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卢志强的金融帝国被撕下一角

斑马消费 沈庹

民生证券摆脱危机重重的泛海系后,卢志强一手创建的金融帝国,残缺重要一角。

失去民生证券,只是泛海系流动性危机的一个侧影。从2020年深涉金凤凰假黄金大案,到今年初遭“自家人”民生银行索债,卢志强及泛海系的险情频发。

这和他在巅峰时刻的表态,有着强烈的反差。多年前,卢志强曾表示,泛海从来没有因为资金过不去的时候。后来,他助力万达影业、参股蚂蚁金服,无一不是豪掷千金。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纵横商海几十载不差钱,卢志强也开始卖子偿债、四处借钱了。

走到命运的十字路口,向左,向右,已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

春风得意之时,他从未料到,最终是繁花落尽步难行。

痛失心头肉

已鲜少出现在公共场合的卢志强,日前再受关注,是泛海控股所持民生证券相关股权被司法拍卖。

这场吸引36万多人围观、历经162轮出价的线上拍卖,最终无锡国联半路杀出,高于起拍价超55%、以91.05亿元斩获民生证券30.3%股权,从泛海控股手中拿到控制权。

对于卢志强来说,民生证券至关重要。在他一手构建的金融帝国里,民生证券与民生信托、亚太财险一起,是泛海系金融版图的“铁三角”。

在一众券商里,民生证券盈利能力羡煞众人。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47.26亿元,归母净利润12.23亿元,同比增长30.12%、33.17%。即便是行业整体疲软的2022年上半年,公司仍实现营业收入16.63亿元、归母净利润4.27亿元。

为了保住这头现金奶牛,泛海控股曾千方百计阻击这场拍卖。先是对标的股权评估值表示异议,后向济南中院提起中止拍卖申请,均未获法院支持。

民生证券股权被拍卖的起因,源于泛海控股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与烟台山高的合同纠纷。烟台山高将泛海控股及沈阳泛海建设告上法院,经过一审、再审后,烟台山高向济南中院申请强制执行,并冻结泛海控股所持民生证券约35亿股股份。

随着拍卖落槌,泛海控股所持民生证券股份降至不足1%。卢志强苦心布局的金融业务,缺了重要一角。

泛海之困

尽管卢志强不舍,但在泛海系流动性面前,他也不得不含泪接受。

泛海系的困境,是由地产向金融领域转型过程中,采用高杠杆扩张,最终触及风险红线。

2014年至2016年,卢志强筹划金融版图,一个最重要的方式,就是收购。期间,泛海系不仅拿下所有金融牌照,还先后投资40多家上市企业,从银行、证券、信托、财险,逐步渗透到期货、典当等细分领域。据公开报道,仅2016年,泛海系对外投资规模多达468亿元。

大量资本运作之后,泛海系规模陡增。以重要平台泛海控股(000046.SZ)为例,其收入规模由2014年76.16亿元暴增至2016年的246.7亿元。

那时,卢志强已将发展金融业务作为重中之重。在泛海集团官网,金融业务至今被列为头牌,其次才是房地产、投资和能源板块。

做着无比甜蜜的金融大梦,不过,马上到来的苦涩,让卢志强措手不及。

2020年,武汉金凤凰假黄金案东窗事发,泛海系旗下民生信托涉案金额最大,合计40.74亿元。在各方压力之下,不得不向投资者先行垫资兑付。

这一案件,导致泛海控股2020年计提减值损失25.2亿元,是当年净利润的一大半。

民生信托的业务能力乏善可陈,精准踩到一个个惊动资本圈的重大事件:新华联债务逾期、中建五局萝卜章、汉能集团等。

与此同时,泛海系旗下重点企业经营陷入困境。泛海控股2020年至2021年合计亏损158.72亿元。2022年预计净亏损70亿元至100亿元。截至去年9月,公司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347.1亿元,在手货币资金仅27.07亿元。

卢志强个人也被卷入,去年11月已被北京朝阳区法院“限高”。

白衣骑士何在?

泛海系整体负债规模究竟有多大?至今是一个谜。仅泛海控股、泛海集团(00129.HK)两家上市公司,合计负债就远超千亿元,且面临巨大资金缺口。

另外,民生信托所投资的宝能集团、荣盛控股以及佳兆业等一大批房企先后暴雷违约,涉诉金额超200亿元。

为了化解流动性危机,泛海控股这两年来不断忍痛割肉。据21世纪经济报道,截至今年2月,公司已累计套现回血300亿元以上。

卢志强为还债,真的拼了。

这其中既有好朋友孙宏斌施以援手,也有山东老乡博汇纸业原董事长杨延良挺身接盘,还有弘毅资本接盘海外资产。

唯独,卢志强曾豪掷千金帮衬的几个老朋友,竟无一人搭把手。

14年前,在联想股改关键时刻,卢志强携重金近28亿元进场,力挺柳传志;万达影业上市,卢志强拿出25亿元支持王健林,后来又携重金入股蚂蚁金服。

如今,柳传志退休、段永基隐身,史玉柱忙着为巨人翻盘,而那个在中国资本圈神秘至极的泰山会,也悄无声息的解散了。

卢志强其人

中国创一代企业家们往往有一些共性:惊人的精力、对趋势的敏锐嗅觉,以至于每走一步似乎未卜先知。

卢志强同样如此。

上世纪80年代,他从复旦大学毕业之后,回到老家潍坊,成为当地柴油机长一名技术员。1985年升至潍坊市技术开发中心办公室副主任。

和同时期的朱新礼一样,他不甘于在山东一地发展。1988年,辞去公职,北上京城设立泛海集团。

伴随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红利的释放,卢志强抓住了房改之后刚需住房的市场需求,通过房地产业务积累了丰厚的资本。

1995年,泛海集团联合四通集团等知名企业,设立光彩投资,3年后借壳深南物A登陆资本市场。2007年更名泛海建设,也就是现在的泛海控股。

坐拥京城俯瞰全国,卢志强的视野更加广阔,也为自己的商业帝国,谋划更多的可能。在地产之外,逐步向银行、证券、信托和寿险等领域掘进。

在苦心经营之下,泛海系已成为覆盖地产、金融、投资及能源的庞大商业集团。在民生证券被拍卖之前,泛海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持有金融全牌照的民营企业之一。

巅峰时期,泛海系参股、控股45家上市企业,民生银行、国美电器、民生证券等一大批耳熟能详的企业都有它的身影,总资产规模一度超过3000亿元。

2016年是卢志强的高光时刻,他以850亿元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前十,荣登山东首富之位。随着泛海系身陷困境,在2022胡润百富榜单中,已找不到他的名字。

71岁,本已含饴弄孙的年龄,卢志强在拯救泛海的路上,还有最后一战。不知道,他何时还会唱起“泛海踏浪履平春,我以我心荐河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