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对话长寿愿景基金创始人谢尔盖.扬:我的梦想是延长十亿人的健康寿命

原标题:对话长寿愿景基金创始人谢尔盖.扬:我的梦想是延长十亿人的健康寿命

本期嘉宾 | 长寿愿景基金创始人 谢尔盖.扬

编辑 | 任婧瑄 郑青春

点击进入投资中国系列访谈

“我想至少帮助十亿人,而长寿愿景基金的使命是始终专注于那些人们能够负担得起的长寿方案。”

近日,搜狐财经投资中国对话了长寿愿景基金创始人、《年龄革命》作者、风险投资人谢尔盖·扬。X大奖基金会创新委员会成员谢尔盖有超过20年的投资经验,他曾在麦肯锡公司任职,是美国衰老研究联合会成员。现在,他已通过他的长寿愿景基金向“不朽科学”技术的研发投入巨额资金,希望由此达成“活200岁”的心愿。

所谓“不朽科学”,包括了机器人化身、抗衰老药物、基因编辑、器官再生等。谢尔盖认为,仿生人体器官、3D器官打印和假体、防止(或逆转)细胞衰老的基因工程、器官修复或再生、人类意识或思想存活在机器人或电子载体中,都有可能成为人类显著延长寿命的途径之一。

2018年,谢尔盖斥资一亿美金创立了长寿愿景基金,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长寿基金之一,目的是“延长至少10亿人的健康寿命”。对于长寿愿景基金,谢尔盖特别强调,在选择投资长寿研发领域项目时,不仅要看技术,更要考虑公司科技平台的基础设施和管理团队。无论是计算机能力、机器学习,还是人工智能,他致力于发掘初创公司如何将科技智能应用于解决实际生物问题。

目前,谢尔盖已将长寿愿景基金投资组合扩大到18家公司,这些公司在各自垂直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他指出,多样化的投资组合就像是农艺,你撒下一片种子,最后看哪颗会发芽。

谈及中国在当今生物科学和长寿技术研发领域的潜力,谢尔盖认为,中国在学术论文发表和研究方面稳居世界第一。在他看来,中国国内基因工程治疗和基因编辑已经取得了巨大发展。他指出,中国在如何管理和改善14亿人口健康的技术方面已经展开大规模探索,尽管中国人口数量庞大,但在医疗方面,与其将它看成一个问题,不如将它当作机遇。

谢尔盖在其新书《年龄革命》中讲述了年龄革命的近景和远景。在本次采访中,他不仅介绍了在未来 5-10 年内有助于延长寿命的新兴技术,也揭示了自己对于年龄革命远景的投资计划。他表示,当今的药物和干预措施是为了减缓衰老,但他的梦想是实现逆生长,使人类变得更年轻。

长寿愿景基金创始人 谢尔盖.扬

以下为对话精编:

投资中国:在投资长寿领域时,有许多不可预知的方面。您如何评估潜在风险?

谢尔盖·扬:对于生物技术和医疗保健来说,长寿就像一个孤儿。因为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与疾病作斗争,我们没有在为人类的福祉和长寿奋斗。长寿不仅是一个新兴领域,它同时也是个高风险的领域。

首先,我们总是会看一家公司在解决生物问题时会使用什么样的技术。因此,在我们投资的公司中,有 80% 以上都以人工智能为推动力。

其次,我们始终着眼于平台。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领域,所以生物技术公司和长寿公司失败的可能性非常高。在5000种不同的化学成分中,只有一种最终能进入药店,那么你怎么才能找到这一种呢? 所以在我们投资组合中,永远都不会有公司,‘哦,我们有一种很巧妙的分子,12 年后它就会出现在药房里,就会成为长寿药’。 这不可能,所以我们始终着眼于平台。例如,我们投资了一家叫4DMT的公司,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病毒载体库。如果你是一家初创公司,你想在基因治疗上进行病毒载体基因编辑,你就需要从这家公司获得许可,然后尝试在几年之内自己开发,这就是基础设施平台。因此,第二项标准是平台,而不只是一个科学假设。

第三,我们会着眼于管理团队,因为你知道人工智能是伟大的,但人类智慧对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取得成功也依旧重要。人们倾向于认为,在这个世界上,不是这样就是那样。但其实这就像阴阳,人工智能与人类才智相辅相成,这就是我们成为一体的机会。

投资中国:您谈到人工智能是近年来最重要的一项技术突破,最近有哪些其他生物科学技术相关的突破引起了您的注意?

谢尔盖·扬:人们总是问我,谢尔盖,你认为长寿创新的近景最令人兴奋的三件事是什么?第一是基因编辑疗法,第二是再生医学,特别是器官再生,第三是寿命吸引力。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使用 CRISPR 技术来进行基因编辑,简单地说,CRISPR 就是基因剪刀,它剪掉 DNA 的一部分,然后引导身体对其余DNA进行自我修复。这项技术非常强大,我们在 20 年或 40 年前还没有这种技术能力,现在虽然有,但它仍然非常不成熟,是非常新兴的技术并且具有危险性。所以我们在美国波士顿投资了一家名为 Tessera Therapeutics 的公司,这家公司发现了一种他们称之为移动遗传因子的东西,它就像一个螺旋穿过你的DNA。它不仅可以切割,还可以尽可能多地替换你 DNA 内的基因。

CRISPR可以改变人体内百分之三、百分之五、百分之七的细胞,对于某些疾病甚至许多疾病来说,治愈遗传病或改变基因需要超过百分之十的阈值,如果改变的细胞少于百分之十,疾病就无法被完全治疗。Tessera Therapeutics 的这项技术可以改变人体内百分之四十五、六十五的细胞,这对于我们在全世界治愈遗传疾病的能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突破。不仅如此,这项技术非常精确,它比“剪刀”更加温和,因此很少偏离目标,坦率地说,偏离目标的次数为零。

其次是再生医学,对我来说最令人兴奋的部分是器官再生。有点像老式汽车,它们会更换零部件,你甚至可以更换发动机,如果你更换了老式汽车的发动机,再换上不同的轮胎或不同的部件,汽车就可以一直开下去。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人体上,所以我对器官再生领域的最新发展非常看好,也非常积极。你可以使用 3D 打印机打印器官,这在今天很常见。可以使用其他动物(的生物材料)来重新生长器官,比如,猪的基因与我们非常接近。

匹兹堡一家名为Lygenesis的公司,它的技术可以使体内重新生长出器官。Lygenesis将捐献的一颗肝脏分割成五十到七十块,这相当于是一个人在帮助五十到七十个人。取这一小块肝脏放在你的淋巴结里,利用干细胞刺激生长,三到六个月后,你的身体就会长出一棵长满迷你肝脏的“树”。

第三是寿命吸引力。在五到十年后,当你去药店买药时,出示一张收据说,我想变得更年轻,医生告诉我,我需要这种抗衰老药,如果你吃了这种药,你就会变得更年轻,更长寿,更健康。

投资中国:在《年龄革命》中,您提到中国在长寿技术发展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您怎么看待中国的发展潜力?

谢尔盖·扬:中国有句古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首先,我们看到了中国在学术研究和发展方面的领导力。中国在学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在全世界的学术出版方面也是如此,而且在研究和发展方面花费了大量的资金。

第二,西方世界的许多发展都是企业家们的功劳,这很好,因为企业家们有 24 小时的工作时间,但他们只是几个单独的个体。中国的魅力在于,中国不仅有个人的积极性,还有政府的远见卓识。在中国的五年计划中有一个“健康中国”的概念(指“十四五”的健康中国建设),即在平均寿命的基础上再增加一年健康快乐的时间,到 2035 年将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提高到 80 岁。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有更集中的发展机构,比如华大基因。他们在那里所做的是全世界最前沿的研发和基因编辑疗法。基因治疗是我们扩大健康范围、延长寿命、活得更长、更快乐、更健康的第一推动力,也是我们重新定义人类的机会。

投资中国:中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长寿领域的发展会对此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谢尔盖·扬:长寿可以是我们解决这一问题的对策之一。长寿的作用在于延长我们生命中最高效、最具生产力的时间。对于性以及生殖的未来,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实际上这也是《年龄革命》这本书的主题之一。现在有个专门针对女性的自然界限:四十到四十五岁之后不宜生育,因为这很危险。科学技术的工作会使我们的生物形式与生殖形式脱钩,你可以冷冻生物材料。十年、二十年后,我们将会有几种不同的生育方式,将来人类会有几代子孙。我希望这会是我对这个问题微薄的贡献,让世界变得更加协调、不再减少。

投资中国:有哪些中国研发的技术是您一直关注的?

谢尔盖·扬:中国有一个独特的问题,因此也有一个独特的机会。我的梦想是改变十亿人的生活,所以我需要有三个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或者需要有七个像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来改变十亿人的生活。而中国已经有13亿人了,这既是祝福,也是挑战,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这实际上也促使着中国在这一领域用与众不同的方式思考问题、化危机为机遇。

早在西方世界发现如何处理人类健康问题之前,中国就已经在如何管理、改善庞大人口健康的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技术探索。中国关注的是个人医疗保健的综合周期,这一切都以技术为基础。你有你的电子健康记录,你可以与医生进行在线咨询,这都是综合系统的一部分。你还可以在网上做分析和下载血液化验单。中国是世界上首批拥有这种围绕人类健康技术系统的国家之一,这非常不寻常 。

投资中国:您接下来有哪些投资计划?

谢尔盖·扬:长寿愿景基金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基金。我更大的投资组合,比如私募股权投资组合,大约有 20 亿美元。但长寿愿景基金规模很小,只有一亿美元,也就是 720 万人民币,所以它很难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实施。

在中国,一亿美元是不够的,在中国你需要投资 10 亿美元。我们决定从美国开始,因为美国在医疗保健方面有很多问题,因为他们所有的医疗保健都是由私人利益驱动的。资本主义的利益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这时常是好事但也时常是坏事,这导致了极其低效的医疗保健。

那应该从哪里开始投资呢?效率低的地方,对吧?在《年龄革命》中,我提到我们有近景和远景,而中国则在我的远景计划中。在中国,目前我只投资了上市公司股票,但当我有一个更丰厚的基金时,我会为中国专门做一个基金。

作者:[俄罗斯] 谢尔盖·扬(Sergey Young)出版社:湛庐文化/华龄出版社

投资中国:在《年龄革命》的第11章,您的朋友亚历克斯谈及战胜衰老在道德层面上的一系列挑战。一部分人也许会觉得长寿在当今社会是个很奢侈的问题,你如何驾驭这些道德方面的问题?

谢尔盖·扬:道德影响极为重要。我想至少帮助十亿人,而长寿愿景基金的使命是始终专注于那些人们能够负担得起的长寿方案。我对帮助亿万富翁不感兴趣,他们会照顾好自己,他们有足够的资源。我对改变 13 亿人生活的挑战非常着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只关注那些现在可能很昂贵,但以后完全有潜力实现让大家都能负担得起的技术。

在我们投资的公司中,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公司在成本或效率方面带来了十倍、二十倍、五十倍的改善。像我们开发的 EXO Imaging超声波设备,它的成本是两千美元,而不是医院里那些十万美元的超声波机。我们投资了一家叫 Freenome 的公司,他们做的是基于血液的癌症检测,成本是 200 美元,而且他们能分析八种不同类型的癌症。对于一种类型的癌症,比如分析结肠癌,我需要做结肠镜检查,现在这种检查需要两千美元。所以Freenome的癌症检测比其少了十倍,效率也高得多。

投资中国:下一步您看好哪些投资方向?

谢尔盖·扬:我正在考虑我的下一本书,它将是关于人类未来的,身体的未来、大脑的未来、性与生殖健康的未来。长寿愿景一代和二代都很成功,所以我将推进到长寿愿景三代。长寿愿景一直以来投资于长寿创新的近景:基因编辑治疗,器官再生、 基于人工智能的药物研发,还有我们讨论过的超声波癌症平价诊断。接下来我将与彼得·戴曼迪斯联手,这将是我们共同的基金,所以规模会更大,专注于长寿创新、人脑人工智能整合、人类化身、纳米机器人的远景。我的梦想是试图拉进长寿创新的远景,并对它们进行创新和投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