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复星果断瘦身,聚焦核心资产

“琶洲从此再无复星了?”5月下旬,当看到广州市琶洲岛紧邻珠江的复星国际中心北塔外立面上,不知何时更换上了“知识城集团”和“侨鑫”的标识后,有网友在社交平台发出这样的疑问。

这栋大楼的名字也被更换了,由“复星国际中心”变为“开元广场”。算上2019年转让给新加坡丰树集团,后易名为铭丰广场的复星国际中心南塔,复星于2015年在广州琶洲拿到的两块地已全部出清。

热爱地标建筑的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为何卖掉了他曾寄予厚望的南方总部大楼?难道是像网上传言的,“复星又缺钱了”?近一年以来,复星为驱散债务愁云,各种“卖卖卖”。这跟复星过去“买买买”的壕气,形成了强烈反差。

面对复星集团如今的状况,郭广昌是操碎了心。从他今年3月参加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时的照片来看,郭广昌变得憔悴了:头发变少了,也变白了。

▲(2023年2月17日,广州,未出售前的复星南方总部大厦。图源/视觉中国)

复星系的事仍未完待续。一名德邦证券人士数日前告诉「市界」,德邦证券要被某地方国资委收购,不少地方国资此前都接触过德邦证券,其中包括厦门国资委。不过,据证券时报6月5日报道,以山东财金集团为首的山东国资或将最终拿下德邦证券的控制权。

德邦证券第一大股东是上海兴业投资,后者的实际控制人正是郭广昌。如果德邦证券收购一事尘埃落定,意味着郭广昌卖资产的版图上,再添一笔。

很难想象,拥有8000多亿总资产的复星集团,近两年不断的卖卖卖。

01、“总部大楼依然风平浪静”

思雅作为实习生入职复星集团时,已经是2022年有些凉意的9月了。

彼时,复星系接连宣布的几笔减持,引发市场一片哗然。如复星集团子公司复星高科技实控的A股上市公司豫园股份,在9月2日宣布拟出售金徽酒13%的股份;复星系旗下主要上市公司复星国际,在9月6日宣布出售复星旅游文化2800万股……

从2022年年初至9月,复星系已减持和出售了不少股票和资产,比如海南矿业、青岛啤酒、中山公用、泰和科技、三元股份、招金矿业、复星医药等。这背后,是复星居高不下的债务问题,以复星国际为例,截至2022年6月30日,复星国际合并报表后的有息借款,约2600亿元人民币。

复星从买买买到卖卖卖,也引发了投资人和评级机构的连锁反应。标普全球评级在2022年9月16日,将复星国际的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以及公司的有担保高级无抵押债务发行评级,从“BB”下调至“BB-”。标普称,下调复星国际的评级,是因为考虑到该公司流动性缓冲减小。

当复星系不断“卖卖卖”,搅得资本市场风起云涌时,复星集团位于上海滩的总部大楼BFC里,则显得有些风平浪静。至少在思雅看来是这样的。在复星集团的半年时间里,除了站在BFC大楼上,能将“高楼林立、霓虹繁华”的景色一览无遗外,思雅还惊喜于复星每月月初茶水间里“无限量供应的免费的小零食、咖啡、枸杞、菊花茶等。”

“虽然工资福利比不了大厂,但大家的心态都还不错。那半年时间,我还是挺开心的。没觉得复星有什么特别困难的。”思雅告诉「市界」,即便外边再风声鹤唳,复星集团该办的活动,节日该给的福利,还是一个不落。

双十一那天,思雅拿到了日本海之光沐的礼盒。年底,在复星集团大年会上,思雅远远地看到了郭广昌,“感觉跟展会一样,集团里的很多旗下企业都会有小展台,可以了解购买,会送小礼品。虽然中午的自助餐很一般,但酒店提供的奶茶和甜点很好吃。”

复星集团旗下的一些子公司,则没那么岁月静好了。如复星系生物医药公司复星凯特、综合性旅游休闲度假集团复星旅文、房地产公司北京复地等。「市界」通过多个渠道了解到,这些公司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尤其是四季度开启裁员行动。“现在这边都在裁员,没有多少人了。”5月31日,北京复地的一名员工告诉「市界」。

南京南钢钢铁联合有限公司(下称南京钢联)被出售一事,则是复星集团智造板块这一年多来最大的变故。南京钢联是复星国际的核心资产之一,它是复星系和南钢集团的合资公司,双方股比60:40,共同持有南钢集团核心业务和资产所在的上市公司南钢股份。

▲(2023年5月13日,航拍南京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的厂区。图源/视觉中国)

据《财新》报道,复星和沙钢于2022年10月14日签署协议,沙钢计划以不高于160亿元的代价,收购复星系所持的南京钢联60%的股权。但交易后来发生了变动,2023年4月2日,中信集团决定向南钢集团增资控股,南钢集团决定行使小股东优先收购权,与复星签署股权收购协议,导致沙钢并购南钢的计划落空。沙钢随之发起了诉讼。

接近复星集团的宋潇向「市界」表示,“其实对于复星来说,核心就是拿到钱。但中信增资控股了南钢集团,南钢集团作为小股东享有优先受让权,这个事情到底最后如何收场,就看诉讼结果了。”

实际上,通过卖资产、减持股票等动作,复星集团在2022年共回笼现金约300亿元。进入2023年以来,复星集团又继续减持资产,如5月19日,豫园股份向美国黑石的“BCP ASIA”出售IGI集团100%股权;5月22日,复星集团将广州复星国际中心北塔,卖给了广州知侨有限公司。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市界」此前通过多个渠道了解到,德邦证券要被收购了。“目前还在谈价格,没有最终落地。尽调、谈判,会有一个过程。接盘方大概率会是地方国资。”一名接近德邦证券的人士告诉「市界」。据《证券时报》报道称,以山东财金集团为首的山东国资将大比例持有德邦证券股权。

天眼查显示,第一大股东上海兴业投资发展,持有德邦证券93.64%的股份,而上海兴业投资发展的实际控制人正是郭广昌。“德邦证券是一个优质资产,在中国券商排名大约18名左右。”上述接近德邦证券的人士说。

复星集团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02、中国的巴菲特不好做

被誉为“中国巴菲特”的郭广昌,其人生经历颇为励志。

复星集团的崛起曾经是一个商业神话。郭广昌曾如此总结复星的成长:复星第一个100万是靠咨询赚到的,靠知识赚钱;第一个1000万是房地产营销做到的;第一个1亿是靠生物制药赚来的;而第一个10亿是通过资本与产业相结合达到的。据通联数据旗下专门服务于专业金融机构的Datayes!Pro不完全统计,复星系约有百余家公司,至少参控股46家上市公司。这也使得郭广昌在2007年至2018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顶着“上海首富”的头衔。

可以说,郭广昌曾经涉足的每一个行业,似乎都能恰好踩中行业周期中的低谷。如2003年,在投资海翔药业时,复星系公司复星化工投入了2700万元。两年后,在A股上市的海翔药业,为复星化工带来近10倍的回报。在酒业布局中,郭广昌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条“收购-改造-业绩提升-股价上涨-套现”的道路。

“他拥有极为敏锐的商业嗅觉、深谙商业世界的规则,得心应手玩转资本链条,能获取决定命运的情报,也能摄取炙手可热的资源。”有人如此评价郭广昌。

“创业四人组”,则是复星集团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郭广昌掌握大局;汪群斌主管内部管理;梁信军主管对外沟通——政府、投资者,以及抓投资项目;范伟一方面侧重于地产业,一方面也主要掌管内部事务。

但中国的巴菲特终究不是巴菲特。“复星集团业务架构接近巴菲特(保险资管+产业投资),但是投资理念和巴菲特价值投资偏差比较大,复星集团风险偏好更高。”一名资深金融人士告诉「市界」。

例如,复星投资啤酒、白酒就很好地顺应了产业趋势,在酒业行情好时,资本赋能品牌效果很好。“然而,更注重产业整合、重手押注这一特性,也使得复星系的投资,受产业和政策变动的影响较大,从而使收益也波动较大。”上述资深金融人士说,比如复星集团最近几年的医药投资。“受市场和政策的影响大,亏损多。”

以复星医药为例,其在2022年的半年报中提到,持有BNTX股票(一家德国生物科技公司)亏了十多亿元。不仅如此,不少长期不见投资回报的项目,也拖累了复星系,如宝宝树、百合佳缘、如意情等。

▲(2023年,哈尔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合作交流恳谈会举行。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图源/视觉中国)

在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看来,复星集团富足、健康、快乐、智造,这四个方向具有较好的现实市场基础与可持续发展空间,也有助于复星集团的投资价值随着这四大行业的发展而不断成长。

然而,郭广昌想要干的事太多了。用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办人黄立冲的话说,“他是一名同时想打网球赛、乒乓球赛、足球赛、排球赛的球员”。

“过于分散、跨度太大的布局,一方面分散了资源、提升了运营难度。另一方面也减少了业务板块之间的协同效应。”柏文喜告诉「市界」。

“复杂的资产组合,困难的公司管理,使得复星的业务难以优化。”黄立冲坦言。

以复星医药控股子公司复星健康为例。多名网友曾在社交平台上爆料称,因为公司管理等问题,如基层领导医疗业务能力差、绩效制度混乱、赚钱业务不够清晰等,导致复星健康人才离职率高,人才招聘难度大。

而复星旗下的保险公司复星联合健康保险,则出现了口碑问题。

据《关于2022年第四季度保险消费投诉情况的通报》显示,从人身险公司亿元保费投诉量情况来看,复星联合健康保险以95.98件/亿元占据榜首,是第二名的近6倍。复星联合健康保险被投诉最多的,是一款名为“复星联合爱无忧”的意外险产品,投诉的主要原因在于:条款中对于疫情隔离的诠释和消费者理解的隔离并不一致。

作为新型保险公司,复星联合健康保险有一部分传统业务,此外更多的是互联网业务。“互联网业务很多品质不能得到保证,卖的只管卖,买的贪便宜,图方便。”一名跟复星系保险公司打交道的资深保险经纪人告诉「市界」。

在各行各业都欣欣向荣的繁荣期,复星投资的各个赛道虽然也会偶有瑕疵,但总体还是保持着齐头并进的态势。然而,一旦大形势发生逆转,复星的投资版图就开始出现裂痕了。

从2022年开始,复星集团加快了卖资产的步伐。此情此景下,有人不禁感叹,“郭广昌想做巴菲特,却成了孙正义。”近两年来,缺钱的孙正义,也在不断卖资产。

03、还没到松一口大气的时候

复星系员工冯峰对公司还是充满了希望。通过处置资产,复星2022年年底53.2%的资产负债率,较年中下降了3.6个百分点。“目前复星集团总的来说还行,至少今年,我所在的板块保持稳涨。消费产业比前两年好多了。”冯峰说。

2023年一季度,复星集团旗下消费业务呈现出强劲向上的态势。以快乐板块为例,豫园股份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52.44亿元,同比增长22.61%。从目前来看,郭广昌算是可以小松一口气了。

▲(2023年5月11日,上海,中国品牌日,复星,豫园股份。图源/视觉中国)

在很多企业爆雷的当下,复星集团之所以能够“幸存”下来,“主要与复星集团的资产流动性较好,以及复星集团应对流动性困境时反应迅速、处置果断到位有关。”柏文喜告诉「市界」。

复星集团没有利用第二、第三道防线中的资产还款,而是直接使用了最后一道防线,如复星医药、复星旅文、南钢股份等核心资产。“卖东西不惨,卖不出去才惨。有的企业想卖资产都卖不掉。”宋潇告诉「市界」。

时至今日,尽管复星集团“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其通过卖资产,就能彻底解除自身危机。“复星系购买的一些资产,很多正值资产泡沫膨胀时期,溢价了不少。而如今,很多资产的价值需要在特定的大环境下重估了。”黄立冲称,复星集团的债务可能因为净资产萎缩而增加。

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近些年来,复兴国际至少投资了近50个海外项目,多为溢价购买,总投入超过300亿美元。比如复星医药就曾联手私募股权投资公司TPG溢价收购了美中互利股份。这也就意味着,选择哪些资产进行售卖,复星集团不能掉以轻心。

实际上,错综复杂的债务关系,仍是复星集团无法绕开的问题。“复星集团通过利用各种持股和下属公司的现金流进行资本运作。”黄立冲表示。

如复星系公司上海钢联、南钢股份(被卖前)和海南矿业的主营业务,形成了一条上下游产业链,这三家公司之间存在密切的关联交易往来,主要包括购销商品、提供和接受劳务。同时,复星集团控股公司和其他公司之间,也存在担保、资金拆借、共同投资等关联。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的余玮、严丹逸在《民营集团传染效应研究——以复星集团为例》一文中提到,复星高科技和复星产业在2012年至2014年,为海南矿业提供3.8亿元的连带责任担保。2017年,海南矿业向复星高科技拆入资金2.5亿元,2018年拆入资金2亿元。

“这种连环锁结构确实可以增加融资能力,但同时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当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或某个环节出现问题时,整个结构可能受到影响,导致火烧连营的局面。”黄立冲告诉「市界」。

“复星需审慎评估其负债状况,以确保企业能够在不利的市场环境下保持稳定;通过积极调整资产结构、降低负债水平等措施,集中精力发展核心业务,更好提高企业的抗风险能力。”黄立冲认为。

在“宴宾客”、“起高楼”的那些时刻,郭广昌和复星集团都站在了潮头。性格高调的郭广昌,一直将外滩作为宴会厅。每年秋天,复星都会主办外滩国际金融峰会。作为“主人”,郭广昌迎来送往、乐此不疲。

2022年9月,当复星资不抵债的传言甚嚣尘上之时,郭广昌发了三条长微博回应。

也有人拿出真金白银向郭广昌“雪中送炭”。2022年10月初,“世界镍王”、上海市浙江商会成员项光达,在5个工作日内打款12.49亿,买下豫园股份5%股权,向复星进行现金流输血。

黄浦江潮起潮落,见证了太多大佬的辉煌和落寞。资本永不眠,稳坐钓鱼台的郭广昌,又该续写怎样的沪上故事?

(文中宋潇、冯峰、思雅为化名。)

作者 | 陶 婷

编辑 | 孙春芳

运营 | 刘 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