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洛丽塔店这么难做?三坑少女开店、办市集经验分享!为爱发电只能硬撑?|启点

原标题:洛丽塔店这么难做?三坑少女开店、办市集经验分享!为爱发电只能硬撑?|启点

对话 | Sweet-Sweetie思维斯缇服装品牌创始人花花和卡萨

编辑 | 钟昕格

点击进入《启点》专栏:创业《启点》 | 用微不足道的开始,去圆扎根内心的梦

我们时常把创业想得太过简单,认为获得成功轻而易举。然而,看似“一帆风顺”的创业路,背后多有难以言语的艰辛。创业起始就像从无路可通的丛莽中,拼尽全力淘尽数千斤沙石,找寻那几粒金屑。

用微不足道的开始,去圆扎根内心的梦,搜狐财经原创栏目《启点》,聚焦创业群体,了解不为人知的艰难创业路,第二十一期对话Sweet-Sweetie思维斯缇服装品牌创始人花花和卡萨。

入坑洛丽塔十多年,与圈内好友合伙做洛丽塔品牌

花花和卡萨已入坑洛丽塔十多年,2009年二人相识,二人回忆称,当时国内穿洛丽塔的人很少,大家大多活跃在贴吧上,并通过贴吧入群,成为了网友,后来在一次线下茶会中,二人开始熟络起来。“因为我们(花花)那会儿很多都是已经工作了的,像她(卡萨)这种上高中的特别少,但她给人的感觉却有点高冷。”

毕业后的花花一直都有一份朝九晚五的财务工作,会偶尔周末和圈子的好友穿着lo裙逛街举会,在花花看来,卡萨对lo裙的热爱更深。卡萨一直都在做有关萝莉怕的工作,北京第一批lo店就是她和别人合伙做的。

后来因为这家店经营出现问题,卡萨来到了花花所在的公司,二人在同一家公司共事了一年多,后来因为都喜欢洛丽塔,便决定一起创业开lo店。

“当时我(花花)的职位是财务,后来升到总助,统筹和协调能力比较强,然后我俩就说要不然自己弄一个lo店,因为她(卡萨)做过实体店,我(花花)又有一定的管理能力,我们就开始自己干了。”

(左)卡萨和(右)花花

服装因配色不常规被骂,后销量却意外转好,紧急追加200条

2019年,花花和卡萨做了属于自己的洛丽塔品牌,名叫Sweet-Sweetie思维斯缇。

但开一家网店并非易事,从服装设计、打板、宣传、销售都需要注入大量的精力和成本。在服装设计上,她们有一位长期合作的设计师,三人经常会就服装样式开会进行头脑风暴。

“我们仨对于品牌整体的基调是比较统一的,都喜欢偏甜款,喜欢那种古早味道重一些的,比如说她(设计师)的设计会更加繁琐一些,花边运用得会更多、更花俏一些。”

她们表示,店内的服装配色很多都不是常规配色。“一开始配色出来时候不太有人能接受,因为没有用过用浅黄色配浓粉色,这么花俏,它不是特别常规的洛丽塔配色,当时我们也被人骂了很久。”

当时二人不懂怎么拍摄,拍出来的衣服透露出一种“塑料感”,但后来一些人购买后上传了返图,表示上身效果还不错,慢慢地这件lo裙卖的越来越好,花花和卡萨因此跟工厂追加了200多单。

开Lolita店要经历什么?打板n次?排单排不上?工期被延长?

虽然现在对于洛丽塔,大家的接受程度相对较高,但它仍不属于常规服饰,所以lo裙必须要先经历打板这一过程,甚至有件衣服打板就打了5版。

“lo裙的版会比较多,它的板材不是直接一上机子就生产一车,它一定要先经历打版,lo裙的裁片特别多,甚至好几十片,它是一小块一小块拼上去的。所以如果你找的版师,他不是做洛丽塔的,那就会面临,他不能get到裙子的点,不知道你想要哪种样式的,他也会有他自己的想法。”

服装样式确定打板后,就要和工厂对接做样衣、确定排期。在这个阶段,花花回忆称,她们的店体量比较小,经常遇到的问题就是排不上单,或者是排单后工期很长。

“大家可能觉得洛丽塔这种服装的售卖,用定金和尾款的方式比较新奇,但那是因为它不是体量特别大的常规服饰行业,所以你要跟着工厂走,一般都是小单,比如工厂的排单是全年的,你的体量太小,就会面临着排不上单,或者说排单之后你的工期会很长。”

“为什么大家都用定金和尾款?就因为工期很长,我并不能在付款后第一时间拿到这个裙子,它的工期从两个月、半年、两年都不等,就真的会出现这种问题。”

“洛丽塔上面会有很多小配件,这些都是手工缝上去。还有工人自己裁完之后,自己手捏一些配件,这种都是计算在工时里的,一件衣服耗时较长,所以它要的料工费就整体会高一些。”思维斯缇现在对外的服装售价基本在300-500元之间。

随着洛丽塔普及程度越来越高,就会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很多并非属于洛丽塔的服装会打上洛丽塔的标签。

“因为洛丽塔还是有一些精致度的,它不是一个单纯的大裙摆就能说它是洛丽塔。我觉得现在这是个双刃剑,大家越来越接受这种服饰,什么都可以往洛丽塔去靠,但是价格上,我们做洛丽塔的料工费就在这摆着,还有推广、研发费,要投入的不光是时间,也有人力和物料成本。”

举办线下三坑市集活动,“招商根本招不到”

思维斯缇除了线上宣传外,还会和线下一些实体店进行联动。“比如我们一个款新开预订,大家在没有拿到衣服之前,它就只是一张图片和一堆文字。但是我们因为会和实体店进行合作,比如说我们的样品,在这家实体店有展示,大家可以去现场看一下实物再决定自己要不要下单,这种其实是比较常见的合作方式。”

她们还办了很多的线下活动,例如洛丽塔博物馆、三坑市集等,主要是为了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传播洛丽塔文化。

但由于疫情冲击,线下活动全面停止,不仅如此,线上网店也遭遇了很大的危机。花花和卡萨表示,那段时间工厂不开工,线上的网店难以出货,甚至其中一家工厂直接倒闭,负责人失联,之前打板的样衣也无法追回。“另一个工厂经营不下去,甚至管我们借钱,当时服装行业,不光是我们品牌方,还是工厂真的都很困难。”

在熬过那几年后,今年8月底,她们办了一场为期三天的三坑(汉服、lolita、JK制服)市集活动。她们表示,办一场线下活动,需要做很多前期准备工作。

“需要进行招商,跟一些三坑店铺谈合作,比如他们能清仓的货大概有多少,给的折扣率是多少。和场地方谈场地的时候也需要做方方面面的报备,比如要准备和商场的报备,报批的手续。而且三坑它还是偏女性文化,我们就要在场地的搭建上花费一些心思,基本上就是从招商、到搭建、到场地方报备、后续卖票做宣发这几部分。”

由于这是疫情结束后,她们办的第一场线下活动,她们直言,最困难的就是招商根本招不到。

“因为受疫情影响很多店铺都不做了,我们当时招商招得很困难,没有商可招,比如说有的经营得不是很好的店铺,可能不确定会在市集上能不能卖出多少,他们就对线下这种活动不是很care,我们也都能理解。比如要参加这种线下活动,最基本的就是商品的运送成本,同时,市集肯定要找人看,不管是店主自己去还是别人也好,这都是时间和人力成本。”

后来因为招商实在招不满,市集被迫临时进行调整。“本来想从洛丽塔切入,但因为招商招不满,我们当时就想,洛丽塔本身也是三坑中的小圈子,那就做个三坑社交市集,我们当时就把整个市集调性调成了一半粉色,一半黑色,做一个对冲来吸引一些关注。真的是招商招了一个多月之后就没有办法了,只能这么生调。”

花花和卡萨表示,市集的收入主要包括招商、售票、寄售代销这三个部分。因为是疫情后的第一场市集,也没有期望挣很多,基本达到收支平衡。“客单价现在都在下降,消费降级了,现在每个品牌店铺都会遇到压货的问题,我们做这场活动,至少能解决一部分的库存压力,因为各家都有压货,大家都不好过。”

“市集还会继续办下去,希望大家在这里都能变得自信”

虽然这次市集并未达到花花和卡萨的预期,但整体反馈很好,也让二位坚定了继续办下去的决心。

“我们市集上客户目的性会非常强,他们有极强的消费欲望,所以说商户都觉得还不错,虽然客流量没有太多。”花花说。

“而且社交属性很高,有好几个商户是主动跟我们说,你们下回什么时候办,还想参加,因为觉得能来这儿玩、交朋友。只要满意度能达到85%以上,剩下的15%我们可以在后续的场次不断优化。”卡萨说。

她们表示,思维斯缇这一服装品牌会继续做下去,也将继续举办各种线下活动,她们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变得自信。“在我们的活动中,没人会觉得谁不美,大家都获得了很多夸赞,也很大胆自信地展示自己的风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穿衣风格,我觉得愿意向大家展示自己的这种自信就是最棒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