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经理人会所 >> 中小企业
青岛啤酒困局
http://business.sohu.com/
[ 罗周 ] 来源:[ 证券时报 ]
Stock Code:600600
  北京、上海两地出现严重亏损,与此同时,巨额债务偿还压力沉重

  青岛啤酒(相关,行情)果然应验了燕京啤酒(相关,行情)老总李福成一年前的预言,谁也动摇不了燕京在北京的份额。
青啤内部知情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去年该公司在北京市场仅实现了10%的预期。”

  这位人士说:“这种局面短时间很难改变。”与此相印证的是,青啤出资近2亿元收编的北京五星和三环啤酒已经使其左右为难——不但没有从燕京手中抢到预期份额,反而仅三环公司亏损额就高达3590万元。

  盘点2001年几大啤酒巨头的战绩,虽然青岛啤酒产量仍居中国老大,但它的主要对手——总部位于北京的华润啤酒集团公司有关人士称:“它仅仅只有一个庞大的躯壳,因为它并不强大。”青岛啤酒(600600)公开的业绩报告显示,2001年净利润约1.02亿元,而产量尚不足其70%的燕京啤酒净利润却高达2.85亿元,华润啤酒自称“利润在青啤和燕京两者之间约为1.5亿元左右。”

  更为致命的是,前些年高速扩张的青啤已经负债累累,流动负债总额高达43.4亿元。该公司有关人士表示:“一旦北京上海明年还走不出困境,公司可能面临资金紧张。”财务危机?

  青啤短短几年一鼓作气吃下了43家啤酒厂,该公司为此动用的资金显然不是小数目。而更主要的是,该公司并购对象大部分为低效率或正进行清盘的啤酒厂,非但不能很快产生收益,反而需要较大资金支持。

  据青啤2001年业绩报告显示,主要盈利的三个公司分别是:青岛啤酒西安有限责任公司、深圳青岛啤酒朝日有限公司、深圳市青岛啤酒销售有限公司,分别盈利为:6483万元、6333万元、2611万元。三家公司总共盈利15427万元,高出该公司总利润5000多万元。这说明,该公司兼并收购的其它公司大多数都处于亏损局面。

  这种现实与此前青啤方面对外宣称的两种说法显然有很大出入:一种说法是,40多家公司除四至五家亏损外,其它全部盈利;另一种说法是,1/3盈利,1/3持平,1/3亏损。

  对于青啤而言,没有西北及华南这两个公司的高额利润支撑是不可想象的。该公司内部人士坦陈:“西安公司和华南公司是近年使青啤挺过来的主要功臣。”而北京和上海两个地区的亏损也主要由华南公司利润补贴,“没这两家公司撑起来,青啤可能已经发生财务危机了”。

  事实上,青啤并购活动为其带来的财务压力与日俱增。由于要全力增加并购活动以实现规模经济和抢占地盘,许多收购活动已经演变成了为收购而收购。有市场观察家表示,2000年青啤在国内已经拥有29家啤酒厂,其中10家亏损额约3000万元,但青啤董事长李桂荣对外称:“你不去抢,人家便去抢。”因而继续物色收购项目,而当时青啤的现金只有3亿多元,资产负债比率为42%。显然,不断并购引致利息支出大增,财务压力也由此加重。

  更让市场感到担心的是,在青啤去年1.02亿元的利润构成中,主业所创造的利润仅0.23亿元,而另外的78%则来源于补贴收入,这个数字比2000年高出了12%。有财务分析人士指出,“这表明其主业一直不是其利润的主要来源,主业对利润的贡献率处于下降趋势。”

  这位财务人士认为,事实上青啤并非没有财务危机的阴影。该公司对负债的依赖一直很高,负债额均高于40亿元。更值得密切关注的是,其债务结构的变化:2000年负债额42.6亿元,流动负债占总负债的81%,而2001年负债额46亿元,流动负债所占的比例已升至93%,“这表明其一年内到期的债务非常高,负债结构不合理的风险在加大。”可怕的是,该公司近几年的净资产收益率1999年至2001年分别为4.16%、4.26%和3.47%,已经失去在证券市场上的再融资功能。

  与该公司巨大的短期债务偿还压力形成明显的对比是,其2001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增加额为-1.7亿元(2000年为1.8亿元),已显示青啤的总体造血机能明显不足。

  这位财务人士指出:“它已经在用九个盖子盖十个桶”。北京受困

  燕京啤酒方面的高层人士已经不愿意评论青岛啤酒挺进北京后的得失了。该公司董事兼董事会秘书李颖娟接受本报采访时坦陈:“它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和震动,大家有什么招数都很清楚了。”

  事实上,青岛啤酒对攻打北京市场的难度已有充分估计,该公司原总经理、已经去世的彭作义在吃下五星啤酒时表示,“北京可能是我们打得最硬的一仗,因为有燕京在这里”。

  按照青啤的规划,五星和三环嫁接青岛啤酒品牌和管理后,分高、中、低三个层次产品主攻市场。然而,一直到去年底,这两家公司主打产品仍然是低档产品,“这种结构很不合理。”这位青啤透露,在该公司去年的251万吨产量中,高档品牌仅为65万吨,中低档为176万吨,但65万吨高档产品占了利润总额的80%。

  “我们在北京受到了燕京的强烈抵制。”青啤有关人士坦陈,“北京巨额亏损的另一主要原因是——对兼并后的整合难度准备不足,北京和上海城市背景、文化不同,它们不接受青啤这套东西。”

  这位人士说:“北京两家厂现在已经慢慢接受青啤的模式了,但完全改变仍相当困难。”事实上,青啤在收编之初,计划第一年生产15万吨,50%占领北京,另外一半进入河北和天津两个地区,“其实我们去年这一块的总量只有4万吨”。

  2250万美元毕竟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是,这笔资金非但没为青岛啤酒带来预期收益,反而陷入了进退不得的尴尬局面。

  青啤接手的五星啤酒62.64%股权、北京三环亚太54%股份均是从美国亚洲战略投资公司手中转让而来,青啤接手之前,五星已在2000年12月就几乎处于停产状态,其北京、河北、东北市场全线失守,“美国亚洲投资公司砸了3亿元进去,5年资金回收不足2亿”。

  在青啤原来老总彭作义的眼中,这些并不可怕,他认为“只要把青啤的管理、营销模式嫁接进去,就会活过来”。但不幸的是,彭作义英年早逝,“彭总一走,青啤就没胆量再在北京地盘上与燕京较量了,这是很主要的一个原因。”华东失守

  华东上海及江浙地区是青啤一直十分看重的战略要地,一方面该地区与华南地区相似,消费力极强;另一方面,华东地区还没有一个成熟的品牌。这也是青岛啤酒斥资1亿元收购上海嘉士伯的主要原因。

  然而,出乎青啤方面意料之外的是,这一块与其北京市场殊途同归,也成了该公司的一块心病——上海青岛啤酒华东销售有限公司去年全年主营业务收入才6278万元,净亏损3573万元。

  而且正是这两个方面的失算,使青岛啤酒全年预期的1.7亿元利润大打折扣。不过,该公司对于上海方面的亏损原因含糊其词,“更重要的是下半年国内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国内旅游、啤酒消费出现严重滑坡,啤酒产销量由上半年的增长4.6%下降为下半年的负增长0.6%”。

  青岛啤酒在4月3日披露的年度报告中指出,由于国内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对公司的上海、北京等重点市场的产品销售影响较大。自然,这种说法多少显得有些牵强,因为与此相印证的是,在其华北和华东市场大幅下降的同时,其西北的陕西和华南的深圳两地产销量都有大幅度提高。

  “我们缺少后续资金投入。”青岛啤酒有关人士称,该公司在收购上海嘉酿75%股份后,并未做太大的资金补充,但其原有的销售网络远远不能与华南星罗棋布的网点相竞争。青岛啤酒有关人士表示:“上海和北京很多地方都是空白。”

  事实上,青岛啤酒收购上海嘉士伯的成本仍属偏低,虽然这家来自丹麦的公司从1999年起就以每年7000万至1亿元速度亏损,但是它却拥有中国最先进的生产设备和幅射力非常强的地理位置。而青岛啤酒获得这一资源的代价仅仅1亿元人民币。

  青啤显然急欲在上海有所作为。但经过一年的运作,青岛啤酒也并未使它走出巨亏——虽然从报表上看出它减少了50%左右亏损,但该产品在上海的产销量已经被排挤到了忽略不计的程度。

  来自上海的业内人士对本报称:“青啤再不改变营销策略,它的产品可能离上海市场越来越远。”更不可小视的是,准备挟100亿巨资整合中国啤酒市场的华润集团,据说目前也在上海寻找重组对象。而燕京啤酒董事兼董事会秘书李颖娟表示,燕京目前正在华东(江浙一带)及华南(广西地区)分别物色一家年产10万吨以上的合作对象,“我们对深圳一直有想法,一直在谈”。

  一旦华润和燕京这两大巨头突入青啤现在的领地,那么它在北京和上海实现利润的难度会进一步加大。华润啤酒公司主管投资方面的有关人士说:“我们要挤垮它并不太难,一方面它缺少强大的资金力量,另一方面青啤自身并没有在这些地方站稳脚跟。”

  华润啤酒公司销售总监侯孝海透露,华润啤酒目前的主要区域在沈阳、吉林、天津、四川、安徽、湖北,很快触角就会伸到江浙一带,“那个时候,我们就要与青啤硬碰硬了。”

  “我们的资金实力和管理能力、整合能力青啤无法较量。”侯说,青啤只能做几千万、一二亿元的战术布局,而华润集团目前的总资产高达600亿元,净资产400亿元。其下属上市公司每年增发10至40亿元股票,至今手中握有170亿元现金,而该公司现在的资产负债率只有20%,只要调高10个百分点,就可调度300亿元现金。

  侯孝海称:大决战很快就要爆发了。相关一群地头蛇?

  与青啤正面竞争的并不仅仅是燕京与华润,事实上最令青啤难以纠缠的是那些顽强的地方诸侯。华润啤酒公司销售总监侯孝海称:“它们像游击队,很难把它们灭掉。”

  各地的“地头蛇”使青啤们处境尴尬。有消息表示,啤酒消费大省山东去年市场销售额缩水了5亿元,42家啤酒公司亏损超过了50%。特别值得关注的是,青啤及其燕京旗下的山东企业,不但没有发挥出龙头作用,反而拖了山东的后腿。据悉,青啤的11家收编企业,亏损的高达8家,最保守估计亏损额在5000万元以上。

  并不仅仅山东如此。华润啤酒侯孝海称,华润目前的对手并不是燕京和青啤,而是各地方啤酒公司——东北的哈啤,四川的重啤及部分区域的燕京和青啤。侯氏指出,地方公司往往打的是价格战,“如果我们陪着打价格战,可能会灭掉它们,但自己也是两手空空,而且会倒贴一大笔”。

  对这些地方“地头蛇”,华润的策略是慢慢来,青啤的策略是剿不掉就收编,燕京的策略是凡是马蜂窝就先躲着。

2002年4月20日15:02

进入个股论坛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据传,青啤业绩稍逊派息率高仍具吸引力
  • 青岛啤酒总经理透露青啤今年拟购五大啤酒厂
  • 青岛啤酒(600600)购得厦门银城啤酒
  • 青岛啤酒:规模购并提升业绩
  • 青岛啤酒公布董、监事会决议公告
  • 青啤海外扬帆 彭作义战略遗嘱迈大步
  • 啤酒业:流淌着牛奶和蜂蜜的土地
  • 青岛啤酒斥资十五亿新台币在台湾建厂
  • 青岛啤酒(600600):形成放量突破之势
  • 经营核心资源、加大金融投资 青啤酝酿新飞跃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经理人会所 >> 中小企业
    个股资讯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