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东方时尚,减持急急急

原标题:东方时尚,减持急急急

斑马消费 沈庹

继重罚我乐家居近5000万元后,东方时尚顶风减持又成了负面典型,公司实控人被抓、公司及控股股东成了监管对象,有关部门重拳治理违规减持乱象,真的动真格了。

两年前,私募大V叶飞对9家上市企业自杀式举报,东方时尚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在被剑指伪市值管理后,股价遭遇暴跌,后来竟也相安无事。

日前撞在了枪口上,结果相当严重。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东方时尚何去何从?

顶风减持

东方时尚(603377.SH)实控人徐雄被抓几天之后,股吧里仍有不少人对此震惊不已。一部分人笃信其运气不佳,更多的人认为这是顶风作案,撞在了枪口上。

事实也正是如此。证监会8月27日晚间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减持行为的要求,明确上市公司存在股价破发情形的,控股股东、实控人不得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本公司股份。

次日,东方时尚控股股东东方时尚投资(下称:东时投资)即通过大宗交易减持3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47%,涉及金额2203.2万元。

要是在以前,减持套现基本不会有什么“风险”,最多被股民埋怨一通,或者吃下一份警示函。

今时不同往日。继上交所、北京证监局9月6日对公司及东时投资实施监管措施后,实控人徐雄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已被相关部门逮捕。

违规减持之后,东时投资立即停止了减持,在9月15日前,以自有资金购回相关股份,并将相关收益上缴。

受此影响,东方时尚股价一路下跌。8月28日至9月15日,股价从6.96元/股跌至6.07元/股,总市值43.75亿元(9月15日)。

截至今年6月底,徐雄持有东时投资79.48%股权,东时投资持有上市公司21.81%股权,徐雄直接持有东方时尚6.90%股权。

他既是公司实控人,又是董事长,对公司有着特殊的责任,是企业治理中的关键少数,但这次终没能踩住刹车。

9月17日晚间,公司董事会已免去徐雄董事、董事长等职务,推举创始人之一、董事、总经理闫文辉代行其责。

驾校第一股

违规减持东窗事发之后,东时投资解释称,主要是对新规理解不准确。这个说法,很难让人信服。

理论上,东时投资短期内并不缺钱。其曾在8月23日解除质押700万股,并称无后续质押计划。

解除质押后,东时投资累计质押股份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比例为58.87%。不过,徐雄的股权质押比例已高达99.50%。这可能是他主导顶风减持的重要因素之一。

据企查查,今年2月,因与大师科技保证合同纠纷,徐雄控股的北京东方时尚天使之家母婴护理中心、云车行网络科技(北京)以及北京时空新领域科技等公司,股权存在不同程度的冻结。

徐雄21岁那年学习驾驶小车的经历,让他注意到驾驶培训行业中的诸多痛点,萌发了开驾校的想法。

当时北京驾驶员培训业务市场需求很大,他当了一段时间驾校教练后,于1995年创办了东方时尚驾校,与当时北京的200多所驾校一样,并无特别之处。徐雄后来突出服务理念,成功脱颖而出。

2016年,公司登上交所主板,成为驾校培训教育行业龙头,徐雄也走到了人生巅峰时刻,一时身家百亿。

上市前后,公司已在北京大兴区拥有占地3000亩的训练场地、3000多台训练车辆,堪称行业巨无霸。公司积极走出北京,拥抱全国市场,先后在云南、河北、内蒙古、山东及湖北等省设立子公司,争夺当地驾培市场。

驾校培训业务基本是一锤子买卖,招生的成本很高。公司上市之后,收入规模维持在8-12亿元区间,归母净利润7年有6次负增长,从2016年的2.46亿元,降至2021年的1.52亿元。去年迎来上市以来首次亏损,亏损额4318万元。

近两年来,随着机动车驾考自学直考等政策出台,对机动车驾驶培训主业产生较大影响,公司驾驶培训业务陷入疲软。

2021年驾驶培训收入10.38亿元,2022年降至7.83亿元,今年上半年为4.06亿元。

2019年,公司涉足通用航空飞行员驾驶员培训领域,被看做是业务新增长点。截至去年底,公司在手培训订单约2.47亿元。

不过,飞行培训业务还难以撑起一片天。今年1-6月,飞行培训业务实现收入7206万元,占公司总收入的14.3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