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春晓油田拷问中日关系 搜狐财经聚焦150期
你现在的位置:财经首页> 财经聚焦汇总 ■ 7月2日  ■ 第150期  ■ 栏目策划:紫陌  ■ 联系信箱:sunnyjia@sohu-inc.com
春晓油田拷问中日关系

春晓油田拷问中日关系
  一个月之内,围绕东海资源开发中日间的摩擦迅速升温。6月29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决定“后发制人”,从7月初开始在东海尚有争议海域进行石油天然气的资源调查及探测预备工作,日本要动手的地点则是中方坚持拥有的经济专属区。中日围绕钓鱼岛的主权所属以及“冲之鸟”是岛还是石的争论尚未平息,东海资源开发问题又成了两国间冲突的新焦点。
  事实上,中国和日本都是石油消费大国。随着中国对石油需求的不断加强,日本人的神经更被扯紧,而中国的石油战略更是遭到日本的严重“搅局”:由于日本的插手,中国一直抱以厚望的俄罗斯原油进口受到了严重挑战。随着日本紧锣密鼓地介入,“安大线”的命运似乎已经终结。
  抛开历史因素不谈,难道新时期的中国和日本,真的没有合作和双赢的可能吗?                     【发表评论】
春晓油田:日本挑衅中国?

  自从5月末一家日本报纸报道我东海“春晓”油气田动工的消息后,日本媒体就好像炸了锅一样,开始铺天盖地地批判中国,几乎一夜之间,“中国威胁论”再度甚嚣尘上。

  有的媒体还使用了醒目的大标题“春晓冲击”来形容此事对日本造成的影响。有的则大呼“日本其实也是资源大国”,按“日中中间线”分界,日方一侧埋藏着1000亿桶原油和20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仅原油就价值640万亿日元,平均每个日本人就能分到500万日元,而现在,“中国准备独占东海资源”。

  媒体在抨击中国的同时,批评日本政府对华态度软弱,“没有危机意识,有损国家利益”,各相关部门则互相推诿责任,缺乏协调,关键时刻拿不出硬梆梆的数据来理论“春晓”工程进展的迅速和日本媒体的指责令日本政府备感压力,遂加大了同中方政府的交涉力度,态度也越发地强硬起来。

  在6月9日召开的“东盟10+3”能源部长会议上,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用吸管吸杯中果汁的方式向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发难,提出所谓的“吸管效应”,强调如果中国在中日海域中间线附近开采油气,就不可避免地会像吸管一样“吸”走属于日本的资源,并要求中方向日本提供相关的采掘数据。张国宝回答说,希望这个争论由冷静、友好的外交渠道继续对话解决。但中川表示,如果中国继续漠视日本的要求,日本就可能派遣调查船到上述海域调查和开采天然气

春晓油田拷问中日关系

  “春晓”的开采地点丝毫没有牵涉中日在经济专属区划分上的有争议领域,连日本外相都无法确认“春晓”的开发到底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哪条哪款。

  29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决定,7月7日到10日间派遣海洋调查船,在北纬28度至30度之间紧邻“日中中间线”日方一侧宽约30公里的区域进行海底资源勘探,为日后开采做准备。现在已经有人提议要海上保安厅和海上自卫队派军舰同往

【全文阅读】
【发表评论】

中日石油现状均堪忧?

春晓油田拷问中日关系

  2003年,中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石油进口国。统计数据表明,去年中国的原油日需求量增长5.8%,即536万桶。

  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到2030年,进口石油占中国石油总需求的百分比将从2002年的34%激增至80%以上。

  国际能源署预计,到那时,中国的原油日进口量会接近1000万桶,相当于美国2000年的日进口量。

  中国能源的严峻形势引起了中国政府最高层的关注。6月2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会议,听取中国工程院关于中国可持续发展油气资源战略研究的汇报。他指出,石油天然气是重要的战略资源,要抓紧制定和实施可持续发展油气资源战略。中国工程院关于中国可持续发展油气资源战略的课题研究,于2003年5月正式启动。中国工程院组织了31位院士和相关单位的120名专家学者组成课题组,同时聘请中国工程院、中国科学院院士和各大石油公司的专家23人组成课题咨询委员会。温总理曾于2003年5月和10月两次主持会议,听取课题组汇报并对研究工作提出要求。

  在中国为能源问题头疼的同时,第三大石油消费国日本在能源方面同样处于饥渴状态,随着中国对石油需求的不断加强,日本人的神经更被扯紧。在世界上有石油的地方,除了有中国人外,都会闪动日本人的身影。【全文阅读】 【发表评论】

两国多方交锋 谁会最终受益?

  中国的石油战略遭到日本的严重“搅局”。由于日本的插手,中国一直抱以厚望的俄罗斯原油进口受到了严重挑战。随着日本紧锣密鼓地介入,“安大线”的命运似乎已经终结。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的一位专家分析认为,与中国刚刚在能源外交上迈出步伐相比,日本在开展能源外交方面已经积累了极为丰富的经验。为了获得石油资源的开采权,它早就开始对俄罗斯的滨海边疆区和萨哈林州等地方政府做了许多工作。所以,在采纳中国方案和还是日本方案的选择上,海滨边疆区地方政府坚定地站到了日本一边。

  伊朗的阿扎德干油田现已探明石油储藏量约为260亿桶,估计可开采量为50亿~60亿桶。这是自俄罗斯1982年发现普里奥博耶油田以来,世界上发现的尚未开采的最大油田。2000年,日方企业财团获得了该项目的优先谈判权,从而获取了优先开采权。但去年9月22日,伊朗宣布取消了日本的优先开采权。按照伊朗方面的新计划,阿扎德干油田将由英国皇家英荷壳牌石油公司、法国埃尔夫石油公司和中国石化总公司中的一家通过竞标获得。据了解,中国石化总公司已经开始对此项目进行研究。按照伊朗方面的解释,日本失去开采权的原因是过于追随美国要求伊朗取消核计划,导致了双方合作的破裂。

  中国石油业内人士认为,在中国的石油战略中,北非已经被放在了第三位。非洲石油的储量不足中东地区的1/6,但石油含硫量低,很适合加工成汽车燃油。为了实施中国的石油战略,中石油公司高层奔赴苏丹,分别与苏丹能矿部、财政国民经济部签订了富拉-喀土穆石油管道项目、喀土穆炼油厂扩建项目和组建中苏物探合资公司等3项正式协议。但是,日本也已开始同中国争夺北非。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称,将在今后5年无偿向非洲提供总额10亿美元的帮助。日本同时保证:放弃对非洲等重债务贫困国家总额约30亿美元的债权。

  从事日本问题研究的冯昭奎研究员一直对中日关系的现状表示忧虑。他说,在石油领域的恶性竞争是持续多年的中日政治关系“冷淡”、缺乏互信所造成的恶果之一。最近有消息称,俄罗斯已经将日本“安纳线”的要价从100亿美元提高到130亿美元,而最初日本人的报价是50~60亿美元。由于中日两国的相互争夺,最终得利的是俄罗斯。冯昭奎研究员警告说,如果中日双方陷入“竞争过度症”,不仅不利于双方以合理的代价获取所需要的能源,而且有可能进一步陷入能源竞争与政治摩擦互相刺激的恶性循环中。
【全文阅读】 【发表评论】

中日永远不可能合作乃至双赢?

  能源问题本来可能成为中日两国扩大合作的重要领域,如今却成为两国展开激烈竞争与角逐的对象;能源问题本来可能成为连接中日两国乃至东亚地区的纽带,如今却有可能成为割裂两国关系的利刃。

  在中日激烈竞争的同时,欧盟有望迅速增加从俄罗斯的石油输入,有消息说德国与俄罗斯已决定明年开始建设一条从俄罗斯西北的维堡跨过波罗的海通往德国的石油管道。与长期犹豫不决的俄罗斯东向管道的建设相比,俄罗斯西向管道建设的决策和计划如此迅速果断,这显示了一个联合的地区与一个不能联合的地区相比在获取石油方面的优越。

  冯昭奎说,中方要在历史问题上坚持原则,但是,历史问题毕竟不是中日关系的全部。中方要特别注意经济问题的当务之急,在能源问题上必须加强与日本的对话。他表示,要让日本明白,中国自2002年以来之所以能源消耗剧增,主要是中国逐渐成为“世界工厂”,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日本在华企业生产所消耗的。另一部分是日本加大对华出口,出口的汽车等消费品也是耗油的主体,所以中国缺油与日本是有关系的。

  今年以来,日本媒体承认日本经济复苏得益于中国,所以,如果中国因为能源吃紧而影响经济发展,对日本经济势必造成严重影响。

  美国五角大楼顾问、海军战争学院教授托马斯·巴奈特曾经表示,日本是中国重要的投资国和贸易伙伴。因此,石油问题最终反而会促使中国和日本合作

春晓油田拷问中日关系

  6月下旬在青岛召开的亚洲合作对话第三次外长会议上,亚洲外长们发表了在能源领域加强合作的《青岛倡议》。中日外长在会谈中也涉及到了能源问题。不久前,中日韩与东盟能源部长会议在菲律宾召开,与会国能源高官呼吁加紧建立共同的石油储备和节约能源。

  冯昭奎说,中日必须把能源问题放到多边框架下解决。尤其在中日关系不太正常的情况下,超越双边的地区性的多边机制有利于问题的解决。他说,比如六方会谈,在这样一种多边机制中,中日也能抛却政治上的恩怨顺利合作。在能源问题上,两国也需要这样一个地区性组织。

【全文阅读】 发表评论

关注“春晓油田”
  按《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沿海国专属经济区为200海里。但中日两国是近邻,两国领土之间的海域不足400海里,如果按照200海里的规定,有相当一部分是重叠的,所以存在着需要划分两国专属经济区界线的问题。

  中国方面认为,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东海海底的地形地貌结构决定了中国大陆领土的大陆架自然延伸到冲绳海沟。该海沟是中国大陆自然延伸的陆架与日本琉球群岛的岛架之间的天然分界线。所以在冲绳海沟中国一侧应该属于中国所管辖的专属经济区。而日本则强调日中专属经济区的界限应该以日中两国海岸线的“中间线”为界限。

  为了维护两国关系,中国目前从事开采的油气田全部在没有争议的、日本方面也认可的“日中中间线”的中国一侧。即使按照日本自己的说法,中国的“平湖油气田”距离日本方面所主张的“日中中间线”有一百几十公里以上,即使最近的“春晓油气田”,距离中间线也有5公里以上。中国方面已经十分照顾到日本的“面子”,没有在有争议的海域从事任何商业性开发。

  然而,一些日本人得寸进尺,还要求中国公布数据,分割一部分油气资源给日本,并准备向联合国申请将大陆架延伸到350海里处。

  6月22日中国外长李肇星在青岛同日本外相川口顺子举行会谈时,建议两国共同开发海上天然气。然而川口要求中国提供“春晓油气田”等中国在东海海域专属经济区内开发的一系列海底油气田的具体位置、掘井深度以及其他试验开采数据等有关的详细资料,并倒打一耙,表示担心中国可能“侵害”了日本的海底资源权益。

  日本负责能源政策的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则在日本国内回应称:“我们对中国的提案不感兴趣,在这方面,我们不考虑联合开发。”

  观察人士认为,一段时间以来,日本媒体大肆炒作中国东海采气事件,而至此,日本在此问题上的立场似乎更趋强硬,日本政府开始正式介入。

  6月10日,日本执政自民党提出了《维护海洋权益报告书》,建议政府设置以首相为首的“海洋权益阁僚相关会议”,制订战略性海洋资源保护政策;尽早在东海海域“日中中间线”日本一侧海域内实施以政府为主导的海底资源的探测和调查;授予民间企业在这一地区的矿产开采权;尽早解决东海海域专属经济区的“日中分界线”问题。
请您给本期聚焦打分(5分最高):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2726113或62726112
ChinaRen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Copyright ©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