领的“机构资金”,已经成功地将手中的上市公司变成了股市的一个筹码,再挟“K先生”之威名,扩张战略条件成熟。

  ■编织“中科系”

  在中科创业1亿股的流通盘里,吕朱共控制93%的盘子,吕个人拥有6400万股,成了名副其实的超级强庄。但仅仅做0048的庄,吕梁已不满足,他的理想是圈到更多的钱,操纵更多的股票。他首先需要一个更响亮更体面的融资平台,以吸引更多机构和更多资金加入此场豪赌。1999年7月,在吕梁的一手操办下,中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吕特别邀请在科技部任职的刘宇明任董事长,为“北京中科”罩上神秘的“科技部背景”。加上深圳和上海的中科,这成了吕梁资本运作的大本营。

  为创造更多的融资方和担保方掩人耳目,吕梁疯狂地用0048挣来的钱注册新公司,短短半年就冒出了北京、海南、甘肃20多家投资公司,其实他们的任务就是以公司名义去签融资合同,去所谓收购上市公司,去为中科融资做担保。丁福根就带着这些公司的章奔走各地,一口气签了100多个融资协议。

  建立新平台之后,名为“中科系”的庄股之网在2000年逐步成形。其中,深圳中科与中西药业(相关,行情)完全由吕梁控制,是一对互动互利的“股市大筹码”;而岁宝热电(相关,行情)、马钢、莱钢股价较低,可以像0048一样赚钱,于是这些也变成了庄股的核心部分,曾随着有关中科创业的消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吕梁本人也承认,“市场上风传要收购岁宝之后,岁宝股价最高飙升到了38元”;“中西药业一次盈利就达5000万元,马钢一星期就赚3000万元。”鲁银投资(相关,行情)和胜利股份(相关,行情)在“中科系”有限介入后,被认为属于值得注意的“外围”。此外还有一些相干或不很相干的股份,也在不同的情形下被视为“中科系”的辐射范畴。

  二级市场人气更旺,到2000年春节后开盘,大出风头的中科创业一直冲到最高价位84元。丁福根在接受公诉人讯问时交代,三四个月的光景,0048就给吕梁带来了10多亿的利润。渐入佳境的吕梁还对丁福根说:“我们要创造百元股票的神话。等着吧,好戏在后头。”那时候,中科门庭若市,送钱的人排成长队,以至于1000万元以下的投资者被拒之门外。而负责二级市场操作的朱焕良几乎不用出手,“股票自己涨,压都压不住”。

  就在这时,一条牵连20多个省市、120家营业部、1500个股东帐号、近54亿元的庞大资金链赫然诞生。

  吕梁将自己的组织方式比为国外的“私募基金”,这在中国是违法违规的,吕梁和“投资机构”都心知肚明,但巨大的利益诱惑已使他无法冷静了。更不冷静的还有日益壮大的资金链条,股票质贷越玩越大,链条越拉越长,断裂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快。

  ■朱焕良反水

  时至2000年下半年,中科股价平稳,资本市场收购也都相当顺手,但每天盯盘的丁福根早已敏感地嗅出了“0048危机”。“其实在30元至80元之间,朱焕良一直在抛盘,我提醒吕梁,吕也找朱谈了好几次,朱让吕拉升,他的抛盘量却越来越大,”小丁当时的感觉是上了朱焕良的当,“纯粹是给他打工”,为保持盘中图形的完整,吕梁用了近6亿资金来挽救大势,据丁福根事后计算,朱焕良最后从0048卷走了至少11亿元。有知情人分析,朱的反水很正常,他和吕梁不一样,他没有吕的野心和理想,钱拿到手比什么都实际,以“钱生钱”之术结起的网络肯定是越长越脆弱,朱不想再玩了,急于套现出局。

  但当时吕梁还有救命稻草——红塔集团,这是丁福根在庭审时揭露的一个新秘密。据了解,红塔一直对吕梁的事业很感兴趣,早有合作的意图,吕的计划是从红塔融来钱接朱焕良的流通盘,并以协议价转让自己的0048,成功脱身。但不幸遇到了红塔事件,这打碎了吕的如意算盘,沉重的抛盘令吕无力支撑,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2000年10月,另一个坏消息传来,北京中科的董事兼执行总裁申杲华受到检查机关查处,检查发现申本人在私下炒作0048等股票,按行话说,就是开了“老鼠仓”。他当然明白,在自己的公司中,此类“老鼠”绝不是申杲华一人。吕担心的是太多的“老鼠仓”被强行平仓会对股价造成连锁反应。不幸的是,这批“老鼠仓”的数目比他估计的要大得多。合伙人的背叛,地下老鼠的捣乱,2000年年底中科创业的大崩盘悲剧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中科崩盘

  接下来的,便是人们已经熟悉却又感到迷惑的图景:从2000年12月25日至2001年初,中科创业连续9个跌停板,跌去50个亿的市值。引至“中科系”股票中西药业、莱钢股份(相关,行情)、岁宝热电相继跌停;“中科系”株连了市场上同类的“长庄”,“德隆系”,“明天系”股票集体跳水,大盘也被拖累得萎迷不振,投资者面对这份新世纪礼物欲哭无泪。

  有人说,“中科系”的崩盘实际上是吕梁的投资理想在现实环境中必然遭遇的一次挫败。吕梁想必早就有了足够的承受意志。只是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如此剧烈地降临到自己头上。

  东窗事发天下大乱,中科创业8名董事迅速辞职,其他高层则忙着与吕梁划清界限,做着发财梦的出资机构则发疯地找吕梁和丁福根讨债,“吕梁还钱”的大标语贴到了北京中科公司,深套其中的中小投资者四处打官司要求赔偿。吕的心腹丁福根和庞博则开始逃跑,丁在北京的岳母家已经接到了恐吓电话,丁福根也被威胁,“若踏进北京半步,就剁了你的脚。”但理想主义颇浓的丁福根还在幻想吕梁能有回天之力,重整旗鼓。于是,他和妻子刘蕾躲在亲戚家等待吕梁的消息。而一直躲在海南的庞博最终选择了投案自首,这也是该案中惟一一位自首者。

  这时的吕梁在做什么?颇有戏剧性,2001年2月,吕梁从幕后走到台前“自曝内幕”,自诩庄家的他除了讲述朱焕良的背叛和手下人的不得力,更多的是自我批评。“性格中刚愎自用的一面和文人性情的弱点令我贻误了战机,没能把握好转折机遇。”讲完故事,吕梁便神秘失踪。现在坊间流传着许多版本,谁也不知吕梁的真正下落。

  但中科事件却极大的触动了管理层。

  2001年1月15日,中国证监会周小川指出,要对庄家操纵股市等问题进行集中查办并提出在8个方面加强监管,这是管理层首次引用了庄家的表述。

  同时,证监会还采取了两大举动,一是由公安部参与的证券犯罪稽查局正式成立,二是宣布将对28家违规机构进行查处。

  2001春节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北京的五大经济学者联袂举行新闻发布会对吴敬琏先生进行质疑,就此展开了轰轰烈烈的中国股市大讨论。

  时过境迁,当中科事件已被定性为“首例股价操纵案”,丁福根、董沛霖、庞博等7名涉案人员在押北京秦城监狱。有律师分析,根据现行法律,他们将面临从拘役到5年徒刑及相应罚款的惩处。但判决结果要等到3个月之后才知晓。而主犯吕梁和朱焕良做另案处理。一批浮出水面的违规券商和机构也将面临法律的制裁。

  可事情好像刚刚开始,54亿资金为什么会产生?其中涉及的股票质押贷款、券商的非法融资、上市公司盲目担保,以及假重组、做假帐、披露假信息、庄家明显对倒、倒仓等舞弊行为,究竟怎么处理?中小投资者的赔偿要等到什么时候?种种疑问,一旦涉及太深的内幕和太广泛的利益群体,他们也许会变得空前的一致———沉默。

2002年6月17日09:51

进入个股论坛 我来说两句

内容相关文章
  • “中科案”的启示
  • 据传,中科创业违规机构渐渐浮出水面
  • “中科创业”案能否成为“标本”
  • 中科创业案再爆惊人内幕 吕梁曾想借刀杀朱
  • 中科创业案远比想象复杂 庭审不得不延期进行
  • 公诉人口误还是确有其事?吕梁早被抓起来了?
  • 中科创业案继续庭审 一被告承认参与操纵股价
  • “中科”之鉴 周小川坚决惩治“坏孩子”
  • 崩裂的54亿元资金链
  • 为“庄股时代”敲响丧钟
  • 作者相关文章
  • 再融资政策面临调整 增发新股不再随心所欲
  • 星级公司黑名单 8家五星级公司成监管重点
  • 用友“高分红”:小股东不满 王文京平愤
  • 扭亏遭非议 猴王(000535)猴性难改
  • 专家提醒不要成为丽珠股权之争的牺牲品



  •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证券要闻
    个股资讯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