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阳光城退市“板上钉钉”: 市值仅剩17亿元、距高峰跌96%,600亿债务待解

编者按:房地产圈的“退市潮”正在上演着,ST美置、ST泰禾、ST阳光城……这份名单还在不断被拉长。在1元“魔咒”和“戴帽”潮的多重夹击下,一大批昔日风光无限的“千亿房企”们无奈“自救”。

退市逼近,房企如何“护盘”,退市后又该何去何从?如何在风险与困境中完成“自救”?搜狐财经推出特别系列报道,聚焦房企退市潮、地产保卫战。本篇为第四期,聚焦ST阳光城(SZ:000671)。

出品|搜狐地产&焦点财经

作者|王迪

编辑|吴亚

退市警报正在不断逼近阳光城,这家曾经千亿的闽系龙头房企。

6月7日,ST阳光城股价再度跌停,报0.41元/股,总市值为16.98亿元,较2018年市值高峰期的418亿元,已跌去96%。

这已是阳光城股价连续18个交易日低于1元。根据交易所规定,上市公司股价连续20日低于1元,其将被终止上市。剩下两个交易日,阳光城就算连续涨停,股价已是“无力回天”。

阳光城的退市,只待官宣。此前蓝光发展已因股价连续低于1元,成为首家退市房企。

阳光城也多次发布退市风险提示公告。但截至3月31日,阳光城股东户数仍高达13.75万户。这意味着阳光城一旦退市,超过10万人将蒙受损失。

“如果退市,股票就没什么流通性,股民完全亏掉的可能性很大。退市只是股票不能在证券交易所交易。但股东们还是公司合法股东,享有正常股东的所有权益。比如分红,当然阳光城赚钱分红可能性极小,亏钱可能性更大。”某位深谙资本市场的业内资深人士对搜狐财经表示。

作为闽系龙头房企,阳光城一度迈过2000亿门槛,本地深耕后进军全国,于2021年杀入全球500强。如今,阳光城陷入债务危机一年多,创始人仍奔走在自救一线,但其困局率先在资本市场中显现出来。

违规担保引发“戴帽”危机

盘点如今触发面值退市条件的*ST蓝光、*ST中天、金科股份、*ST嘉凯、ST泰禾等房企,它们身上有着近乎一致的共性:坐享房地产黄金时代红利,激进扩张是他们曾经的标签。凭借高杠杆、高周转模式成为“黑马”,一时风光无两。

与ST泰禾、ST世茂同样福建起家的阳光城,凭借闽系“敢拼才会赢”的标签,从万科、龙湖、碧桂园挖来多位大将,冲击规模。2012年,阳光城的销售规模仅为百亿,到2020年跃升至2180亿元。

自2021年债务违约,阳光城便开始自救模式。引发“戴帽”危机导火索的是阳光城的一起违规担保。

据深交所披露,阳光城违规对外部单位提供担保5.45亿元,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会计师事务对其出具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触及“其他风险警示”情形,股票简称变更为“ST阳光城”。

加之5月15日ST阳光城又公告称,实控人吴洁因龙净环保历史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事项,受到证监会立案。这直接引发阳光城股价多个跌停板。

截至6月7日收盘,“ST阳光城”连续18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以下。

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的1元将被终止上市。

除退市预警之外,阳光城年初再次宣告违约,业绩巨亏百亿引证监会关注函,可谓“多病缠身”。

就2022年来看,阳光城的表现不尽如人意。当年阳光城营收399.19亿元,同比减少6.1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25.53亿元,净利同比减少80.58%。

在销售层面,2022年,阳光城销售额降至377亿元,同比跌超70%,克而瑞的排名跌到38位。今年前4月,阳光城销售额仅131亿元,同比下降15%,排名跌至41位。

就债务情况来看,截至5月12日披露日,阳光城已到期未支付的债务(包含金融机构借款、合作方款项、公开市场相关产品等)本金合计金额647.32亿元。

其中,涉及担保事项的已到期未支付债务本金累计245.62亿元;公开市场方面,境外公开市场债券未按期支付本金累计22.44亿美元,境内公开市场债券未按期支付本金累计194.75亿元。

阳光城“守城”:补血、节流、保交付

与债务层面相比,投资者的态度更能反映问题。面对6月7日阳光城股价走势,某位投资者奉劝投资者愿赌服输,不要再次补仓。此前被ST后阳光城股价连续跌停,也有投资者称,连清仓的机会都没有。

看空的投资者理由大致包括:林腾蛟退出阳光城实控人且被多次被限制高消费、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和司法拍卖等多个方面。

阳光城十大流通股东 (截至2023年3月31日)

阳光城股价连续下跌,侧面反映目前资本对ST阳光城的态度。“能逃肯定尽量逃了。”某业内资深人士对搜狐财经表示。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ST阳光城公告退市风险相关公告之时,因身陷官司、被申请财产保全,阳光城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共1.05亿股被司法冻结。

据了解,被冻结股份占其所持股份比例13.37%,占阳光城总股本2.53%,冻结到期日均到2026年。

对此,阳光城坦承:“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存在短期流动性风险……但未来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将持续面临诉讼、仲裁、资产被冻结等不确定事项。”

为对抗退市,同样是闽系房企世茂选择的方式是通过回购股票方式开启保卫战。

对于是否会有进行股票回购计划,阳光城在公开市场中并没有太多的动作。某位阳光城员工对搜狐财经表示,公司运营还是正常,重点还是保交付,稳运营以及债务化解。

对此,中指研究院企业研究总监刘水则指出,触发退市风险警示的房企多数是出险房企,出险房企应尽快达成债务重组方案,改善现金流,缓解投资人对持续经营能力的疑虑,也可通过引入投资方、置入高价值资产、或拓展高潜力业务等方式,提振公司估值。

在陷入债务危机之时,补血与节流成为阳光城的自救之法。

去年,阳光城老板林腾蛟变卖资产及股权开启自救,出售所持有的龙净环保、兴业银行部分股权,又变现浙江永康、四川宜宾、上海梓光、上海臻百利、希尔顿酒店等20余项资产。

与此同时,阳光城降本增效也在全力展开。截至2022年底,阳光城在职员工为3340人,一年减少6508人。人均年收入为18.33万元,比上年减少22.6万元,高管总薪酬为1790.1万元,降幅36.45%。

为缓解公司资金压力,阳光城拉来中国华融纾困,在保交楼、烂尾楼盘活、问题资产并购重组等方面展开合作。

为完成保交付,阳光城在各个层面推出举措。2022年阳光城完成交付143个批次,共计交付约10.12万套,累计交付面积达1402万平方米,位居2022年全国房企交付榜单前十。

但2022年全年,阳光城销售金额较上年大幅下降超70%,由此导致公司的回款规模不及预期,严重影响了公司现金回流。

2023年,阳光城上海大区计划有10500余套房源交付,涉及9个城市13个项目,总交付面积115万平方米。

阳光城对今年销售的量价预期持谨慎态度,已计提相应存货跌价准备。其还表示多笔债务交叉违约已构成大额债务逾期且净额持续增加,公司依然在努力沟通金融机构对存量债务进行展期和降息,旨在稳定正常经营秩序。

刘水认为,对于处于退市风险区域的房企来说,最根本的自救途径是出险房企应该尽快达成债务重组方案,恢复企业正常经营,依靠经营回血来化解退市风险,尽快完成债务重组,盘活存量项目,保交楼;加快销售促回款,尽快恢复组织机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