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周天勇:呼吁废除各种限制正常流动的“码”,应创造条件要让老百姓敢消费

原标题:周天勇:呼吁废除各种限制正常流动的“码”,应创造条件要让老百姓敢消费

东北财经大学国民经济工程实验室主任 周天勇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王珍

近日,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全球工资报告2022-2023年”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实际平均月薪增长率为-0.9%。这是全球工资报告自2008年首次发布以来的第一次负增长。如果不把中国统计在内,全球实际月薪缩水更严重,增长率为-1.4%。

如何解读这一数据?这是否是经济衰退的直接信号?搜狐智库连线了东北财经大学国民经济工程实验室主任周天勇。周天勇认为,在衰退时期的通胀,更容易导致劳动者的实际收入减少。但在扩张时期、繁荣时期的通胀,不一定导致居民收入的缩减,这是一个有区别的相对关系。

周天勇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2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为3.2%。凯恩斯观察20世纪30年代末的经济大危机,就是货币流动性不足导致。经济循环的流动中没有货币,或者货币不足,就会导致经济萧条,经济生产过剩。人们偏好于持有货币,不愿意消费;不愿意投资,只愿意储蓄。

周天勇指出,货币的流动性,前提是人、货物的流动要顺畅。人如果不流动,就不能去正常地就业、生产、消费,经济恢复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人要去工作挣工资,经营管理者要去单位使生产服务正常进行获得企业的收入;人作为消费者,要去购物、餐饮、旅游,探亲、上学、看病,才能支付货币。提供这些产品和服务的,也才能获得货币。国民经济才能正常循环。

“反复静默休克,休克累积下来,一定是国民经济血液、肠胃食排、饮水泌尿、经络等循环堵塞。”周天勇呼吁取消和废除各类限制人物流动的码。

以下为对话精编:

搜狐智库:如何解读全球实际月薪缩水的数据?这是否是经济衰退的直接信号?

周天勇:我觉得工资衰退确实是一个信号,因为靠工资吃饭、生活的人是绝大部分,全球实际月薪缩水-1.4%,相当于全球的经济也在下降,因为一般的经济增长,首先是劳动力的工资的增长,劳动力的收入在增长,劳动投入增加,反之则亦然。

搜狐智库:是通胀导致的全球工资缩水吗?

周天勇:一般情况下,通胀使人们的实际收入缩水,但是如果在经济上行的时候通胀,比如通胀是8%,但是他的工资增长了14%。我觉得在衰退时期的通胀,更容易导致劳动者的实际收入减少。在扩张时期、繁荣时期的通胀,不一定导致居民收入的缩减,我觉得这是一个有区别的相对关系。

搜狐智库:什么因素导致的经济衰退?

周天勇:这三年来由于疫情,叠加俄乌战争和贸易战的影响,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较大,也是导致国内经济衰退的国际全球性因素。其次,全球各主要国家的人口老龄化,也使整个经济增长周期进入了一个下行通道。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2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为3.2%。中国对全球的需求主要有几个方面。第一是原材料,包括石油、能源等需求;第二是制成品,即工业组装件等;第三就是中国在经济繁荣的时候,对全球的消费品有很大的需求。从服务贸易来看,过去中国对国际社会的贡献很大,主要就是旅游和教育,现在来看,这两者占比大幅度下降,由于中国的经济需求的下降,导致了国外许多国家因为国际出口的不振,使他们的工人工资间接受到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也影响到世界经济。

搜狐智库:最近不少学者建议明年的GDP增速应设定在5%以上,同时提高赤字率,扩大以基建为核心的投资,您的观点是什么?

周天勇:我觉得中国经济的潜能,不在于扩大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中国的增长潜能,从1978年以来主要是禁锢在体制扭曲中,比如从生产增长潜能看,户籍体制扭曲,大量的剩余劳动力在农村,在低收入领域,他们找不到高收入的工作,他们没有变成高收入城市中的市民;其次就是国有企业的资本,311万亿资产的平均利润率是1.45%,由于现在贷款的平均利率是4.35%,民营企业家5%的利润率,就要赔本,国有企业低效率损失利润11万亿元,闲置低利用的资产规模达221万亿元。一方面土地供给紧张,另一方面使大量体制扭曲造成的闲置浪费土地,没有得到利用。

从增长的需求拉动力看,中国现在的需求不足是消费需求不足,居民收入占GDP的比例只有45%,消费占GDP比例去年都没到30%,而全球许多国家水平收入占比大概是60%到65%,消费占比在50%到60%,甚至更高。在消费不足的情况下,拿赤字去搞基建效果甚微。原来的基本建设,比如说高速公路,有40%的钱可以是工资到工人的手里,但现在的基建修路,人工成本只占10%—15%。基建能拉起经济循环,我认为只是当年有效,现在基建它是外在的,如果体制不改革,就业不增多,人们收入不增加,消费需求就无法扩大。用赤字、扩大贷款规模是解决不了现在的居民收入较低和消费低迷问题。

现在政府应当加大教育、医疗、住房这些方面支出,让有钱的消费者消费没有后顾之忧。其次是解决没钱的消费者的问题,开放大量的工作机会。

搜狐智库:您如何预测明年的经济形势?有哪些政策建议?

周天勇:我觉得中国明年的经济增长实际上是有潜力的,增长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是疫情防控措施要转变,要放开人员和货物流动。人如果不流动,就不能去正常地就业、生产、消费,经济恢复的可能性也不大。

凯恩斯观察20世纪30年代末的经济大危机,就是货币流动性不足导致。经济循环的流动中没有货币,或者货币不足,就会导致经济萧条。凯恩斯因此而建立了现代宏观经济学。需求方面,人们愿意持有货币,消费支出意愿较低,不愿意去进行投资,只愿意进行储蓄。于是国民经济循环中,货币缺乏,甚至极度缺乏,导致了供给侧的生产严重过剩,于是导致经济发生大的危机。

货币的流动性,前提是人、货物的流动要顺畅。凯恩斯宏观经济学的起点就是流动性不足,货币的流动也是一个人的流动。因为人要去工作挣工资,经营管理者要去单位使生产服务正常进行获得企业的收入;人作为消费者,要去购物、餐饮、旅游,探亲、上学、看病,才能支付货币。提供这些产品和服务的,才能获得货币。国民经济才能正常循环。

一刀切的封控,严重将损害经济的流动性,会陷入经济运行休克状态。反复静默休克,休克累积下来,一定是国民经济血液、肠胃食排、饮水泌尿、经络等循环堵塞。作为一个学者,呼吁取消和废除各类限制人物流动的码。

第二是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和房屋土地的资产化改革。我觉得中国经济增长的很大的潜力还是改革,根据我们实验室的计算,未来15年,如果加大要素市场化配置和土地房屋资产化改革的力度,经济平均达到5.5%的增长速度是没问题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